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環境局局長就「積極回應聯合國2009年氣候變化大會」議案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為環境局局長邱騰華今日(十二月二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余若薇議員提出「積極回應聯合國2009年氣候變化大會」的議案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

  我在這埵A一次多謝各位議員就「氣候變化」這個大家關心的議題,作出辯論。

  我的回應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就哥本哈根會議現時面對的情況,整體的格局,一些實質的數字,香港的情況,或者香港可以參與其中的時候,我們的身份、地位,可以做甚麼,同時想闡述一下國家最新的立場和我們之間的關係。第二部分我想回應議員所說,我們實質上有甚麼措施應對氣候變化,我聽到議員所講,希望我們不單是說,而實質上採取甚麼實質措施應對這個問題。第三部分是一個簡單的總結。

  在整體的格局上,議員剛才分別引述了很多數字,不過我想這個數字用聯合國氣候變化的框架之下的方式去計算的話,用一套共同的數字,我們將來的討論會比較清楚,列舉這個數字不是嘗試去說香港的情況究竟做得有幾好,因為事實上每一個人都覺得,即使是香港或情況比香港好的城市,還有很大的空間去做的。

  香港的人口約佔全球的千分之一,而我們的溫室氣體排放按照聯合國的計法,大概為4700萬公噸,約等同全球人均水平。如果我們用人均的排放量來說,大家剛才也引述了一個數字,大概每年人均排放6噸二氧化碳或相等的溫室氣體排放,這(數字)略低於全球人均排放量大約7噸的水平。即大致上以全球來說,以人口及人口比例來說,我們大約剛剛處於中間的水平。這個數字,很多人都會跟其他城巿及國家比較,其他地方多以國家為單位。我們亦以國家為單位。舉例說,在我們鄰近的新加坡,既是城巿又是國家,人均排放量為9噸,英國為10噸,英國在發達地區來說,算是做得比較好的。日本為11噸、美國為23噸,而澳洲為26噸,相對於香港6噸來說,若大家都以發達國家或城巿來說,香港是處於較低水平。但是,正如剛才議員提及,而我亦完全認同的,這個數字在香港必然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很多科學家認為,若要應付全球氣候變化,必要將人均(碳排放)數字降至全球2噸左右。

  基於這個目標或認同,世界各地人士希望透過如哥本哈根這類聯合國會議,謀求一個方法,達至全球每個人都可貢獻的方法。剛才陳淑莊議員引述的一個調查,我也有留意到,應該是一個挪威的研究,它提到香港的碳排放有29噸左右。我亦有留意到,也跟專門負責的同事提過。第一,那個研究並非基於聯合國的一套共同的方式計算,它不是以排放源頭計算,而是從消費者的角度計算,即它計算當地入口數量。而且,它沒有全面反映香港作為轉口地區的情況。因此,出現了一個局面,就是研究內提到香港的排放數字,比起美國的排放量還要高。以我曾經在美國生活過,這個數字與我日常生活中看得到的情況好像有所出入。無論如何,這些數據是重要的,因為如果當我們去一個國際會議討論時,起碼有一個基數,而現時聯合國採用的一套計算方法,大家認同用源頭方法計算,更容易讓國家或地區清楚知道必須從源頭方面解決問題。我希望能藉此指出這點,亦令巿民明白香港現時所處身的情況。

  相對於內地,香港的人均排放量還是高,因為內地人均排放量為4.7噸左右,不夠5噸,以人均排放量來說,比我們要低。當然,以總量來說,內地其實已跟美國叮噹馬頭,是全球最大的排碳地區。大家提到未來在哥本哈根召開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會議,其實是聯合國屬下以主權國家為單位的一個會議,所以,其實這是按照這個公約下的一個締約方會議,即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正因如此,需要用國家單位的身份參加,香港並不能單獨成為一個成員或參與談判,但香港一直以來都有出席這些締約方會議,通常是一些專業同事或首長級的同事參與。正因為近年我們對這個問題愈來愈關心,亦覺得香港作為中國的一部分,而國家在面對氣候變化的政策有很多新的發展,我們覺得能夠直接參與作為中國代表團成員之一,亦可透過會上或會內外有其他機會時,我們認為可以加強我們的代表性。同時,正因如此,我們今年跟國家商討了,由問責官員即是我自己,以環境局局長的身份參加。

