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保安局局長談罪案情況
**********

  以下為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今日(四月二十八日)出席撲滅罪行委員會會議後,在中區政府合署西座大堂會見傳媒的答問全文(中文部分):

保安局局長:今日下午撲滅罪行委員會檢討了今年第一季香港整體治安情況及罪案數字,我很高興和大家報告,今年首三個月,我們的整體罪案數字下降了百分之二點三,而暴力罪案數字更下跌至百分之七點二。這個下跌趨勢已經維持了幾季,去年全年都是下跌的,有幾類的罪案都是較去年同期下跌了,譬如是刑事毀壞、刑事恐嚇、毆打和非禮等案件都是下跌。有幾類案件是有輕微上升,譬如是爆竊或打劫都有少少上升。當中,我們很高興看到青少年犯罪數字今年首季較去年同期下跌了百分之十二,嚴重毒品罪案都有所下降。所以,整體上來說,香港治安是非常平穩,仍然是一個安全的城市。

記者:繼有艾未未的塗鴉在牆上後,這幾日甚至有艾未未的射燈直接射向警署的牆外或解放軍總部的牆外,之前你們用重案組去查,但現在(有人)用射燈,你們會用甚麼方式處理?對於這些個案,你們會不會視之為挑釁?或是你們束手無策?

保安局局長:我經常在不同場合都談到,香港是一個很開放、很自由的社會,特區政府很尊重市民表達他們意見的權利。但在他們表達意見的時候,但也要尊重別人和守法。我們不會因為有些挑釁而採取行動,警方一直強調我們是依法行事。剛才你所講關於塗鴉,我見到有些傳媒指是警方的政治打壓,我覺得這個評論是很不公平的。

  根據我了解,就這些塗鴉,警方接到市民的投訴,包括五宗的投訴,指出這些塗鴉是在私人物業堙C警方一接到有人違法,警方一定會處理,不然警方就失職。有時你說這些塗鴉跟一個人去劃花別人的門,或者淋油的分別在哪堙H如果有人投訴而警方不做,這跟我剛才說的一樣,是失職。可以在這埵A一次向大家解釋,警方處理這些事件時,會以不偏不倚的態度去處理。

記者:...塗鴉要用到重案組,是否恰當?用射燈照警署是否犯法?另外想關心你的健康,你的健康怎樣,最近有沒有做身體檢查?

保安局局長:剛才我所講關於塗鴉的情況,香港好尊重市民表達意見的權利,但也要尊重其他人的權利。好像塗鴉,你走進別人的私人物業劃花別人的牆,是不正確的。警務處處長在執行他們任務的時候,調動甚麼人,我要尊重處長的責任。

  好多謝這位傳媒朋友關心我的健康,大家見到這幾個月,我們有幾位同事都生病,大家都知道局長的責任都很重,工作量很重,多謝你的關心,我的身體還可以,這幾年都沒有進過醫院。

記者:社民連成員黃俊杰現在因為擾亂公眾秩序而被落案控告,之前被指襲擊特首,現在沒有用普通襲擊罪,改用一個不是十分清晰的定義的罪行去控告,是否你們找不到其他罪行去控告他?而隨便找一條尋人滋事罪去檢控他?

保安局局長:這些去到法庭的案件我不會評論,因為已經進入司法程序,但是告不告一個人並不是保安局的權力。警方接到投訴或有人報案後,他們會作出一個調查,調查完之後他們會將所有搜集的證據呈交給律政司,由律政司決定作獨立的判斷是否起訴,用甚麼的條例去起訴,這是律政司獨立的判斷。

記者:但原本的控罪,特首要出庭作證,會否因為不想特首出庭和落口供...

保安局局長:這是第一次提出檢控,怎會有一個原本(的控罪),你已經自己先有一個判斷,比律政司早下一個判斷,律政司是作一個獨立的判斷。

記者:「猜猜我是誰」這種騙案是否減少了?取而代之,是否變了一種新類型的騙案?

保安局局長:剛才我用英文所說,今年首季較去年同期騙案數字上升了,但我們歸納以下幾類:第一類是網上騙案、第二類是電話騙案。關於網上騙案,現時日常生活都離不開互聯網,很多購物、買賣都使用互聯網。但是很多時候,這些所謂的交易平台都不太正宗。如果是利用一些正宗的交易平台,有一個中間人核實買賣雙方的身份,這類交易是很穩妥的。現在很多時候,有些人在互聯網上賣東西,有人將信用卡資料在網上交給別人。為了針對這個問題,警方已經在新界北總區成立一個特別小組,專門針對網上買賣,希望我們可以專注處理這個問題。另外,我們跟互聯網供應商和交易平台接觸,研究怎樣在網上交易上做得更好。

記者:有沒有數字和為甚麼在新界北總區?有沒有特別原因?

保安局局長:網上罪行並不是指新界北的網友,而可能警方在這區能作出人手調配。第二,有關電話騙案,由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有一個新的手法,叫「猜猜我是誰」的手法的騙案,警方已經調查多時,也和跟內地公安合作,發現騙徒在內地,在今年一月,在韶關已經拘捕有關集團成員,自從作出拘捕後,這種行騙手法已經消失,但一月仍然有這種手法,所以較去年同期上升;但電話騙案的數字,今年首三個月較去年第四季大幅下跌,因為我們已經拘捕了(騙徒)。

(請同時參閱答問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1年4月28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0時2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