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保安局局長會見傳媒發言全文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今日(三月五日)出席「駕駛就業培訓 更生津助計劃」啟動禮後會見傳媒的發言全文:

記者:今日有內地媒體對香港實施奶粉規限作出嚴厲批評,局長有何回應?

保安局局長:香港奶粉供應鏈出現了一個問題,香港的媽媽沒有辦法適時買到應有的奶粉,雖然政府用了相當多的方法,但這個問題並不能夠得到改善,所以我們覺得有需要通過修改《進出口規例》來確保香港媽媽能買到嬰幼奶粉。而這個新例是一視同仁,並沒有針對本港或外來的人士,我們法例規定二十四小時之內不能夠帶超過1.8公斤的嬰幼奶粉離境而已,這個數量也考慮到有些嬰幼兒,如果他們需要離開香港的時候,他們需要食用奶粉,而計算出這個數字出來。

記者:有些人指這條例罰錢和扣起奶粉就已經足夠,覺得要監禁好像嚴重了一些?

保安局局長:我們現在修例是在《進出口規例》中修改它的附例,而《進出口規例》中,罰則是適用於很多很多的情況,而法律上所講的是一個最高的罰則,實際上法庭怎樣判決,當然需要按每一宗案情而定,直至現時為止,法庭作出了五項的判決,全部都是罰款,罰款的數目是由五百元至五千元不等,視乎個案本身的情況,包括所檢獲超額的奶粉多少而定。

記者:這個批評的聲音其實不單是內地的民眾,連官報如環球時報也批評這個法例,會否構成一個壓力?

保安局局長:我想特區政府處理任何一件事,特別是這次嬰幼的奶粉影響到香港的幼兒的最基本需要的問題,我們最後逼不得已採取這個措施,我們希望內地的民眾,各界的人士,包括香港各界人士,理解我們這個措施背後的目的,以及我們到了一個相當嚴峻的時間,我們採取了不同的措施得不到確實的效果的時候,我們必需採取一些行動去處理。希望大家都理解到我們所面對的一些困難。

記者:當時是否有些考慮不周?

保安局局長:我並不覺得我們是考慮不周,因為我們香港的媽媽,她們的確是有需要買到足夠的嬰幼奶粉,去餵飼她們的嬰兒,而且今次這個限定攜帶奶粉的措施,並不是不准任何人攜帶奶粉離開香港,我們主要的目的是使到供應鏈回復正常。

記者:對於今日的判刑,判了幾千元,對於首宗的判刑,政府的取態是怎樣?另外,對於近日有多少內地和香港人因為這件事被判刑?

保安局局長:直至今天為止,我們裁判法院一共就五項案件作出審判和判刑,全部被告都認罪和被罰款。罰款額由五百到五千元不等。不同的罰款,我相信大家理解,法庭作出判罰的時候,他們會考慮到該等個案,特別是所攜帶嬰幼奶粉超額的數量,而作出這個判刑。我們希望通過這些案例,讓廣大的市民,甚至來香港的旅客,都理解到香港這個新的規定,政府也有這個決心去執行這個規定。請大家理解我們這個做法,我們唯一的目的,就是要確保本地媽媽,她們能夠適時的買到她們嬰兒飲用的嬰幼奶粉。至於我們過去五天的執法情況,我們看到每天截獲的數字有向下的趨勢。在過去幾天,我們總共拘捕了87人,涉及85宗案件。其中49名是香港居民,36名是內地居民,另外有兩位持有外國護照。這個比例大約香港人是六,內地居民是四,而六四的比例亦跟過往先前通過情報搜集和各種執法行動中所得到的資料分析的六四比例是相近。順帶一提,我亦留意到昨天,有議員提到說,一簽多行之中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是走水貨的。其實這個數字並不正確。正如剛才我所提到的比率,大家可以知道。一簽多行的旅客,其實他們絕大部分來香港,都是從事正常的交流和各方面正常的活動。當然有少部分的旅客從事水貨活動,而入境事務處已經針對性將一些頻頻來港,而我們對他們來港的目的有可疑、有濫用一簽多行機制的訪客,將他們列入監察名單。他們再來香港的時候,我們會詳細地訊問。若我們不滿意他們訪港的目的,我們會拒絕他們入境的。這個數量較每天大量從內地來港的旅客,其實數字是好少的。

記者:有消息說,特首此行上北京一行,會提請一日一行,可否證實一下這個消息?

