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二零一二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建議方案》記者會答問全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律政司司長黃仁龍資深大律師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今日(四月十四日)在中區政府合署新翼舉行《二零一二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建議方案》記者會的答問全文: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大家好!

  特區政府今日發表了《二零一二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建議方案》,總結前一階段諮詢的結果,並提出了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具體建議。

  剛才我在立法會議事廳上介紹了2012年兩個產生辦法的建議方案,在這堣ㄕA重覆。我想集中談談這份方案的幾個特點。

  首先,這份方案具有廣泛、穩固的民意基礎。諮詢期間收到的意見普遍支持政府在諮詢文件中列舉的民主化方向;民調亦顯示,有約六成市民支持政府提出的兩個產生辦法的主要元素。

  第二,這是一份民主政制有實質進步的方案,主要反映在以下幾方面:

* 民主成分顯著提升,通過大幅提高民選區議員在選舉委員會和立法會兩個選舉的參與程度,壯大選舉委員會和立法會的民意基礎。

* 增加選舉委員會成員數目和立法會議席,可以擴闊參政的空間。

* 方案亦盡量吸納了泛民朋友的一些意見,包括區議員互選採取比例代表制。雖然與2012年選舉方案無直接關係,我們也表明特區政府對取消區議會委任制度持開放和積極態度,並承諾在立法會通過建議方案後,盡早在本地立法層面提出有關建議。

* 對於2012年以後的政制安排,我們本茩t責任的態度,歸納、總結了收集到的意見,記錄在案,並建議下屆政府積極跟進、認真研究各方案。

* 通過2012方案,會為立法會日後全面普選訂下方向,包括不再增加傳統功能界別,並以全體合資格選民作為選民基礎,體現立法會選舉最終要符合普及、平等的原則。

  這份方案是在符合《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情況下,爭取到最大的空間去提升2012年兩個選舉辦法的民主成分。

  這份方案也是綜合考慮各種因素後,最有可能獲得多數市民、立法會三分之二、行政長官和中央接受的一份方案。

  05年我們錯失了政制向前走的機會,今日我們有一份比05年更加進步、更加民主化的方案,我們絕對不應該再錯失良機。

  社會的主流意見是非常清晰的,有160萬個簽名支持政制向前走,有過半數市民支持立法會通過政府建議的2012年政改方案。

  對於認同這個主流意見的市民,這份方案能夠通過,就意味荍畯怞V兩個普選邁出實質的一步。

  對於重點茞援馧戽袨馭鴾霈蛌漯B友,希望你們看到,這份2012方案與你們心目中的理想並無矛盾,相反,正如我剛才在立法會所說,它是一條最終必定能夠通往羅馬的康莊大道。

  而對於整個社會來說,通過2012方案,會有助各方建立和強化互信基礎,鞏固我們成功落實普選的信心。

  謝謝。

記者:剛剛你的發言再次重申政府的方案是有六成市民支持,亦吸納了泛民的意見。但政治現實就是,今日出台了,但他們說無法接受,以及覺得政府逼他們投反對,可能不可以支持。其實政府是否已經「打定輸數」,今次的方案可能重蹈05年的覆轍,即是最終被否決。如果再否決,責任在政府還是議員呢?

政務司司長:我們今次提出這一套方案,是經過三個月諮詢所收到的47,200多份的意見書,再加上我們亦參考了多個民意調查,包括一些學術團體和其他機構,再加上我們收到160萬個市民的簽名,所以我們認為這套方案是可以有最大的機會爭取多數市民的支持,同時,亦最大機會爭取立法會的支持,所以我們一定會盡心盡力去爭取立法會每一票的支持。雖然他們今日有些表達了認為這份方案是無法接受,如果我沒有聽錯電視的剪接,他們多數都有說希望能夠繼續商討,所以我們一樣會保持與他們溝通,努力爭他們的支持。我亦呼籲他們要尊重民意,同樣地我們認為這個方案是得到多數市民的支持,所以亦希望他們考慮到這是有民意的。

記者:司長提到市民其實很希望政制向前行,而現時都是政府及立法會兩方面的共同責任,議員如何投票,他們會向市民交代,一旦今次方案最終不獲立法會通過,司長你本人及特區政府會如何向市民以至中央政府交代?

