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就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提出的議案辯論總結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今日(六月二十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提出的議案辯論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

  很多謝幾十位議員橫跨兩天表達了這麼多、這麼重要的意見,我會盡量回應,但亦不可能一一回應。

  何俊仁議員覆述了在過去一段日子與中央代表有對話和溝通的過程。在發言中,他表示過對二○一七年和二○二○年落實普選時爭取得到他們那一套理念的進度,信心並不大。我想向在座議員反映一下,我們這一系政府的同事很多在過去二十多年,橫跨四分之一個世紀,在九七年回歸前後,都需要處理一些與北京的聯繫,處理一些有關香港過渡的安排,以及在過渡後落實《基本法》的事宜。我們的經驗是很清楚的,就是能夠有溝通、有合作,就能夠為香港做到事。例如在九七年的前兩年,我們透過中英聯合聯絡小組處理終審法院的成立,在九七年前我們要立法,在九七年後要正式啟動新的司法機構的運作。第二方面,我們在九七年後的初期,在一九九七年至二○○三年期間,有金融風暴。及後,根據《基本法》,由於香港的世貿成員身份,在國家加入世貿後我們與中央有了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的協訂。第三方面,我想一提的是,自二○○四年開始處理政制發展議題以來,我們在二○○七年作出普選時間表的《決定》。所以,與中央合作,溝通、互動等是可以有成果的。

  黃成智議員和李華明議員都在發言中表示,這項「一人兩票」的安排,其實是實質的民主成果。

  湯家驊議員指出,有些人或許會擔心我們現時這個決定,會否使今後的民主進程反而有所拖延,會否把功能界別合理化等。但這些問題,按照《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二○○七年的《決定》,確實是在未來七至十年可以繼續探討和達成共識的。如果中央要拖延這件事,特區政府要拖延這件事,二○○七年就不會訂定普選時間表,大家今天亦不需要按照「一人兩票」方案,爭取為香港民主進程達成共識。

  張文光議員特別談到過去數月的經驗,我深信不論是甚麼黨派,包括民主黨,只要在未來的日子,大家都願意繼續溝通、對話,大家都可以影響到在二○一七年落實普選行政長官,以及之後在二○二○年落實普選立法會的實際安排。

  劉慧卿議員道出她的心路歷程,特別強調民主黨今次作出這樣的安排是基於一個無私的態度。這方面我是相信,亦是尊重的。

  馮檢基議員及李國麟議員都表示會支持這個方案。我對他們多年來所持的開放態度表示尊重,同時我亦想回應一下。馮檢基議員說「死馬當活馬醫」,我們在政府工作這麼多年,很多時如果政策的「生氣」不太足夠的話,我們都會有這種心態,但我並不認同馮議員所說在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和在二○二○年普選立法會這時間表或期望是「死馬」;其實完全不是的。主席,我認為通過了二○一二的方案,會使二○一七年和二○二○年本來已經實在的時間表更有活力。

  李永達議員問了一個實質問題,就是在落實一千二百人的選舉委員會時,第四界別──政治界別有七十五個新增民選區議員代表,加上現有四十二個區議會的代表,將來這一百一十七個議席會用甚麼方法選出?會用「全票制」抑或「比例代表制」?特區政府對此持開放態度,在做本地立法時,我們會聽取大家的意見才作決定。

  葉國謙議員陳述了自二○○三年區議會選舉後,他所屬的黨派所佔的區議會議席減少了,以及在二○○四/二○○五年特區政府提出區議會方案期間,雖然當年對我們在○五年提出的○七/○八方案甚有保留,但他們都表示支持。這次我們提出另一個方案,同樣是茩咱講黻狦陪在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制度的參與,他們也有一定程度的保留,但為茩輕銗薔D進程的大局而願意支持。特區政府的同事多年來都非常欣賞,並且看到他們願意為香港付出很大的努力。作為區議會功能界別的代表,葉國謙議員在發言中特別重申委任區議員多年來作出的貢獻,特區政府當然完全認同。

  王國興議員做了一個較為詳盡的發言,我們非常欣賞他的洞察力。他指出,這個「一人兩票」方案獲特區政府接納之後,不論是民意調查抑或是學者的發言,以至報章的評論,都全面表示願意接受,並且建議香港社會走這樣一條積極的路。這個方案和這套共識我們確實是得來不易。王國興議員再次提出在較早的時候,當特區政府還在諮詢的期間,「政制向前走大聯盟」向我們遞交由數以百計的團體所收集到的一百六十萬個簽名,我完全認同這給香港社會打了一支強心針,就是香港市民、香港社會整體是很願意見到政制向前走的。上周末,在維園有一個另類的組織,組織了十二萬人,一齊為普選撐政改,這項運動在社會上是有一定效果的。

