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署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就《2010年道路交通(修訂)條例草案》恢復二讀辯論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署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邱誠武今日(十二月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2010年道路交通(修訂)條例草案》恢復二讀辯論的發言全文︰

主席︰

  首先,我要衷心感謝《2010年道路交通(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委員會主席劉健儀議員及各位委員,在審議這項《條例草案》時所付出的努力,特別是法案委員會提出了一些有助進一步完善《條例草案》的意見。我們已根據這些意見草擬修正案,我會在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動議有關的修正案。

  政府一直致力促進道路安全,盡量防止意外發生。除了透過日常交通管理、執法、教育和宣傳外,立法是一個強而有力的方法,以懲罰作阻嚇,令駕駛人士更小心顧及道路安全。

  酒後駕駛可以引致嚴重後果,故此一向備受公眾關注。我們在一九九五年引入酒後駕駛的法例,並一直與時並進,不時檢討有關法例的成效。我們在一九九九年及二○○八年兩度提出具體修訂,分別收緊體內酒精濃度的訂明限度,以及加強刑罰和賦權警方進行隨機呼氣測試。適時修訂法例,加上警方大力執法下,比較在引入隨機呼氣測試之前,涉及酒後駕駛的交通意外已大幅下降近七成。不過,由於涉及酒後駕駛的意外的死亡及重傷率較整體交通意外的為高,故此我們不能鬆懈。

  剛才議員也提出一些有關駕駛被捕的數字,但這些被捕數字未必涉及交通意外。這些數字好像顯示今年有所增加,我們估計與警方執法行動增加有關。今年警方至今隨機呼氣測試的執法行動已進行五百一十次,較二○○九年的二百六十九次多近一倍。

  今次《條例草案》的目的,是就制訂進一步打擊酒後駕駛及其他不當駕駛行為的措施,提供所需的法定條文,以加強道路安全。這些措施主要包括以下內容。

  第一,我們建議引入三級遞進刑罰制度,即是酒精比例超標越多,停牌期越長,並且大幅增加酒後駕駛的最短停牌期的懲罰,初犯由現時的三個月,增加至六個月至兩年;重犯由現時的兩年調整至兩年至五年。值得注意的是,這是最短停牌期的規定,法庭仍有很大空間因應個別情況判處較重的刑罰,這是沒有上限,亦不會一刀切,對個別個案是很公道的。研究顯示,駕車前曾經飲酒的司機涉及意外的風險遠高於沒有飲酒的司機;而且發生意外的風險,會隨體內酒精濃度急升;因此,遞進罰則更能夠反映有關風險。

  此外,我們亦建議將在酒類及藥物影響下駕車,拒絕進行呼氣測試或提供樣本以作分析等罪行的罰則定於第三級,以確保酒後駕駛法例完整有效。我們亦建議取消給予司機選擇權,即呼氣分析結果每一百毫升呼氣中酒精含量不多於三十七微克的司機,不能再選擇以血液或尿液樣本代替呼氣樣本,避免司機利用拖延提供樣本的方法,逃避應負的刑責。當局最初在一九九五年實施酒後駕駛法例時,給予司機上述選擇,以減輕公眾對呼氣測試儀器準確度的疑慮。現時的呼氣測試儀器已證實性能可靠,能提供準確數據。

  第二,我們建議延長危險駕駛及危險駕駛引致他人死亡罪行重犯者的最短停牌期,由現時的十八個月及三年,增加至兩年及五年。我強調這都是最短的停牌期。另外,我們建議在所有危險駕駛罪行中,將嚴重酒精超標,即酒精比例達第三級,定為「犯罪情節特別嚴重」,而有關的最高罰款額、最高監禁期和最短停牌期各增加百分之五十。例如有人干犯危險駕駛引致他人死亡的罪行被定罪,其現行最高監禁期為十年,若該人在犯案時體內酒精比例達第三級,則適用於他的最高監禁期將增加至十五年。如他是重犯,最短停牌期罰則將因上述建議由現時的三年,大幅增加至七年半。

  第三,我們建議加入條文,訂定司機如再次被裁定干犯嚴重的駕駛罪行,除非法庭認為停牌期及監禁期適合同期執行,否則法庭須指示停牌期在監禁期屆滿時有關人士被釋放後才執行,以提高阻嚇力。沿用剛才的例子,如果有關司機判監十五年及停牌七年半,其停牌期只可以在監禁期後開始執行。換句話說,該人可能在被判刑後的二十二年半內,不得在路上駕車。

  第四,我們建議增訂「危險駕駛引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的罪行,對在路上危險駕駛汽車並引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的司機施加較重的刑罰,使法庭在判刑時能更有力地反映意外的嚴重性及涉事司機的責任。