政務司司長:我們今次這個方案是經過三個月的諮詢,亦搜集了各方面的意見,認為有可能得到最多數的支持。我相信我們不可能在人大常委會的07年決定框架之下,又符合基本法,可以提出一套更加多人支持的方案。我們覺得在這個框架之下,已經爭取了最大的民主空間。我不想有人誤會,以為我們與某些團體或方面是對立的,其實,我們大家是同坐一條船,我們大家都是希望盡快可以最終達致普選這個目標。大家一起走,大家邁向普選,為普選鋪路。所以2012這個方案其實是一個過渡的方案,我亦希望大家秉茞z性、務實及包容的心態,去探討這方案可接受與否。

記者:因為「五區公投」投票在即,「五一六」就是了,特區政府選擇在這個時間推出一個惹火的政改方案,其實是怎樣考慮當中的影響?有否評估其實可能會反而幫「公投」助選,催谷投票率?另外,司長亦有傳你會選行政長官,你覺得如果今次的政改方案拉倒後,對你的選情,對你更上一層樓有甚麼影響呢?可否說說你對你自己仕途的看法?

政務司司長:首先,我想再重申我們是不認同這個「公投」。我們一直的立場是五月十六日是一個補選,而這個補選是因為立法會有五位議員請辭而出現出缺,所以我們要依法進行補選,就是如此。時間上的問題,我們多次講過,我們是會在三個月的諮詢後盡快將意見歸納及整理,跟荇野X來給公眾。我們今次是按照一向的承諾,即是我們現在整理好了,梳理完後做了一套建議,我們希望可以在七月中前表決,所以我們盡量想給公眾、立法會、各方有心人士多些時間去討論及審視,所以今次我們整理好便推出來,主要是給人多些時間去考慮研究。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一直都說我們不會磋跎歲月,我們安排三個月的公眾諮詢,收到很多意見,在整理好,方案完備了,我們就會提交立法會審議,給公眾討論。我們亦說過不會乘人之危,所以不論補選的結果如何,我們立場是很清晰的,無論這五位議員何時選出,我們的基數都是60,三分之二就是要爭取40票。特區政府辦事非常光明磊落,我們準備好方案,就拿出來向立法會交代。

記者:我想問黃仁龍司長,全體立法會議員方面,政府的意見是以60位來計算三分之二的基數,我想問這個意見的法律基礎有多穩固呢?同時,會否擔心很容易社會的JR?最後都需要釋法,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去解決問題?以及你在諮詢過程中沒有沒諮詢中央的意見?

律政司司長:關於達致這個結論的基礎,其實今早唐司長已基本上提過,不過,既然你提問,我會盡量回答。我們詳細研究過這個問題,我們內部考慮過很多方面。我們首先參考過《基本法》相關的條文,大家都可能知道在《基本法》內,有提及全體議員的條文是有幾條的,我們亦考慮過每一條的演釋應該如何。

  第二個很重要的,就是我們考慮到在議會會議一般來說,譬如是定出法定人數的目的何在?為甚麼要定出一個三分之二或者二分之一,這方面的目的為何?同時,第三,我們有考慮過其他國家的一些相關案例,包括有澳洲和美國某一些州的情況。

  考慮過所有情況後,我們得出的結論,就是全體議員的解釋應該是全部認可議員,《基本法》附件二第一條第一款中所規定的全體60名立法會議員的人數,即是不受任何出缺的影響,這就是基數的所在。

  剛才我強調過的問題,為甚麼會有一個譬如是法定人數,或是特定三分之二中的一些要求。我們考慮到,如果我們容許出缺影響基數時,有一些比較極端的情況,假設出缺的人數很多,並不是5名,或是10名、20名,因為種種原因,令致有可能在立法會堛漱@些權力,特別是某些條文中所涵蓋一些比較重要的權力的行使,保障是比較少了。亦因為人數比較少時,以致決定可能未能達致應該有的適當尊重等等。這些都是關乎訂定的目的如何,這並不單止是我們,其他地方都有這方面的闡述。

