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動議修正《最低工資條例草案》第8條第二次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七月十六日)在立法會會議席上,動議修正《最低工資條例草案》第8條為現職殘疾僱員制訂過渡性安排,第二次發言全文:

主席:

  我多謝剛才各位議員的意見,現在我很扼要地作精簡回應。其實在條例草案委員會內大家已討論過很多。王國興議員問的幾個問題,第一,在計劃實施後,我們一定會緊密監察過渡安排的運作,確保殘疾人士僱主、團體及僱員知道自己的權益及責任。我昨天已說過很多次,勞工處會做配套,即宣傳、教育、推廣,三條腿一定要加緊步伐,因為很多市民不知底蘊,如何會抵觸法例?自己的權益如何?我們會找些例子,制訂單張、指引、網頁,有大量工作要做,法例通過後要跟進一連串的工作。

  第二是評估費用我剛才已很清楚交代,在條例通過後,會立即與有關團體商討細節。整個評估機制如何運作,要巨細無遺全部釐定下來,之後會決定費用,到時會公布。我正認真考慮用政府自己的資源去承擔,當然我們內部要看看需要多少預算,我的傾向是由我自己的局應付,不希望要殘疾人士自己付錢,這是我的看法,希望盡量做到,但要遲些才能向你們交代,因為要計預算,要與機構商討。李卓人議員重複了很多委員會的歷史,這正正刻劃了推行最低工資的複雜,特別是在殘疾人士方面。我不用「妥協」這字眼,我用「務實、平衡」形容這方案,正正是平衡各方面的利益,並「切實可行」,這四個字是很重要。這件事不容易做,因為大家有不同的看法、不同的利益、不同的觀點。但我們經過長時間醞釀、十幾次會議;百多個團體、焦點小組日夜開會;不同的團體、不同的意見;不同組別的殘疾人士,有智障、有失明、有肢體傷殘;我們歸納、總結、凝聚了所有意見,成為了今次這個產品,是有市民參與,由下至上,而不是官僚;不是由長官意志去做,大家共冶一爐、集思廣益,是一個共同的產品。我剛才說我們會一直留意運作,兩年內會全面檢討;如果中途有什麼問題,見到有大問題,我們很樂意作出調校,因為我們都是為民虓Q,整件事都是以民為本。所以大家要對我們有信心,我們會一邊做一邊調校,持開放態度,接受批評。

  第三是有關工資補貼、不完備的機制和配套等。大家的看法我是明白的,我也希望能夠有很理想的做法。但大家要明白最低工資立法的目的是防止工資過低,工資補貼並非最低工資政策的原意。我們明白你們覺得殘疾人士會否受到影響,宏觀來看,我們在過去一段日子,勞工處和社會福利署做了很多工夫幫殘疾人士就業;很多人未必知道,我們會陪同殘疾求職者找工作、見工,主任陪同他們一齊見工,成功就業率有七成多,是不低的。第二,勞工處有展能就業計劃,黃成智議員剛才也提過,是很到位的計劃,我們有六個月的津貼給僱主,每月最多四千元,僱主很歡迎,殘疾人士也很歡迎,我希望僱主給機會予殘疾人士。社會福利署則有創業展才能,右手是就業、左手是創業,兩個都是我的範疇,都為殘疾人士度身訂造。我不是說滿意現時的工作,我們會繼續努力。我同意馮檢基議員所說,我們應該在社企方面多做工夫,社企有很大潛質。我們該如何起動僱主幫助殘疾人士,特別是最低工資實施後將來如何幫助他們就業呢?我將來會在這方面與民政事務局局長想想如何可以深入一些去做,也可以分享一些你們去台灣、南韓的經驗,我們很樂意坐下來與你們討論。

  最後是配額,我已講了許多次為甚麼香港不做配額,草案委員會也都分析過,也有文件交代,這在外國是不成功的。配額制度為何不成功呢?國際勞工組織和歐盟也看過,都發覺成效不彰,就像工資保障運動成效不彰一樣。配額有點像是迫僱主請我,不是有心請我的,不是因為我的能力請我,對殘疾人士來說可能是侮辱,因而會抗拒。大部分僱主寧願付錢付罰款,錢都不是用在就業方面,而是政府收歸庫房,幫助不到就業,但我明白大家的出發點都是有心想去多做點事。我承諾在未來日子,可以在福利事務委員會再深入討論,但今日我們先集中精神處理最低工資,多謝主席。



2010年7月16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4時08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