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於《迎接新挑戰:香港如何落實最低工資條例論壇》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四月二十二日)於香港浸會大學管理學系舉辦的《迎接新挑戰:香港如何落實最低工資條例論壇》的致辭全文:

吳校長(香港浸會大學校長吳清輝教授)、施教授(香港浸會大學管理學系系主任施立培教授)、趙教授(香港浸會大學管理學系教授暨論壇籌委會主席趙其琨教授)、各位嘉賓、各位關心最低工資立法的朋友:

  我要感謝浸會大學管理學系舉辦《迎接新挑戰:香港如何落實最低工資條例論壇》。今次的論壇邀來海外學人、本港政經人士和社福界的代表從不同角度討論如何落實最低工資,反映最低工資的討論已由應否立法進入實務的層面,即法例框架、條文、執行和配套等。今天,我會從立法的背景、目的、原則、保障範圍、釐定最低工資水平的機制等方面,給大家一個全面的重點剖析。

  最低工資立法確實是政府在經濟、勞工和社會政策上的重大轉變,也標誌茼^歸之後特區政府新的管治和施政思維。我必須指出,這個政策轉變絕非輕率作出,而是經過反覆審慎考慮的決定。最低工資富爭議性毋庸置疑,很多自由經濟學派學者並不贊成最低工資立法,認為弊多利少。

  香港是外向型的自由經濟體系,勞動市場能否靈活自由議價,對保持本港的競爭力,特別是抵禦外圍經濟的衝擊,至為重要。但現實情況是確實有部分基層勞工工資水平過低,甚或被剝削;一個關愛的政府是絕對不能對這種不健康的情況坐視不理的。於是幾年前我們從企業社會責任的角度出發,由政府帶頭確保政府外判服務的清潔工和保安員的工資不會過低,希望鼓勵企業效法;為清潔和保安兩個行業推行的「工資保障運動」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出台的。

  在推行「工資保障運動」的過程中引發了社會對問題的廣泛關注,也帶來了觀念的改變,有其積極和正面的意義。但兩年後事實證明自願性質的運動有其局限,事情發展下來,立法成了唯一的途徑。由於只為清潔、保安立法不但實施起來有困難,也會造成不公平,甚至引起歧視,經深思熟慮後政府決定為最低工資全面立法。

法例的目的
─────

  方向既定,最重要的是確保法定最低工資制度能在各方利益之間取得適當、審慎的平衡。因此我們的目標十分清晰,就是要建立一套恰當的最低工資制度,確保以下四點:第一:防止工資過低,即不要有過低的工資出現;第二:盡量減少低薪職位流失,不想見到最低工資造成大量就業問題;第三:確保不會過度影響勞工市場的靈活性;第四:維持本港的整體經濟發展和競爭力。

  這四項原則可說是《最低工資條例草案》背後的精神。條例草案的重點是訂定以時薪計算的工資下限;其中的重要條文,例如工資的定義、執法和罰則等等,盡量緊貼《僱傭條例》的規定,避免不必要地加重僱主的守法成本。

涵蓋範圍
────

  經廣泛徵詢持份者和權衡利弊後,條例草案建議在涵蓋的僱員範圍方面豁免留宿家庭僱工和部分實習學員。

  豁免留宿家庭僱工,主要是考慮到其獨特的工作模式和非留宿工人沒有的非現金權益。首先,留宿家庭傭工工作的地方就是休息的地方,隨時候命、按要求提供服務,加上家務性質繁雜多樣,實在難以計算工時。其次,留宿家庭傭工有免費住宿,大都有免費膳食,省卻了其他僱員必須負擔的主要支出和上下班的交通費。

  第二類的豁免,是參與由指定的教育機構安排或認可的實習工作的學生,而這些實習必須是屬於有關課程的必修或選修部分,並且是為了符合全日制經評審課程所頒授的學術資格。

  至於殘疾人士,政府的原則是他們應同樣受到最低工資的保障。為了減低最低工資對他們的就業機會可能產生的影響,我們特別安排殘疾僱員可以根據條例草案要求進行生產能力評估,以助釐定最低工資是否適用,或應收取按生產能力決定的薪酬。生產力評估的安排在反歧視和保職位之間已作出合理務實的平衡。

最低工資水平的釐定
─────────

  最低工資立法的關鍵當然就是最低工資的水平,也是大家最關注,坊間近日熱烈討論的焦點。本港首個最低工資的水平由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負責釐定,然後向政府作出建議。委員會會以數據為依歸的原則考慮一攬子的指標,包括整體經濟狀況、勞工市場情況、競爭力和生活水平等,再進行數據研究及分析,並廣泛諮詢持份者,以確保社會的整體利益。為配合法定最低工資的實施,統計處在三月十八日發表的《2009年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報告》提供了包括全港僱員的工資分布、就業和人口特徵在內的全面和詳細統計資料數據,供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參考,進行審慎、客觀及全面的分析和研究。委員會現正收集社會各界對工資水平、統計處的報告和其他相關資料的意見,請大家踴躍參與,在五月三日前向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表達你的看法。

法例實施的配套工作
─────────

  立法會現正全速審議條例草案,政府亦全力配合。若條例草案順利通過,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建議的首個最低工資水平獲接納,再預留一段時間讓商界和僱主作準備後便可以實施。作為法定最低工資的執法部門,勞工處在法例實施前會展開廣泛的宣傳和推廣工作,並因應特定行業的需要制訂指引,讓僱主和僱員充分了解在新法例下的權利和責任。

結語
──

  這些年來我一直在最前線處理「工資保障運動」和最低工資立法的工作,每個階段均全程參與。我的體會是,最低工資從無到有,要能發揮正面的作用,最重要是講求平衡和包容。我有信心最低工資立法能真正平衡勞資雙方的利益;也希望工商界、勞工界、立法會各政黨和議員、社會各界人士互相包容,與我們一起完善這項歷史重任。

  最後,我要再次感謝趙其琨教授邀請我出席論壇,我希望我的發言能引發在座各位積極和務實的討論。謝謝。



2010年4月22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4時5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