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保安局局長就「設立與兒童有關工作的性罪行紀錄核查機制」動議辯論的開場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為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今日(三月十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設立與兒童有關工作的性罪行紀錄核查機制」的動議辯論開場發言(只有中文):

主席:

  首先我要感謝黃宜弘議員提出這項動議辯論,表達對保護兒童的關注,並且促請政府盡快落實法律改革委員會的建議,設立與兒童有關工作的性罪行紀錄查核機制。

  鶭陪的關心和擔憂,再一次向我們反映了社會的關注和期望。我們同意兒童應受到充分的保護,我們尤其關注涉及兒童為受害人的性罪行案件,警方過去一直致力打擊有關罪行。正如黃議員的發言提及,過去幾年有不少案件涉及性罪犯在出獄後,再申請任職與兒童有關的工作,並透過工作上的接觸,對兒童進行侵犯,這些個案實在令人痛心。

  針對問題的嚴重性,我們清楚聽到社會上來自不同界別,包括司法機構、學校、保護兒童關注組織,以及家長會等,均表達強烈訴求,要求政府盡早訂立務實措施,讓僱主在考慮聘用與兒童有關的職位求職者時,可循客觀機制,查核申請人過往的性罪行定罪紀錄,避免有申請人故意隱瞞有關犯罪紀錄,再通過工作上的接觸,再次對兒童進行侵犯。

  對於社會在這方面所表達的強烈訴求 ,法律改革委員會專責檢討性罪行的小組委員會,早在二○○六年開始研究,其後並進行公眾諮詢(劉慧卿議員,我們是有進行公眾諮詢的)探討應否設立性罪犯登記制度。該小組委員會由多名獨立和資深的法律界人士以及學者組成,而應法改會的邀請,政府多個部門,包括律政司、保安局、警方及社會福利署,亦有派代表參與小組委員會的討論。

  據我們理解,法改會下的小組委員會在商議過程中,充分關注到問題的逼切性,及社會希望盡快實施登記制度的強烈訴求。由於要實施一套全面的法律登記及查核機制,將需要更長時間的討論和籌備,因此小組委員會建議當局引入一套行政措施,盡早設立有關機制,讓僱主或家長可以查核那些擔任與兒童有關工作的申請人曾否因性罪行而被定罪。雖然這是一套行政機制,但我們亦必須確保機制符合主要的條件和原則,包括:(一)機制安排屬明顯合法,而且沒有侵犯任何人權;(二)可透過行政指引形式,從速施行;及(三)機制目的和安排,不應與任何關乎性罪犯更生的長遠的改革目標背道而馳。

  小組委員會在經過詳細討論有關行政機制的好處及可行方案,並且參考了海外司法管轄區,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及澳洲等地的做法之後,於二○○八年七月發表諮詢文件,對應否設立性罪行紀錄查核機制及機制的施行方式展開公眾諮詢。在諮詢期內共收回約二百份來自學校、團體及個人的書面回應。

  在是次公眾諮詢收回的意見中,有百分之七十二支持設立有關機制,這些意見來自學校、教育機構、家庭服務機構、兒童關注團體、家長、醫療組織等;而單就學校及團體的書面回應顯示,有百分之八十二支持法改會的建議。這些支持的團體,亦就建議機制的各實施環節,向法改會提出意見。至於反對該項建議的意見,主要關注有關機制可能不利罪犯的自新,或會否違反人權或歧視曾干犯性罪行人士。

  在研究了這些回應以及其中的具體提議後,法改會於今年二月發表報告書,正式建議政府設立一個行政機制作為臨時措施,令聘用他人從事與兒童有關工作及與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有關工作的僱主,得以查核僱員在性罪行方面的刑事定罪紀錄。

  法改會在報告書中指出,就某些涉及誠信的職位而言,求職者背景履歷的資料,對這類職位的僱主十分重要。若工作的職務涉及與兒童或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共處,關於求職者曾因任何性罪行而被定罪的資料,與評定求職者是否合適人選是相關的。引入一套制度,讓僱主或家長可以確知,擔任與兒童有關工作或職位的人曾否被裁定干犯性罪行,這安排是合理、負責任和需要的做法。法改會認為實施有關機制有充分理據,能夠減低兒童所面對的風險,而措施若對曾干犯性罪行人士私隱權有任何削減,亦屬為保護兒童所必須和有需要的。

  就社會各界提出的每一項關注,小組委員會認真地作出研究,並在報告書中詳細回應每一項關注,亦在機制中引入多項措施,回應人權及罪犯自新問題的關注。舉例說,為了顧及曾干犯性罪行人士自新的需要,報告書所建議的,並非是一個自動禁止前性罪犯在與兒童有關的行業中工作的機制,而是讓僱主及家長能夠在完全知情的基礎上,自行決定是否聘請曾因性罪行被定罪的人任職與兒童有關工作。此外,建議的機制亦只適用於與兒童及與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有關的工作,其他所有工種不會受到影響,這些工種包括膳食、接待、零售、地產、運輸、物流等行業。因此,報告書認為,曾干犯性罪行人士即使不能夠從事與兒童有關工作,仍有其他機會讓他們重新融入社會。另外,報告書亦建議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機制不應披露根據《罪犯自新條例》第二條被視為「已失時效」的性罪行定罪紀錄。

  此外,為了顧及曾干犯性罪行人士的私隱權,報告書並不建議採納一些海外地區的做法,即在社區內廣泛公布性罪犯名單及其個人資料。另外,在建議的查核機制下,查核申請必須由求職者提出,而僱主只會知悉求職者「有」或「沒有」曾犯性罪行。當局並不會把定罪紀錄的書面資料直接交給僱主,而是會將有關資料交給求職者本人。如果他同意的話,他可自行將這份書面資料送交他的僱主參考。

  報告書亦指出所建議的機制已盡力避免製造社會分化。在此機制下,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的結果如屬「清白」,是不會以書面紀錄方式發放,而只會以口頭方式通知有關僱主或申請人。這做法可避免社會上出現一群不能出示無性犯罪紀錄書面證明的人士,影響他們更生的機會。

  我們歡迎法改會的建議。我們明白性侵犯對兒童身心的影響既深且遠,令人擔憂,我們必須盡一切努力減低這個風險,我們同意有必要推行措施,防範曾干犯性罪行人士再次對兒童進行侵犯。在考慮設立上述機制時,我們會致力在保護兒童和顧及性罪犯自新之間取得適當的平衡。

  當局正在詳細研究報告書內的各項建議,而黃宜弘議員今日所提的議案,亦讓政府有多一個機會聆聽議員對設立性罪行紀錄查核機制的意見。我會在聽取各位議員所發表的意見後再作回應。

  多謝主席。



2010年3月10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0時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