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檢討職業安全健康及僱員補償制度」議案的總結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五月十九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檢討職業安全健康及僱員補償制度」議案的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

  我一再多謝葉偉明議員的動議和李卓人議員提出的修訂動議,同時剛才很多位議員提出了許多寶貴、有見地和很實質的意見,現在我作一個扼要的總體回應。

  主席,我一再重申,我剛才在第一次發言時,說政府十分關注我們僱員的職安健,特別是因工致命和受傷僱員的賠償問題,這番說話不是甚麼政治口號或是一些得體的說話,而是真正代表政府,特別是勞福局和勞工處的施政方針。每一宗工業意外的背後,其實都是一個很悲哀的故事,亦如剛才許多議員所言,每一個僱員都有一個家庭。我常常在公開場合說,每一宗工業意外其實是全輸的局面,無人贏:僱主輸、生產力又受到影響、僱主的聲譽亦受損;僱員除了皮肉受苦之外,嚴重的則致命,影響到生計、家庭,是沒有人贏的,所以我們真的希望工業意外可以減少。

  我會很扼要回應剛才大家的發言。首先我再講講「自我規管」的理念,這是葉議員剛才提出的問題。我一再重申,大家有一些誤解,以為「自我規管」運作後,便會出現一個「無王管」的現象或放任僱主的現象,這點是一個誤解。我一再重申,為了確保促進職安健的策略及制度與時並進,政府把規範職安健的法律架構,由最初我剛才提及詳細清楚列明最低的安全標準,一直演變至「規範性」監管與鼓勵企業「自我規管」兩者雙線並行。我們相信,基於「規範性」法例的局限,一套同時包含要求持責者(Duty holder)以「目標為本」的原則實施安全管理的法律架構,更加有效配合時代的發展和改善職安健的情況。

  在這項大原則下,勞工處近年制訂了很多職安健法例,證明我們真的與時俱進。如果大家沒有忘記的,一九九七年我們推出了整條職安健的法例,我們要求僱主就工作地點的獨特情況及危害進行風險評估,並須因應評估結果採取既有效、實際亦切實可行的措施,消除或減低有關的風險,保障僱員的職安健。我剛才講這絕對不是放任不理的現象,事實上亦有法例約束的,大家都知道,若僱主違反「一般責任」的條款,最高可被罰款五十萬元及監禁六個月。

  勞工處亦透過巡查及執法確保持責者履行各項責任,我完全同意有法一定要執,有法不執是沒有意義的,所以我們在巡查和規管方面做得很足。從實際的角度看,持責者承擔應有的責任,妥善處理風險,不但是保障僱員安全健康最有效的方法,亦是避免因意外而造成延誤及損失的最佳保證。我剛才引述過去十年一系列工作意外事故的數字一直有改善,說明這政策有一定的成效,但我們不會因此而掉以輕心,我們一定會加倍努力,做好我們的工作。

加強監管及巡查
-------

  至於在監管和巡查方面,我認同一定要以嚴肅、認真的態度去做。我剛才提到我們每年巡查約十一萬次之多,單單在去年二○○九年,我們共發出了30,559份警告、1,230份「敦促改善通知書」、147份「暫時停工通知書」,這個剛才提及是「殺手寣v,停止工作,阻止生產,其實這是最有效打擊僱主的,以及提出1,887宗檢控。對於葉偉明議員動議的第二點,即公布勞工處巡查時作出檢控的項目,我們會積極考慮你的建議,葉議員。

訂立專門的法例規管高空工作
-------------

  高空工作大家都關注,亦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我們最近亦在這方面做了許多功夫,大家都知道法例清楚規定高危工作有全面的規管,最簡單是包括吊船、天秤等,甚至貨物碼頭,我剛才提及有連串的法例全面保障,我們亦會在這方面與有關業界朋友、工會保持聯繫,會不時檢視相關的法例,並在有需要時作出修訂。

