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局局長在新界東南堆填區視察後會見傳媒的開場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為環境局局長邱騰華今日(十月三日)在新界東南堆填區實地視察後會見傳媒的開場發言:

  首先多謝大家在星期日的下午仍與我們一起來到將軍澳堆填區,看看一個全港性的問題,一個廢物處理的問題。當然,將軍澳區的居民特別關心。

  今日我特別邀請新聞界前來討論這個問題,因為我們很多時聽到有關垃圾處理問題,雖然可能是個別的問題,但全港市民是否有機會了解整個廢物處理,即看到整個廢物處理的程序呢?因此,我藉茪竣擗U午與新聞界在將軍澳區行了一圈的機會,可以讓市民有更為深入的了解。

  稍後我會簡單地分三個部分講解,第一部分是全港性的問題,今日香港社會整體處理都市廢物的做法如何?有何成效?我們的成功的地方在哪方面,以及還有哪些地方需要加強?

  第二部分是將軍澳區所提出的具體問題?我們怎樣面對?

  第三部分是講解為何要在將軍澳區內騰出佔地甚少的五公頃土地,協助堆填區能夠得以擴展。

  第一部分中,有不少市民提到全港廢物量究竟是多了還是少了?我們一直以來強調要減少廢物,循環再用的情況成效如何?或許我以一張簡單的圖表給大家看。香港本身擁有的七百萬市民,再加上每年前來香港旅遊的人士,我們每年產生的廢物共有六百多萬公噸。在過去十年來,我們產生的廢物是與年俱增,這是由於人口增加,而我們每個人每天都會製造不少廢物。

  但若以過往十年的數字顯示,社會整體上廢物需運往堆填區的數量,十年內保持平穩,尤其是在近五年更開始出現下降。若以二○○五年及二○○九年比較,二○○五年運往堆填區的廢物約有三百四十二萬公噸,而二○○九年的最新數字為三百二十七萬公噸,廢物量約減少了百分之五至六。

  換言之,我們每年在堆填區的垃圾正逐步減少。為何廢物有增加,但運往堆填區的量卻有減少,主要原因在於我們每年回收的垃圾有所增加。

  在圖表最上層的統計線顯示,我們由二○○五年約有剛超過四成的垃圾可作回收,而至二○○九年則有超過一半的垃圾作出回收。簡單來說,就是我們能夠將新增的垃圾,透過各項回收的工作循環再用,這方面在近幾年是十分明顯的。

  我們將垃圾分為兩個類別,其中一個為工商業垃圾,而另一類為家居垃圾。在過去,家居垃圾較多,約佔總垃圾量的六至七成。但我們回顧過去五年內,同樣以二○○五年及二○○九年比較,運往堆填區的家居垃圾數量下降幅度較為明顯,由二○○五年達到的二百四十九萬噸,至二○○九年時不足二百二十萬噸,減幅超過一成。

  我們能夠達到這個減幅,亦是因為在家居方面回收廢物的數量增加。若我們重看二○○五至○六年時,當時家居廢物回收的安排較差,約只有百分之十六的家居廢物可獲回收循環再用,餘下的廢物大部分被運往堆填區。至二○○九年,我們有百分之三十五的家居廢物因推行的分層、屋苑或三色廢物回收計劃而逐步增加,有關的增幅較工商業廢物回收循環再用為大。

  因此,雖然現時家居垃圾佔總垃圾量剛逾一半,但被運往堆填區數量方面卻減少,其中回收量是有所增加。

  若大家記得,在二○○八年時,政府訂定法例,要求新建樓宇中,每一樓層都必須設有三色垃圾分類回收箱。現時全港約有七成半的住戶,在屋苑內已設有三色垃圾分類回收箱。因此,居民十分明白在本身居住的地方是有設施可以做到三色垃圾分類回收,從而減少垃圾。因此在這方面,香港的市民大眾都做得十分好,亦應該繼續下去。

  若我們不能繼續減少垃圾,以及加強回收時,結果只得一個,就是我們將所有垃圾都運往堆填區,

  雖然社會整體在這方面做得好,甚至乎工商業廢物能夠達到百分之六十五的回收循環再用,亦是一個好的數字。但這也告訴我們,即使運往堆填區的垃圾不會與日俱增,我們每日都有九千噸垃圾,或是每年超過三百萬噸垃圾仍要作出處理。這個問題並不能轉過頭去,不看問題便可解決,而是整個香港,不論政府還是市民本身必須共同承擔及面對。

  大家或許會問到,究竟香港處理垃圾的方式是怎樣?我剛才提到,香港的廢物回收循環再用的工作,在國際城市間不是屬於差的數目。因為若以百分之四十九廢物回收率來說,較新加坡、台北、紐約、東京及倫敦等都為高,代表我們約有一半垃圾可回收循環再用。

