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保安局局長在北京會見傳媒發言全文(只有中文)(附圖)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今日(八月二十二日)在北京訪問期間會見傳媒的發言全文:

保安局局長:大家好,我來了北京幾天,今天是我在北京最後一天訪問,明早我會到內蒙古訪問,星期四經過廣東,星期五返港。今早,我到過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兩高),和他們交流一些彼此關心的問題,例如是移交逃犯和移交被判刑人士,我亦多謝兩高在過往幫助香港入境處在處理香港人尋求協助方面,他們提供了幫助。這次來北京訪問,大致非常順利,見過各個部委,大家都見一見老朋友。在與各個部委的會議中,大家都很強調現在香港和中央或跟各個地方在經濟上的密切配合,經常都要處理兩方面人民往來的問題,在這方面,大家過往的合作都非常好,希望將來可以在這方面大家加強合作,使香港和內地兩方面的治安和各方面,都能維持平穩。

記者:局長,我知道你下午會跟另一些部委開會,談大亞灣核電的演習如何加入香港人在內,可否談談你將會見甚麼人和會談甚麼?

保安局局長:我會見中國原子能機構委員會的王秘書長。我首先要多謝王秘書長在最近六月時,在維也納部長級核安全會議時,我們當時提出希望以國家代表團身份出席這個國際部長級會議,得到我國原子能機構同意。我們在這個會議上,得益良多。我們派出了一名首席秘書長前往,我們都希望不僅是一次出席,希望將來在有這些國際原子能機構會議時,特別在核安全方面,香港都可以以中國代表團的身份出席。特別在亞洲來說,有很多關於核安全的信息和訓練的場地,我們都希望我國的原子能機構可以幫助我們出席這些會議,特別在人才訓練、核安全經驗方面。當然,我都希望藉茬o次會議,向國家的原子能機構反映到最近因為日本福島核電站洩漏而(引起)香港人的關注,特別是將來如何處理同樣的事情,因為大亞灣核電站和嶺澳核電站對香港來說是很近,相隔幾十公里,如果將來在這方面有甚麼事故的通報方面,可否提高透明度。

記者:(演習方面)

保安局局長:我們希望通過中國的原子能機構,向國際原子能機構提出,將來我們的核演練方面,國際原子能機構可否提供一些協助,或是將來恢復核演練的時候,派出一些專家來香港視察我們的核演練,看看有甚麼地方不足或可以改進的地方,我會和王秘書長提出。

記者:有關演習方面,其實大亞灣的居民或香港的居民是否需要疏散?

保安局局長:有關演練方面的詳情,我們遲一點會公布。其實保安局有一組同事是專責核演練的。因為原來的大亞灣應變計劃在十年前撰寫,經過福島核事故之後,我們認為有很多東西要改,譬如如何疏散市民和疏散的範圍有否需要擴闊,所以我們的同事除了在六月出席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核安全會議之外,亦有一些同事已經去了其他國家,特別是有核電站在城市附近的城市,譬如紐約、多倫多,我有一些同事已經訪問當地有關的原子能機構,看看他們的經驗,和他們的應變計劃有甚麼值得我們參考。

記者:預計香港的演習可以在何時進行?

保安局局長:我們希望在明年初。

記者:香港市民會不會疏散?

保安局局長:把整個香港的市民疏散是不切實際的,我們七百萬人可以疏散到哪堨h呢?當然,那些接近大亞灣核電站的,根據國際原子能機構的疏散範圍,都是有一個距離的,好像是差不多三十公里。我們的東平洲就是在三十公里範圍以內的。

記者:有關港大方面,有學生聯署要求警務處處長下台以及星期五有集會,對於這方面,你有甚麼回應?

保安局局長:我一向都說,香港是一個開放自由的城市,是很尊重市民表達意見的權利。我也留意到在這一次副總理來香港,大家對我們警方的處理方法有不同的意見,我們會聽到你們的意見,或者遲一些我們會作一個檢討。

  至於港大同學,他們當然有示威集會的自由和權利,我們當然尊重他們這方面的權利。

記者:他們要求警方有交代……

保安局局長:他們的要求我們都聽到,至於所謂交代,在星期五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開會,到時我們警方會有代表出席。

記者:有法律學者指出,今次警方的處理手法違反《基本法》,無協助示威者表達他們的訴求,你會不會擔心引起司法覆核?

保安局局長:我完全不同意警方處理的方法是違反《基本法》,但當然有一些示威者不滿,這方面的聲音我們聽到。你問我們會不會檢討這些手法,我上星期已跟你們提及過,警方每做完一次大型的行動,我們都會做一個總結,看看下次是否能做得好一點。

記者:會否擔心司法覆核?

保安局局長:香港是一個很自由(的地方),大家即使有不同政見,都是很尊重我們的司法,司法覆核是任何市民的權利。

記者:(最近政務司司長有關坊間的批評所發表的言論)

保安局局長:根據我的了解,因我也不在場,我也只是看了這個報道。我想唐司長的意思,是指有些人指香港沒有新聞自由這個權利,就說了一句話,不知是否「rubbish」這些詞彙。我想他是從這個角度來說,我想他並沒有意思和意圖去開罪傳媒,我想他也很尊重傳媒在這方面的權利。

記者:……可否解釋一下為甚麼警方要搜查記者的銀包,可否解釋一下?

保安局局長:至於有記者朋友……那天我也看到報道有幾百個記者朋友出來遊行,對警方的處理手法不滿,我們亦聽到他們的聲音。至於警方的行動方面,正如我剛才所說,於本周五的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我想警方會有一個交代。

記者:是否在星期五已經可以交出檢討報告?檢討內容針對甚麼?

保安局局長:這個我不能代警方回答,我想要等警方出席保安事務委員會。

記者:今次警方這麼大規模的行動是否為準備明年香港回歸十五周年?

保安局局長:我想這只是一個推測而已,我不同意這個講法,當然這個推測是關於明年是否有更加高級國家領導人來港,所以要演練,從我的所知並不是這樣。

記者:(與內地當局就核事故的通報機制)

保安局局長:現時我們已經有和內地有安排,有些在核事故當中,屬於廠外的事故,已經有和我們作即時的匯報,這個是國際原子能機構所訂的標準。但現在有一些不需要通報的,或者是零級或小事故,和核洩漏無關。但即使這些零級事故,香港市民因為福島核事故,大家都很關心。我們跟內地有關當局表示,即使是零級的或很小的事故,大家可否提高透明度,盡快通知給市民知道,或讓香港政府知道。這個我們希望隨茞{時大家對核電這麼關心,如果可以提高透明度,讓市民對核電安全更加放心。



2011年8月22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9時39分

圖片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