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王國興議員和李卓人議員分別對《最低工資條例草案》第11(5)及第13條動議修正案的第二次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七月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席上,就王國興議員和李卓人議員分別對《最低工資條例草案》第11(5)及13條有關檢討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頻密程度動議修正案的第二次發言全文:

主席:

  我們已討論了三十五小時。我想很精簡扼要地回應兩點和澄清兩點,希望大家聽了我這番說話後,不用再擔心我們糾纏在這問題上。有兩點要澄清,是因為大家較早前沒有認真地聽清楚我的發言。

  首先我想弄清楚的是,我們現時說的是「至少每兩年一次」,英文是「at least once every two years」,這是很清晰的;有需要時不一定要兩年才做檢討,這一點是很清晰的,並不是混淆。我要帶出這一點,是因為我們不排除情況有需要時可以每年做。最初我們不寫入法例內,是因為容許有一定的彈性。但現時大家說要規範,正正是我們剛才說揉合三個元素:一是規範,二是保障僱員權益,三是靈活性,即工資可加可減,可升可降。剛才有議員問兩年的靈活性在哪堙A或許議員沒有細心聽我剛才的發言。我是說當經濟受到衝擊下滑時,即經濟環境不好,工資有下調的壓力,我們是否應給委員會多些時間掌握多些數據和形勢才作出建議呢?這對僱員來說絕對是好事,怎會是壞事呢?大家不要經常有錯覺以為我們只為僱主,坦白說我們真真正正希望三贏。還有一點我想澄清的是,梁家騮議員常常問我們會看甚麼數據。其實這是一項很大的工程,最低工資是以數據為依歸,統計處每年進行統計調查,我們現在做了一個,是年年都會做,規模相同,當然流程會做得更好。調查會每年發表,屬「陽光政策」,具透明度。我們亦會到人力事務委員會交代。這些數據完全是公開的,若數據支持需要檢討,我們會即時檢討。大家還擔心甚麼?大家應該要心平氣和,我們經常強調政府是用心做最低工資。若政府有別的意圖,我們為何要設最低工資?我們真的希望可以幫助市民和基層勞工,但亦確保經濟不要受到衝擊,不要失去大量低薪工作,把反效果盡量減到最低。所以,我清楚李國麟議員的問題,即每年都會蒐集和發表數據,而大家亦可看到數據,若數據顯示有檢討的需要,我們可以即時啟動檢討,但在法例我們寫明最少要兩年做檢討的承諾。內地的最低工資法亦規定不少於兩年作出調整,我們是參考內地的勞動法。至於外國,議員提供了很多資訊,有些是失實的。我們做了很清楚的研究,很多地方沒有訂明檢討周期,包括英國、美國、加拿大、愛爾蘭、日本、台灣,是完全沒有的,但沒有寫入法例並不表示不做。我們亦是一樣,我們最初沒有寫入法例並不表示我們不做,但大家不相信,以為我們不寫便不做。這是很大的誤會,但希望我這番說話會讓大家明白政府的意思。

  我想說一點是,英國的低薪委員會因最近的經濟海嘯影響而延遲提交報告,以便看準情況和數據。若規定每年進行會否沒有了彈性?所以我希望大家心平氣和地看這件事。



2010年7月17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時59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