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律政司司長在《仲裁條例草案》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修正案的動議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律政司司長黃仁龍資深大律師今日(十一月十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仲裁條例草案》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修正案的動議致辭全文:

主席:
 
  我動議修正剛讀出的條文。就茬o些條文的修正案以及我一會兒會提出的修正案,已經一併載於分發予各位議員傳閱的文件。

  我剛才已解釋大部分修訂的目的。至於其他修訂建議,主要涉及字眼上或技術上的修訂,大致而言,包括以下數類︰

  第一類修訂,涉及條例草案中文文本的字眼。當中包括把條例草案內的中文對應詞與《貿法委示範法》就有關詞語所採用的中文對應詞一致。其中一個例子是在條例草案第2(1)條的「臨時措施」的定義中,刪去「保護」而代以「保全」,以及在條例草案第2(1)條的「應訴人」的定義中,刪去「應訴」而代以「被申請」。此外,我們亦建議把條例草案第53條中文文本中,剛才吳靄儀議員也有提及,「最終命令」一詞,由「最後敦促令」取代,以便更清楚表明須在有關時限內遵從仲裁庭命令或指示的意思。

  主席,第二類修訂,是為了進一步釐清和理順有關條文,例子包括以下數項:

(一)在條例草案第8(2)條中,在「第2條」之後,加入「(第2(5)條除外)」,以清楚訂明條例草案第8(2)條不擬對條例草案第2(5)條具有效力。這樣將有助詮釋該兩條條文。

(二)第二個例子,是把條例草案第20(3)條中對「第(2)款」的提述刪去。第20(3)條原本訂明該條第(1)款和第(2)款在《管制免責條款條例》(第71章)第15條的規限下具有效力。然而,由於《管制免責條款條例》只處理涉及消費者的協議,而非本條例草案第20條第(2)款所針對與僱傭有關的個案,因此第20(3)條中對「第(2)款」的提述應予刪除。

(三)另一個例子,是在條例草案附表2第7(9)條中,在「命令」和「決定」這兩個原有的詞語外,加入「指示」一詞,使該條更加清楚涵蓋各類由原訟法庭及上訴法庭根據附表2第7條作出、並且不得上訴的決定。

  主席,第三類修訂,關乎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當局建議修訂條例草案第13(3)條,以明文規定,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在獲得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批准後,有權訂立規則,以處理有關根據條例草案第23(3)條就仲裁員人數作出決定的事宜。

  最後一類修正案,涉及《仲裁(紐約公約締約方)令》(第341章,附屬法例A)附表所指明的紐約公約締約方名單。我們希望藉是次機會透過修訂附表4更新這份名單。
 
  法案委員會已就上述修正案進行討論並表示支持,我懇請議員支持這些修正案。



2010年11月10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7時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