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署理民政事務局局長就「積極發展社會企業」議案的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為署理民政事務局局長許曉暉今日(七月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馮檢基議員動議辯論「積極發展社會企業」議案的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

  多謝各位議員發表的意見,以下我謹作幾點回應。

  馮檢基議員在議案中,以及剛才好幾位議員都提及,希望政府檢討現有對社企的支援措施,了解公眾和業界的意見,以及參考外國的相關經驗,以規劃未來社企的發展藍圖。

  議員的意見與政府的政策方向大致上是一致的。我剛才發言提過政府在二○○六年推出「伙伴倡自強」社區協作計劃為新成立的社企提供種子基金、二○○七年起投入資源培育社企人才、以致二○○八年起推出「社會企業伙伴計劃」,體現政府支持社企發展的一系列措施。

  事實上,過去幾年在政府和許多有心人士共同努力下,我們喜見社企理念逐漸為市民認識,一批社企成功在本地立足,持續營運發展並建立品牌,部分並不需要政府提供資助,由商業或慈善機構,甚至是個人投資,營運自給自足,正如李卓人議員分享的一個例子。此外,亦有民間組織利用政府資助成立商務中心,為社企提供一站式支援服務,包括顧問及諮詢服務,提供網上社企產品和服務推廣及銷售平台等,可見民間推動社企的力量正日漸壯大。

  正如一般企業,社企亦面對市場汰弱留強的現實挑戰,要依靠有效的營運去克服,並有適合的商業運作模式支持。社企的持續發展是各位發言議員關注的問題,多位議員包括李鳳英議員、潘佩璆議員和梁家傑議員提及加強社企的商業營運能力,以及推動商界進一步參與社企發展,這同樣是政府非常重視的未來發展方向。

  今天社企發展由剛起步時的政府推動,逐漸轉入民間參與帶動的第二階段,當中非政府組織、民間團體和商界對社企發展擔當荈V來越重要的角色。我們於今年一月成立了「社會企業諮詢委員會」,成員包括社企營辦者、商界人士、學者及熱心推動社企的人士。

  委員會其中一項職能,是加深各持分者的相互認識,並鼓勵各方更緊密和有系統地合作推動社會企業發展。我們希望委員會的成立,能進一步結合政府和民間的力量,完善有利社企發展的政策措施。委員會已於今年三月及六月分別召開了首兩次會議,就多個議題,包括現行發展社企的政策和支援措施,以及未來會探討的主要議題積極交換了意見。

  本地社企成功的創業和守業例子,共同處是能捕足社會和市場需要,配合有效商業管理和營運。外國社企亦有到香港發展,主要透過設立辦事處或特許經營的形式。這顯示社企理念在香港日漸普及,市場除了容納一批本地社企在香港建立品牌,亦吸引外國社企在香港落地生根,讓社會大眾有更多途徑認識及參與社企,香港的社企亦可以汲取外國的成功經驗,豐富自己的營運實力。

  剛才多位議員認為,政府應參考外國例子,考慮為社企提供更多政策優惠,例如給予社企稅務優惠、外判政府部分工作予社企,為社企提供更寬闊的發展空間。

  我們認同,政府應該盡量營造有利的市場環境,鼓勵社企的開設和發展,為此我們透過多方面措施,包括我在第一部分發言提到的種子基金,以及「社會企業伙伴計劃」等,為社企提供營運初期的資金,促進跨界別合作。

  此外,政府於二○○八年推行先導計劃,邀請社企優先競投政府合約。先導計劃於二○○八年二月開展,由19個部門推出合共38份主要是為期一年的清潔服務合約,涉及金額約1,700萬元,服務遍及全港18區,社企成功投得16份合約。計劃於二○○九至二○一○年度繼續推行,共有53份總值約2,000萬元的合約供社企優先競投。

  以上均為協助社企開拓發展空間的政策措施,我們亦會適時檢討有關安排,配合社企整體發展。

  社企要透過商業模式運作,實現雙重目標:即社會目標和經濟目標,在財政上自給自足,同時達致公益目的。剛才多位發言的議員都認同這一點。長遠而言,社企應完全以商業原則營運,因此,我們認為應讓社企與一般企業平等競爭,不適宜為社企引入稅務寬減措施或其他優惠政策。社企必須不斷創新,尋找市場空間,為社會或某些群體提供所需要但市場上缺乏的產品或服務,務求可以商業原則運作,持續發展。

  有議員包括黃成智議員和李慧k議員亦提及,政府應該為社企提供不同的融資渠道,包括設立種子基金和借貸基金,貸款給有意成立社企的機構。我們明白社企和其他企業一樣,在營運的初期環境會較為困難,因此我們推出「伙伴倡自強」社區協作計劃,目的是為社企項目提供種子基金,資助社企成立和營運。我們現在正檢討協作計劃的成效,以便建議未來的路向,制定合適的措施,為新成立的社企提供財政支援。成立借貸基金涉及很多考慮因素,我們必須審慎研究。

  關於部分議員指出某些外國國家已為社企設立法例,為社企訂下法定定義,社企諮詢委員會最近對此亦作了初步討論,但並未能取得完全共識。綜合而言,委員會強調由於社企發展在香港只屬起步階段,任何對社企的所謂官方定義必需足夠廣闊,才能避免扼殺社企的發展空間。我們認為現時不宜為社企制定法例,因為特定的規管架構可能會造成不必要的限制,窒礙社企的發展。

  主席,政府認為推動社企發展是一項長遠工作,我們會繼續聆聽各方面的意見,加強政府、民間和商界的合作,共同推動社企發展。

  主席,我謹此陳辭。



2010年7月17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4時3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