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五)(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國雄議員。

梁國雄議員:主席,有兩個人頭放在這堙A李旺陽是「就是砍頭也不回頭」;而梁先生是「就是砍頭也耍滑頭」,就算你殺了他,他也是「耍滑頭」。主席,政客,我引述梁先生一個競選的宣言:「我不會為爭取任何一張提名票或選票,作出不能實踐的承諾」,政治家所為。我現在問你間屋,何時僭建?有沒有僭建?看了那張圖,有沒有看過才買屋?為甚麼要簽一張契是要放棄權益?看過你那間屋說沒有問題的建築師是哪一位?你全部都「耍滑頭」說你一個人擔承。你並不是一個人......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國雄議員,請你清楚提出你的問題。

梁國雄議員:我的問題就是,在法律上、在良知上、在政治責任上,一個政治家只會講真話,法庭是信真話,所以你講真話是「打遍天下也不怕」。你為甚麼要用「有官司在身,不講真話」?是否要像克林頓般,要審你?主席,我再重複一次,一個政治家是絕對不會說:「我有律師叫我不可以講真話。」因為梁振英先生不是一位普通市民,是不需要法律作為監督他的道德,只有良知。我問他,他是否聽得明白我說甚麼?你回答,在這堿鬲し礞講真話?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國雄議員,你的問題提完了,請你坐下。如果因為你前面,你展示的物品阻礙了你的視線,你就應該拿開它。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就這個問題,我是有嚴重疏忽,我沒有隱瞞,我過去和今天講的都是真話。

梁國雄議員:這樣也算是答案?我的問題很清楚,他說已進入司法程序不講,我說政治家並沒有這樣的,政治家要講誠信,在法庭講一樣,在立法會又講一樣,在記者會上又講一樣......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國雄議員,現在不是......你的觀點已經講得很清楚。

梁國雄議員:主席,我現在是向他問責,《基本法》中要求特首廉潔奉公,英文是integrity。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國雄議員,你立即停止發言,坐下。

梁國雄議員:那麼我還他一個人頭,這個人頭本來就是......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國雄議員,你不要離開座位。梁國雄議員,你立即離開會議廳。梁國雄議員,我命令立即離開會議廳。譚耀宗議員。

譚耀宗議員:特首,你剛才在你的開場白時說到,你出席地區論壇或居民會時,長者向你提出,希望興建扶手電梯和一些無障礙設施等。但我剛才聽你說完這一點後似乎沒再跟進,有甚麼考慮呢?這個問題,其實在立法會內大家都很重視的,立法會亦成立一個相關小組來跟進,我們請了有關政府部門的代表向我們介紹情況。但我們發覺,政府代表表達,第一是人手不夠,資源又不夠,所以,進度很緩慢。大約做完十個,然後再做另外十個,但所謂做,有很多是先做研究,然後才能慢慢動工。你會否有一個措施如何去解決這問題?譬如我建議如果資源不夠、人手不夠,可否撥幾十億元來成立一個基金,然後用這個基金就可以啟動?那麼就可以早日提供這些有利於長者的無障礙通道設施。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多謝譚耀宗議員的提問。有關問題的認識,以及之後我們的跟進工作,是我本人和我當選就任後,我的團隊和我一起落區,所得到的其中之一個最明顯的收穫。因此,過去兩個星期,我都堅持繼續落區,繼續去聽。因為去到不同的地區,都有當地居民向我們提出有關的訴求。這些訴求,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很小事,但正如我在開場發言當中指出「民生無小事」,長者或者是行動不便人士,每日要走上走落,走斜路或是爬樓梯,對他們來說是他們每日生活當中最大的困擾。因此,我與我的團隊十分重視。政務司司長曾經接受媒體採訪亦提過,相對於過去,我們有「十大基建工程」,其實我們一樣可以有「十大民生工程」。其實做好這個「十大民生工程」,就等於我們做好「十大民心工程」,所以我與我的團隊一定會十分重視。