  但若談到處理餘下來垃圾的方式,十分可惜的是,我們只能採用單一的方法。因為絕大部分,超過百分之九十九的垃圾,我們都是以堆填方式處理,即是以填埋方式處理,正如剛才大家所看到的一樣,將垃圾埋在泥土之下。

  其他的地方,例如我們早前經常聯同議員前去視察的東京,當地絕大部分垃圾是透過焚化的方式處理。新加坡亦是一樣,大部分垃圾由焚化方式處理,而倫敦以焚化方式處理垃圾也佔茯蛪矰j的份額。

  至於香港,我們仍然依賴堆填。現時來說,我們三個堆填區會分別於未來約三至七年溢滿。這是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我們談到的時間並不是十年或八年後,而是未來數年之間發生的。現時三個堆填區無論作出怎樣良好的管理,都將會逐步堆滿。

  在數年前,我們已開始茪滼W劃一籃子的方案,第一,就是這些堆填區遇有可用的面積,即是在現有堆填區上作出適度的擴展,便可以增加容量。若以將軍澳堆填區為例,在我們設計時希望可以容納四千五百萬公噸廢物,或是四千五百萬立方米的容量。若能透過擴展計劃,將軍澳堆填區便可增加一千七百萬立方米的容量,以應付新增的垃圾,可繼續運作約六年時間。

  至於其他兩個堆填區,亦需要逐步作出擴展。但擴展堆填區並非處理廢物的唯一方法。大家也知道,我們現時正就廢物綜合處理中心進行最後的環境評估。因為在香港,我們必須要重新興建一個合符世界標準的焚化設施。由於焚化設施可以將垃圾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面積縮小,同時亦能轉廢為能,所產生的電力可以供應居民使用。因此,除了擴展堆填區外,我們亦考慮興建焚化設施,一個現代化的廢物綜合處理中心。

  另一方面,正本歸源,每名市民都可提供協助,減少製造垃圾,以及增加回收。在前年訂立的生產者責任制,我們逐步開展對不同廢物作出不同處理。

  膠袋徵費是第一項措施,而電器回收計劃剛完成諮詢階段,我們將設計方案,然後訂立法例。此外,公眾教育等亦是必須做的工作。但在這一籃子的方案內有一個十分清晰的信息,若香港只單靠一種方法來處理香港未來十年或二十年所產生的廢物,我認為這無疑是不切實際。簡單來說,現有的方式,包括堆填區在合理範圍內擴展,這是必須的。同時,我們亦必須有一些現代化和新的方法來處理與日俱增的垃圾,包括現代化的焚化設施,亦包括我們即將興建的處理廚餘的設施等。

  我們亦要繼續與公眾討論,共同承擔,一起減廢,以及如何在已具成效的回收工作上做得更好。這方面是有關整體策略,而近數年亦已定下工作方向。因此,大家也可見到,在最近數年,無論是訂定法例、堆填區擴展或焚化設施選址工作等都已開展。我亦十分高興看到市民大眾對這關乎香港社會整體的問題上,與我們一起合作。

  在每個堆填區擴展方面,當區的居民難免擔憂。所以在第二部分,我想指出,由於將軍澳區內的堆填區需要擴展,因此市民提出的問題,我們都會面對。

  今日我與大家一起視察了數個地點,其中一處是有居民投訴,表示所身處的地方因接近堆填區,往往產生一些臭味,因而對他們做成滋擾。

  在過去三年,我們與區議會進行了多次的合作,包括在接獲投訴較多的地點進行長時間的監察,安排就讀大專院校修讀環保課程的學生,連續兩星期,每日二十四小時測試有否出現類似情況。

  此外,我們每次接獲市民投訴後,都會調派人員處理及跟進。另一方面,在本年較早時,我們因應市民的要求,使用市面上的電子感應器,以量度投訴地區內是否出現氣味問題。剛才我亦與大家一起前去一處接近維景灣畔的地方視察,該處是其中一個有建議需要處理氣味問題的地點。

  我們亦進行了一些分析和研究,若大家有興趣知道的話,稍後我的同事會作出解釋。我們透過該電子感應器,可以看到相關地方的氣味樣辦,是否與堆填區的氣味樣辦是否一樣?若然是一樣的話,我們當然要正視有關問題。但縱然是不一樣的話,顯示並非由堆填區產生,我們亦要看可否找出源頭,對正下藥。在這方面,我們會作出跟進。

