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保安局局長在北京會見傳媒發言全文(只有中文)(附圖)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今日(八月十九日)在北京訪問期間會見傳媒的發言全文:

保安局局長:昨日去了外交部,今早禮節性拜訪港澳辦。這次是禮節性拜訪,我們不是有特別的議題,但我也藉此機會向中央政府表達我們的謝意,特別是外交部在很多次香港人在外面遇事時,確實給予我們很大的幫助。我提及了幾個事件,第一是一年前的馬尼拉人質事件,當時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及我國駐馬尼拉大使館,都給予在那媕飢U香港人的香港官員很大的協助。其後當我們要進行聆訊時,他們也幫助我們的警員在那媟j集證據。我們也談及今年一月在埃及出現動亂時,剛剛在春節前,他們也協助我們安排包機直接飛往樂蜀,把我們的香港人在春節前送返香港。最近三月時日本大地震及核洩漏事故,我國駐東京大使館都幫了很大忙。我也提及過,很多時候香港有問題需要中央部委解決時,港澳辦也很幫手,例如我們最近落實香港人在內地的成人子女來香港,我們經過了很長時間,最近四月一日落實了,我們也親口多謝他們。我稍後會去公安部見孟(建柱)部長,星期一會去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及國家原子能機構,星期二會去內蒙。

記者:港大昨晚發了聲明,今早校長亦有意見說學校的保安不是他們(負責),他們根本沒有這個能力,要由警方負責。校長亦覺得(示威)活動不是很激烈、算是和平理性,所以覺得遺憾,希望警方檢討,你有甚麼回應?

保安局局長:我感到很奇怪,昨天我發表了談話之後,令校長受到很大的壓力。我今早以舊生的身份致電徐(立之)校長,弄清事實。第一,警方的立場是這樣的,因為港大是私人地方,所有在私人地方舉辦大型活動,保安通常是由舉辦者處理。但如果舉辦大型活動的人士,覺得某程度上需要警方的配合,警方是很樂意合作,所以是基於這個原因。當然國家領導人來香港,警方是有責任提供人身保護,所以在這方面警方和港大負責保安的同事合作。至於出來的效果是否大家都樂意看到,就見仁見智。我亦跟徐校長說,事件令到你很不開心,校長說不要緊,大家都會理解。

記者:會不會檢討處理手法?

保安局局長:據我所知,警方在每一次大型行動之後,都會有一個檢討。

記者:其實今次校長都說是和平理性的示威,為何警方採取這樣激烈的行動,是否一種非法禁錮的情況?

保安局局長:在這個時候,我不作一個評論,但我很相信我們的警察。香港的警方是一個很專業的隊伍,在維護香港的安定繁榮方面,警方作出了很大的貢獻。大家都知道,很多大城市的動亂,在香港都沒有發生,警方的貢獻是無可否認的。在保護海外的政要來香港方面,警方都有很好的經驗,我完全相信警方的風險評估、布防和部署,但有沒有檢討的空間呢?我剛才都說,警方在每一次行動後,都會作一個檢討。

記者:警務處處長提到的「核心保安區」這一個名詞對香港很陌生,你可否進一步講解?警方在區內的權力如何?劃到多大?市民又有甚麼權利?

保安局局長:關於警方行動的細節要請警方解釋,作為局長,我是負責政策和法律各方面,如我剛才所說,我完全有理由相信警方他們的部署是根據過往多次的經驗所作出的部署。我都好幾次強調,香港是一個開放、自由、尊重市民、尊重傳媒記者去採訪及表達意見的自由,但當然有一些時候,有一些政要來香港的時候,另一方面我們要保障這些海外來的政要他們的人身安全和他們不會受到滋擾。在這兩方面,我們如何取得平衡,確實很考工夫。其實我自己覺得,在過往很多次的經驗,香港警方都做得幾好,當然,是否每一次都是一百分,我如果這樣說,就好像推諉責任,不過大家也要公道一點,以我們現時香港的環境和警力,應該將香港處理這些事件的手法和效果,和其他大城市,譬如倫敦、紐約,他們處理政要訪問,他們的部署、效果和手法是否一樣,這樣比較公道一點。

記者:「核心保安區」是怎樣界定,有沒有一個範圍還是每次也不同?

