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談扶貧委員會(附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暨扶貧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今日(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主持扶貧委員會會議後在添馬政府總部西翼大堂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多謝各位出席。今日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匯報,剛才我們開了第二次扶貧委員會大會的會議。在上星期我與張建宗局長與大家見過面,當時,就是扶貧委員會轄下的社會保障及退休保障專責小組會議,今日是一個大會。

  今日在開完大會後,我們要出來向大家講幾句說話,就是因為近日傳媒正在揣測今日會否公布一條「貧窮線」。其實今日出來就是告訴大家,今日是不會公布「貧窮線」。這項工作仍然在積極進行中,但反之,今日在會議上有兩點。

  第一,就是扶貧委員會非常歡迎在財政司司長在二○一三/一四年度的《財政預算案》中建議額外再增撥150億元注資給關愛基金,聯同早前的50億元,將會令到我們可以加大扶貧的力度。

  在會上,扶貧委員會的成員都希望既然有額外的資金,亦都要用得好這基金來幫助更加多有需要的人士。同時,亦有委員提醒我們,當有一些關愛基金的項目證明了有成效,他們是熱切期望這些項目能夠變為常規的項目,換句話說,就是納入政府的經常性開支內。這一點我與張建宗局長都說我們是留意到亦聽到各個委員的意見。

  第二個今日同意了的,就是增撥接近2億6,000萬元給三個關愛基金的項目,這些都是早前關愛基金專責小組詳細討論過,希望今日得到扶貧委員會的同意,可以繼續推行這三個項目,包括為低收入家庭的小學生在下一個學年提供午膳的津貼,以及課餘托管的試驗計劃,第三,就是增加了一個醫療援助項目的首階段計劃撥款。今日,大家都很支持這三個項目,通過了關愛基金可以動用額外撥款。

  至於「貧窮線」的制訂,當然今日有討論,亦討論得相當深入、相當熱烈。這項工作仍然在進行中,所以今日並不能夠向大家公布,但正如我早前所說,委員是有幾點共識的。第一,大家都覺得要支持往後政策上的扶貧工作,「貧窮線」是有其功用的,但這「貧窮線」並不是等同一條「扶貧線」。它是一套工具來幫助我們去量度貧窮的人口,去分析在線之下的組群在社會、經濟、就業各方面的特徵,最重要是可以量度特區政府今日推出了的扶貧工作的成效,以及如果日後我們再推出一些針對性的扶貧政策措施,在一段長時間之後,成效如何,所以有一個監察的作用。至於我們何時可以公布?正如我們先前所說,爭取在今年內完成工作。

  我知道會前有些關注團體都認為我們可能未足夠讓社會上有討論,所以,我們知道在立法會扶貧小組委員會堶情A亦希望在四月份有一個討論,他們亦會邀請關注團體或學者專家去表達,其實是再一次的表達,因為在去年年底已進行了一次公聽會,政府樂意去配合這些在立法會進行的討論。今日的交代就是這麼簡單。

記者:司長,想問問貧窮線有沒有談過如何訂立?究竟是入息中位數的一半,五成還是六成?有意見指,如果租住公屋的人士都希望公屋是福利的一部分,貧窮線以下的人數會低很多,可否講講可否避免這情況?

政務司司長:正如我所說,如果我今日具體說得太多,便會引來一些批評,認為我們已做好了這個工作,而給予不到社會有再進一步討論的空間。但是,正如我以前說過,我們在小組內有一個共識,是用一個相對貧窮的概念。換句話說,在國際上採用相對貧窮的概念,都是以住戶的按月入息中位數來作基準,然後訂一個百分比。由於我們今日未去到這個百分比的討論,所以不適宜在這埵V大家公布。

  另外,關於公屋的問題,大家也記得我剛才說,貧窮線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評估政府政策介入之後對於香港的貧窮狀況的成效是怎樣。我想大家也不會質疑,其實公屋政策可以說是我們對於低收入家庭其中一個最重要的介入點和一個最有效的政策。所以,如何處理公屋政策協助低收入家庭,扶貧委員會會討論。大致上我可以說,對於這一點,即公屋政策是一個很有效幫助低收入家庭,亦應該對未來政策有指導性作用,在這一方面,我聽不到有分歧。我們現在需要進一步探討的是,究竟將其量化的時候,應該用甚麼方法去做。

記者:如果將公屋加入去計算,貧窮人口會少了很多,會否令外界覺得想加些東西去「做靚盤數」?

政務司司長:我又再反覆強調,制訂「貧窮線」不是去最終追求一個數字,因為「貧窮線」出來的時候,我們會將政府政策介入前的數字和政府政策介入後的數字,都公布給公眾知道,所以並不存在我們去壓縮一些數字那種看法,但是最重要的是我們怎樣可以量度到一些政策的成效,當然政策的成效反映出來是有一個量的變化,但是我們追求的不是量的增加或者量的減少,而是希望看得到我們真的幫助到香港的弱勢社群、低收入的人士。

記者:司長,想問將來的扶貧政策去幫助那班人是以除稅前和福利前人口的數去計算?還是以之後的數去計算?

政務司司長:不是,因為我說過了,「貧窮線」不是等同「扶貧線」,就算假設這條「貧窮線」是訂在住戶的入息的中位數某一個百分比,其實今日有很多政策的介入,去幫助弱勢社群,或許都是高過這個百分比,所以我們反覆強調「貧窮線」與今日政府提供的福利制度並不掛鉤,最重要的是每一套政府介入的福利政策,它本身應該是以甚麼的基準來訂定,才能有效幫助到有需要幫助的人士。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3年3月28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0時0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