  主席,譚耀宗議員提到的款項和基金的問題,是一方面的問題,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是持一個開明的態度,但同樣重要的是甚麼呢?就是往往我們在地區了解有關的問題時,我們知道這些工程是涉及到不同的部門,因此,政務司司長會做好這些不同部門的統籌工作,這亦是十分重要的。我們在過去兩個星期,就有關的加設電梯、改善無障礙設施,已經有了一些初步的工作成果,我手上有一份文件,都有六頁紙,下去我們會切實跟進。但在這些工程上我們很希望能夠得到各區的議員、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的支持,亦希望他們能夠多給一點意見我們,可能在我們真的要進行這些工程時,亦需要我們的議員朋友在當地幫助我們做一些協調和斡旋的工作。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譚耀宗議員。

譚耀宗議員:根據我的了解,其實在地區的人士或區議員來說,都很支持這些工程的進行。不過,很可惜,很多時政府的代表說這些扶手電梯或升降機,這類無障礙措施使用的人不太多,因為那些區人流並不太多,因而不做事。但我覺得雖然使用的人不算太多,人流不算太多,但確實是有需要的人就是有需要,而且我們人口老化,這種情況只會越來越嚴重,需求只會越來越大。所以請新一屆的特區政府是否對這個問題也需要抓緊一點?認真考慮一下我剛才所提出的預撥資源的辦法。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多謝譚耀宗議員的再次提醒,我們一定會把這件事作為我們下去爭取做到的實事的其中一項,做到的話不單是民生工程,不單是民心工程,我們要做到讓市民大眾感到窩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湯家驊議員。

湯家驊議員:主席,特首在選舉期間曾經很多次說過,他說香港人的自由不會比回歸的時候差......

行政長官:對不起,主席,我聽不到最後那幾個字,差過甚麼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湯議員,請你再講講。

湯家驊議員:我這個咪不知為何總是不甚好,可能需要換一換,我不像梁國雄那麼大聲。主席,我想說就是,特首在選舉期間曾經說過很多次,他說香港的自由不會因為他上任而減少。剛才他發言時亦說過,他說他盡量尊重,亦希望保護新聞自由。但事實大家看到過去最近這一年的時間,不單新聞自由、示威自由、學術自由,甚至教學自由,都受到這個威迫。我想問一問特首,他可不可以詳細一些講給我們知,他心目中有沒有一套藍圖,怎樣可以確保我們的自由,最低限度是回到回歸那年代的水平。特別是他會否公開向我們的警務處處長,說我們不希望見到香港的警隊,會效尤內地公安的手法去對付傳媒。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們各種的自由,是香港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亦是香港核心價值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我在回歸前參加基本法的諮詢工作,協助起草工作,以至參加整個過渡期籌組特區政府的工作,其中致力的一個方面,與社會各界人士爭取做到的一方面,就是保持香港的生活方式不變。這個生活方式堶惜@個很重要的成分,就是我們的自由,包括剛才湯家驊議員提到的那個新聞自由。至於警察在執行職務期間,面對一些群眾集會,或者群眾性事件,我覺得總的來說,香港的警察是十分克制的。如果有個別事件的話,我們是有足夠的機制,使到個人自由被侵犯或影響的人得到申訴的機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湯家驊議員。

湯家驊議員:其實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因為我是問他有甚麼具體的方案可以確保我們的自由,最低限度是回復回歸時期的水平,和他會不會公開與我們警務處處長說,我們不希望見到警隊去效法內地公安去對付傳媒的手法,這件事他是否說他不會說,還是他不想說,抑或是他不知道呢?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香港警隊的編制,它的行事方式,和香港警隊在香港受到法律,以至我們其他機構,例如監警會的規範,在各個方面都與屬於我們國家另外一個制度的公安,是完全沒有可比性的。作為一個政府領導人,我在各種自由的問題上,我能夠做到,而且做得最好的,最有效的是甚麼呢?就是不做任何影響或削弱香港人一直以來享有的自由的任何事情。



2012年7月16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20時4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