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就修改立法會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提出的議案辯論總結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今日(六月二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修改立法會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提出的議案辯論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

  在上一輪辯論,我盡量就每位議員的發言作回應,今次我會相對較為概括。

  首先,我注意到有幾位泛民黨派的議員,包括張國柱議員和湯家驊議員都表示,對於「一人兩票」的改良方案,他們認為本來原則上可以考慮,但由於種種原因而未能支持。李卓人議員的立場也差不多;他們都是「終極普選聯盟」(「普選聯」)的成員。但李卓人議員指出,「普選聯」原先提出的幾方面的建議並未完全獲接納,所以他認為特別在爭取「真普選」方面未有成果,因此不能在今次投贊成票。但我想指出,不論是李卓人議員或其他在座的議員及不同的黨派,將來在二○一七年我們落實普選行政長官之前,以及在二○二○年我們落實普選立法會之前,你們的位份所代表的界別、市民和黨派,在這個議會之內以及在下一屆、後一屆的立法會,我相信大家都會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參與。所以,根據《基本法》,大家認為是支持的就可以投贊成票,認為是不足夠爭取到大家支持的亦可以投反對票,屆時大家是會有份量和機會決定的。爭取普選,不論是黨派或是政府,人人都想;但如果今天可以行出一步,就應該去支持。

  所以,回應李卓人議員,大家希望有一個路線圖,人大常委會二○○七年十二月的《決定》,對普選行政長官其實已經有了一個局部的路線圖 ─ 經提名委員會提名若干名候選人後,由全體登記選民普選產生行政長官。

  另一點是,「普選聯」的多位學者提出一個「路徑倚賴」的方向。今次提出了「一人兩票」的方向,表明了二○一六年及二○二○年立法議會的組成只能進一步民主化。所以,我們依然希望盡最後的努力,爭取李卓人議員以及早前提及的幾位議員的支持。

  方剛議員昨天發言時表示有些擔心,功能界別議席由現時的三十席增加至三十五席,而新增的五席由三百二十萬選民選出,會否影響功能界別以及二○一二年立法會組成的「均衡參與」。我想告訴方剛議員及各位議員,我們現在訂定的二○一二年立法會的組成,是維持現有功能界別基本上不變,亦維繫了不同界別參與立法會的工作。

  梁家騮議員特別談到將來如何處理功能界別的選民基礎,他持比較開放的態度,認為不同的功能界別將來可能要「爭人頭」,要擴大人數,大家相比一下。但是,世界並非那麼簡單。梁家騮醫生可能會記得,在二○○三年期間,我在上一屆特區政府出任局長時,我亦提出過可否考慮在醫學界功能界別加入中醫。梁醫生應該清楚,中醫行業中有超過六千人,而根據法例可以執業的,不論是表列中醫或註冊中醫,共有超過四千人。至於西醫及牙醫行業,他們對於行這一步甚有保留。我提出這小小的例子,是要告訴各位議員,講大原則時,其邏輯好像很直截了當;但到了實踐時,確實會有一定的難度。但我很欣賞梁醫生及各位議員認為功能界別要往前再發展,這個大原則今後大家可以共同研究、商討。

  譚偉豪議員特別提出資訊科技界進行的兩輪民意調查,因為我們有了「一人兩票」的新方案,調查顯示這對於二○一二年政改方案的支持度亦提升了,對此我們當然歡迎。劉秀成教授亦提到,他所屬的建築及測量界也有同樣的顯示;而陳茂波議員提到會計界、梁家騮醫生提到醫學界,也有同樣的顯示。

  陳健波議員昨天表示要為功能界別「講講心底話」。我覺得最特別的是,他說原來做立法會議員是很辛苦的,但縱使這樣辛苦,他也認為要做下去。聽了他昨天的發言,我認為陳健波議員,你要記茪U一屆立法會會有新增的十個議席,五席由地區直選,五席是「另類」的功能界別議席,由三百多萬選民投票選出。以你昨天發言的水平,我相信你參加直選,是大有可能當選的。

  劉健儀議員再次提醒我,應該聽取她的意見,考慮擴闊航運交通界的選民基礎。我再次重申,我很願意接收她、其他團體、個別人士關於該界別的意見。但劉議員每次談到這點就會提及「檸檬」,我想如果她再這樣說,可能令人誤以為政府特別給予我們開設「茶餐廳」的牌照,專做港式奶茶和檸檬茶。其實並非如此,因為劉議員認為如果「一人兩票」方案不是由民主黨提出,而是由其他黨派提出,特區政府是否一定不會考慮?我在昨天的辯論中已曾回應,實情是在過去數年,不同黨派和團體在不同階段也有提出過不同形式的「一人兩票」方案。所以,今天我們提出這建議,是過去數年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

