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最低工資條例草案》恢復二讀辯論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七月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席上,就《最低工資條例草案》恢復二讀辯論的發言全文:

主席:

  政府於去年七月向立法會提交《最低工資條例草案》(下稱《條例草案》),今日,《條例草案》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最低工資立法已進入最關鍵的時刻。首先,我要衷心感謝法案委員會主席譚耀宗議員和三十七位委員過去九個月來的辛勤工作,召開共三十次會議,全面、仔細、詳盡地討論《條例草案》的政策和內容。《條例草案》得以在今個立法年度順利完成審議工作,法案委員會全體委員實在功不可沒。

  法案委員會曾經邀請持份團體出席表達意見,在一整天共八個小時的公聽會上,我和各委員一起聽取了七十二個代表團體及社會人士對《條例草案》的意見。我要在此感謝曾經參與討論及遞交意見書的所有團體和各界人士提出寶貴和很有用的意見。

最低工資的立法目標
─────────

  最低工資立法確實是政府在經濟、勞工和社會政策上的重大轉變,也標誌茼^歸後特區政府新的管治和施政思維,是改善僱員權益的大突破,也可以說是保障基層勞工權益的重要里程碑。我想指出,這個政策轉變是經過反覆思量、審慎考慮後的決定。法定最低工資向來是個具爭議性的議題,過去十一小時四十位議員的辯論已經很清楚把問題發表得淋漓盡致,這是一個相當富爭議的課題。有意見認為最低工資立法有違香港一貫奉行的自由市場經濟政策,弊多利少,特別是香港屬於高度外向型的自由經濟體系,保持靈活工資及價格對經濟競爭力及抗逆力十分重要。對此我們當然清楚;但現實情況是部分基層勞工的工資確實低至不合理的水平,說明市場亦有其不足之處(即所謂market failure)。我認為發展經濟之餘,保障弱勢勞工和促進社會和諧是同等重要的兩項社會政策目標;一個公義的社會絕不應對剝削的行為坐視不理,關鍵在於如何取得適當的平衡。過去幾年我便是以此為目標進行最低工資立法的工作。

  《條例草案》是最低工資的法律框架,目標是制定恰當的法定最低工資,防止工資過低,並確保不會過度影響勞工市場的靈活性、經濟增長和競爭力,和導致基層工作大量流失。《條例草案》的重點是訂定以時薪計算的工資下限,而非生活工資;法例的重要條文,例如工資的定義、執法和罰則等等,盡量緊貼《僱傭條例》的規定,避免不必要地加重僱主的守法成本。

政府的修正案
──────

  在審議《條例草案》的過程中,議員對《條例草案》的建議整體上都表示支持,並提出了很多建設性的意見。在稍後的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我將提出政府經仔細考慮及平衡各方觀點後作出的修正案;各項修正案一方面盡量吸納各方的意見,同時務實地平衡勞資雙方和社會整體的利益,這點十分重要。法案委員會原則上都支持這些修正案,我希望議員都會支持。

  在我動議的修正案當中,有部分是擴大法定最低工資對實習學員的豁免安排,這是接納了一些議員及持份者對保存學生實習機會的建議。同時,有些放寬安排是有所規範的,以減少濫用和基層僱員被取代的情況,這是一個平衡的方案。

  在釐定最低工資水平和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報告方面,政府的修正案會確立最低工資委員會至少每兩年提交報告一次,政府亦會盡快安排發表有關報告。條例草案原本採取開放式的做法,有需要時便會檢討最低工資水平,沒有作出硬性規定,但明白到議員的關注,我們便作出修正,積極回應議員認為法例應明確訂明最低工資水平檢討周期的看法,以及對委員會報告知情權的關注。政府的修正案可以說是揉合規範、靈活和保障勞工權益三個重要元素,向前走了一大步,我希望議員支持。有議員分別提出修正案,將檢討周期訂為至少每年一次。我想指出,審慎平衡香港的整體利益是最低工資立法的「重中之重」,因此我們絕對不能接受議員的修正案。我會在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的發言中再作詳細解釋。

  至於計算法定最低工資工作時數及佣金的規定,法案委員會亦已詳細討論。考慮到議員的關注,政府的修正案會對有關條文作出技術性和草擬形式的修訂,務求令《條例草案》更加完善和精確。此外,我們會修訂總工作時數紀錄的規定,對於薪酬已達某一指定金額的僱員,可豁免僱主記錄其總工作時數,以盡量減輕僱主的相關行政工作及成本。我們會根據法定最低工資的水平制訂豁免工時紀錄的薪酬上限,然後將有關的附屬法例提交立法會審議。

  在殘疾人士的特別安排方面,議員大都認同《條例草案》應該為殘疾僱員提供有權選擇生產能力評估的機制,以減低法定最低工資對部分殘疾人士就業可能帶來的影響,對此我感到十分欣慰。政府的修正案為現職殘疾僱員作出過渡性安排,已適當地吸納了法案委員會的意見,並與康復團體共同擬定,而平等機會委員會亦一直參與討論。在法案委員會審議期間,委員也對評估機制的運作提出不同意見,政府會在實施法定最低工資制度後兩年內,根據實際的運作經驗來檢討這項特別安排。

  此外,政府的修正案也涉及《條例草案》一些條文的草擬形式,或在字眼上作出適當的微調,目的是令條文更清晰易明,並不會影響《條例草案》有關的政策原意。

《條例草案》其他的重要原則
─────────────

  在審議《條例草案》的過程和剛才的發言中,部分議員曾就《條例草案》一些內容表示關注。我想藉此機會再次表明政府的一些重要原則,基於這些重要原則,我們不能接受議員所提出的有關修正案。