推動僱主承擔有關職安健的各項責任
----------------

  在立法和執法以外,宣傳和推廣同樣重要,因為工業意外往往是意識的問題,我們提升僱主、僱員以及社會大眾對職安健的態度及意識,從而改變「貪方便」及「怕麻煩」等心態,這點是要改的,特別是很多時大家都關注到例如棚架工程、小工程等等,往往在小工程便發生意外,因為每每掉以輕心,可能是「怕麻煩」、「貪方便」,在這方面我們一定會加強信息,透過我們的持分者和許多夥伴機構多做這方面的功夫,透過獎勵、宣傳、約章等去做。

  勞工處亦有許多宣傳的途徑,大家都知道,我們印備不同的單張、職安健的刊物,多達400多種,有法例簡介、工作守則、實務指引、安全指南、還有意外分析,我們分析一些死亡意外個案,讓人前車可鑑知道哪些地方不應做。

  適當的培訓也是重要的,在這方面我們有全面的配合。大家都記得在一九九九年我們引入「平安咭」,即強制性基本安全訓練,所有在地盤和貨櫃場高危工作一定要有「平安咭」,否則是不准在那裡工作的。另外有一些高危的如密閉空間及氣體焊接,包括吊船、起重機及負荷物移動機等等,全部一定要接受勞工處處長認可的L制性安全訓練,並取得合格證明書才可以操作的。

  在這方面我們亦與職安局保持緊密的聯繫,特別是幫助中小型企業、承辦商購置安全設備及改善工作環境,其中包括資助中小企購買高空工作防墮裝置、安全梯具、飲食業應用的防切割手套及防滑鞋等,並透過這些資助為中小企員工提供免費安全培訓。

  總括而言,就動議提出要求推動僱主承擔保障僱員職安健的責任,投放資源培訓員工,提供保障僱員職安健的設施及工作環境,這些完全配合政府的政策,大家如出一轍,非常吻合,我們一定會努力不懈,在這方面繼續努力。

  李卓人議員剛才提出了一系列的建議,我在第一次發言時己回應了許多,我不想重覆,只是補充幾點。

  第一點是有關要求修訂政策、提高對違法僱主的刑罰、檢討法例中的安全標準,以及制訂全面的安全健康教育政策等事項,政府會不斷檢討現行政策及規範,會朝茬o方向去做。

規定發展商預留一定比例工程費用作施工安全開支
----------------------

  李議員特別提到規定發展商預留一定比例的工程費用作施工安全的開支,我想補充幾點就是該項建議實際上與政府實施的「支付安全計劃」相似。現時,政府已在工務工程及公共房屋工程實施「支付安全計劃」(Pay for Safety Scheme),根據計劃,承建商須將涉及安全的項目納入標書,如果承建商成功實踐這些項目,政府會向承建商獨立支付這些費用,否則就不會付款。部分私人發展商亦已在屬下的建築工程,自願性地引進此類安排。不過若要立法則會有一定問題,包括必須在有關法例中清晰釐定各有關方面,如發展商、承建商等的責任。特別是在現行法例中,保障工人職安健的責任是由承建商承擔,一旦立法,責任便伸延至發展商身上,難以釐清各方的責任,對執法亦造成一定的困難。同時,規定發展商就施工安全承擔責任亦同樣面對剛才的困難。

  事實上,現時工務工程及公共房屋工程在安全紀錄的成果,並非任何單一措施可以達成。除了「支付安全計劃」發揮一定作用外,亦因為引入了多項其他措施,包括「獨立安全稽核計劃」及一套紀律處分機制,監察承建商的安全管理制度是否完善及實施情況,並對安全表現出現問題的承建商採取紀律處分。

  除此以外,有部分私人發展商自發實施類似的安排,亦有其他機構採取其他模式鼓勵承建商提升建築工程的安全水平,效果良好。我們仍會朝這方向全面配合,推動私人工程的發展商及承建商合作,匯合資源提升建築地盤的工作安全。

完善工傷及職業病申報及僱員補償的制度
------------------

  至於有關工傷及職業病申報及僱員補償制度的建議,現行的《僱員補償條例》已有清晰條文,訂明有關僱主呈報意外事件的責任,僱主在獲悉工傷意外發生或僱員患上該條例列明的職業病後,不論該意外或職業病是否引起任何支付補償的法律責任,僱主均須向勞工處處長呈報。