  同時,我們很強調一件事,就是全體議員的詮釋在《基本法》應該是一致的,並不是在某一條中全體議員是講X,第二條的全體議員是講Y,我們相信這樣做的話,是並不太符合解釋這些憲法文件中的原則。同時,今早唐司長亦解釋過,譬如第六十七條,關於不是中國藉的香港永久性居民暫時可以在12個功能組別中參選,這方面是有百分之二十的規定,這個百分之二十,我們認為很明顯,基數一定要以60名作為基數,不會因為出缺的改變而有所改動或浮動。否則的話,結果將會很嚴重,因為如果出缺的人數多,這百分之二十的數目會有改變,這樣對實際影響有那些人非持有國藉的在立法會的身份會構成很大的問題。由六十七條可以看到為甚麼一定要是60呢?我們認為是相當清晰。

  由此可見,整體性的演繹,我們認為是相當一致的。我們亦看到在60這個數目來說,如果大家看附件二中,組成這個60席,這並不是很普通地決定,大家會記得當中有涵蓋那些是地區、功能,堶惇O有均衡參與的目標。我們認為這個基礎不會因為個別人士的出缺或是辭職而動搖這個考慮。

  基於種種的原因,我們頗有信心我們的意見是正確的,就是應該以立法會全部認可的議員,即是60名議員來作為考慮基礎,這是我們律政司考慮過種種因素所得出的結論。

記者:其實政改方案是司長你在任內的一個重要任務,司長亦是下屆行政長官的熱門候選人,其實擔不擔心如果政改方案被否決後,會影響司長的晉升前途呢?另外一方面,其實泛民今日表示對方案失望,如果泛民仍然堅持要否決這個方案時,政府還有沒有讓步的空間呢?會否修改方案呢?

政務司司長:正如我剛才所說,我們在今次制訂這套方案時,真的參考了各方面的意見,在書面、座談會、民調,以及在簽名方面,我們是參考了各方面的意見。我們亦認為我們今次這套方案,是最有機會爭取到多數巿民、立法會、行政長官及中央政府的支持,所以我們一定會盡心盡力去爭取每一票。而每一票我相信都是艱巨的,因為我看過二時和二時半的新聞,所以我相信每一票都是會艱巨,但我是不會放棄的。我們整個團隊,整個特區政府團隊會全力去爭取每一票支持這個方案,我們一定會努力地做,直至投票的一刻,我們都是不會放棄的。

記者:晉升前途如何看?

政務司司長:我不會這樣去衡量。因為我認為做公職人員的時候,我們必須要以一個團隊做每一件事,而每一件事一定要盡心盡力做到最好。

記者:司長,你剛才說60席方面,你提到是要全部認可議員,但是一旦有議員,一位議員,就算補選後全數60位也好,有一位議員又辭職以表示不滿這個方案,那麼你這個政改方案是不可以,即是他可以拖延,不能表決?另外想問黃司長,其實沒有回答JR的問題,以及是否會擔心釋法這方面?

政務司司長:我希望這個問題大家其實毋需糾纏這麼久,因為你只要看一看實際情況,我們說全體議員用60這基數的話,也就是說我們要爭取40票;就算在五月十六日補選完畢,又再有一人或多於一人辭職而出現出缺的情況,我們在投票時要爭取的仍是40票。到時,如果剩下59個,或者58個,或者50多個也好,我們都是要爭取40票,所以簡單答案就是這樣。

  第二,為甚麼我說不需要太過糾纏於多少人,除非你估計我在五月十六日前提出投票,否則的話,在五月十六日之後提出投票,只要我在七月中之前我們能夠投票,無論多少人,我們都是需要40票。

記者:是否一定要60位議員在立法會內才可以?

政務司司長:不是的,可以是59位,譬如有一人辭職,或者有其他情況而出現出缺,我們都要有40票。

律政司司長:我是不會走掉這題,我已經回答了你,我剛才已經說過,我剛才所講的結論和考慮,是律政司我們自己仔細考慮得出的結果,而對這結果的看法,我們有信心的。

記者:剛才在立法會提過,說很珍惜與泛民主派溫和那陣營那邊的溝通機會,和聽到很多市民對溫和的溝通方法的支持。我想說其實現時立法會入面20多個泛民主派中,你自己覺得到底哪一些叫做溫和、哪一些叫做不溫和?即是哪些主張你覺得是溫和,可以溝通的,哪些是不可以;和如果一旦被否決,你需不需要辭職?