保安局局長:我以前也表示過,一簽多行對香港發揮一個很重大的正面作用。我們有十多萬的工作崗位是因為一簽多行的帶動而製造出來的。大概來說,這十多萬的工作崗位是等於我們就業率的百分之三。而兩地居民的交流,對於兩地都有一個正面的好處。現在香港市民有意見的部分,是有一部分一簽多行的旅客,他們通過這個機制進行水貨的活動。剛才我亦跟大家介紹過,我們處理這些活動是可以有其他有效的方法,包括入境事務處,將一些情報搜集出來的資料,將一些頻頻來香港的內地旅客放入監察名單。截至現時為止,過去一段的時間,總共拒絕了三千多人入境。我們亦有同事在口岸監察有沒有一些攜帶特別大包的、大型物件的內地旅客過關。在這方面通過資料的搜集,亦會做進一步的工夫。根據我們各方面執法的觀察所得,水貨活動已明顯地減少了。相信各位,如果看到我們上水火車站外的人龍,在過去數個星期亦沒有出現。這證明用這個方法去處理是見到有效果的。如果我們一刀切的處理一個問題,我不覺得是一個理想的方法。

記者:局長,會不會有計劃去微調一簽多行這個方案?

保安局局長:整個自由行在二○○三年七月開始至今,快要十年了。這亦是一個適當的時間,對於整個自由行的制度作一個回顧和檢討。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同事已經作出研究,現在研究的階段差不多已到尾聲。我們茩咻瓞{的是香港整體承受的能力,相信過去一段時間,大家都時時有報道,我們的景點有擠塞的現象。我們的交通工具亦都是擠迫,口岸輪候時間亦較長,所以這個檢討會就茼U方面來看一看自由行方面,我們往後的方向應怎樣做。這是一個較大型、整體性的檢討。相信大家都會同意自由行對於香港,特別是旅遊業、餐飲、零售,的確有一個好重要的作用,他們為我們帶來很多的職位。所以我們在發展旅遊的時候,我們亦都不能單方面追求一個數字的增長,是需要進行一個全面性的檢討。這項工作,現在我們都進行得差不多了。

記者:埃及死難者的家屬今日回港,政府接虓|怎麼幫助他們?遺體運送方面有何安排?

保安局局長:死難者的家屬現在應該已經抵達香港,他們分兩班航班回來,陪同他們回來的也有我們派到埃及的同事。但入境處有兩位同事仍然留在開羅,主要是因為死難者的家屬,他們已經授權了兩間保險公司在開羅當地繼續辦理遺體移送事宜的文件和手續。我好希望這些文件和手續,在幾天之內辦妥,盡快將遺體移送回香港。這個決定是我們經過跟當地有關的部門商量,同時在徵詢和得到家屬的同意,根據他們的意願下來處理。至於家屬回來之後,如果他們有各方面的需要的話,我們社會福利署的同事是會隨時提供任何需要的服務,包括心理的服務,以及其他方面的服務。事實上社會福利署的同事已經跟死難者在港的家屬聯繫上,只要他們有需要的時候,我們做了充分的準備向他們提供一切的服務。我也希望在埃及的同事,盡早完成他們手頭上的工作,讓遺體盡快移送回來。順帶一提,在整件事件當中,我們駐埃及的大使,和外交部領事司所派出的工作組,給我們香港的隊伍一個很大的幫助,讓我們在埃及方面處理整件事件,都是暢順有序的。舉例說,在我們拿到其中三位不能辨認身分死者的DNA,我們能夠盡快將他們拿回來香港,雖然那時我們預計幾天,但結果我們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已經可以將遺體的身分確認到,而這個確認的結果,也得到埃及當局的認同,這對於我們完成遺體認領,及辦理所有文件是很重要的一步。如果沒有各方面的協助,我們並沒有可能這樣暢順的處理這件事。

記者:現在由保險公司移送遺體,是否意味政府不會派包機前往當地將九具屍體移送回香港?

保安局局長:我相信現在的方法是最好,最快捷的方法。我也不只一次講過,移送遺體回香港是否用包機,主要是取決於移送的程序是否快捷和安穩,而不是取決於用包機,或是不用包機。這個也是家屬的意願。我們也遵從家屬的意願去做,畢竟保險公司在這方面的處理,它們是有經驗,它們比政府官員處理這件事來得更好。當然我們派去埃及的同事,他們會協助和確保這個程序流暢,這個我相信不單是死者的家屬,也是全港市民所樂意見到的。

(請同時參閱發言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3年3月5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20時2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