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環境局局長在立法會會議的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是環境局局長邱騰華今日(十月十三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2010年郊野公園(指定)(綜合)(修訂)令》動議議案的總結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多謝各位議員的發言。剛才大家發言堶情A除了法律部分,有好多針對我的政策範圍,而且可能提到很多基本上的數字或者是以往推行政策的資料。我想借這個機會不厭其煩要求大家容許我用一些篇幅向公眾作一個解釋。因為每一年我們就荍畯抯o物處理、管理的大綱,每一年我們都會向立法會交代,通常是每年的三、四月左右。我亦記得在過往三年來,就蚍o物處理的動議辯論,起碼有兩至三個。很多剛才議員所陳述的內容,無論是數字上或政策上,可能和大家每年手頭上得到的數字或以往動議辯論的可能有一些差距。但我覺得如果要討論這個問題,雖然可能是集中在將軍澳區這個堆填區的擴展,但這在大家的發言堶掖ㄘ顯看到是關係到全香港整體的計劃。有幾個數字我相信大家必須要統一。第一,香港整體的廢物製造的數字是升還是跌;第二,這些廢物落入堆填區的數字是升還是跌。因為這是影響到我們一起工作、制定政策時作為一個指標。

  全香港廢物製造的數字在過往十年之間,由二○○○年至二○○九年是上升的,這個和大家引述的數字大致上相同。當然這個數字最主要的原因是人口、每一個人棄置的廢物、經濟活動,以至遊客的數字。但每一個城市,如果要看我們要處理的廢物,很重要的是我們有多少廢物要經過回收之後會落入我們的堆填區,亦都是我們今日要處理的問題。如果你看看過往十年內,落入我們要處理的數字來說,基本上平穩,而由十年前的三百四十二萬噸,去到○九年時回落到三百二十七萬噸,大概有輕微的下降。這是建基於過往十年堶情A尤其是過往的五年堶情A回收的情況是有一個正面的發展,到○九年時大概有一半的廢物可以回收。

  剛才許多議員指出的觀察是正確的,香港雖然可以做到49%回收,與我們通常比較的地方,譬如新加坡是44%、台北是43%是差不多。但我們香港本身的城市,正如議員所講,除了做回收外,單一是依賴堆填區,好多我們附近的地區,例如日本,絕大部分、超過六成其實是用焚化的設施去處理,新加坡亦是。我想這兩組的數字,好明顯講出一個我們現實或者今日面對的問題,就是即使居民整體一齊合作做好回收,現在做到49%,大概是一半。假設我們再做好一些,去到世界前列的地方,做到六成時,我們仍然每日有七千至九千噸的垃圾需要處理。而單靠堆填當然不能夠解決,這亦是為甚麼堆填區到今天為止仍然是一個主要處理的方式。但我同意議員所講,這個不可能繼續成為唯一處理的方式。

  我相信這一點來說透過今日的討論,我們大家是完全同意。就用剛才這個數字來看,如果我們現時來說,每日有九千噸的垃圾要處理時,即使我們未來十年做好(回收)多10%,其餘七千噸垃圾應該怎樣?過往無論是二○○五年的大綱,或者是每年我們向大家報告的情況,剛才亦有議員引述,有計劃興建一個綜合的廢物處理設施,可以每日處理大概三千噸的垃圾,如果你說剩餘有七千至九千噸的垃圾,可能以數字上計,用一個大規模應付三千噸的設施來說,起碼要兩個才能夠處理,而剩餘下來可能還有少量要用堆填的方法。當然,到時落入堆填區的垃圾質素會與現在不同,因為正如大家所講,現時落入堆填區的很多都是生活垃圾,所以做成很多臭味。如果經過焚化,剩下來的百份之十的灰燼,通常它所產生的環境滋擾當然會比今日細。但這個數字說明了,除非在短期內我們能夠興建起碼一座現代化的焚化設施,否則堆填區仍然是我們要面對的一個重要手段,亦是為何我們有困難去一口說明何時堆填區可以封頂。但如果按照我們大家常常引述的二○○五年的大綱堶惘U種措施繼續去做的話,去到十年之後如在現代化焚化設施能確立的時候,或能夠擴展的時候,我們有機會將垃圾問題縮小很多。同時正如剛才所說,落入堆填區的廢物質素會比今日好。

