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保安局局長在廣州會見傳媒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今日(八月二十五日)在廣州訪問期間會見傳媒時的發言全文:

保安局局長:我在上星期四來內地訪問,去了北京見了幾個部委,在過往三日,我去了內蒙古訪問,又去了呼和浩特和鄂爾多斯,今日三時多到了廣州。遲一些我會去拜訪廣東省公安廳廳長梁偉發先生,可能和他共進晚餐。明早我會去深圳,和深圳市當地的公安局局長李銘先生見面,可能也會一起吃午餐,下午我會返回香港。這次的訪問行程大致都好順利,都好成功。每一年我在立法會休會的時候,我就盡量利用這段時間外訪,每一年我都會到內地和有關單位和大家談談大家互相關心的問題。

記者:局長,表面證據指警方非法禁錮學生,你有甚麼看法?

保安局局長:雖然我不在香港,我都好關心這件事,但事發當天到現在,我還未回到香港,大家也要公道一點,讓我回去後我要看看各樣的事實,因為現在很多東西都是從報章上,片面的報道,很難作一個公正的評語,及下星期一,根據我所知,立法會將會開會,容許我們……你也要給我一些時間回去香港了解這件事。我也要找出事實的真相後,我才可能評論。

  我也知道涂謹申先生希望我出席,我也很樂意出席星期一的會議,但我要回去看看我當日的行程。

記者:今次的行動安排是由警務處處長(負責),包括禁錮學生、干擾市民的人身自由及阻止採訪,其實你可以撤換警務處處長以平息民憤,挽回警隊聲望或在市民心目中的信心?

保安局局長:你剛才所說的是單方面的指控,未經過好客觀的事實根據,就妄下判斷是禁錮、妨礙新聞自由,我覺得這是不能接受。更加不能接受的是憑茬璊霅悸澈控就撤換我們的警務處處長。我要再一次申明,香港的警隊是一支好優秀的警隊,在全世界或全亞洲,它們的專業水平和各方面都是一流,在處理過往很多政要來香港訪問方面,它們都得到很多的讚賞,我完全對警隊專業的判斷和行動都有信心。但這次我確實聽到有不同的聲音,校長也說過一些話,回去後我會找出一些事實,並不是從一些片面的傳媒報道而妄下判斷。

記者:大律師公會說「核心保安區」並沒有法律基礎?

保安局局長:這個我們同事正在處理中。

記者:為甚麼會有「核心保安區」這個字?

保安局局長:這是警方行動的一部分,這並非我們政策局所訂的政策。但我們的政策就是,第一:香港是一個開放自由的社會,我們是要根據基本法保障市民,包括傳媒的採訪權利,但有政要到香港的時候,我們亦要保障和保護政要的人身安全和賦予一些禮遇。警務處處長和警務處會落實保安局所訂的政策,但至於是否落實當中我們有些事可以做得最好或更好呢?我們回去會再檢討。

記者:現在是否未收到警務處的匯報?

保安局局長:我要回去再看看,因為我人不在香港,希望大家公道一點。我不能憑空看完報道後……我要回去再看看。

記者:……之前設立禁區一直都有刊憲,但為何今次不做,是否有甚麼難處呢?

保安局局長:甚麼禁區?

記者:因為之前設立一些禁區的時候,特首都有曾經刊憲和簽署一些文件……

保安局局長:因為我有從報章看到有關大律師公會的聲明,你是憑茬o個聲明指特首以前有簽署這些東西。其實這不一定是事實的真相,我要回去再了解一下。

記者:局長,其實事件發生至今已經有一個星期,而徐校長已經發表聲明,要求保安局解釋這件事件。其實這個星期以來,警方往往只是說會檢討,並沒有真真正正切實針對問題作出回應,其實警方或保安局是否在推卸責任?

保安局局長:我們完全沒有推卸責任,徐校長說會發信給我,我會回去看看信件的內容。至於警方要回應,正如我剛才所說,本來明天會有一個立法會的保安事務委員會開會討論這件事,警隊已經考慮派人出席。但涂謹申議員堅持要曾處長在場,而曾處長這星期正在休假,要下星期一才上班,可能因此而押後到下星期一才舉行保安事務委員會。屆時我相信警方一定會對整件事件有所交代。

記者:李克強副總理訪港之前,局長你有沒有跟中聯辦見過面談保安問題?

保安局局長:沒有。我也看到一個頗荒謬的報道,說唐英年司長和我在他的官邸跟中聯辦官員或外交部官員在討論,這完全是荒謬的說法。

記者:局長,我發覺市民對今次事件很不滿,對警方很不滿,會不會對警方或者警務處處長已經成為政府負資產,拖累政府,我意思是,市民對警方的信心越來越低……

保安局局長:我想,警方要做的事,如果是做得正確、是對的,若有一部分市民不滿意,亦都是沒法子的,我們不可以令到所有市民都滿意。但一定要依法、合情合理的去做應該做的事。

記者:李克強訪港前,你們沒有見過中聯辦的人或有見過但沒有談保安問題?

保安局局長:我們沒有跟……因這個是內部的事件,內部的事件,對吧?現在有些記者或者是有些傳媒,我不想得罪你們這班同事,有些傳媒稍稍將這件事抹「紅」了,這個是我們香港內部的保安事務,根據《基本法》,是特區政府的事務。

記者:有說國安部亦有介入事件,你看是不是這樣,國安部的角色是甚麼?

保安局局長:完全是荒謬。如果我可以借用唐司長的話──"totally rubbish"。

記者:如果這個是香港的內部事務,但是警方處理遊行示威的手法就被批評像公安般,香港市民是否更害怕?

保安局局長:這個我完全不同意。我們現在今次的手法,大致上跟我們以前處理任何政要來香港的手法是沒兩樣的。但我留意到有些市民就說,這次為甚麼會多了警察,好像在街上看到多了,這個我要回去了解,看一看是否真的多了。根據警方給我的信息,今次他們處理所用的手法,是跟以前處理任何一些政要來香港的手法大致一樣。

記者:暫時我們都看到,根據資料上,警方有沒有一些不足,有沒有一些需要檢討的地方?

保安局局長:這個我回去……讓我先回去,因為我整個星期都不在香港,我不可以憑一些報紙上的報道作一個判斷。謝謝。



2011年8月2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0時3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