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環境局局長就「推動廢物循環再造產業」議案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為環境局局長邱騰華今日(十一月二十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推動廢物循環再造產業」議案的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各位議員:

  我再一次多謝發言的議員和提出議案的議員就茬o個話題提出有用的討論,我聽到大家表達的意見大體上無論是在原議案,或者修訂議案,基本上是和政府的想法相類近,亦有部分其實正在進行中。

  另外大家亦開始認同一個共同的基礎,我見到有部分修正案加上政府最近多次重複的,就是我們現時究竟在實際數字上,回收方面做了一些甚麼工作,百分之四十九作為一個起點,大家都開始認同。

  第三方面來說,大家都認同二○○五年的大綱是一個好的起點。不過,我聽到大家發言的時候,有時會選擇性,有一些我們達到、或者超標的時候,大家可能會較少去談。另外有一些,例如在二○○五年的大綱提到,我們希望到二○一四年的時候,落入堆填區廢物的百分比會降低,那是建基於我們必須有一個現代化的焚化設施去處理。這部分我聽到有一些議員有保留,這可能涉及到這些現代化設施落區時候的影響。

  所以正本歸源,我們大家都要看到從二○○五年制訂的大綱,到這幾年推行的政策,大家有目共睹。那些地方可以做到,那些地方可以多做一些,當然政府會樂意研究。但亦有困難和挑戰的地方我們要與議員一起面對,今日我們的議題是討論推動廢物循環再造的工作,從大家的發言,我覺得有三方面政府是需要重視的。

  第一方面,源頭分類是必不可少,即使做得好亦要更加多做一些;第二,生產者責任制是下一步必須落實的方案;第三部分,如何結合市場,推廣空間,進行增值,政府亦可能要以身作則,加強採購的工作。

  我剛才提到在源頭分類方面,香港過往幾年堶措篚銴W面做了一個好的準備。因為當人口居住的屋苑堶惘雀W過1,600個屋苑單位,亦都有九百多個鄉郊的單位已經有三色分類的設施。以人口計,是佔八成人口的覆蓋率,已經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但下一步不單是量,有議員提到三色筒再設立在什麼地方,其實這個可以討論,但亦可能有不同的意見。因為在一些做得好的地區,譬如日本東京,你可以看見在街頭有極少的垃圾筒,而不是增加數量,而最好去收集廢物去做分類處理往往不是在街頭,而可能是在家居附近,所以這個是需要討論。

  我相信如果要在源頭分類再做好些,必須要在教育方面做很多。這方面我們透過在學校的教育、透過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近幾年的公眾推廣,我們做多了很多工夫。政府亦樂意繼續和屋苑的管理、地區的組織、以至區議會做多些這類的工作。我們前年特地在這個基金劃出五千萬元給區議會和地區團體申請,到今日這個基金仍然有錢。我們即將會到不同的區議會再去做宣傳。學校方面的工作、屋苑方面的工作我們會繼續。但我相信有了好的設施,有百分之八十人口的覆蓋面有這個設施,下一步我們要再訂一個怎樣的目標或者怎樣再推廣源頭分類,這可能要加強深化工作,已經不是量的問題。

  在這堣ㄠo不提生產者責任制,但我聽剛才大家發言時大家通常將焦點放在生產者責任制和收費之間的關係,我想借這個機會作一個很清楚的解說。生產者責任制的目標當然不是作為一種庫房的收入,從來都不是,今日不是,將來也不是。有議員提出收費好像增加了市民的負擔,甚至說這些錢是落入了庫房。大家引述的例子是膠袋徵費,我以往在這個法例推行時說得很清楚,政府收取這個費用並不是為了稅收,不是為了收入。我們不可以將這筆錢劃為基金是因為正正在這個計劃堶情A如果市民覺得付了五毫是去支持環保項目時,正正與這個方法背道而馳。另外,事實證明政府在推行膠袋徵費的同年,雖然我們可以收取的費用少於二千萬元,較原先預計的兩億元少了很多。但在同一年度內,我們透過環保基金的注資超過十億元。由此可清楚證明給大家看到,我們在推行的同時,樂意在資源的投入上做這工夫。因此,在這方面來說,當我們推行生產者責任制時,可能涉及一些經濟手段,我要重申,目的並非為了庫房的收入,反而是這些經濟措施是作為必要的手段,改變市民的做法。

  我相信,大家都必定會同意生產者責任制有必要擴展,例如膠袋徵費第二期,以及剛才討論到很多電器及電腦產品的擴展等。在這方面,我們會於明年將涉及電器部分的諮詢結果與大家作出討論。

  第三方面,大家在動議中已提及,而我相信這是必須做的,就是怎樣將環保產業與市場結合,透過引入高新科技、升級及增值去做。首先,有很多處理廢物的設施,尤其是基建方面,其實是高科技、現代化,合符無害環保要求的技術。在這方面,雖然有不少人仍以一種落後的看法來看待,認為這些均是厭惡性的設施。但事實證明,這是可與市場結合,透過科技來增值、升級,以及可創做就業的機會。

  另外,有關環保園方面的發展方向。我相信環保園有別於短期租約模式,只是單純提供土地。我們希望,環保園可以將回收工業逐步升級。因此,政府在這方面有所要求,並非將土地租出便視為完成了工作。在這數年的工作,包括在立法會帳目委員會上作出的解釋都獲得接納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政府會十分嚴格選擇那些行業可以進入環保園。因為我們希望環保園可以帶來工業轉型,將回收業逐步改變為可再做業的生產。我們看到,例如將廢油轉化為生化柴油,以及廢電器的回收等,目的並非只是單純提供土地,而是做一項升級轉型的工作。

  此外,政府即將去做,以及得到立法會同意的,在某些環保項目上,可透過某些環保標準,例如生化柴油的標準,經立法後,可以訂定某些標準,藉此吸引這方面的回收工作。

  在政府採購方面,剛才我已提到,在過往數年,我們已增加了採購名單。在這方面,有議員問到是否基於經濟考慮。但明顯地,若有環保類別選擇的話,經濟考慮並非最主要考慮的因素。

  有關政府的資助方面,在過去數年,大家也可看到,除了每年超過逾百億元的基建投入外,我們另在環保基金內,於二○○八年注入十億元外,亦於本年繼續注資五億元。我們願意用這筆資金,作為鼓勵包括回收再做方面的工作。

  最後一點提到,在不少回收產品設計及消費者心態方面,香港其實有一定的空間。我亦參觀過一些新的零售店鋪是將一些環保產品精品化,可藉此吸引更多顧客購買。我們亦曾將這類企業轉介給本地的一些設計學院,透過彼此合作,增加這些環保物料循環再用,甚至乎達至升級的成效。

  在多項議案修訂中,政府對其中兩點有所保留。第一點是我剛亦有提到,就是政府在推行生產者責任制政策時,若是涉及經濟手段,這絕對不是基於稅收,而就方剛議員剛才提到「稅、費之都」,我不能表示同意。

  另一點是葉偉明議員在其提出的修訂內容中,希望政府為堆填區提出一個關閉的時間表。我相信每一名議員,包括我本人在內都十分希望可以達到。但在實際處理垃圾問題來說,除非我們可以在短時間內,用另一種現代化方式處理垃圾問題,否則在堆填方面,我們仍有壓力。

  因此,除了上述兩項修訂內容外,主席,我是同意或採納,以及繼續聆聽議員就本動議提出的意見。

  多謝主席。



2010年11月2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3時2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