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根據《僱員補償條例》動議的決議案總結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六月三十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根據《僱員補償條例》第48A條動議的決議案總結發言全文:

代主席:
 
  多謝葉偉明議員、李卓人議員、李鳳英議員和王國興議員剛才的發言,你們基本上是支持這項決議案的,我多謝你們。當然,你們也有很多寶貴而有建設性的建議,要我們客觀地檢視《僱員補償條例》。我想扼要、精簡地回應。

  首先議員提到《僱員補償條例》已實施了很長時間,我們應要作一個檢視。我要指出,我們一向都會不時因應香港的經濟、社會的環境和發展步伐,配合實際情況去檢討勞工政策和法例,確保與時俱進,及能符合社會需要和勞資雙方的訴求。

  就與僱員補償有關的條例,政府近年已在多個範疇做了很多功夫,並非停滯不前,例如在二○○八年修訂了《僱員補償條例》,就僱員在條例下的權益,承認註冊中醫所進行的醫治、身體檢查和所發出的核證,這是一個突破;同年,間皮瘤患者可根據《肺塵埃沉荅f及間皮瘤(補償)條例》獲得補償;今年,大家都記得在較早前,我們就《職業性失聰(補償)條例》作出修訂,加大對職業性失聰人士的保障。這些例子說明我們並不是只看單一條例,而是配合整個大環境,能力所及,我們必定會做。在現階段,我們應該務實一點,我同意大家的說法,不可以一成不變,要不斷視乎環境而改變,配合實際情況不斷去檢討,我們不會對新發展坐視不理,會繼續做功夫。

  有數項很務實的事情大家剛才都很關注,例如補償金額、每月21,500元的收入上限、永久喪失工作能力的補償和死亡的最低補償金額。我想解釋數點,首先,由於我們現時整個制度是採用不論過失的原則,無論僱主是否有過失或疏忽,均須給予僱員法定補償,因此,在釐定僱主的法定補償金額時,有需要在僱員的權益及僱主的承擔能力之間取得合適和恰當的平衡。

  剛才有議員可能有些誤解,有一、兩點我要澄清。工傷病假錢的計算並沒有入息上限,是工資的五分之四。葉偉明議員剛才提及,《僱員補償條例》沒有免除僱主在民事訴訟方面的責任,即是說,倘若僱員受傷是由僱主疏忽或過失引致,僱員除可獲得法定的工傷補償外,亦可根據普通法提出民事訴訟,索取損害賠償。這是基本的權利,法例上賦予他這樣做。

  第二,我想再具體回應有關最低金額,即李卓人議員和其他幾位議員也提到的310,000元最基本補償額。我想澄清設定310,000元這水平的目的是顧及那些工時較短而收入較低的兼職僱員,在工傷個案中,能確保他們不論工資如何,就算只工作一小時,如因工傷,都可以獲得310,000元的最低限度合理補償,這是很重要的。議員提到有關最低工資將來的發展,我們不是沒有理會,我們現時看到的是二○○八年的舊數據,而不是新的發展;但我作出清晰的保證,將來立法之後,我們一定會視乎水平,因應實際的需要再檢視最低補償額是否有需要調整,我們一定會做,我們有時間,現時仍未全面落實,待明年落實後,我們一定會根據實際數據去做。

  最後我想回應葉偉明議員提到有關腰背、筋骨勞損等問題,我在對上兩次人力事務委員會都交代得很清楚,勞工處在決定哪一種職業病要列入勞工法例下可獲補償的職業病時,會用專業和客觀的角度考慮幾個因素,包括參考國際勞工組織的有關準則、本港疾病的模式和其他有關因素。由於腰背、筋骨勞損等一般都是很複雜,有些是互相互動引致,如因為坐姿、重複動作、年紀老化等很多因素引致,在這些情況下並不容易確定勞損是直接源於工作,所以不是因為我們不想做,而是有實際困難。

  王國興議員和李鳳英議員提到遣散費是22,500元,為何這補償額是21,000元?其實,這兩條法例歷史背景不同、性質亦不同,故不可作出比較,而將兩個數拉平。但我剛才說,我們會因應社會發展,將來看看有沒有空間做得好些,我絕對不排除將來可以做得好些。

  主席,我想重申,政府是會每兩年檢討《僱員補償條例》所規定的補償金額一次,以確保補償金額的水平能配合工資及物價的變動。有關的檢討準則是勞資雙方所同意採用,且多年來行之有效。今次的修訂建議得到勞工顧問委員會及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的普遍支持。在將來的檢討,如果結果顯示僱員補償金額有需要作出任何調整或改善時,特別是最低工資立法落實後有沒有影響,我們一定會持開放態度去看,並坦承討論,希望在得到共識後全力在這方面工作。主席,我懇請各位議員支持通過這項決議案,讓工傷僱員及其家屬早日受惠。

  謝謝主席。



2010年6月30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7時0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