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李卓人議員對《最低工資條例草案》有關留宿家庭傭工動議修正案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七月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李卓人議員對《最低工資條例草案》有關留宿家庭傭工動議修正案的發言全文:

代主席女士:

  政府是反對李卓人議員提出有關留宿家庭傭工的修正案的。

  《最低工資條例草案》的政策目標是訂立以時薪計的法定最低工資,以防止僱員的工資過低。

  以時薪為基礎,是為了確保僱員得到與工作時數相稱而不少於法定最低工資的薪金,多勞多得。留宿家庭傭工獨特的工作性質令工時無法計算,故此《條例草案》需要豁免該類僱員。豁免留宿家庭傭工,並不代表他們會出現工資過低的情況,因為留宿家庭傭工有非現金權益,我較早前已很清楚交代過,例如免費住宿、節省了的交通費、免費膳食或津貼,一場般來說外傭有七百四十元,本地僱員有些獲僱主安排,實際所得的酬勞並非單單反映在薪金水平的數字上,事實上他們可動用現金的比例,亦較其他非留宿僱員為高。

  我會在稍後時間再闡述豁免留宿家庭傭工的理據。我想在此首先說明李卓人議員的修正案在政策上不可取,和在操作上不可行。

  李卓人議員修正案的主旨是以日薪為基礎,把《條例草案》的涵蓋範圍擴大至留宿家庭傭工。

  具體來說,他的修正案,是在以時薪計的法定最低工資上,乘以一個「轉換乘數」,而得出一個「每日最低工資額」。將留宿家庭傭工於工資期的總工作日數,乘以「每日最低工資額」,就會得出該工資期的最低工資額。

  李卓人議員提出的修正案違背了政策制訂的基本原則,並不可取。《條例草案》無意為一般或任何類別僱員訂立以日薪為基礎的法定最低工資;亦無意規管員工必須工作多少個時數方可獲得以日薪計的最低工資。

  另一方面,在沒有規管工作時數的情況下貿然加入以日薪計的最低工資,要決定該日薪最低工資水平,將會極其困難,其中的計算純屬臆測,而非以數據為依歸。

  事實上,現時每個留宿家庭傭工的工作性質及每天的工作時數視乎僱主的家庭需要而定,各有差異,而每個留宿家庭傭工所享有的免費住宿及通常獲得的免費膳食亦不一樣;這些情況意味茪ㄕP的留宿家庭傭工每日的實值工資可能存在極大的差異。李卓人議員建議將時薪法定最低工資,乘以「轉換乘數」,得到該個日薪法定最低工資。但到底何謂「轉換乘數」,修正案卻完全沒有說明,沒有交代。到底指的是時薪法定最低工資的一個百分比,還是一條方程式,我們無從得知。若是一個百分比,那應如何釐定呢?有什麼基礎呢?如果是一條方程式,那應該包括什麼元素呢?又應該如何考慮該些元素呢?每個元素的比重又如何呢?這些問題完全沒有交代。

  李卓人議員的修正案違背了條例以時薪為基礎的重大政策目標,並完全沒有說明如何設定及操作這個絕對關鍵的「轉換乘數」,政府認為這建議完全不可以接受。

  再者,「轉換乘數」容易引起留宿家庭傭工之間互相比較僱主給予的總體薪酬,包括非現金權益,增加勞資對立,不利社會和諧。同時,即使「轉換乘數」有明確及可行的操作基礎,若以之訂立日薪法定最低工資,亦必須採用另一套與訂立時薪法定最低工資截然不同的檢討機制。將兩者包括在同一條例下,將混淆檢討機制,引起爭議,亦是不可取。

  我懇請議員反對李卓人議員全部有關留宿家庭傭工的修正案,讓政府在《條例草案》下豁免留宿家庭傭工。

《條例草案》豁免留宿家庭傭工的理據
─────────────────

  主席,現在我想很簡單闡述《條例草案》豁免留宿家庭傭工的理據,事實上我在較早前已很詳細交代,容許我扼要地談談。

  剛才我在恢復二讀辯論發言時指出,政府在仔細考慮過各項相關因素和情況,以及持份者的意見後,建議在法定最低工資的涵蓋範圍豁免所有,不論是本地或是外籍的留宿家庭傭工,這是因應本港情況最合適的做法。豁免留宿家庭傭工,主要是考慮到其獨特的工作模式和非留宿工人沒有同樣取得的非現金權益。我要再次強調,這豁免與性別和種族完全無關,絕非歧視,事實上,我要藉此機會感謝香港所有的外傭對香港的貢獻,他們是勞動人口的重要成員。

  以外籍家庭傭工為例,除了免費住宿外,政府規定僱主的基本聘用條款還包括免費膳食或膳食津貼、免費醫療,剛才葉劉淑儀議員說得很清楚,醫療是全包的、來回原居地的旅費等。政府早於一九七三年,遠遠在最低工資未討論之前,已訂明強制性的「規定最低工資」,保障外傭。雖然只是以行政方式制定,但短付「規定最低工資」,現時是三千五百八十元,同屬《僱傭條例》下的欠薪罪行,僱主須負刑責。事實上,在這幾年,勞工處加大力度嚴打短付工資,特別是外傭的僱主,有僱主因短付外傭工資罪名成立,被判監禁達最初九個月,後來上訴減至三個月,是真的要監禁,而判緩刑及罰款者更大有人在。在這方面我想重申我們是高度重視外傭權益的保障,除了在工資方面,外傭亦與本地僱員一樣享有《僱傭條例》下所有的法定權益,包括所有假期、所有福利。

  我剛才所說的是為何我們要豁免留宿家庭傭工的原則性考慮。同時值得注意的是,在過去一段日子我們諮詢期間,一些持份者就法定最低工資涵蓋留宿家庭傭工而帶來的實際影響,亦提出過切實的關注,其中包括因成本增加而需要停止僱用留宿家庭傭工的家庭,其中一個在職配偶(多數是妻子)很可能需要離開勞動人口而留在家中照顧家庭。現在香港有二十二萬八千九百個家庭聘用二十七萬八千九百名外傭,這數字相當大,即是說若發生事,受影響家庭的數目很大,所以這迴響大家不容忽視。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數字,在一九九九年至二○○九年期間,二十五歲至四十五歲女性的勞動人口參與率由67.6%上升至77.3%;這數字反映女性在勞動市場上多了出來做事。我們在面對香港人口老化的情況下,我們必須三思任何會令從事經濟活動的相關年齡界別人口的勞動參與率下降的措施。 

  基於以上一連串的理由,政府認為在法定最低工資的涵蓋範圍豁免留宿家庭傭工,是最切合本港實際情況的做法;相反,李卓人議員的修正案並不可行。

  主席,我希望重申,《條例草案》旨在訂立以時薪為基礎,而非日薪為基礎,的法定最低工資。留宿家庭傭工難以計算工時的獨特工作性質,及包括了非現金權益的獨特僱傭條件,令他們實值工資存在極大的差異,無法以客觀方式訂定李卓人議員建議的「轉換乘數」。李卓人議員的修正案,無法克服留宿家庭傭工的獨特情況,亦未就建議的「轉換乘數」提供任何細節。將時薪代以日薪,乘一個「未知數」的「轉換乘數」,極不妥當。若有關修正案獲通過,將無法操作,勢必引起社會的極大迴響。

  主席,我謹此陳辭,懇請議員反對李卓人議員的修正案。 



2010年7月1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1時2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