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保安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今日(六月十六日)出席一個活動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保安局局長:大家好。大家都知道我將會在兩個星期左右後退休,離開公職的生涯。我很高興在我職業生涯最後的十幾天,能夠有機會來到這堸耋侗\官,歡迎一班新血,新的同事加入我們警隊。剛才我在警隊的會所,我跟新的同事講,雖然今日是風風雨雨,但這個也代表我們的人生很多時候會碰到很多的困難和挑戰,我們希望新的同事用他們在學院學到的知識和技巧,和以一個服務香港市民的心態加入警隊服務。他們未來有好幾十年工作的時間,我祝願他們工作愉快。

記者:(檢閱感受)

保安局局長:我說在我的職業生涯還有兩個星期,其實不是我最後一次做檢閱官,我下星期一在消防的會操,我也會做檢閱官。今日有少少雨,很少時候會在檢閱時下雨,令我回想到二十幾年前,我以前有一個舊的上司,Mr Alan Carter,(當時的)入境處處長,他走的時候,下的雨比今天還更加厲害,我們每個人都淋濕了。今日也可能是我退休前的檢閱,都有同樣的遭遇。

記者:(監警會翟主席的意見)

保安局局長:監警會翟主席(的意見),我那天也有留意到。第一,他表示建造花糟,並不是我們警隊的要求,他也表示拆花糟固然是可以方便請願人士,也可能方便警隊維持秩序執法,但他也講到,這不是純粹警方要建造或拆,這是一個公共的設施。最近當地人士和區議會也討論了這件事。如果我沒有記錯,區議會討論要拆這個花糟的時候,當地附近的居民提出強烈的反對。我想,還是讓區議會他們再討論,因為拆花糟以方便遊行示威人士固然是一個考慮,但我們也不要忘記還有其他的市民使用那個地方,還有其他當地居民的要求,我們也要尊重。

記者:(中聯辦外的花糟)

保安局局長:我想最近一兩個月前,區議會有一個詳細的討論,應否拆這個花糟,當地的居民是強烈反對,區議會當日開會是以大比數否決拆這個花糟。

記者:但警方有沒有覺得拆這個花糟是幫到警方做事......

保安局局長:我覺得方便少少,但我那天也在電台說。即使拆了花糟,也只是有足夠地方,多了十多個示威者,就不會因為拆了花糟,令集會人數可以大幅增加。大家也知道在中聯辦的門口,那個地方不是很寬敞,加上那埵陰灠邪禲A那條馬路只有兩條行車線,附近也有一條西隧的緊急通道,為一些緊急車輛,譬如救援車輛,消防車輛去使用,所以我們一定要維持那堛漸瘜q暢順。很多時候因為這樣,示威人士將所有道路封了,我們覺得有點困難。我說了很多次,我們在處理這些遊行示威時,我們一定會盡我們的辦法方便遊行、示威或表達意見的人士自由表達他們的意見,但是我們也要考慮公共安全和其他市民和其他道路使用者的權利。

記者:有報道指有裝甲車,是否政府要求中央派駐軍來解決香港的事務?

保安局局長:這些全是一派胡言,因為根據《基本法》,香港特區政府是完全負責香港內部的事務,包括我們內部的安全、內部的保安。而我們的國防和外交是屬於中央的事務,所以我們有駐軍在香港。第一,這體現了主權;第二,國家的防務是駐軍的責任。駐軍每幾個月都有一個輪班換班的制度,有一些駐港的軍人會調防。這次純粹是調防的行動,即是每幾個月都有一次的行動而已。所以這跟香港要求中央派駐軍來香港,加強我們內部的保安,完全是兩碼子的事。

記者:其實是否回應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早前說,總有一天會有防暴隊來鎮壓示威人士這事呢?

保安局局長:我想我們一直以來都沒有說過,我已說了很多次,我們對於示威人士或集會人士,只要他們是合法地去運用他們在《基本法》下賦予的權利,特區政府和我們的警方一定會盡力去配合。我們只是有極少數的示威人士,他們採用一些暴力或非法的手段的時候,警方才會作出適度的回應。一直以來,香港有幾十萬人士上街示威或有少數人士示威,警方一直以來都是盡量配合。在有人抵觸我們的法律或是犯法的時候,警方只不過是用最低的武力,令公眾秩序和公眾安全得以恢復。這些用防暴隊的說法,我都有留意到,只是單方面的指控,我可以這樣說。

記者:......胡椒噴霧?

保安局局長:我們每一次使用胡椒噴霧之前,警方都有發出警告,如舉牌警告或廣播口頭警告,叫示威者不要衝擊我們警方的防線或使用暴力,其實在最近一次的示威(前幾天的示威),是有人作出暴力的行動,引致我們有兩位同事受傷。



2012年6月16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4時4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