  僱員若有所懷疑,可聯絡勞工處僱員補償科,查核僱主有否呈報,勞工處一定會向僱主作出跟進,並協助僱員登記。根據條例,僱主如沒有合理解釋而逾期或未有向勞工處處長呈報僱員的工傷事件或職業病,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罰款五萬元。
  
全面檢討《僱員補償條例》
------------

  至於僱員補償的問題,該制度繫於僱員的權利和利益及僱主的負擔能力。我們認為目前沒有需要就現行的補償制度作出重大檢討或變更,理想的做法是採取更審慎和務實的方法,在必要時檢討個別項目或特定範疇。

  剛才葉偉明議員、潘佩璆議員,特別是潘議員,對於精神創傷問題表示關注,我想談談這方面的問題。按照現行的制度,僱員在受僱工作期間因工受傷,包括精神創傷,如有充足資料證明該創傷與其遭遇的意外相關,並會引致僱員暫時及/或永久喪失工作能力,在計算僱員補償時是會考慮在內的。換言之,有關工作事故導致精神創傷的個案,現時法例已有保障。事實上,勞工處亦曾處理一些包含精神創傷因素的工傷補償個案。

  讓我在此舉最近兩個實例,一名僱員在工作期間推動一卷兩米乘一米的電線轆時壓傷左手無名指,引致喪失手指第一節,其後並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另一名僱員於執行職務時吸入煙霧感到噁心,引致眼睛不適、失眠,其後導致創傷後壓力症。兩位僱員都需要接受精神科的治療,「僱員補償(普通)評估委員會」,即所謂的判傷委員會,亦確認兩位僱員在創傷後壓力症方面的情況。勞工處在釐定該兩宗工傷個案的補償金額時,亦將相關的病假及因精神創傷所引起的永久喪失賺取收入能力計算在內,使兩宗個案均可按《僱員補償條例》就身體損傷及精神創傷得到補償。

  由此可以證明,現行的《僱員補償條例》已有機制處理因工作事故導致精神創傷的個案。然而,每宗工傷個案的具體情況都不同,《僱員補償條例》附表1已列明就最常見的損傷可能導致的永久喪失賺取收入能力的百分率。《僱員補償條例》亦列明在評估損傷不包括在附表1內的個案時,「僱員補償(普通)評估委員會」會參照附表1,必要時亦可同時參考其他國家一些行之有效的評估指引。

  勞工處在替工傷僱員辦理銷假手續時,會了解該僱員有否因工作意外引致精神創傷而需接受精神科醫生診治,在有需要時會為僱員安排相關的評估以釐定補償金額。勞工處會繼續盡力為僱主及僱員提供適切的協助和意見,及密切留意此類個案的情況。

  職業病方面,我在第一次發言時已提及過,勞工處在考慮是否將某一種職業病列為勞工法例下可補償的職業病時,會以專業及客觀的角度,參考國際勞工組織的有關準則,及本地的疾病模式及其他有關因素。

  我想強調,我們會以開放的態度考慮各種改善《僱員補償條例》的具體建議,並繼續留意社會及各方面的情況,聽取各界的意見,包括議員的意見,適時作出檢討和改善,以期在保障僱員權益及僱主的承擔能力之間取得合理的平衡。

完善工傷及職業病的預防機制
-------------

  我們非常明白「預防勝於治療」的道理,並會切實地把這概念應用於預防工傷和職業病方面。為進一步完善推廣預防職業病的工作,勞工處在二○○八年採取新的角度,以視聽形式,製作全新的預防職業病教育資料套件,介紹一套全面的策略以預防各種職業病,並在二○○九年與職安局轄下的職安健行業委員會、僱主組織、職工會及不同的安全社區等大家合作,攜手推廣該套件。我們會繼續透過這些推廣活動,令僱主及僱員對預防職業病的一般認知得以持續。