  今日討論的問題堶情A當然首當其衝一定是當區居民的情況。有很多議員提到政府好像在近這幾星期才去做這個工夫,我想這個講法我亦要還我自己的同事、居民和當區區議會一個公道。因為除了我剛才引述,尤其是十月四日給小組委員會的信件講及近期在堆填區以外所作的工夫之外,其實在過往兩、三年堙A在這個堆填區堙A相對於另外兩個堆填區我們額外做多了工作。這些包括將整個堆填區未用或剛用完的地方加以覆蓋,亦有將我們傾卸垃圾的地方縮小,甚至是加些流動裝置去覆蓋,亦有加入礦沙的成份使味道釋出減少,亦有在堆填區內收集沼氣,我們亦和煤氣公司商量如何將它(沼氣)轉廢為能去使用。

  簡單來說這幾年之間單是在堆填區內這些額外措施,我們所投入的資源是超過四千萬,這是專為將軍澳堆填區所做的工作。但當然在堆填區以外有很多議員引述個人經驗,除了在堆填區之內,在進出堆填區的範圍堶情A其他的垃圾車、道路的清潔、管理都是必須要做的。這個亦是近期我們在回應居民時額外去做的工作。而這方面的工作,主席,我會承諾各位議員仍然要繼續下去,目的是一方面減少對區內居民的影響,亦是要爭取大家繼續支持我們各項環保政策的推展。

  而我剛才提過的污泥處理廠亦正正說明了,在其他現代化的設施如能夠設立時,其實不單止對全港,亦對有堆填區的區域有幫助。大家剛才都引述到,去年雖然經過爭論,其實當日當屯門曾咀這個污泥處理廠,在工務委員會、以至財務委員會討論時,都不是完全順風順水,都是經過一番很大的討論,最終我們得到立法會的支持,但今日也可以看到成效。接下來的兩個星期,我會讓屯門區議會有一個機會,使到他們知道我們的51億元在招標之後,我們特別加入了一個設計的環節,我們在徵詢完區議會之後,採取區議會所接納的用水做主題,將設施的設計和堶悸熙]施回去告訴那一區。有議員提到看到外國有一些經驗,這些厭惡性,所謂心理上厭惡性的設施其實可以為區堶控a來其他的幫助,屯門的污泥廠正正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因為在這個例子堶情A不單只外觀設計,而且堶悸熙]施亦都包括一些可以惠及社區的,包括一些暖水的水池,包括一些休憩的地方,包括一些環境美觀的噴水池和可以休憩的地方,亦都包括一個教育中心和一個咖啡座。這些都因為大家能夠批准這個撥款,我們進入設計,將來在社區堶悼h實行,更加重要的就是這一個污泥處理廠每日處理二千噸污泥的時候,就會減少差不多絕大部分我們現在要放在包括將軍澳堆填區的污泥,亦都是一個主要的臭味來源。

  所以,在這一方面來說,我們為將軍澳區的工作不會因為今日修訂案如何投票,或者將來我們再來申請撥款而停止,我相信這個工作會繼續。但在這堨蝟˙〝了我們仍然要在區堶情A好像我們過往兩三年那樣,連同區議會,連同政務處的同事去跟區堶悸漫~民,可能當中亦都包括很多不同黨派的成員,去討論還有一些甚麼額外的工作要去做。亦都希望在這個過程之中,如果最終能夠得到地方的同事接納的時候,亦都可以改變香港有人擔心、有議員提及所謂Nimby這種宿命論,是否我們每逢有一些環境的措施或者設備的時候,必然會覺得必須要反對。因為在未來這幾年,確實好像一些議員所講,已經不是再去訂立那個方案,而是要去執行、落實,計劃要上馬、立項的時候。

  大家提到多管齊下這個策略,這與環境局一直以來談論的工作是完全一致,我們也是完全認同。剛才提到的污泥處理廠是一個成功例子,必須在地區、議會及政府資源投放上去做。

  同樣的例子,在未來數月將陸續來,而非放下便算數。如在本年年底前,我們會向立法會申請撥款,在小濠灣興建一座廚餘處理中心。過往我們亦有向各立法會議員提到,當我們在本年年底向立法會申請撥款時,相信會較為簡單直接,因為中心所在地區四周暫時沒有民居,而在技術上而言,除了心理作用外,廚餘也不屬於厭惡性設施。

