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李卓人議員和葉偉明議員分別對《最低工資條例草案》有關最低工資委員會委員的表決權動議修正案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七月十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李卓人議員和葉偉明議員分別對《最低工資條例草案》有關最低工資委員會委員的表決權動議修正案的發言全文:

主席:

  我是強烈反對李卓人議員和葉偉明議員的修正。我相信大家有很嚴重的誤解,你們的出發點有陰謀論,認為有政府官員便會隻手遮天,或者操控、霸道,我覺得這些字眼大家是出於誤解的。

  政府決定安排三名公職人員在這委員會,事實上是有實際需要和有其好處的,我希望大家要明白。首先是這個委員會要有獨立性,公信力是相當重要的,但我們不應因而質疑公務員在委員會內扮演的角色。事實上這三名公職人員有重要的角色扮演。現時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內,有經濟顧問、勞工及福利局常任秘書長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常任秘書長,基本上是三個與最低工資有很密切關係的範圍。他們可以透過自己職權負責的範圍,在經濟、商務、中小企、勞工、福利和整體宏觀的經濟發展方面,作出很有用的貢獻和資訊的掌握,亦正正希望可以客觀全面分析,出發點真的是以整體香港的利益,公眾的利益為依歸,是沒有私心的。

  我想強調正正因為他們來自公務員,代表政府,他們可以更加無私、公正、持平的態度,這就是我所說的平衡之道。他們沒有私心,因為最低工資不會影響到政府,這點大家都知道。既然是這樣,他們更加可以跳出框框,在沒有壓力之下看得闊一點,看大圖案,以香港的利益為依歸,持平、公正、超然地看,這發揮在整個討論的考慮過程中更有水平、更專業化。我覺得這幾點是大家都要明白的。

  還有一點我想強調,如果大家研究法例,現時在附表4很清楚說明這個委員會是有權去規管其本身的操作程序,它是否用表決方式或其他方式是有自主權去決定的,我覺得我們不應干預,也不應規限它的操作。委員會不一定要投票,不一定要次次舉手,而是用共識,透過共識又有何不妥呢?為甚麼要規限呢?為何要針對公務人員呢?我覺得出發點完全是錯。所以我希望大家要明白我們是真真正正以心去做事,政府絕對沒有甚麼「操盤」、特首在後面「黑手」這些,完全沒有。我很簡單對你們說,委員會的主席不是我,如果我想操控的話,局長便已經可以做主席了。還有一點,公職人員在這些法定機構內有表決權其來有自,不是新的做法,也是真正做過。

  還有一點我想強調的就是,大家要明白以現在整體環境來說,瞬息萬變,例如經濟逆轉,如果有經濟顧問,有我們的專業同事在內是好的。特別在勞工、福利,大家都說最低工資與勞工、福利息息相關,在這個層面,局長不是主席,現在的主席是非官方人士,我們寫了在《條例草案》內,一定是非公職人士。曾經想過為甚麼勞工及福利局局長你不是主席呢?做了主席便可協調很多事情,但我堅持不做,如果我做的話,更會讓人覺得政府操控這個委員會。大家都知道,我們現在這個主席既不是僱主身分,也不是僱員身分,是自僱的,是法律界的專業人士。為甚麼呢?就是持平,她既不是商界,也不是勞工界。同樣地,委員會的公職人員全部都有專業背景,不是隨便的安排。我剛才說得很清楚,有幾條主線,第一條主線,因為最低工資一定影響到中小企,影響到市場的運作,所以在商務及經濟發展方面一定有一位同事參與;第二是勞工與福利是息息相關的,例如大家討論是否要與綜援有關係、如何幫助基層人士、工資水平方面又如何等,這是勞工、福利我們有角色扮演;第三就是整個宏觀經濟,經濟顧問,失業率,你們要明白當看到將來最低工資的發展,很多經濟數據,經濟顧問是有超然的地位,沒有人影響到他,他純粹是實事求事,是其是,非其非,清清楚楚,因為他沒有任何壓力。大家都知道,最低工資不會影響到政府,今早有同事問究竟政府最低人工有多少,我們最低有八至九千元,在政府來說,不會有甚麼理由要特別去操控。

  所以大家真的要放下憂慮,要真真正正釋懷,不要擔心,政府不會在這媥瑄惟峇z預,如果要干預,為何我不做主席呢?我做主席便甚麼事都不會發生,但我堅決不做,一定要交給民間專業人士,大家要明白政府的用心是真的為香港好,希望委員會可以發揮其功能,有效運作。三名官員在委員會,不一定是要投票的。若你看草案文件,附表4清清楚楚寫明,或者我讀給你們聽那些字眼:「委員可規管本身的程序」,英文是"regulate its own procedure",即是說他不一定要投票,表決權是沒有意思的。我們根本不需要投票,我們是用共識的,那為何要作出規限呢?其實規限的目的是甚麼呢?所以整件事大家要明白我們的出發點,我們真是為件事好,用心良苦。

  所以主席,我希望大家記住,我們整個最低工資,我屢次再重複,是「平衡之道」,以數據為依歸,大家互諒互讓,真正互信。若你這樣也不信政府,以為政府想在背後操控,那麼整套最低工資不如不做,我覺得這是事實。所以我是強烈反對這修正。這修正對我們公職人員、對我們同事極不信任,對他們的士氣有一定的影響。我們知道最低工資是一個很大的工程,你們是知道我們在背後花了多少時間在最低工資上,勞工處和勞福局的同事、我們的經濟顧問,日以繼夜去做,希望能趕及今次返回大會。如果你們投不信任票,質疑公務員在委員會內扮演的角色,會對公務員同事的士氣有很大打擊,我希望大家能反對這兩個修正案,多謝。



2010年7月16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7時38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