設立「中央僱員補償基金」
------------

  剛才葉議員就設立「中央僱員補償基金」發表意見。我剛才發言已談過,我想重申幾點。本港一向沿用由私營機構經營僱員補償保險市場,此私營模式一直運作良好,而在現行的僱員補償制度下,因工傷亡的僱員可享有合理的權益及全面和適當的保障。

  為確保各行各業 (特別是高風險行業) 的僱主能夠投購勞保,保險業界於二○○七年五月一日推出「僱員補償聯保計劃」,目的是為僱員補償保險的後援市場,計劃實施至今運作順暢。

  由此可見,現時的僱員補償保險機制可確保所有僱主均能在保險市場上投購僱員補償保險。

  雖然中央僱員補償機制有其優點,但我們亦需審慎考慮此機制可能帶來的問題。例如在缺乏風險分散和其他保險業務相互補貼下,計劃容易陷入財政困難,使保費有大幅上升的壓力。此外,目前有大約六十家保險公司獲授權承保僱員補償保險,競爭非常激烈。僱員補償保險業務佔一般保險市場業務相當大的比率,如以中央僱員補償機制取代私營市場,不單會打擊承保僱員補償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更會對所有承保一般業務的保險公司及其僱員構成嚴重影響。

  我們認為現行的僱員補償保險機制有效,亦較切合香港現時的環境,因此不應作出重大改變。政府會繼續與相關持分者及機構聯繫,確保僱員權益得到全面的保障。

  剛才亦有議員對自願復康計劃的運作表示關注,我想作一點回應,勞工處現在推行的自願復康計劃是由保險公司向工傷僱員提供適時及免費的私營康復護理服務.僱員參與計劃純屬自願。我強調是自願,他們可以自行決定是否接受保險公司的邀請,如在參與計劃時遇到困難可以隨時退出計劃,計劃只是提供一個額外的途徑,純粹多一個選擇,讓工傷僱員免費享用私營醫療及康復機構檢查及康復治療服務,讓他們可早些痊愈,早日復工,完全不會影響參與者在《僱員補償條例》下的權益,這點很重要,我重申不會因此而令工傷僱員損失權益。

「地盤安全主任的僱用政策」
-------------

  王國興議員提到的地盤安全主任僱用政策,我們也很詳細檢視過有關的事實。目前建造業的註冊安全主任是由承建商僱用的。有些人士質疑這種僱傭關係的獨立性,亦有建議由勞工處聘請,我們客觀檢視過,是有一定的困難存在,我們在明日的人力事務委員會有詳細交代和探討這問題。我想提出, 建築地盤註冊安全主任的職責,是協助承建商遵從職安健法例的規定,和促進在建築地盤中工作的人的安全及健康。承建商須監督安全主任履行其職責,並提供一切所需的協助、設備、設施及資料,最終地盤安全的責任是在承建商身上。

  此外,建築地盤環境複雜,要有效確保安全,不能單靠安全主任一個人,必須有良好的安全管理制度,員工上下同心協力,並有監督制度,才能發揮得到。

  我們認為,在現行法例下,安全主任已做到他的工作,發揮到他的角色。如果要勞工處聘請他們會有困難,因為作為執法部門,並不適宜聘用、指派,甚至直接監督安全主任在建築地盤的工作,以免混淆角色,影響執法。但我們明白你的關注,我們會在這方面與承建商多些溝通,多些教育他們,令他們知道自己的責任,做好整個制度,不要因為個別事件而影響整個制度的運作。我明日會在委員會作詳細探討。

總結
--

  主席,我要重申政府十分關注保障僱員在工作時的職業安全及健康,以及因工受傷的僱員的權益。我們會繼續不斷因應社會環境、經濟等發展檢視職安健政策,並不時檢討有關法例,配合社會、經濟,以及技術的轉變,這點很重要。除了加大執法力度,亦會在宣傳及推廣教育方面做多些功夫,亦會繼續與各有關的伙伴機構更緊密聯繫,做好我們的工作。最後,我一再多謝今日葉議員提出的動議及李議員的修訂,我亦希望全港僱員能開開心心上班去,平平安安回家來。

  多謝。



2010年5月19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1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