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教育局局長就「檢討為少數族裔學生制訂的教育政策」動議辯論的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為教育局局長孫明揚今日(二月九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檢討為少數族裔學生制訂的教育政策」動議辯論的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

  我再次感謝石禮謙議員、陳淑莊議員和李慧k議員今天提出的動議和修訂動議,及各位議員寶貴的意見,我會綜合回應大家的意見。

  我重申我們致力協助非華語學生盡早學習中文,促進他們適應本地教育體系和融入社會。我們實施了不同的措施,以支援非華語學生學習。我會在以下再詳細說明。

非華語學生的學前教育

  首先,我們相信非華語學生越早開始學習中文,就能越快適應學習本地以中文為授課語言的課程,而他們越早接觸本地的學童,就越容易與本地學童相處,互相學習,也更容易融入本地社群。為此,我們鼓勵非華語兒童入讀本地幼稚園,這樣亦使銜接公營小學的過程更為暢順。

  據我們從視學觀察所得,大部分幼稚園有為非華語學生提供生活化情境及學習模式,讓他們與華語學生一起學習中文。在有需要時,教師亦會調適課程內容和教學策略,以照顧他們的學習需要。此外,我們每年均透過校本專業支援服務和支援幼師專業發展課程,訓練幼師為非華語兒童設計適切的課堂學習活動,並會不時檢視有關的支援模式,以提升非華語兒童的認知和能力,幫助他們奠下良好的中文學習基礎。

  教育局亦會加強向非華語家長傳達主要信息,並已印備具有多種族裔語言的資料及派位申請表。我亦呼籲各位鼓勵非華語家長盡早讓他們的子女學習中文,好讓他們及早起步,更快融入香港社會。

另一中文課程與考核

  剛才有議員指出非華語學生升讀大學的人數遠低於本地學生,批評支援措施成效不彰,故建議設立另一套中文課程暨評核,以便非華語學生獲取中文資歷。要解釋我們的政策,我們必須從教學理念出發。香港與其他先進地區一樣,課程架構(包括中、英文課程)要靈活而寬廣,學校可因應學生的需要和進度調適課程,並採用不同教學策略和材料,以提升學生的學習效能。考慮到取錄非華語學生的學校的實際需要,我們在二○○八年進一步制訂了《中國語文課程補充指引》,連同一系列輔助教學材料派發予全港中小學。所有取錄非華語學生的學校,可根據《補充指引》的建議,因應非華語學生的背景和中文能力,選用不同的課程設置模式,例如「融入中文課堂」、「過渡銜接」、「特定目標學習」和「綜合運用」模式,協助非華語學生循序漸進地學習中文。學校可針對學生的情況,選用一個或多於一個的模式進行教學。研究指出,非華語學生若有學中文的動機和得到支援,其學習進度不會比本地學生遜色。

  自公布《補充指引》後,我很高興學校能積極參與教師專業發展計劃,並在課堂上落實《補充指引》的不同課程設置模式,以滿足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需要。

  我們明白非華語學生在學習中文時會受其母語影響。為協助教師盡早識別和區分非華語學生的進度,我們會有系統地推展香港大學發展的校內評估工具,並收集有關數據。我們還會探討非華語學生考取其他現時國際公認的中文資歷是否可行。在加強教學回饋機制的同時,我們亦可提升非華語學生,特別是起步較遲的非華語學生的學習動機,好讓他們跨越《補充指引》的不同模式,學習進階中文。換言之,若非華語學生認為中等教育證書(GCSE)(中國語文科)的內容相對其能力較淺易,他們也可以在獲取這個廣泛認受的升學資格後,進一步提升其中文應用能力。

  此外,為了進一步落實《補充指引》的建議,我們會檢視現行支援學校的模式的成效,並協調各方面的支援措施,從而加強回饋機制,以促進非華語學生的學習。我欣悉教育事務委員會在本年一月九日的會議已同意有關的安排。

指定學校

  有議員關注「指定學校」取錄較多非華語學生,因而缺乏有助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的語言環境。首先,我必須指出一所學校並非因政府行為而成為「指定學校」,相反,是由於有一定數目的非華語學生選擇在該校升學而學校獲發額外資源而成為「指定學校」。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只看到有較多非華語學生入讀「指定學校」就認定學校欠缺學習中文的語言環境,並因而建議取消設立「指定學校」。實情是,「指定學校」的安排與運作以針對性地照顧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為主,例如為非華語學生設置「學習中文角」、每日中文報章閱讀、中文閱讀比賽、朋輩/聯校伴讀中文計劃等,以提升其中文語言的學習環境。而「指定學校」對研發校本教材和分享經驗以支援其他學校有茈翮悸獐v響。

