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談關愛基金(附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暨關愛基金督導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今日(七月十九日)傍晚就關愛基金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今日下午我邀約了關愛基金執行委員會主席羅致光先生和各位委員進行交流。在今個星期初,大家都知道,行政長官主持的扶貧委員會籌備小組已召開第一次會議,所以我亦跟荌絨o些跟進工作,希望除了關愛基金和其他的持分者,在未來幾個星期,我都會約他們作交流,希望為未來扶貧委員會的工作能夠集思廣益,或者最好就是大家有一些共識。

  在這堜峈攽艘X點,第一,關愛基金執行委員會的各位成員,我聽到的都是歡迎日後扶貧委員會必須從政策入手來處理香港的貧窮問題,以及扶助弱勢社群。

  反之,關愛基金在年多前成立時的工作宗旨是很清楚的,就是利用這個基金來幫助一些要即時紓困,或是當時大家所說一些所謂「N無」人士,以及在目前我們的社會支援網絡未能夠涵蓋的組群。所以過去這段日子,透過共十七個項目,亦是針對這些組群作出一些即時的紓緩,但這些項目都不是持久性的,它在試驗過後,如果需要納入我們常設的政策,亦會需要納入常設的政策。但我們希望日後扶貧委員會是從一個政策的層面來處理香港的貧窮問題。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扶貧委員會如果是以處理政策為主要的功能,實在是籌備政策需時的,因為有很多現行的做法可能要重新檢討,所以在未來幾年,當扶貧委員會運作期間,我們看到關愛基金作為一種額外特定的資源去做我剛才講的兩個目標,即是提供一些即時的紓困,或是補足現時在支援網絡中未能涵蓋的人士,都有它的存在功能。所以大家不需要擔心關愛基金會隨荍蒆h委員會的誕生而結束,是不會的,它仍然會存在,這是第二點,是很重要的。

  第三點,就是委員給我的意見,從組織架構上或許不需要有一個扶貧委員會和一個關愛基金委員會,並不是說基金,而是說組織架構不需要並行來一起做工作,應該是有一個互補性,或相輔相成。所以在未來幾個星期,我們都會認真探討,究竟扶貧委員會日後的組織架構,即是一些督導委員會或是一些個別政策委員會和關愛基金的互補性應該如何安排。

  但總的來說,大家都認為在未來這屆政府的五年來處理扶貧的工作必須認真探討目前我們的社會政策,但亦希望能夠做到即時紓困,如果仍然有一些特定的社會組群,有一些人士需要透過關愛基金來給他們一些即時紓緩,無論是一些住在私人租住房屋、沒有申請綜援的長者,或是一些家境不太好的小朋友在學校的膳食,這些我們仍然會透過關愛基金為他們提供即時的援助。

記者:林太,可否談談是否全部關愛基金委員都會一起過渡到扶貧委員會?以及現時是否需要再向商界籌錢?以及未來關愛基金的角色,是否執行扶貧委員會政策建議的角色?

政務司司長:關愛基金委員會是否過渡去扶貧委員會,這個不是一個過渡的問題,但是關愛基金的委員每一位都是非常關心社會問題,亦在過去的日子給予我們很大的支持和一些很寶貴的意見,所以,我相信日後的扶貧委員會或日後扶貧委員會之下仍有的關愛基金的工作委員會或小組,我們都是需要找這些朋友來幫手,但這是日後扶貧委員會委任的問題。

  第二,在籌錢方面,我們雖然沒有積極再籌募來自私營機構的經費,但我們當然希望私營機構仍然繼續會支持關愛基金,特別早前有承諾到捐助關愛基金,我們當然是期望它會繼續注資入關愛基金。但最終我們要不要再很積極呼籲籌款,這個要等我們日後在整個扶貧委員會的工作定了下來,以及關愛基金在未來幾年的工作性質如何。但無論如何,目前關愛基金的工作,並不受到款項有多少的限制,已經找到十七個項目來資助,如果在未來的日子,我們找到有其他的項目,其他項目即是其他需要即時紓緩的組群項目,我們相信關愛基金仍然會討論,然後推出這些項目。

記者:會不會討論該十七個項目恆常化的問題?

政務司司長:這個不是今日交流的課題。那是會在關愛基金覆檢了項目,給意見政府,政府內部亦會就茖漕И等堥虒繲i。

記者:可不可以再答第三條問題,即未來關愛基金的角色是否執行扶貧委員會的政策?