  有議員提出法定最低工資必須足以應付僱員及其家庭的生活需要,並且不低於綜援金額,政府在過去的一段日子很清楚表示不同意這些觀點。我要重申,最低工資的政策原意是制定工資下限以防工資過低,法定最低工資不應等同生活工資。工資是僱員個人勞力的回報,生活需要則家家不同,差異可能很大。最低工資不一定足以支付每個家庭的開支,有經濟需要而符合資格的家庭可以透過社會保障制度獲得適當的補助,包括低收入住戶經濟援助;最低工資亦不能與綜援金額直接比較,因為綜援是按家庭而非個人情況來評估的。

  按照工資下限的理念,釐定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必須恪守以數據為依歸的原則,而《條例草案》建議立法會可批准或撤銷但不得修訂建議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亦同樣是建基於以數據為依歸的客觀原則。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的委任是用人唯才,須包括勞工界、商界、學術界及政府背景的委員;非公職人士的委員一定是以個人身分獲委任,務求全面考慮不同界別的意見,以香港整體利益為依歸,共同釐定及建議最低工資的合適水平。

    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在研究釐定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時,會考慮一籃子指標、其他和政策及指標相關的因素,以及不同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潛在影響評估。

    一籃子指標主要涉及幾個範疇,第一是整體經濟狀況、勞工市場情況、競爭力及生活水平四個範疇,而其他和政策及指標相關的因素,則主要包括:社會和諧、鼓勵就業、提升生活質素、提高購買力及其他可能出現的連鎖反應。


  至於法定最低工資豁免留宿家庭傭工的安排,是因應香港的情況,審慎考慮各方意見及相關情況後作出的合適做法,有穩健的法律基礎。《條例草案》建議豁免留宿家庭傭工,不論是本地或是外籍的傭工。豁免的決定性條件是留宿家庭傭工「留宿」於僱主家中這個工作性質,與性別或種族扯不上任何關係,絕對沒有歧視外籍或女性僱員。豁免留宿家庭傭工是基於四個主要考慮:

* 第一是留宿家庭傭工獨特的工作情況,尤其是僱主的家既是他們工作的地方,亦是住宿的地方,要為留宿家庭傭工計算及記錄工時實際上並不可行,但以工時計算法定最低工資正正便是《條例草案》的基礎。

* 第二是留宿家庭傭工的獨特聘用條款,他們享有非留宿工人所沒有的非現金權益,即免費住宿、通常提供的免費膳食,以及可節省往返工作地點的交通開支等。大部分在香港的低收入工人並沒有這些非現金權益。

* 第三,正如一些持份者指出,很多家庭確實十分依賴留宿傭工的服務,如果罔顧傭工的獨特工作情況及聘用條款而將他們納入法定最低工資制度,會令很多家庭在經濟壓力下停止僱用傭工,其中一個在職配偶(多數是妻子)或會被迫脫離勞動人口而留在家中。在香港人口老化的情況下,任何措施若令從事經濟活動的相關年齡組別人口的勞動參與率下降,都會影響香港的社會經濟發展。

* 第四,一些持份團體向我們表達除了要求把外傭納入法定最低工資外,更因實際上無法確定留宿家庭傭工的工作時數,而建議政府為外傭訂明「標準工作時數」作為計算工資的基礎,並取消「留宿」的規定。這兩個要求大大偏離現行的輸入外傭政策;輸入外傭原是為了解決香港留宿家庭傭工短缺的問題,正如一些持份者指出,在邏輯上,若不再要求外傭在僱主家中留宿,輸入外傭便應與輸入其他非本地低技術工人的安排看齊,受「補充勞工計劃」的規管及限制。

法定最低工資的實施
─────────

  時間表方面,在《條例草案》和政府提出的修正案如獲得立法會通過後,我們預計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於暑期完結前(即八月底前)會就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提交建議;政府在參考委員會的建議並作出決定後,會盡快向立法會提交有關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附屬法例。在預留一段時間讓社會和商界作所需的準備後,我期望法定最低工資在明年上半年全面實施。政府會密切注視並按進展情況,訂出實施法定最低工資的確實日期。

  在法定最低工資生效前,勞工處會積極進行宣傳和推廣活動,很多議員對這方面都關注,要多做宣傳、教育、講解,我們一定會做,使僱主、僱員了解各自在法定最低工資制度下的責任和權益。勞工處的宣傳資料會列舉適用於不同行業的具體例子,例如旅遊、飲食、物流等,說明最低工資法例的應用情況,並繼續為實施法例的預備工作(例如行業指引)與持份團體聯繫和磋商。勞工處在實施法定最低工資所需的資源,包括執法、諮詢、宣傳及其他職務的工作,會按既定的資源分配機制處理。當殘疾人士生產能力評估機制的細節釐定後,當局會決定評估費用的實質安排。

總結
──

  這次政府主動就《最低工資條例草案》提出八項修正案,充分顯示我們充滿誠意、樂意聆聽、從善如流;對於一些與基本原則相違背或可能造成反效果的事項,我們亦一定要緊守立場,反對議員的修正。法定最低工資在社會討論經年,得來不易,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貫徹我剛才所說的平衡之道,希望盡量發揮法定最低工資制度的好處,同時把不良的影響減至最低。我懇請各位議員支持《條例草案》,以及我稍後動議的各項修正案。

  最後我要藉此機會感謝勞工顧問委員會協調推動最低工資立法;亦感謝商界和勞工界的包容體諒,玉成其事;也多謝立法會特別是法案委員會在過去的一段日子辛勞工作,讓我們攜手為香港確立恰當的法定最低工資制度,共同寫下香港社會經濟發展史上劃時代的一頁。



2010年7月1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4時0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