  我們亦針對將軍澳區的問題,除在堆填區進行一些工作外,亦在堆填區以外進行多項工作。例如有居民投訴垃圾車駛往堆填區沿途經過時處理得不好,有垃圾掉下來,或是有來自垃圾的液體流下。

  有見及此,由本月開始,每日除食環署每日兩次街道清潔外,環保署特別安排本身的承辦商安排多六次的街道清潔。整條環保大道直至坑口迴旋處,每日共有八次的街道清潔,工作除清洗路面外,亦包括道路上的其他污漬等。若在這方面有需要的話,我們更可進一步加強。

  居民也曾投訴垃圾車在區內泊車至天明,因而做成近距離的氣味問題。大家剛才也可看到,而我們亦已因應議員的要求,在堆填區內劃出數十個車位,如垃圾車司機的需要的話,可在堆填區內停泊,而堆填區距離民居相對較遠。在這方面,我們已開始進行工作。

  另一方面,近年政府的垃圾車,或是由政府批出合約承辦商擁有的垃圾車都已更新,車身較清潔和美觀。但有個別私人營運的垃圾車,其清潔工作或做得不足,因此剛才我與大家一同視察時亦已指出,在堆填區內已劃出地方,若日後我們發現垃圾車過於污穢,便會進行剛才所看到的清洗工作。我們亦可僻出土地,讓清洗車輛的工作可以增加,而在數月後,我們將有一個新的設施,就是當每輛垃圾車要離開垃圾堆填區時,都必須進行全車的清洗才獲准離開堆填區。

  其實,在過去數年,我們在堆填區內做了很多工作。大家剛才看到,在堆填區內鋪上的一層綠色膠膜,目的都是阻止氣味外洩。此外,剛才大家亦在堆填區內近距離嗅到的堆填氣味,有部分是我們正在進行的回收安排。

  大家也知道,在另一個堆填區內,我們成功與煤氣公司合作,將有關氣體收集以作為生產煤氣之用。在將軍澳堆填區內,我們亦已近乎達成協議的階段,而這地區的氣體亦會作出收集作為生產煤氣用途。

  此外,我們亦特別就一些如處理污泥的垃圾車輛,當要傾倒時,便會特別在傾倒範圍內加設一個流動裝置,避免氣味外洩。這些工作均是過去數年應區議會的要求,亦有聯同區議員前來視察,希望可以在各方面做得更好。

  最後的部分,我們明白在將軍澳堆填區擴展過程中除了盡力去做外,難免涉及要取用五公頃郊野公園的土地。剛才我與新聞界前去視察這五公頃的土地,其實是在現有郊野公園邊旁的一個較為陡峭的山坡上。我這埵酗@張這個五公里山坡的圖片,其實是位於郊野公園的邊陲,現時並不是很多居民可以使用的地方,因為該處靠近堆填區。

  此外,我們亦做了一個環境評估,該處並非高生態價值的地區。若我們沒有該五公頃土地的話,整個堆填區的擴展計劃,不論是容量,以至可以容納垃圾的年份中,都會減少超過一半。

  若沒有這五公頃土地作為依靠的話,整個堆填區的增新,會由現時計劃中的一千七百萬立方米,減至只得七百萬立方米,容量減少超過一半,而堆填區可用的年份亦會相對減少。

  當然,作為生態保育的主管部門,我們其實是十分緊張每個郊野公園。過往兩、三年,大家也可看到,政府在郊野公園的面積及擴展上做了很多工作。就以二○○八年北大嶼山郊野公園增新部分來說,已經增加了二千三百六十公頃土地。相對現時取用的五公頃土地,不論是面積及生態價值方面,其實是有很大的分別。

  這五公頃的土地,我們希望在不違反和不影響市民前去享受郊野公園的大前提下,希望可以「借出來」。在未來的日子,若區內有一些地方,而我們早前亦提到在大坳門的地方,有新增的地方可加入郊野公園的話,我們都會接受考慮。

  整體來說,我們希望可給予公眾全盤的認識,處理香港廢物問題,其實是要社會共同承擔。我們首要的任務,若對區內居民有任何影響,政府當然是必須要將所有工作做得更加好。因此,無論是在堆填區內,或是堆填區以外的道路,以至民居內,或是可釋除市民的疑慮,如裝設電子感應器是可行的話,我們樂意在其他屋苑內安裝。

  這部分工作做好的同時,亦希望大家明白,我們不能單方面依靠某一方來工作。堆填區的擴展是因為要處理一個迫在眉睫的都市廢物問題。我們亦有其他措施,其他法案同時推出。因此,我們希望市民能夠諒解,以及支持這方面的工作。

  我的發言到此結束,相信大家有很多不同問題,歡迎提問。



2010年10月3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21時49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