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保安局局長在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第五十六屆畢業典禮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今日(十二月十六日)在「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第五十六屆畢業典禮」的致辭全文:

梁院長、各位校董、各位教授、各位家長、各位同學:

  大家好!我非常榮幸獲邀出席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第五十六屆畢業禮,分享各位同學畢業的喜悅。

  崇基學院自一九五一年創辦,一直以中文為主要授課語言提供高等教育。它的最大特點,是基督教精神與中國文化精神的融合。它有十字架,有小篆文字,又有祥雲、蓮花的校徽,就是個融合中西文化的設計。

  崇基在中西融合之下,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社會棟樑,由創校之初只有六十三名學生,到今日有三千人,老師、學生都來自各地,不只是香港。從崇基,我看到香港的縮影。崇基是多元的,香港更是多元的。

  我作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保安局局長,對香港的多元化有特別深刻的體會。我們都說香港是個東西文化薈萃的國際大都會,這不過是個籠統的說法。事實上,其中的東與西各自包含茷雃h不同的國家、種族的文化。在香港,單是人口超過一萬的不同國籍居民,就有五十萬,來自十多個國家。

  香港不過是一個城市,但外國駐香港的代表處,包括總領事、名譽領事等,有一百二十多個,代表茈@界大部分國家的政府、機構和國民的利益。香港因而是個人流進出非常繁忙的地方,現時有大約一百七十個國家或地區的居民可以免簽證來港七至一百八十日,一年有近三千萬遊客。在二○一○年一月至十一月期間,香港出入境旅客人次達到二億一千九百萬人次。這放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是個非常驚人的數字。

  同樣令人驚訝的是,這樣一個構成十分複雜的城市,也是個以治安良好馳名世界的城市,治安還繼續在改善。今年頭十個月,香港的整體的罪案數字下降了百分之三點二,暴力罪案數字更加下降了百分之四點二。

  不過香港也常常給人「亂」的錯誤印象,大家可能都會試過被外地親友問到,香港最近是不是很亂,因為他們可能從傳媒知道,香港又有甚麼遊行示威了。

  不錯,香港的遊行示威活動不少。自一九九七年至二○一○年六月底,香港總共有23,422次公眾集會和12,169次遊行舉行,即平均每日有七點五項,可以說無日無之。可是你們在香港絕對不會覺得香港「亂」了,因為這些活動絕大部分都是和平進行的。集會、示威的人士知道應該怎樣理性地表達訴求,負責維持秩序的警察也知道怎樣恰當運用權力,雙方彼此尊重,彼此包容。集會、示威這麼多,而暴力衝突這麼少,是世界罕見的,可見香港十分文明。

  對於文明的發展來說,文化多元是積極因素,這是香港之福。事實上,香港也是個重視、珍惜多元的社會,在一個真正多元的社會,所有成員都要善於包容。多元與包容可以說是一個硬幣的兩面。這樣的共存,不是兩種不同的事物偶然走到一起來了,而是兩種事物只能共同出現,一個硬幣不可以只有面而沒有底,也不可以只有底而沒有面。多元與包容也是這樣,沒有多元就不必包容,一元沒有必要包容;沒有包容也就沒有多元,因為多元而互不相容之下,最終只能是一元。

  多元與包容是香港的核心價值觀,以至中華文化的核心價值觀,非常值得珍惜。但不得不警惕的是,這樣的價值觀常常受到衝擊。

  現在,在媒體和普羅大眾之間,非常流行將年青人貼上「八十後」、「九十後」之類的標籤,把他們都當作是一個模式的人,例如視他們都是憤世嫉俗、喜歡採取激進抗爭手段表達意見。只要我們留意一下身邊的人,都會發覺這是「一竹篙打一船人」,是簡單化、表面化的人群劃分。任何年齡的人群,其實都是多元的,對社會事務有不同取態。

  任何時候、任何地方的年青人,都不乏追求理想、尋求公義的心,而且都比較敢於表達意見。回想一下我們年青時候的六、七十年代,整個世界都處於由年青學生主導的社會運動之中。我們今日的社會進步,多少與當年的社會運動有關,當年的學生領袖,很多是今日獨當一面的社會領袖。但即使在這些青年中,對行動的取態也不是完全一模一樣的。我記得,我們那個時代的熱衷社會運動的同學,也非常熱衷討論,就算大家的意見不盡相同。