  當然我們除了希望作為成員的一份子參加哥本哈根會議之外,在哥本哈根會議的同時,其實有很多其他的國際會議同期舉行,例如香港是成員之一的C40大城市應對氣候變化會議,我們亦希望在那段時間,看看可不可以汲取各個地方的情況。

  我同意許多議員提到,我們參與哥本哈根國際會議其實是我們眾多的工作其中一部分,亦都不能單靠出席這個會議,我們就以為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亦都希望透過這個會議,參與國際之間就氣候變化新一輪的討論,香港可以有第一手的資料和更加貼身的參與,這是我們希望的目的。

  香港雖然在聯合國這個框架會議之下不能直接參與,但香港在其他區域合作方面,其實是有參與的機會,例如我們以往知道亞太經合組織,香港本身成為獨立成員的時候,我們有參與,亦都有認同亞太經合組織2007年在悉尼達至的宣言。雖然現在大家有人覺得用2030年去減少25%能源強度這個標準可能未必完善,但亞太經合組織作為一個區域的組織,而且裡面有發達地區的代表,包括美國,亦都有發展中的經濟體系,包括內地等等,能夠在京都協議和哥本哈根會議之間採取一個前進的方法,訂立一個優於原先目標的做法,我們覺得其實香港都應該認可和參與,基於這個原因,我們從亞太經合組織回來之後,將悉尼宣言目標納入我們的政策範疇裡面。

  當然現在大家看到按照京都協議書之下,中國作為非附件一的締約方來說,是無需要訂定任何減排的標準,但大家看到上星期國務院宣布國家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行動目標裡面,其中一點很清楚的指明,用自願的形式,不是基於國際約束,而是基於自身,訂定希望在2020年的時候,國家用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希望2020年時相對2005年的標準下降40%到45%。雖然這都是用碳強度作為標準,但這個標準比起亞太經合組織裡面的悉尼宣言,無論在時間上,它早了十年,另外下降的比例方面,從25%增加到40%至45%。當然,亦都引用總理的講話,國家要達到這個指標的時候,是要付出艱苦卓絕的努力,裡面亦都提過,它會加大節能、提高能效、發展可再生能源和植樹造林的力度。這個指標其實很明確看到中國整體上是希望踏出積極的一大步,我們亦看到,在這幾年間它將應對氣候變化納入國家社會和經濟規劃裡面,這一點在香港特區而言,我們覺得是正面和值得歡迎的地方。而特區政府完全認同國家應對氣候變化的方向和目標,因此我們會在各方面工作積極配合,爭取配合國家實現碳強度下降的自主行動目標。在這一方面而言,我覺得香港特區應該和國家一同去做好這項工作,亦都可能藉著這個機會,我們可以審視自己的策略、目標等等。

  應對氣候變化這項工作的力度,我們亦都同意許多議員所講,要不斷加強,亦都需要政府、企業、市民全方位的參與、投入和支持。當然,中間亦一定會有不同的難度、挑戰,亦都當然會有付出,但我們相信這些付出和努力在香港以至全球在環境工作上面,是值得的。

  就著香港本身具體的策略和措施,主席,我們在以往的事務委員會,或者辯論裡面,其實都有提及。不過,容許我回應有很多議員剛才提及的問題,究竟香港的具體措施包括甚麼地方和向甚麼方向走。