  陳鑑林議員,很少見到你的發言那麼富有感情。我完全認同爭取達致普選,為香港民主取得進程,大家應該有理、有節、有信心和有策略。

  林健鋒議員,在過去的一段日子,你和你的同事組織了「工商專業政改動力」,我與黃仁龍司長都去過你們舉辦的活動。除了你們這個組織在推動香港的民主進程,我亦注意到「終極普選聯盟」也找你們,和其他建制黨派,不論是自由黨、民建聯或其他。我覺得社會上的政黨、政團有這類互動是一件好事。直接一點來說,在議會內外,以往經常有一些泛民黨派的代表問我,為何特區政府不多做一點要求功能界別自動取消?現時的情況比較好一些,因為他們可以直接與你們對話,可以直接接收到你們的意見,他們便會明白,要達成共識其實並非那樣簡單。
  
  梁劉柔芬議員特別提醒我們要顧及年青一代也要參與這個過程。我們推行普選、推行香港進一步民主化當然是為了香港的未來,而未來是屬於年青一代的,將來他們是社會上的主人翁。

  何鍾泰議員表示,專業會議希望特區政府可以成立新平台,繼續處理二○一二年以後政制發展的議題。我們當然會鼓勵相關的討論,但目前我們所聚焦的、並且是第三屆特區政府獲授權處理的,是二○一二年的方案。但是,大家就以後的民主進程所提出的寶貴意見,所有一套一套的建議,我們會作出歸納和總結,然後交由下屆政府考慮。

  詹培忠議員的發言一向富有色彩。今次他作了很重要的總結,他表示,「一人兩票」方案和二○一二年的政制可以向前走是對香港有利、對國家有利的。我要多加兩句:得來不易,必須好好珍惜。

  我要多謝劉秀成議員在界別內進行了三次民意調查,亦有好幾位代表功能界別的議員以不同的方式,有些是電子化、有些是夾雜文本的方式,進行民意調查。無論如何,大家都是希望可以掌握界別內最新的民意走向,從而讓議會在進行表決時可以充分考慮市民和界別的意見,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亦要多謝陳茂波議員和其他議員盡了這樣大的努力。

  陳茂波議員特別提到行政長官的提名門檻就算在二○一二年維持在百分之一,他個人認為可以下降至十分之一。雖然,我們會維持現有的比例──百分之一,但依然會確保,並希望有這一套安排,就是二○一二年的行政長官選舉依然有競爭,我們亦深信是會有競爭的。

  梁美芬議員昨天特別提到「五區請辭」運動,亦再次提到妳認為按照《基本法》是不應和不可以有「公投」。特區政府當然認同《基本法》沒有關於「公投」的安排。我們在較早前亦已承諾會檢討《立法會條例》,看看可以修訂那些條款以防止在任議員任意請辭以策動補選。市民是不支持這樣的。

  劉健儀議員剛剛進來,我亦非常留意妳的發言。妳特別提到自由黨十分關心政制發展,在好幾個月前已經進行相關的民意調查,在政府進行諮詢期間,你們亦有提交意見書。我十分留意你們的民意調查,確實有測試市民對「一人兩票」的意見,而多次的民意調查亦顯示,支持的人較反對的人為多。多謝妳對這方面的關心和鼓勵。我亦想藉今天的機會向劉健儀議員表示,妳多次向我反映應該考慮擴闊妳所屬的功能界別──航運交通界的選民基礎,只要妳有實質意見,我們都會積極考慮。

  另外,劉健儀議員和林大輝議員分別問到,是否應該取消行政長官不可以有政黨背景的本地法例的條款。我想向大家表示,我們在進行每一屆選舉的檢討時,都有作出相關的考慮,但直至今天,按照不同的民意調查,我們看到的是市民其實希望行政長官不屬任何黨派,從而可以平衡多個黨派的意見,以香港最大的公眾利益出發來管治香港。但長遠以言,我們當然要考慮這條款,並且要在邁向普選行政長官的過程中作出考慮。

  謝偉俊議員今天特別提到,在邁向進一步民主的進程上,要記得香港已有很多institutions,很多憲制上的安排是對香港民主化有幫助的。香港是個自由法治的社會,有廉潔的政府,有獨立的司法體系,而整個香港社會是非常透明的。我們現時尚欠的是如何達致普選的一套共識。今次,就二○一二年的方案,我們有了這套共識,就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基礎。

  從而我要提及陳淑莊議員今天的發言,提到香港的民主化及中國的民主運動。回應陳淑莊議員,多年來我都認為香港的公民意識其實相當高,我們欠缺的是黨派之間的一套共識,當然要達致黨派之間的共識十分艱難,這反映香港社會就民主化和如何達至普選的進程有多元化的意見。所以,大家透過溝通、互動去建立一套共識,是符合香港整體的訴求和利益的。

