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會見傳媒答問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九月七日)上午聯同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和入境事務處處長陳國基在行政長官辦公室地下大堂會見傳媒的答問全文:

記者:想問回審批權的問題,你表示要等香港評估承受能力才再簽,有沒有時間表?即何時?

行政長官:沒有一個時間表,我們要看香港的接待和承受能力,然後才再決定本來可以來香港「一簽多行」的內地居民是否可以來港「一簽多行」。

記者:承受和接待能力的指標如何?誰人去定?

行政長官:這個我們會與內地有關部門作仔細溝通。大家都知道內地居民來香港自由行對尤其是某些地區、某些行業、我們的一些服務設施造成一定的壓力。過去都有不少巿民向我們反映,我自己亦十分關注,所以溝通及協調的機制和原則我覺得十分重要。今次是我們首次與內地有關當局大家同意我們日後接待多少,內地批准多少內地居民來香港自由行,首次我們達成這個共識,即是我們需要有一個原則、有個機制。這個原則是一定要考慮到香港的接待和承受能力,及不影響香港巿民的生活,所以今次我們與內地有關部門大家取得這個共識,是一個重要的發展。

記者:意思是否未來會有限額?整個自由行可否有限額?若是真的接受不到。

行政長官:這個我們會跟內地共同研究,但是那個原則,我剛才說了,是一個重要的原則。

記者:可否講講怎樣去評估承受能力?用甚麼標準?可否具體講講?

行政長官:或者我請保安局局長答大家。

保安局局長:我們可以從兩方面去看,第一是內地簽發簽注的數量是多少,因為內地居民要有一個有效的簽注,他們才可以赴港;第二,我們要看香港一籃子的承受因素。譬如,現時我們在口岸方面有一個服務承諾,即是說百分之九十二的旅客會在三十分鐘內處理好過關手續,我們可以看一看,在往後一段時間內,我們的服務承諾可以做到哪個水平?是符合這個水平?還是超過這個水平?或是低於這個水平?我們其他的旅遊設施的擁擠情況亦可以通過觀察得知。因為,大家理解到,內地居民申請簽注後,他們未必一定會使用這個簽注,究竟他們是否實際到港,到港後去哪堙A我們有幾個客觀環境下,可以去評估。雙方亦會緊密和及時交換相關資料,如果看到香港的接待和承受能力已經到達一個需要調節的水平時候,內地就會根據香港的意見適時控制旅遊證件的簽發數量和簽注的頻率。

記者:「一簽一行」和「一簽兩行」對於來香港旅客的數目會多幾多?

保安局局長:現時實際上內地已經有四十九個城市,他們可以用「一簽一行」或者「一簽兩行」形式來港,實際去年數字,稍後請入境處處長向大家補充一下,這次全國六個城市堮e許非戶籍居民辦理簽注手續是一個便民的措施,究竟有幾多人申請,日後會增加多少,這個是我們需要根據推展後的申請數字和有多少新增旅客,我們便可以看到評估。我希望大家注意一件事,最近內地所宣布的新措施,是放寬了異地簽注給予兩類內地居民,第一類是於該六個城市堛煽N業居民,是需要就業的,除了就業外,他們還需要持有長期居住證和申請前的十二個月內連續繳交社保基金;第二類是就學的大專學生,即是大學生,是這兩類。換句說話,如果有一些於該六個城市中非就業居民或非大專就學學生,他們並不是在該新安排下可以申請到異地簽注。

記者:有沒有向內地要求全面取消「一簽多行」?現在溝通後變成「一簽一行」及兩行,是否溝通上有弱勢,所以未能取消「一簽多行」?