  何俊仁議員昨天發表了比較詳盡的發言,我認同大部分的內容,但有一點我想說明,何議員認為今次在香港發展民主,不單止影響香港的民主步伐,也影響內地的民主發展,我想指出民主制度在不同地方,要在其本地的土壤才可以孕育成長。大家看看英國和美國同樣是西方國家,但制度完全不同,一個是議會制,一個是總統制;所以,適用於香港的制度未必適用於香港以外的地區。何議員昨天提到已到了這關口,大家要共同考慮如果否決了二○一二年的政改方案,是否只是「三輸」?我認同,不論是香港社會、市民、政府和不同黨派、議員,大家也會輸。反而如果我們能夠通過此方案,把第二票賦予三百二十萬登記選民,這會令整個香港社會有希望,對將來落實普選制度更有信心。主席,我仍記得在一九九九年間,前港督彭定康先生到訪香港,有一次,我有機會和他聊天,我說在亞洲金融風暴影響下,香港當時的社會氣氛很「沉」。他的建議是:「Give hope to the people」 ─ 賦予香港市民要對將來有希望。今天這「一人兩票」方案獲得通過,整體香港社會就有希望。

  所以,我非常認同葉劉淑儀議員所指,待通過此方案,香港的政治板塊就會移動,亦會有改變。我亦認同葉劉議員所說,香港不需要繼續「議員政治」,香港是個多元化的社會,任何背景的黨派、任何背景的獨立議員,只要大家願意為香港謀求未來,大家都可以對話、可以溝通、可以合作。

  葉劉淑儀議員提及當立法會議員與區議員的薪酬,我可以確認,我個人意見是必須提供足夠及可觀的薪酬以培育更多政治人才。不過,我並沒說現時所提供的是「可恥」的。

  在作總結之前,我有數方面想再說。過去這段日子所發生的事情顯示,「一星期」對政治來說已是非常之長的時間。在六月十四日,政務司司長和我會見何俊仁議員和張文光議員,我們在一星期內,至六月二十一日,行政長官在諮詢行政會議之後,宣布可以採納「一人兩票」方案。另外一個「一星期已是很長時間」的例子,就是行政長官與余若薇議員在上星期四進行電視辯論,在辯論結束後,有很多朋友表示欣賞余議員的辯才,但我相信今次事情的發展顯示,余若薇議員可能贏了辯論,但公民黨卻輸了策略。

  有很多朋友提出三方面的質疑。第一方面的質疑是,公民黨為何策動「五區請辭」,進行所謂「公投」。因為這筆一億五千萬元的公帑確實是不應浪費的。補選完成只是刷新了香港特區自開埠以來立法會選舉的最低投票率 ─ 百分之十七。第二方面的質疑是,為甚麼公民黨依然執迷不悟?今時今日整體民意是支持賦予三百二十萬登記選民有「第二票」的。爭取了這麼多年,民主要進步,現時能有實質的進步,為甚麼不要?公民黨表示不希望走錯路,連累下一代,但今天否決這方案,就已經立刻剝奪這一代人的「第二票」,道理如何可以說得通?第三方面的質疑是,很多人都不明白,以公民黨一個擁有這樣專業基礎的政黨為甚麼會挑選與一個比較「激」的政黨做夥伴。不論是舉行所謂「五區公投」;不論是今天準備否決二○一二年政改方案,都是背棄了「良禽擇木而棲」這簡單道理。

  所以,主席,我作最後呼籲,希望公民黨能懸崖勒馬,因為一個與民意背道而馳的政黨是難以長遠成功的。民意很清楚,是更希望二○一二年政制能夠往前踏出一步。另一點我想藉此機會說的,是政府的同事很清楚看到,要為香港爭取民主是要鍥而不捨的。在過去數年有兩方面的鍥而不捨:在二○○五年,當二○○七/二○○八年方案被否決後,行政長官和我們這一系的同事並沒有放棄,我們繼續爭取得到人大常委會在二○○七年十二月作出《決定》,在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和在二○二○年普選立法會的時間表。所以,我需要向余若薇議員說,我們並不是因為方案遭到否決,才爭取得到普選時間表。其實關於普選時間表的工作,政府在二○○五年十一月已經開展,並已在更早的時間已經開始在內部推動和準備。

  第二方面的鍥而不捨,是有關「一人兩票」方案的。在過去數月,行政長官和我們這一系的同事廣泛地與不同的黨派進行溝通,我們並多次向中央反映「一人兩票」方案的意見,爭取至最後一星期,終於可以達成共識。所以,我想向葉劉淑儀議員表示,這並非因為在電視辯論後中央認為要出手,這是兩回事。

  主席,昨天李鳳英議員表示,處理這些事情要將不可能變為可能。我們今天因為有不同黨派和獨立議員都支持這方向,本來看似不可能的,今天變成可能。

  主席,數分鐘後,各位議員便會投下歷史的一票。我還記得二○○五年在大家否決了二○○七/二○○八方案後,我在議會內有機會向大家表示,可能數年後大家會有機會再就香港的民主進程作另一次表決,屆時,我希望各位議員可以好好掌握那個機遇。今天這個機遇來到,我希望大家都投下支持的一票,不要讓任何人今後再次質疑,香港的民主是否有未來、是否有希望,因為在通過了二○一二年的方案後,我們的下一站便是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主席,我呼籲各位議員支持議案。



2010年6月25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9時1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