  關鍵是互相包容,以及在過程中汲取經驗、教訓,彼此學習。以年齡去貼上標籤而拒絕包容,可能引發的最大危機,是文化的斷裂,就是文化傳統、社會共同價值觀出現斷層。這樣標籤以同代人來劃分不同文化和價值觀,會阻隔上下兩代人之間文化和價值觀的傳承。從我們社會的一些現象看來,這樣的擔心並非多餘。

  人是群居的,有公共生活,有公共空間,並會自然地建立起共同接受的基本信念,也就是價值觀。它們通過家庭教育、學校教育,潛移默化地傳授到每個成員的心中。如果要用一個最簡單的字去概括這樣的價值觀,我會選用「善」字,就是崇基校訓中「止於至善」的「善」。這可以說是教育的最大目標,從幼兒園到大學,都朝茬o個目標施教。

  美國著名作家Robert Fulghum有很多著述,而最出名的,是一篇用一張A4紙就可以打印出來的文章,題目是「All I Need To Know I Learned in Kindergarten」,就是我必須學習的東西,在幼兒園就學到了。學到的,有些是看來微不足道的小事,但也包括每個人由小到大都必須秉持的價值觀和道理,例如做事要公平公正、要負責任,要樂於與人分享,待人要誠實有禮等。這些都看似非常顯淺簡單,是幼兒都能懂的,卻往往在現今的社會容易被人忽略。崇基多年來堅持要向剛進大學的學生教授綜合基本課程,並且同學須參與題材廣泛的周會,引導同學們對恆常的人生問題、社會與文化關係等課題作理性的思索,其中可能有不少的基本概念,就是我們自小在不同地方已接觸過的。

  這些就是社會的共同價值觀,也說明了社會共同價值觀值得我們共同珍惜。

  先賢有句話叫「擇善固執」,我們很多人都會以之為座右銘,自勉要對選定的崇高目標堅持終身,不可懈怠。可是到了今日,在一個價值觀多元化的社會和世界之中,我們對這話要有新的理解。首先是,不同人群對「善」可能會有不同的詮釋;其次是「固執」在今日的理解中,和「執荂v一樣都帶負面意思,是指堅持按照個人的偏見去解釋或辦事,拒絕接受他人的意見。

  在社會上,這樣「擇善固執」有時很危險。我們常常在新聞中見到有一些人眼中只有自己的目標和利益,容不下對與自己價值觀不一樣的人。客觀地看,他們為了理想不惜犧牲,有令人欽佩的一面,可是另一方面他們執茤韟菑v的「善」的價值,而漠視他人「善」的價值,並且固執到底,一意孤行。

  我在工作的時候,常常要面對不同立場、不同利益取向的人。他們絕大部分都有崇高的理想,並且願意為此作出貢獻。我都欣賞他們的忘我精神,而常常更令我敬佩的,是他們往往能在適當時候,為了更廣泛的利益,有所妥協和讓步,使看似要對決的事情得到解決。在許多關鍵的時候,為了顧到社會整體的利益,作出一定的妥協是必須的。

  因此,我們在以「擇善固執」自勉的同時,不要失去應有的平衡,要定下尺度;要記荂A我們的社會應該多元而包容。

  各位同學,今日之後,這個美麗的校園就會成為你們花樣年華記憶中的一部分。我相信你不會忘記這個校園,不會忘記崇基給大家的教誨。當今世界的一個特點,是知識的更新很快,很多知識,幾年之後就過時了。大學的最大功用,應該是授予人智慧,就是崇基要大家必修的通識科目堭訇穠漱丹銴銴憭げЕ峈煽撮z的那些學問。這些智慧永遠不會過時,而且不管甚麼時候重溫都會予人新的啟示,你甚至會很珍重地把他們教導給你們將來的子女,他們會學到的,就是Robert Fulghum 提及到在幼兒園學會的東西。

  對智慧的追求和學習永遠不會滿足,永遠不會完結,這是真正的終身學習。相信崇基「未圓湖」寓意荂u世事難常圓滿,大家應當努力不懈,力臻至善」。心中有「未圓湖」,你就會永遠有未圓的夢想,永遠有學習、奮鬥的目標。

  最後,我在此謹祝同學鵬程萬里,前程似錦,並特別祝明年便踏入六十周年的崇基學院,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繼續秉承學院的理念,廣育英才。謝謝大家。



2010年12月16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8時1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