保安局局長:「一簽多行」只是在深圳實行,也實行了很久。我們每年也有相當數量的內地深圳的居民,是用「一簽多行」來香港,實施後我們看到果效是良好的,所以我相信這位記者朋友所講的「一簽多行」是指並非有深圳市常住戶口的長期居住證的居民。剛才我們也講得很清楚,內地是會依據(和)審核了香港的承受能力和接待能力後,然後他們才會考慮推展這個「一簽多行」,這個「一簽多行」是指非深圳常住戶口的居民。

行政長官:我以廣東話再說一下,剛才的問題是為何我們香港不可以單方面定內地來香港的訪客人數。我想與大家清楚說一下,中央政府非常重視特區政府向他們反映,香港市民由於內地旅客來香港日漸增多,再加上早前宣布的一些非戶籍內地居民來香港自由行個人遊造成的一些承受能力,和我們的接待能力的壓力那些問題,中央政府非常重視。因此我向中央政府表達了香港的關注後,雖然特區政府無單方面訂定內地有多少旅客來香港的權力,但中央政府是支持特區政府,因此我們今日有這個公布。就是說,一,就是深圳的非戶籍居民,何時可以用「一簽多行」這個方式來香港,這個要與特區政府商討。這個就是我們今日公布,我剛才說過的一個重要性,因為我們第一次大家達成一個共識,就是說日後有多少人來,或這個新措施何時才執行呢,是要看特區政府評估我們的接待和承受能力。這個我們接虓|做,所以即使在特區政府無單方面去制定這個人數限額的情況下,中央政府是非常關注這件事和非常支持特區政府在這方面的工作。

記者:你在政綱中提過,你會向國家爭取一年多簽擴大,當時你是否評估錯誤呢?

行政長官:這個當然亦要看香港的接待及承受能力,因為大家知道旅遊業是香港重要的支柱行業,如果我們的容量、接待及承受能力大些,當然我們要去爭取,希望多些旅客尤其是高消費的旅客來香港,支持香港旅遊業發展。剛才我讀出宣布時,亦有講到我們的旅遊及相關行業是需要健康發展的。

行政長官:處長有沒有(補充)?

記者:其實現在連時間表都沒有,是否急急推出來為國民教育的事件降溫?以及想問,現在特區政府就可以完全去做那個評估呢?如果評估(顯示)他們不應下來、不應那麼多人下來的話,內地政府就會繼續暫緩這個「一簽多行」呢?

行政長官:我相信,我想兩個問題都可用一個答案回答。中央政府和相關部門對這事十分關注,也十分支持特區政府在這方面的工作。你的第二個問題,簡單答案--是的。我們一日未做完評估,又或者做完評估後,結論是我們暫時未有這樣的承受和接待能力的話,深圳的非戶籍居民來香港「一簽多行」的新措施,就不會執行。

記者:說要做評估,但機制現在in place沒有?

行政長官:不是。

記者:你上次說要用三個星期做評估機制。

行政長官:我們現時未有這個評估,我們會繼續做這個工作。

記者:時間上會是三個星期後開始還是何時開始評估?

行政長官:我相信,我個人的估計,深圳非戶籍居民來香港「一簽多行」措施不會在短期內執行,因為我們需要時間做一個全面的評估,亦與內地有關方面溝通。但我們與內地有一個共識是重要的,意思是說不單考慮到內地居民來香港旅遊的需要,這個當然是重要,我們同時要考慮香港的接待和承受能力。

記者:北區居民關注的不是香港旅遊業的接待問題,而是水貨客令到他們……

行政長官:這個當然是,這個在上次出來做公布時已說了,這個肯定是我們一方面的。剛才我都有說到,就是不要影響到香港居民的生活,這個就是你說北區居民的,我亦十分關注,北區居民的生活,肯定是我們會關注的一個方面。過去一段時間都有北區居民向我反映,說中午放工,吃飯一個小時,去到茶樓餐廳要等,因為有不少內地旅客同一時間吃飯,這便影響到香港居民的生活,這些我們是要關注的。所以我們與中央、與內地溝通,得到他們的支持,我覺得這是一個相當好的發展。

記者:即使再有更多人絕食,你都不會撤回國民教育科呢?