保安局局長:關於這方面,行動的細節要交給警方(回應)。

記者:涂謹申今日表示,其實以李克強的職級,部署不用這麼大規模,涂謹申有這樣的說法……

保安局局長:大家要相信警方,(保護)這些IPP(Internationally Protected Persons)是有一個protocol(既定程序),我相信警方在這方面的經驗是較涂議員豐富的。

記者:你剛才說要我們相信警方,但是現在很多人覺得權利受侵犯。譬如記者採訪的權力受侵犯,好像我們有記者在採訪的時候被搜遍全身,我們也已經投訴,我想知你們會怎樣處理?而記協星期六也會有遊行,是前所未見的,因為政要到訪而有這麼大的迴響,你們是否覺得只是簡單檢討就算?外國也容許有示威的聲音出現,但是現在一個大學生在自己的校園還沒有走過去就被困在後樓梯,這是否一個合理的做法?

保安局局長:就警察要搜記者身方面,正如我剛才所說,新聞自由跟政要的保安好像存在矛盾。這方面我們回去要再研究,看看我們所拿酊漸倍贗O否一個最好的平衡。第二,就是你所講的外國示威,其實我們是有劃定的示威區。若有些示威人士不肯去示威區而想走近些,就有可能會跟警方發生衝突。至於這一方面我們可以如何避免呢?是否要警方再將示威區劃近或遠一些呢?這個我們要再回去研究。

記者:我想問港交所的黑客被拘捕?可否講述一下情況。

保安局局長:這個我未掌握情形。

記者:我想問有關檢討的事情,會否承諾何時有一個交代。

保安局局長:我想你也不需要等太久,因為下周五保安事務委員會會有會議,屆時我們有同事會出席。

記者:關於馬尼拉方面,菲律賓方面希望香港撤銷黑色旅遊警示,事件已經一周年,香港方面考慮甚麼,有甚麼條件才可以撤銷?

保安局局長:我們對任何一個國家的旅遊警示,我們會經常檢討,要看最新的情況。在菲律賓方面黑色旅遊警示都有一年的時間,在去年八月二十三日事件發生之後,當晚我們發出黑色旅遊警示,我們一直很密切留意事態的發展,最重要一點要弄清楚,因為很多人,包括一些傳媒也問,現時馬尼拉的情形比起利比亞或敘利亞更好,為何那些地方也沒有黑色(旅遊警示),但我們最主要是弄清一點,那次事件之後,馬尼拉當局,他們有沒有好好檢討他們保護旅客的措施,如果是有的話,這些措施是甚麼時候落實。我們也要和香港旅遊界人士談談這件事,因為最終是他們帶團去,我們的領隊、傳媒是否有信心再去馬尼拉和菲律賓旅遊。這方面我們是有做事的,包括我們向菲律賓當局要求她們提供一些證據,證明她們現時保護海外遊客的措施是有效和已經落實,我們也同旅遊業議會及旅遊當局談這件事。根據我了解,他們最近菲律賓當局的旅遊局有派人來香港,見過我們旅遊業的代表,並希望邀請他們去菲律賓實地考察。因我知道上一次他們的司法部長的第一個報告出來後,會有第二個報告,第二個報告是講如何有補救措施加強對遊客的保護。她第二個報告已經出了,但這個報告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他們的總統是否接納,以及有哪些改善的措施會落實。直至我們看到這些措施落實,我們會再檢討有沒有空間調整黑色旅遊警示。

記者:黑客事件是否拘捕了人?

保安局局長:黑客事件我暫時未掌握資料。

記者:昨天見了外交部,有沒有再進一步了解馬尼拉那邊……

保安局局長:那方面我們已經作出反映。



2011年8月19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8時41分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