  入學方面,我們已在二○○五年修訂小一派位安排,讓非華語學生除可選擇其校網的所有小學,還可按其需要選擇其他校網內取錄較多非華語學生的學校。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學校一直有為非華語學生提供更多支援的發展理念和願景,而非華語學生家長在其子女於小一入學時已主動選擇入讀這些學校。我重申,非華語學生入讀「指定學校」主要是按家長的選擇,並不存在政府指定學生入讀這些學校的情況。我們會從學校的發展、非華語家長的訴求和選擇,以及非華語學生在適應各方面的需要等進一步檢視有關情況。

  我在辯論開始前已指出,我們會擴闊支援學校的網絡,即除「指定學校」外,還包括其他學校。我們會進一步考慮是否需要處理「指定學校」此名稱可能帶來的標籤效應,並調校為學校提供的校本支援服務,以協助學校參照《補充指引》進一步落實校本課程和教學策略,為不同進度的非華語學生訂定更明確的階梯式學習目標和成效指標,以便提升學習效能。

鞏固學習

  此外,教育局已有系統收集學生的有關資料(即「收生實況調查」、全港系統性評估和各項公開考試的數據、校本專業支援下的表現),並從中分析和評估支援措施的成效,檢視及因應需要調適支援措施。

  我們委託香港大學營辦的「學習中文支援中心」為非華語學生提供課後中文學習。由二○一○/一一學年開始,我們推展了「課後中文延展學習計劃」的先導計劃,讓那些不屬於「指定學校」的學校申請撥款,以便安排多元模式的課後支援。在二○一一/一二學年,共約90所學校參與這項計劃,惠及約4 000名非華語學生,即約佔「非指定學校」的非華語學生總數的七成。

  為提升非華語學生的就業能力,我們會在本學年開展「職業中文先導計劃」,課程內容會與資歷架構掛鉤。而未來職業訓練局增設的青年學院為非華語學生提供專項服務時,亦能在有關方面產生協同效應。事實上,職業訓練局一向鼓勵非華語學生入讀職業教育及培訓課程,並樂意為他們特設課程。至於升學及就業輔導,有關資料均上載教育局網頁,以便參考。教育局會繼續與香港輔導教師協會緊密合作,為非華語學生提供適切的升學就業輔導;每年出版的升學輔導手冊列載了為非華語學生的專設資料。此外,每年舉辦的「教育博覽」亦有為非華語學生設立特設資訊站,以便照顧個別非華語學生的需要。

有特殊教育需要的非華語學生

  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非華語學生提供的支援詳情,可參考我們在本年一月九日致教育事務委員會的文件。簡而言之,教育局為學校提供額外資源、專業支援和教師培訓,以協助學校採用「全校參與」模式來照顧包括非華語學生在內的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

  教育局提供的額外資源包括:「學習支援津貼」、「小學加強輔導教學計劃」及「融合教育計劃」下的額外教師和教學助理、「加強言語治療津貼」等。學校可靈活地調配這些額外資源,按學生的需要提供支援,例如聘請教學助理,以他們的母語在課堂上提供支援。就教育心理服務和言語及聽覺服務方面,我們除為學校提供支援外,亦發展不同的識別工具和多元化的輔導教材,供教師使用。

  教師培訓方面,在二○○七/○八學年推出五年的「融合教育教師專業發展架構」已如期落實並進行檢討。有關的培訓已加入照顧文化差異的元素。

  現時,非華語學生亦納入「及早識別和輔導有學習困難的小一學生」計劃的機制內,如有需要,教育局會安排教育心理學家為這些學生在小三階段進行全面的評估。評估非華語學生時,教育心理學家、聽力學家及言語治療師會按學生的文化和教育背景、生活經驗和語言能力等適當地篩選和調整評估工具。詮釋測驗結果時,亦會一併考慮非華語學生的學習歷程及其他相關性質的資料,以確保評估結果的可信性。

結語

  我會繼續聽取持分者的意見,制訂前述支援措施的執行細節,以提升非華語學生的學習效能。我相信,只有群策群力,我們才能建立一個共融的社會。

  主席,我謹此陳辭,謝謝。



2012年2月9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2時0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