  其實香港應對氣候變化措施是希望針對溫室氣體排放的源頭,希望採取實質和有效的措施盡量去減少排放。其中措施的方向其實跟議員的發言相吻合,譬如說,用甚麼方式管制排放,是否用立法方式去訂立一些標準,是否提供一些經濟的誘因,去吸引市民改變他們的行為,從而減排;又或者透過基建的投放,興建設施,能夠採取高效的方式,減少排放;又或者開拓一些轉廢為能的設施,以至公眾教育,這是六個大方向。

  除了香港本身做之外,跨境合作或者透過商機去推動減排這當然是大家認同的方法。在實質的措施方面,如果我們看一看香港碳排放的比例,各位引述了一些我們以前提過的數字,香港的碳排放有超過百分之六十以上來自能源的生產和使用,百分之十六左右來自交通運輸,餘下來很多是廢物、堆田區和小量的工業。針對這情況,我同意很多議員所說,如何將我們的能源清潔化,減少碳排放是重要的工作。剛才很多議員包括林健鋒議員提及08年,我們透過西氣東輸的計劃,讓我們在未來增加天然氣的使用,減少燃煤的份額,直接減少碳排放。當然天然氣本身有碳排放,所以很多議員提到既然核能現時佔大約百分之二十的發電,雖然不是在香港境內,而是透過投資可以使用,除了在今年九月底十月,我們和內地簽署協議,延續多二十年之外,有否擴大的機會,我們可能會和內地繼續商討。

  在再生能源方面,香港如果單靠自己,確實會有困難。不過,我們和兩電簽訂新的管制協議時,已經提供較大的誘因,兩電投放再生能源的准許利潤,高於一般傳統發電的比例,我們期望在風能和太陽能方面,會有所改變。有一點各位可能不太容易看到的是,在我們整個清潔能源的份額中有空間作發展的,就是堆填區所產生的沼氣的重用。我記得在事務委員會議員中亦有問及,現時三個堆填區所產生的沼氣,以溫室氣體的濃度來說,是比一般的二氧化碳濃二十一倍。所以,如何減少這類氣體和重用是我們現時進行的工作。以08年來說,有一半這些甲烷即堆填區的沼氣,已透過發電形式用於堆填區的工作上,三個堆填區中有一個已將甲烷作煤氣的供應之用。餘下的兩個可能會採取上述的方法,將沼氣轉廢為能。

  可能在不久將來,我們回到立法會批核撥款和立項進行時,各位可能不會詳細記得我們今日討論的氣候變化,但這事和氣候變化有關,就是綜合廢物處理設施,因為它透過焚化的過程,轉廢為能,一方面減少堆填區的沼氣產生和溫室氣體的排放,另一個,將廢氣轉為能源,有助減少香港的整體溫室氣體排放,應對氣候變化。

  除了清潔能源的工作外,能源效益亦是主要的方式。在能源效益下,市民不單在環境中得到好處,還能節省金錢。政府在能源效益投放了不少,在基建方面,有區域的供冷系統,啟德的系統每年可以減少6萬噸的溫室氣體排放,相比傳統個別樓宇自行做氣冷或水冷系統,可節省百分之三十五和百分之二十。

  各位有提到能源標籤,舊的計劃在本年十一月九日已全面實施,新的計劃正在擴展,包括陳克勤議員的修定提到的建築物能源效益法案,我們會在下星期三在立法會首讀。建築物能源效益法案是一個重要的開步,這標準是行之有效,可以令到建築物減少能源耗用。如法例獲通過,配合正如劉秀成議員所說,建築界如能鼓勵綠色的建築,便會相得益彰,這個法例會提供一個基礎的標準。另外,將來如果能夠將香港的綠色建築的標準訂立,可以將這水平繼續提高,而在兩電方面亦有一個節能的貸款基金,五年來會派出大約1.9億元,讓坊間從事一些能源節約的工作。當然,不能不提在政府的投放方面,除了容許環保機器設備的資本開支可以扣稅以外, 今年年初推行的4.5億元的建築物能源效益資助計劃,其實到目前為止,我們已收到超過1000個申請。這是在香港不同的建築物中廣泛地推廣能源效益方面的工作。有議員提到,政府應該以身作則,其實有幾樣工作,以往未必為坊間了解,譬如說,政府在推出該4.5億元的計劃同時,政府內部亦調撥了差不多的款項,透過現時本身政府的建築物做一些節能減排的工作。