行政長官:有關「一簽多行」這問題,大家還有沒有問題?

記者:談到異地簽注有效三個星期,但深圳已有居民可以異地簽注來港。那其他城市是否已有序進行呢?

行政長官:請兩位。

入境事務處處長:我想你要理解一個概念,在九月二十日前所有關於這個便民措施之下的簽注是不會簽發的。而「一簽多行」我們現時在九月二十日之後都不會簽發,直至我們商討後,認為香港的承受能力能夠接受,才會簽發,剛才行政長官說得很清晰。

記者:八月三十一日提過「一簽多行」或異地簽注?

入境事務處處長:異地簽注是接受了申請,但將來簽發亦經過香港與內地商討過承受能力才慢慢有秩序地簽發。剛才有記者朋友關注到口岸的秩序問題,這方面我們很緊張,我們都會想辦法去處理這個問題。

  另外,剛才保安局局長亦說出今次我們有一個重點,就是所有這一類在便民措施下,其實是一些長期工作的人士,不是一些沒有工作的人士。我相信而且他們能交一年社保,連續一年的社保,他的工作亦是比較相當穩定。對於會否有很多水客?我想不會形成這樣的情況。

記者:有三千萬人有異地簽注的資格,有否評估數字是否準確?

入境事務處處長:有多少人合資格,我們現時很難有一個評估,這個評估亦不大有意義。因為就算是合資格的人,亦不一定申請,這是我們過去的經驗。

  你說如果以今次來說,我們在九月一日後的情況如何?根據我們的資料,內地頭一、兩天的申請都只是數以百計,並不是很大批的,只是數以百計,數字並不踴躍,即是並不太踴躍。

  當然,之後我們會繼續留意申請的數字,以及我們會繼續與內地溝通,令到我們可以有幾多可以繼續接受。剛才局長也說出我們的承受能力要看很多方面,以口岸來說,譬如我們可以簡化我們的程序,或者我們令到更多科技的新安排,這些都可以把我們的承受能力有所提升。所以最重要的是旅客的等候時間,我們有一個很好的看法,如果等候時間在我們的服務承諾之內的,我們覺得這是我們可以承受得到的。

記者:……引起內地的一些不滿,覺得香港是一個不歡迎他們的城市……

行政長官:香港是一個喜客、待客的一個城市,因此香港一直以來就是一個國際旅遊中心,很受旅客,海內外旅客的歡迎。但是同時我們作為一個國際旅遊中心,我們必須確保我們有足夠的接待承受能力,要是我們客源太多、客人太多,來人多了,我們就不能向我們的旅客提供我們一貫高水平的服務,這個是我們作為一個旅遊中心,作為旅客,都不希望見到的,所以我們必須在兩者之間取得一個比較好的平衡。

  我回答多一條,請局長和處長離開後再回答大家與「一簽多行」無關的其他問題。

  我要說的是甚麼呢?接待和承受能力是一個全面的接待和承受能力,並不單是對本來有「一簽多行」措施下的一些深圳非戶籍居民的承受和接待能力。意思是我們與中央和內地有關方面,我們會一直監控情況。甚麼是接待和承受能力呢?剛才處長說了一些,除了這些外,我們的餐飲業、酒店業、旅遊景點,這些都是我們會去考慮的,考慮過後,我們的容量可以給多少旅客到來呢?我們可以從那四十九個城市發「一簽多行」的簽注數目方面可以控制。我們可以從譬如剛才所說,何時可以給深圳的非戶籍居民來香港「一簽多行」,可以從這方面控制。甚至發「一簽一行」、「一簽二行」的其他幾個城市的非戶籍居民的頻率方面來控制。所以這是一個總體的平衡措施,我相信是有效的。

  其實我們談這個問題,我們亦應該肯定中央政府、內地有關方面在這個問題上給予特區政府的支持,說明在這方面他們支持香港的旅遊和相關行業的發展,但同時他們不想看到因為來香港的人數過多,對香港市民的生活造成影響。好嗎?