  其實,現時法例是容許檢控當局可以誤殺罪起訴一些魯莽駕駛者,其駕駛態度及惡劣行為,而引致他人死亡的個案。在二○○九年一月,在落馬洲發生的嚴重交通意外,當局就是以誤殺罪作出檢控。

  剛才有多位議員提出運輸團體代表擔心引入危險駕駛引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的罪行可能會令職業司機容易被控告。我希望藉此解釋,在危駕檢控中,控方必須在無合理疑問下證明被告人有罪,門檻非常高。在考慮提出危駕罪行的檢控之前,警方必須確立有關司機確曾危險駕駛。根據《道路交通條例》第37條,如某人駕駛汽車的方式,遠遜於一個合格而謹慎的駕駛人會被期望達到的水平,及對一個合格而謹慎的駕駛人而言,該人以該方式駕駛汽車會屬危險,顯然易見的是該人會被視之為危險駕駛。一如處理所有嚴重的案件一樣,警方會對危駕案件進行詳細調查,並會循多個來源收集證據,包括涉案司機和目擊證人的證供,以及法證、車輛和醫護方面的專家證據。警方的督導級人員會仔細研究並考慮所有證據,然後才提出檢控。

  亦有議員關注決定是否構成危駕引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時控方所採用的標準為何。

  在傷人案件中,身體受嚴重傷害是已確立的概念。根據普通法,「身體受嚴重傷害」指「身體確實受嚴重傷害」,不一定是指永久傷害或危及生命的傷害,但包括非身體形式傷害或精神傷害。在決定刑事法律責任時,最重要的考慮因素將是司機本身的駕駛態度、交通情況及意外造成的後果。警方會採取常理推斷,諮詢律政司的意見,並以現時有關身體受嚴重傷害的刑事判例為指引。

  在交通意外中可能會引致頸椎過度屈伸損傷,視乎個別情況,可能只是輕微肌肉扭傷,但也可能因頸椎受損導致四肢活動受影響,故此頸椎過度屈伸會否構成「嚴重受傷」不能一概而論。控方會因應多方面的證據,包括醫療報告等,才會作出有關決定。

  我們就《條例草案》進行諮詢期間,嘗試向運輸團體解釋,增加危駕引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的需要,以及解釋警方會詳細研究及考慮有關證據,然後作出檢控。我們是非常願意和業界保持溝通。

  主席,我們提出了一系列建議大幅增加酒後駕駛和其他嚴重交通罪行的罰則。我們已經就建議諮詢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並進行廣泛諮詢,社會人士均十分支持我們的建議。現時《條例草案》的建議適當平衡了社會上各方不同的意見,並充分考慮公眾及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有議員關注訂立三級遞進刑罰制度可能令人誤以為在駕車前喝少許酒是可以接受的。

  事實上,我們建議引入三級遞進刑罰制度的同時,亦建議大幅延長涉及酒精比例較高的罪行,即酒精比例達第二及第三級的最短停牌期。信息相當明確,便是「超標越多,刑罰越重」。我們完全沒有降低酒後駕駛的門檻,建議的罰則與其他地區比較是屬於較嚴厲的。我們會如議員建議,與道路安全議會合作,加強向駕駛人士發放「切勿酒後駕駛」以及三級制罰則的措施,宣傳干犯酒後駕駛罪行的人士縱使沒有造成交通意外亦須重罰等信息。

  剛才多位議員亦都提到,希望政府盡快推行一些有關毒駕和藥駕的措施。我們十分關注近期涉及司機在毒駕和藥駕的拘捕個案有上升的趨勢,並決意盡快推出措施,嚴厲打擊毒駕及藥駕。我們已擬訂了打擊毒駕和藥駕的初步建議,亦已就有關建議完成公眾諮詢工作。我們在充分考慮諮詢所得的意見後,已在十一月二十六日向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作出應齱A並提出一籃子的立法建議。有關建議獲委員會支持。我們現正密鑼緊鼓,展開有關《條例草案》的法律草擬工作,期望在明年第二季提交有關法案。

  我們亦會因應議員本身的建議,在條例修訂中建議司機如果干犯危險駕駛罪行,體內如果含有任何分量的指明違禁品,即指那六種毒品,就會視作「犯罪情節特別嚴重」去處理。稍後我們就會提出有關動議。

  我很高興法案委員會支持《條例草案》。我請各位議員支持通過《條例草案》,這是一個完整的草案,亦取得適當的平衡,使有關的措施可盡快落實,進一步遏止酒後駕駛等危險行為。多謝主席。



2010年12月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0時3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