政務司司長:首先,立法會堶惘釵h少個叫做所謂泛民主派與否,我先不作界定。正如我剛才所說,我們每一票都會努力去爭取,無論他是甚麼派別、甚麼團體、甚麼組織、甚麼背景也好。現時是有55位立法會議員,我們是會與55位議員同樣去努力爭取他們的支持。五月十六日補選完畢之後,無論哪個當選,同樣會努力去爭取他們的支持。

記者:剛才你提到今次這個方案,在框架下已爭取到最大的空間去加入民主成分。剛才你提到,其實你在電視看到,似乎有些議員還有傾談的空間,但既然你說已爭取到最大的民主成分,換言之,是否即使他們願意與你傾談,其實方案根本已沒有事情可以改變呢?如果無得改變,他們繼續否決,其實政府是否已經有心理準備這方案會被否決呢?

政務司司長:有很多事情可以傾談,「傾」不一定要「談判」,要方案作修改。其實我們這個方案拿出來時,我們認為已經爭取到最大的空間才拿出來的。所以,「傾」不一定大家坐下來談判有何修改空間或修改些甚麼。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傾」其實是溝通,透過溝通,我們多些機會去說服他們為何我們認為今次是黃金機會,不要好像05年,失去這個黃金機會。下一屆行政長官的選舉將會在2012,這個是個好好機會我們為2017的普選行政長官鋪路,所以,我們會繼續與他們溝通。今次我們在整個建議方案(報告封面)上,是用了金黃色的,代表是一個黃金的機會,希望大家不要再次錯失這個黃金機會。

記者:司長,因為你今早在立法會的發言說得很清楚,就是民調顯示有三成六至半數的市民認為應該取消功能組別,如果達到半數市民贊成取消,為何政府到現時都不肯講清楚,究竟最終會不會取消功能組別?我想問,你們有沒有向中央爭取過?是否中央不讓你在現階段講這個承諾出來?

政務司司長:我們今次就委任區議員在立法會內,剛才我在立法會議事廳堣]回答過幾次這條問題,我們是肯定委任區議員對於服務市民和地區工作的貢獻,我們亦感謝他們盡心盡力為地區服務,為市民服務。

  在十一月十八日提出諮詢文件時,我們已經取消了他們的選舉權。我們在取消他們的選舉權時做了大量功夫,我們亦很感謝他們能夠顧全大局,出來支持這個方案。所以,我覺得如果大家要急於取消這個委任制,急於把他們踢出區議會,到底是為了甚麼呢?是否你們認為他們所做的工作不好呢?抑或是你們認為對地區沒有貢獻呢?還是其他原因呢?我覺得我們是需要有intellectual的思考 - 為甚麼要這樣做?我們為甚麼這樣提出呢?就是政制是一個相當具爭議和多方面的方案,我們覺得需要進一步討論。

記者:其實我問的是功能組別方面,就是因為你今早說,有三成六至半數市民認為應該取消功能組別。如果有半數人士支持取消功能組別,而政府到現在都不肯講清楚這一點,是否因為中央不准許,所以你們做不到呢?不可以交代這一點。

政務司司長:我聽錯了你所說的。如果是功能組別方面的答案其實很簡單。人大常委會在2007年作出了決定,我們是需要符合人大常委會的決定。而決定就是功能組別以及地區直選的比例不變。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想補充一點,你所提出的民意調查,情況並非那麼一致。中大的民調是有約五成一要取消,有三成七要保留;港大的民調,不應全面取消的有四成,要全面取消的數目較少,有三成六,所以民調的顯示並不是那麼一致。並且在立法會內,就算在今時今日向立法會提出一個方案說2020年要取消所有功能界別,一定會有超過三分一的議員否決。同樣地,如果今時今日我們提出一個方案上立法會,說2020年要長期保留功能界別,亦會有超過三分一的議員否決,所以我們是經過很詳細的研究,認為現在為2012年提出的70席的「區議會方案」是最有民主成分和有機會大家應該考慮通過的。

記者:其實社會都很關注功能組別的去向問題,即使今屆政府是不可以處理存費問題。其實為何政府今次沒有表明對於功能組別未來的發展方向的立場?這方面是否中央有些甚麼顧慮在其中呢?