記者:只看旅遊業、酒店業或者景點的容量是否捉錯用神呢?似乎香港市民在這方面的看法並不是這樣。這「一簽多行」並不是來旅遊的,是來生活的。因為,每一次去到內地訪問一些大專生,訪問一些內地居民,無論他們是非戶籍或是戶籍居民,他們想拿一個簽證並不是來旅遊,來購物、來吃飯或看電影,這些就是會影響民生的一些措施,如果你只看看旅遊業的容量就叫做承受能力,這其實是不是解決不到民生問題?

行政長官:沒有。我剛才都沒有說我們只是看旅遊業的容量,我剛才舉了一個例子,影響民生的一個例子,就是北區有些朋友告訴我,中午放一小時吃飯,他吃飯方面就受到影響,購物受到影響;甚至有一些居民說,北區的物價比較高,因為有很多內地居民來買東西等。這些我們全部都要考慮。我們所說的容量和承受能力,並不單說旅遊景點和旅遊相關設施。

行政長官:最後一個問題了,因為兩位……

記者:因為現在已接受申請,既然要等評估機制成立後才可批准他們下來的話,可否說給我知,大約何時會通知市民評估機制是否已經成立了?

行政長官:我們現時未有時間,在我們未有時間表的情況下,不是有了才批准,有了才接受申請,現時是乾脆不接受申請的。

  好了,我們談國民教育。

  我講講關於國民教育這件事我們的看法。昨日胡紅玉主席出來講話後,我亦通過傳媒向社會表達了我對胡紅玉主席在委員會工作的職權範圍擴大的支持。

  我知道昨日下午胡紅玉主席代表委員會向反對國民教育的三個主要團體的代表發信,信件內容並不是邀請這三個團體派代表加入委員會,當然,如果這三個團體肯派代表加入這個委員會,政府是十分歡迎的。

  這封信的內容說即使他們不想加入委員會,亦希望他們能夠接受委員會的邀請,與委員會對話,我覺得對話是十分重要的。撤科與不撤科的問題是這樣的:政府做事,譬如說早一輪大家十分關心,而現時我們已經處理的雙非孕婦問題,我在當選後,我說在二○一三年內地雙非孕婦來香港私家醫院產子的配額是「零」。這方面我亦不能夠說,雖然大家很關心這個問題,我都不能夠說,我說當天開始就是「零」,不是二○一二年,我都要在二○一二年的上半年說,二○一三年一月開始雙非孕婦來香港私家醫院產子的配額是「零」,我們做事是有機制、有程序的。

  大家絕食,我十分關心;簽名遊行,我也十分關心。但我們政府做事不能夠因為大家表達了決心,我們立刻叫停、撤科,然後才對話。所以我很希望有關的朋友能夠與委員會,或是甚至與我本人就大家的看法進行溝通。我這幾天在香港,亦很希望利用這個時間與各方面的朋友,尤其是一些反對國民教育的團體磋商。有一些團體他們提出一些中間的方案出來,我覺得這些我們都很願意研究。在這一、兩天,我都會陸續約會或接受邀約,與這些團體見面。

記者:剛才你說不是講撤科才對話,為何不談好再推?

行政長官:我剛才說了,政府做事是有一個程序的。國民教育科的設立在過去醞釀了十年,在上屆行政長官的《施政報告》之中已經提出,在立法會也討論過,有過公聽會,有過諮詢等等等等。所以,無論往下去我們決定怎做,我們也需要有一個過程。我很希望能夠與各個方面的朋友討論這問題。胡紅玉主席去信給那三個主要團體的代表,亦是希望與他們就這問題大家對話,她並不是要求他們加入委員會。雖然如果他們加入委員會,我會十分歡迎。我相信無論是胡紅玉女士也好,或是我自己也好,都希望大家能夠坐下來,在沒有前設的情況下大家去討論這個問題。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2年9月7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7時0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