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律政司司長就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提出的議案辯論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律政司司長黃仁龍資深大律師今日(六月二十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提出的議案辯論發言全文:

主席:

  在過去的發言當中,有議員曾經質疑,最近泛民議員和中聯辦就政改方案的接觸和溝通會動搖一國兩制的基礎。在這堙A我想就今日適用於香港特區的法律條文和框架,跟大家分析一下。大家都清楚,根據《基本法》,中央、香港特區政府和立法會三方面都有其憲制地位,以決定香港的政制發展。

  根據《基本法》的附件一和二,二○○七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必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或備案。

  大家都知道在二○○四年,人大常委會(國家最高權力中心)就附件一及二兩個選舉辦法作出解釋,訂出大家都熟悉的「五部曲」法律程序。

  讓我和大家很快地重溫一下二○○四年(人大常委會)解釋所訂定的「五部曲」法律程序:

(一)行政長官向人大常委會提交報告,提請人大常委會決定兩個(選舉)產生辦法是否需要進行修改。

(二)人大常委會決定是否需要進行修改。

(三)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出修改議案,並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

(四)行政長官同意經立法會通過的議案。

(五)行政長官將有關法案報人大常委會,予以通過或備案。

  當然,我了解當人大(常委會)作這決定時,社會上有很多不同聲音,亦有人不認同,不過大家知道這解釋是根據《基本法》第158條第一款作出,而終審法院亦已經清楚指出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所有條文的解釋權力是毋庸置疑的。事實上,這法律原則和法律程序已經成為香港不二的法律框架,而且一直沿用。大家都記得在二○○四年,董特首啟動了這「五部曲」,就二○○七年及二○○八年的選舉提出報告。人大常委會在二○○四年四月二十六日作出決定,包括行政長官選舉不實行普選,立法會選舉不實行全部議員普選,而功能組別及地區直選的議席各佔一半的原則不變。在這《決定》之後,特區政府在二○○五年提出的方案不獲通過,即在立法會得不到三分之二(議員的支持)。

  在二○○七年,曾特首再一次啟動這「五部曲」程序,即啟動二○一二年兩個選舉辦法的修改程序,人大(常委會)於二○○七年十二月亦在這方面作出《決定》,這是大家都熟悉的,包括我們取得了普選時間表,而對於行政長官(的選舉)則不實行普選,立法會亦不會實行全部議員普選,而功能界別及地區直選議席各佔一半的原則維持不變。這表示,根據這個《決定》,如果要在二○一二年增加立法會議席,是不可以沒有功能界別議席的。這項法律上的規限,早前曾有議員提及;各大報章,包括曾經支持變相公投的報章,都指出他們接受這法律框架的事實。我了解包括民主黨、普選聯、甚至是公民黨在內的朋友都接受這法律框架是我們政制發展的根據。一直以來,正如我剛才所說,這法律框架是政制發展的最終依歸。

  主席,在這情況之下,有泛民議員就政制發展問題要求和中央接觸,我強調這是政制改革的問題,中央有憲制權力和角色。(泛民議員)提出和中央接觸,希望可以突破困局,最後透過特區政府得到中央積極的回應。我相信,事實亦已擺在面前,這是大部分市民樂於看見的,我個人不相信這當中有任何違反一國兩制的原則。當然有議員可以選擇不接受這法律框架及現實,可以選擇挑戰和衝擊這框架為策略,但是那些接受及尊重這法律框架及現實的朋友,包括議事堂內跨黨派的議員,都希望在這法律框架內,盡量為香港爭取更大的民主及福祉,甚至有人為了要達到更大的民主程度及(為)香港(爭取)更大的福祉,需要作出犧牲。在今日的環境,如果對這些人冠以動搖一國兩制,甚至是背信棄義的罪名,我認為有欠公允。

  多謝主席。



2010年6月24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7時4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