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談話全文(只有中文)(附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十月二十七日)出席「第16屆明報校園記者開學暨頒獎典禮」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就昨日財委會會議的中止待續議案,政府有何對策及會否再用原定方案?)

政務司司長:昨日的財務委員會通過了中止待續的議案,我與(勞工及福利局)張建宗局長一樣都是表示十分失望。因為我在之前的星期四,已經展示誠意,亦安排了在下星期二再有一個財務委員會,我亦解釋了在昨天的財務委員會的六個小時,希望議員們用來討論這個「長者生活津貼」,但並不需要急於表決,可以留待下星期二,換句話說是讓議會可以在福利事務委員會星期一的會議上再聽取其他要發表意見的團體後,再在周二來表決。

  所以我都強調,昨天中止待續的方法其實是沒有需要的,但儘管如此,我們都是尊重立法會,所以我們昨日即時做了的工作,就是庫務科已經發信給財務委員會張宇人主席,希望他能夠豁免通知期,在下星期二原本已經安排了來做財務委員會的兩節時間,來召開財務委員會的另一次會議,可以繼續討論政府提交這項有關長者生活津貼的撥款申請。

  我昨天晚上亦先後兩次與張宇人主席通電話,亦強烈轉達了政府這個訴求,我知道張主席好像是想聽一聽其他議員的意見,才會行使這個酌情權。但正如我剛才所說,其實在早兩天已經在聽過議員的意見後,本來安排了在下星期二有一個額外的財務委員會的時間,所以無論在議員的日程表中,或是在議事廳的場地、時間,都有這個空間可以在下星期二傍晚時分開始這個財務委員會。

  政府仍然很努力地爭取,希望可以爭取在下星期二(十月三十日)可以再次討論政府提交有關長者生活津貼的撥款的文件,亦希望議員能夠表決通過,因為我們今次所談的並不是一項單單行政當局與立法會處理這件事,亦真的是關乎接近四十萬長者的福祉。所以我懇請議會以有需要的老人家利益為大前題,盡快通過這項撥款的申請,讓所有原定籌備的計劃能夠馬上開展。

  社會福利署署長已經多次強調,其實要籌備一個這麼大型牽涉超過四十萬老人家的計劃,其中二十九萬是需要使用自動轉換形式來減少他們的焦慮,可以盡快取得這二千二百元是有大量的籌備工作。這些籌備工作是一環接一環,所以我們必須等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的同意,才能正式啟動這些工作。

記者:(下星期加開財委會未必可通撥款,追溯期是否都定在十月一日?)

  政務司司長:我們仍然熱切希望在十月內能夠通過這項撥款,其實在昨天的中止待續的議案表決後,已經聽到社會上有一些聲音,亦有一些議員的意見,希望政府盡快提交給財務委員會,亦希望財務委員會能夠爭取在十月底通過。發表了這些意見的朋友包括我們社福利團體,大家都知道他們長期都關心老人福祉,所以我希望立法會議員都是以老人家的福祉為依歸,在十月底通過這項撥款申請,讓所有的工作都能夠如期推進。

記者:(其實建制派也「企硬」,政府是否仍然如你剛才所說議案沒有修改的空間?)

政務司司長:在長者生活津貼方面,是一個非常重大的社會議題。正如行政長官所說,它並不是一項一次過的措施,它是一項要有可持續性去幫助香港有需要長者的扶貧措施,是一項紓解長者生活需要的措施,而且動用的公共資源已經相當龐大,所以我們看不到有改變的空間。而事實上如果有議員認為可以把一項扶貧措施的撥款申請,貿貿然變為一個全民的派錢方案,或是貿貿然變為一個全民退休保障的制度,這是一個並不審慎的做法。這等於在幾日前在立法會就茈民退休保障的動議辯論亦得不到議會一致的支持。

  這反映了甚麼呢?就是反映了要做一個全民的退休保障是一件在社會上需要醞釀,需要討論,或許仍然有爭議性。所以不能夠硬性、隨意地把一項扶貧的撥款申請變為一個這麼重大的社會政策。我心想如果政府在這一件事上可以隨便地去...或者我稱為「屈服」,把這項扶貧措施變為一項全民退休保障的措施,我們會令到社會上很多人士對這個政府失望的。

記者:(就今日有報道指民政事務務局局長曾德成在討論體育城的一個會議時拍^,是否有其事)

政務司司長:首先,張主席是非常協助我們的工作,但他作為財務委員會的主席,亦有他的議事規條需要跟隨,所以財委會主席是否行使他的酌情權,是要由他作出的。所以我只是希望他能夠盡快做他認為需要做的工作,然後給一個答覆給行政當局,讓我們作出跟進的配合,譬如我們也需要安排同事出席的。

  在這塈琱]順帶講一句,在這項長者生活津貼中又好像引申到去講行政、立法的關係,在這塈琤眸楛j調,自從新政府成立後,政府是非常重視,我本人作為政務司司長,亦多番強調我是非常重視行政、立法的關係,亦會在我任內盡最大的努力去改善行政、立法的關係。我們亦有一些已經實踐了的工作,譬如大家都記得在本屆政府成立之初,上一屆立法會就近休會時,我們改動了改組政府總部的決議案,讓其他有關民生和議員重視的議案可以提早商討,而把我們改組的議案放在最後,這方面亦是重視行政、立法的關係。

  在發生了一宗令人沉重哀悼的「南丫島撞船事件」,我們亦主動第一時間由我自己連同相關的局長和處長出席立法會會議,向他們交代。我了解到立法會議員對於往後的扶貧工作或是退休保障的工作都很關注,昨天內會亦說過了,我正在爭取在十一月自己親自再出席立法會的內務會議去講我就這方面的工作。

  這些都是我很重視行政、立法關係的例子,所以我不希望部分議員以今次長者生活津貼的安排來批評,或者認為我們正在破壞行政、立法關係。其實我們每一個程序都是跟足,如果要在福利事務委員會「過冷河」,我們是重視,所以亦把財務委員會表決的日子放在福利事務委員會的會議後。我希望重申我們一向都是茩咻甈F、立法關係。

  關於「啟德」的事件,今日某一份報章的報道是絕無其事的,因為大家都知道曾德成局長是一位謙謙君子,而內部的討論亦不需要去到有這麼多火花,因為這項啟德土地用途的探討我在昨天已經說過,是一個非常初步、非常概念性的探討,並不是一個已經在局與局或是署與署之間要有很大爭拗的議題。所以這些傳媒的報道全部都是子虛烏有。多謝大家。



2012年10月27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5時2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