政務司司長:其實我以為剛才在開場白已講了,關愛基金不是執行扶貧委員會,因為扶貧委員會本身應該是處理政策的問題,政策的執行一定要政策局,譬如要重新檢視一個福利政策,或在醫療上要有額外的政策措施,都是交給相關政策局執行。

  但我為甚麼說在扶貧委員會未來工作的幾年,我們都覺得有關愛基金的存在是非常有價值。因為推行一個新政策需時,或許在扶貧委員會討論去改動或制訂一個新政策的同時,它會看到--從一些資料或一些社會意見--它會看到有一些本來要用政策來幫助的組群,未能夠即時可以獲得幫助,因為政策需時制訂。它就會要求或通知關愛基金,由關愛基金利用基金的撥款,先填補這個所謂的「罅隙」,這個在支援上的「罅隙」,讓有需要人士可以即時取得援助。所以它不是一個直接的執行機構,但它是一個互補和相輔相成的單位,令到未來幾年我們不會因為探討扶貧政策的同時,沒有了這能力去幫助一些需要即時幫助的人士。

記者:簡單來說,是否關愛基金都有需要簡化人手,即是有扶貧委員會,妳又說不想平行兩方面一起進行,其實關愛基金是否不需要這麼多......

政務司司長:我相信在委員會或是小組委員會方面是有整合的空間,即是精簡它。但如果說人手,其實現時很多關愛項目除了在民政事務局有秘書處,有一些少量的執行人員,很多都是交給相關的部門以它現行的資源來執行。所以這個應該不會是與扶貧委員會設立時,大家以一個互補性時,需要有很大的減省。但委員會的結構,相信會即不需要扶貧委員會做又有督導、又有行政、又有小組,然後關愛基金又有督導、又有執行委員會、又有小組委員會。

記者:想問一下,關愛基金的架構方面可能會改,是否要等到扶貧委員會成立了之後才去......

政務司司長:是的,一直未(成立)它會繼續運作,所以繼續是會由羅主席處理。關愛基金若有其他事項、項目需要討論,羅致光先生作為關愛基金執行委員會主席仍然會處理的。

記者:另外一點想討論一下的,就是未成立扶貧委員會前,......

政務司司長:不會,完全不會。

關愛基金執行委員會主席羅致光:我提一提大家,政務司司長的另一個身分就是關愛基金督導委員會主席。

記者:其實是不是有機會關愛基金的委員會隨時成為扶貧委員會的委員?

政務司司長:我剛才回答了,是要等待我們看過扶貧委員會的組織架構應該如何,是多少層次的委員會,然後當我們找最適合的人選放入或委入扶貧委員會時,我們才會知道原來我們找到的適合人選,絕大部分都是現在已經在關愛基金委員會服務。但這個並不是剛才有朋友問的自動過渡,而是在委任的過程我們找尋最合適的人選。我剛才都說過,由於他們早前都是在社會上很關心這些弱勢社群,亦在他們個別自己的專業內有經驗,我覺得是一個相當適合進入扶貧委員會繼續給意見予政府的人士。

記者:該名單、關愛基金的架構,你估計大概幾時會出來?

政務司司長:你指關愛基金還是扶貧委員會?

記者:雙方面,因為可能會在關愛基金調整後,待扶貧委員會做了以後,便有關愛基金,雙方面需要多少時間呢?

政務司司長:即是說扶貧委員會現在有一個籌備小組,大概幾時大家會看到一個正式的扶貧委員會諸如此類。我跟行政長官都曾探討和商量,我們覺得在前一屆政府成立的扶貧委員會,在某程度上是一個多黨派、大家有共同目標的委員會。所以,我和行政長官都認為我們必須要以同一種態度去組成這個扶貧委員會。但這段時間大家都知道,立法會正在舉行選舉,所以我們都預算可能不會在太早的時間,即是不會在立法會選舉完結前去正式成立這個扶貧委員會。希望在選舉之後,立法會組成了,我們看看立法會的成員,然後再考慮委任(他們)去扶貧委員會。但未來這兩個多月大家就不用擔心,我們是不會將這項工作停頓下來,透過籌備小組的成員,包括官方的成員,好像我自己,或者幾位非官方的成員,我們都會不斷去和持分者、一些機構、一些服務使用者及一些特別是有比較有貧窮問題地區的人士來探討,我會陸續開展這些工作。今日和關愛基金執行委員會就是這些工作的第一步,因為他們畢竟是過去幾年擔當了扶貧工作最重要的委員會。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0時3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