政務司司長:我們今次處理2012兩個選舉辦法,是獲人大常委會授權去處理2012,我們並無獲授權處理2012之後的選舉辦法。但我們理解到市民都對2012之後的選舉,2016、17和20兩個普選,大家都是有一定的期望,和有一定的看法。所以在十一月十八日推出諮詢的時候,我們都說我們會就各方面提出的意見整理和歸納。今早我清楚說過,對於未來,2012之後的三個選舉,即兩個普選加上2016幾個選舉的方法,這些意見我們會交給下一屆政府去考慮。對於功能組別的存廢問題,這個很明顯是公眾非常關心的問題,所以我亦很相信下一屆政府一定會與市民、議會、各有關團體用心去討論。

記者:剛才你說今次是一個黃金的機會,希望議員通過這次方案。但看到今次的方案始終與原來推出的方案分別不大,泛民這段期間提出很多條件,例如取消功能組別或委任區議員的問題,都沒有處理到,究竟政府是留有籌碼或心堣w有定案,放棄爭取支持?你說今次政改是整個政府團隊的責任,是否說如果真的否決的話,是整個團隊的責任,不是你一個人的責任呢?

政務司司長:兩條問題,我答第一條問題。你說的第一條問題,其實我們在整個政改工作上,我相信我們是很用心地聽取各方面的意見。在各方面的意見回來後,我們都覺得今次的而且確是一個黃金的機會,為普選鋪路,所以,我剛才都說為何今次選用黃金色,因為我們認為是個黃金機會。05年那次其實錯失了,因為05年如果可以跨出那一步,07、08那兩個選舉,已經踏出了第一步,而今次2012兩個選舉可以再行一步,按照循序漸進的原則,最終達致普選。所以,我在立法會議事廳內,我多番呼籲大家不要錯失這個機會。喬曉陽副秘書長有說過「五部曲」,下一屆政府同樣可以啟動。所以,並不代表今次原地踏步,2017沒有普選特首。喬老爺也說過是可以重新啟動「五部曲」。但我相信實際的情況來說,很多人都覺得如果今次再原地踏步,不停地再只有爭拗,沒有任何前進的話,社會對政改氣氛會進一步惡化。所以,我認為我們在十一月十八日推出這個有方向性的諮詢,其實,當中的方向,對市民來說,其實他們都相當清楚我們方案的大體內容,結果有超過五成多,接近六成的支持,亦即市民都覺得這個方案是可以接受,「你行前一步,不要再站荂A只顧爭拗。」我覺得我們這個方案,爭取得到,不是沒有機會,所以,我亦希望大家都要再看看民意。

記者:司長,你剛才說過,其實很希望和泛民主派溝通,也很希望爭取到泛民主派支持。但若果政改真的不能通過,其最大責任是否都在反對政改方案的泛民身上呢?

政務司司長:我覺得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會得看到,我們今次盡心盡力去做出一套方案。在諮詢期間這有方向性的諮詢,我們有大約六成支持,而我們今次就這套有方向性諮詢內容再進一步民主化,(如果)仍不接受,那麼我有信心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記者:有些政黨覺得政府在這個時候宣布政改方案是很突然的,甚至引起他們的猜測。其實政府是按照原定的時間表去推出這個政改方案,還是有些急、有些倉卒?

政務司司長:首先,正如剛才林瑞麟局長所說,我們一直說在三個月諮詢期結束後,我們會盡快整理及梳理諮詢所收到的意見。其實我們今次所收到的意見很多,我們收到47,200份,每份也要細看、整理及歸納,所以我們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才可以整理好。我們接茼b政改的整個工作,未來是一環扣一環的。所以我們時間表的倒排,就是今年七月中,在立法會休會前,我們希望這個議案能夠在立法會作表決,所以我們盡量爭取多些時間給社會公眾人士、立法會討論今次我們建議的內容,令這件事越辯越明。所以我們選擇不蹉跎歲月,我們一做好後,馬上推出來給公眾、給立法會討論。多謝。

(請同時參閱答問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0年4月1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1時18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