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保安局局長就議員議案「檢討人口政策」的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為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今日(一月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檢討人口政策」動議議案的總結發言:

主席:

  我會先就單程證制度,作出回應。

  正如我在開首發言時指出,單程證制度的實施,是讓內地居民通過內地主管部門的審批,有秩序地來港與家人團聚。

  有議員提到,現時每天150個單程證配額未被善用,我並不同意。事實上,特區政府一直有向內地有關當局,反映社會各界的訴求,而內地當局已不時就單程證制度作出調整及優化,包括我在剛才發言時提到,有關隨行子女的限制,以及「超齡子女」的安排,我在這堣ㄕA重複。

  有議員提出,應按本地就業市場的需要,調整單程證配額的運用。我想重申,單程證制度的政策目標是家庭團聚,並非輸入人才。其實,特區政府現有多項輸入人才計劃,包括「一般就業政策」、「輸入內地人才計劃」、「非本地畢業生留港或回港就業安排」及「優秀人才入境計劃」等,吸引海外和內地擁有專業技術、知識及經驗的人才來香港生活、定居及工作。單在二○一一年,有近四萬五千名申請人透過以上計劃來港。我要指出,這些由入境處負責審批的計劃,大都沒有行業、配額的限制;因此,我們並不需要改變單程證制度來引入我們需要的專才或其他人才。

  亦有議員建議應由特區參與審批單程證。我必須指出,單程證的受理、審批及簽發,屬於內地主管部門的職權範圍。在家庭團聚的政策目標下,內地當局為單程證制度訂下公開和高透明度的審批準則,因此在審批過程中,不應加入行政篩選等干預措施。當然,特區政府會作出配合,包括為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子女簽發居留權證明書,以及在有需要時協助確定個別個案涉及香港居民資料的真偽。我們認為,無須改變現行單程證制度,特區政府亦看不到干預內地主管部門單程證審批工作的理據和需要。

  有議員提到內地單親母親的情況。我聽到議員和社會團體對內地單親母親個案的訴求,包括希望為內地單親母親爭取簽發單程證。我十分理解和關注有特殊家庭困難的個案。事實上,我們有就整體單程證政策與內地主管部門保持溝通,亦一直有向內地有關當局反映香港各界和團體的訴求,並就有特殊家庭困難的個案(包括單親母親的個案),向內地出入境管理部門反映,提供個案特殊情況和背景資料,而內地有關部門亦已酌情向部分個案的求助人(包括單親母親)簽發「單程證」或「一年多次赴港探親簽注」。

  根據《基本法》,單程證制度畢竟屬內地主管部門的職權範圍,但特區政府會繼續與內地有關當局保持溝通,在個案層面協助有特殊家庭困難的人士,向內地當局作出反映。特區政府大體上認同,在可行情況下,盡量爭取深化現行酌情安排,讓有特殊家庭困難的內地單親母親,以「一年多次赴港探親簽注」來港照顧未成年子女。

  然而,我們留意到社會上有意見關注,一旦在政策層面將在港育有未成年子女的內地單親母親納入單程證制度,可能會引起內地父母以照顧在港出生的子女為由爭取單程證,進一步鼓勵內地孕婦來港分娩,我們必須審慎考慮有關問題。無論如何,在政策層面,特區政府會參考議員的意見和顧及香港社會的整體利益,繼續就整體單程證政策與內地有關當局交換意見。

  我留意到剛才劉秀成議員提出,在香港有一些酷刑聲請的聲請者,可否容許他們在港工作,以紓緩香港勞工的短缺。我覺得這一個提議,我們須要慎重考慮。我自己本人是有保留的。因為我們現時有6000多名酷刑聲請者,如果我們很輕率地批准他們工作,只會鼓勵更多這類非香港人士來香港濫用酷刑聲請這個制度。

  主席,本人謹此陳辭。



2012年1月11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3時2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