  在本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我們亦會完成有關的選址環評報告。因為環評報告需要具整年的周期性。正如剛才有議員提到,我們計劃在石鼓洲或屯門興建現代化廢物處理中心。明顯地,根據剛才各位議員的討論,以及本人列舉的數字,該廢物處理中心是必須興建的,亦要及早去做。因為當中涉及的選址,部分選址地點可能有需要涉及小部分的填海,另有一些選址地點在過往面對地區上很大的阻力。

  昨日已有議員透過新聞媒體發言,表示將軍澳區出現有關問題時,他們將受到額外的壓力。這項工作亦需依賴大家與我們一起推展。

  剛才大家亦提到廢物收費的問題,若我沒有記錯的話,剛才大家亦有提及這點。根據一個環保團體進行的一項調查指出,在五十九名立法會議員中,共有二十六名贊成有關廢物收費安排。當然,我亦聽到有議員已對有關安排有所保留,擔心這是寓禁於征。

  但是透過經濟手段,將環境責任交回污染製造者的政策,其實在全球各地區都是邁向這一步。所以我希望,大家今日給予意見,甚至批評政府這項政策的同時,我切實期望大家,當政府提出這些政策時,給予我們一個空間,讓我們可以將有關政策提出來,為香港政體福祉作出考慮時,讓我們有一個空間。

  我相信大家對政府的要求,將剛才提到的數點,如一些現代化設施,或是一些具爭議性的政策,各位立法會議員要求政府加快處理,我們已聽到大家的意見,也認為應藉著今次的機會將有關政策及早提出來,讓大家作出討論。在這方面我們會作出跟進。

  剛才亦有議員提到,這次可能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引起社會的討論,讓公眾聚焦,甚至藉今次機會向公眾作教育及宣傳。在這方面我是完全同意的。

  事實上,現時在學校的界別上,這類工作已做得相當多。在今日的施政報告中,市民也可看到行政長官提到自二○○八年投放了十億元在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內,並於今年再投放五億元,這是由於在過去數年間,該基金在公眾教育,或引入環保應用技術上發揮效用。該擁有十億元的基金,最少已撥出了七億元來進行這些工作。

  剛才也有議員提到在學校內安排「綠色午餐」等。各位立法會議員或許沒有留意,在過往數年,我們正讓學校選擇自行分飯以減少廚餘,其中政府在這方面投放的資源共超過一億五千萬元。

  當然,若公眾對政府的工作有很多不明白或不了解的地方,這當然是政府首要的責任。但我十分希望大家,若在這個問題上有共同的關心,期望大家將正確的信息提出來。

  在該事件上,大家提到有甚麼經驗可以汲取。除了大家對本人及工作上的批評,我會作出慎重考慮外,我認為在整個策略上,有數點是與大家方向一致。第一,我認為我們現時正在逆轉香港單一方法處理廢物的安排,因為完全依賴堆填區,政府很多年前已提出不可以長久去做,而今日我亦感到大家同意這論點。

  第二,我們要作出一個通盤的考慮,今日也是適合的時間開始去做和執行,而非重新將方向提出來。我希望藉著今次的機會告訴大家,在未來一個月內,或許會有機會讓我邀請不同黨派的各議員,就整體廢物處理的問題,大家坐下來詳細討論。一方面是我有某些資料要告訴大家,例如大家或許會認為周年報告內容仍有不足夠的地方,亦可能是讓大家聚焦某些問題,例如當綜合廢物處理設施要作出立項時,大家認為會帶來多大的困難,會否遇到一些我們未能預見的困難。

  若我們提出一些具爭議性的議題時,如都市固體廢物徵費等問題,而該計劃曾於二○○六年曾作出嘗試,但由於實行時有不少擔憂。若然今天我們再次提出有關安排,各位議員的取態究竟是如何,希望大家容許環境局作出牽頭。

  我希望今日的討論除對我們的工作作出評價外,亦有一個機會讓大家就共同關心的問題,一齊向前。

  主席,我謹此陳辭。



2010年10月13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1時4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