  梁家傑議員回想在二○○七年參與行政長官選舉。我對梁家傑議員最簡單的回應是──你所作的揣測是錯的。我們現在將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由八百人增加至一千二百人,是已考慮了泛民黨派在專業界別、社會服務界別、政界的代表的人數是會因應這增加而同樣地增加,所以政府很有信心,泛民黨派的代表在二○一二年行政長官選舉中應該可以出線,而二○一二年行政長官選舉是有競爭性的。

  李卓人議員特別問及,為甚麼今次不把二○○五年一千六百人選舉委員會的建議再次提出來。我們的道理是二○○五年尚未有普選時間表。現時有了普選時間表,而成立二○一二年的選舉委員會需要維持四大界別均衝參與,以致如果在二○一二年至二○一七年把選舉委員會轉化為提名委員會,提名委員會亦有四大界別的均衝參與。那時,行政長官候選人將共同面對全港三百多萬登記選民以普選方式產生行政長官。所以,我們今時今日的這一套思維和背景與二○○五年那時是不同的。

  張國柱議員亦提出提名門檻由一百人增加至一百五十人,獲提名的難度會否提高?其實是不會的,正如我剛才向大家解釋,我相信泛民黨派的支持者在四大界別中各個界別都會有一定的代表性。

  何秀蘭議員昨天問及,為甚麼不可以先進行本地立法,然後才處理《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的修訂。我恐怕這樣做會本末倒置,因為政府需要先按《基本法》修訂附件一和附件二的條款,才可以按《基本法》的附件進行關於選舉制度的本地立法。

  陳偉業議員不支持增加五個功能界別議席,他質疑這是否實質的民主進步。但是,如果由四百多位民選區議員提出候選人,他們每一位都是民選的,也有三百二十多萬選民參與選舉,為甚麼這不是民主的選舉?大家試想由三百二十萬登記選民選出五位代表,勝出的議員是獲得數十萬選票的,這項授權是很明顯的。但是,大家就政制發展持不同意見,政府當然明白和接受。

  梁國雄議員重提「五區請辭」、所謂「公投」。他說有五十萬人支持公、社兩黨候選人,這當然是事實,但與此同時,大家亦不要忘記有二百八十萬登記選民選擇不參與這場補選運動。大家問如何回應這五十萬市民的訴求,政府當然會積極面對,而市民選出的五位代表就可以按《基本法》今天在立法議會作出表決。

  余若薇議員十分留意政府播放的電視宣傳短片。余若薇議員很聰明,因為她是資深大律師,具有多年經驗,但她把政府宣傳短片堛漕丹熀梮瓣F,我們其實只是說若果走「五部曲」:短片中舞步的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當行至第三步又要還原基本步,即是「五部曲」永遠走不完──永遠走不完,民主就沒有進步。所以片中男士的角色不是「中央」,我們這樣表達是說明走至「五部曲」的第三部,一定要在立法會獲得三分之二多數議員支持通過方案,才可以跳完這段舞,所以可能有些誤解。余若薇議員亦有移花接木,引用謝偉俊議員的講話、李華明議員的講話,指李華明議員好像對未來落實普選信心不大,指謝偉俊議員表示不是民主,是民主化,是終於明白普選是不會來臨的。對不起,妳完全理解錯了。香港會否達致普選不是按個別議員的講話,因為《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第六十八條已規定,香港的選舉制度最終會達致普選目標;人大常委會二○○七年的《決定》亦明確了在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和在二○二○年普選立法會的時間表。喬曉陽副秘書長六月七日的講話表示,選舉的權利,核心內容是保障人人享有平等的選舉權,普選是指選舉權的普及和平等,選舉的權利是允許按法律作出合理的限制,這些普及、平等、只可依法作合理的限制,均是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

  最後回應黃毓民議員,今天不需要再說有沒有黨派「叫價」越來越高。今天我們討論的不是「價」;討論的是「共識」。

  所以主席,有三點總結。第一點,如果今天通過這議案,二○一二年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會由八百人增加至一千二百人,這樣會增加選舉委員會的代表性,亦會增加香港參政的空間。第二,會為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成立提名委員會鋪路。第三,今天通過對《基本法》附件一的修訂,往後在二○一二年至二○一七年期間就更有信心和把握可以落實普選行政長官。

  潘佩璆議員表示大家同坐一條船,而林大輝議員又提及「挪亞方舟」、「雙人獨木舟」等。我認為今天要進行的表決是共同為香港民主進程的「郵輪」起錨,所以很希望各位議員支持二○一二年的政制要向前邁進、支持這項動議。

  多謝主席。



2010年6月24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0時1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