  我們有一個新的內部通告,政府的樓宇如果超過一萬呎地方,必須做能源評估,而且必須要達到香港或者國際上第二高級別的標準,政府希望以身作則去做。我剛才提到的建築物能源的法案,過往以一個自願的形式進行,過去十一年以來有一千幢大鷟釩堙A其中有約百份之七十符合這標準的都是政府樓宇,所以在政府來說,已經踏出應有的一步。當然我們亦會茪漺N建築物能源方面做多些工作。剛才劉秀成議員所提及新的綠色建築機構成立時,我們很高興但可惜我當時不在香港所以未能出席。我們現時希望透過發展局和環境局與這個機構合作,及早制訂一套標準,我亦知道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和發展事務委員會有一個聯席會議討論這方面的問題,我和發展局局長亦做了準備,樂意共同討論這個問題。

  有很多議員提到在公眾教育宣傳,這方面我和大家的看法一樣,必須要做多一些功夫,坊間有很多人了解空氣污染的問題,有時和氣候變化的問題混為一談,雖然兩者有關係,但亦反映出市民除了關心空氣污染之外,對於氣候變化帶來的影嚮了解可能未足夠,這方面可和一些綠色團體合作,現時我們已經有做這方面的工作。有議員提及我們以往對一些綠色團體的行動,例如熄燈的活動不是很支持,但我記得這兩年我在這工作崗位上,這類活動每年不只一次,政府均是全面參予,而且令這些活動,以建築物來計算,我們是亞洲區內參予最多的城市。

  譚偉豪議員提到是否可以在網上推廣生活的小貼士,其實除環保團體外,環保署的網頁亦有這些生活上的貼士,並有一個互相交換物品的網頁。這類網頁除了政府和環保團體做之外,在坊間有越多越好。

  就蚨韘漈g濟和就業方面,我認同環保和關心氣候變化可以衍生很多商機,就以剛才所講的例子,有些是政府透過一些誘因,例如四億五千萬元的計劃,可以產生一些新的綠色產業,令到一些新的或原有的行業能夠有一個綠色商機,包括工程界及物業管理界,以至物料供應商,從一個環保或者節能的角度,衍生就業機會,而節能是最有效推動減排,這個不限於工業或商業,在家居亦可以做。政府在過往一年內,在企業做碳審計的工作,已經有超過一百間比較大型的企業參加,四億五千萬元的計劃可以推廣到坊間。

  主席,我們即將參與哥本哈根的會議之前,我多謝議員就這方面給予很多意見,我們亦很細心聆聽大家的意見,正如議員所講,哥本哈根會議前景較為不明朗,發達國家或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差距仍然存在,能夠達成一個協議,現在還是一個問號,但這不會影響政府持續落實剛才所說措施的決心和努力。在這個國際會議之間,不同的國家仍然有不同的訴求,中間亦存在很多差異,我們看核心的問題可能是會否仍然堅持公約,議定書或峇里的路線圖,能否確實去實行,發達國家會否認同率先去減排,或者發展中國家是否認同,要改變原來不需要有一個減排目標的義務,又或者如何去體現剛才有議員提到「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等等。我相信在這方面哥本哈根會議可能是一個開始多過是一個終結,我期望各國參與的領袖或官員可以在政治協議上走多一步,而在香港而言,我們必須要繼續落實剛才的討論,我會審視國家最新推出的指標,看看我們自己的策略或目標有沒有調整地方,我亦希望議會內透過熱烈的討論,或者大家提點我們必須要有共同的決心、努力和承擔,將來推動新的法案或者環保的立項時,獲得大家的支持,謹此陳詞。

  多謝主席。



2009年12月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2時2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