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辯論(第三環節)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十月二十九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辯論(第三環節)的致辭全文:

主席:

  我十分感謝剛才十九位議員就「關懷社會、投資社會」議題發表意見。與各位議員一樣,政府十分關注各個涉及民生的社會問題。我首先會在福利及人力方面作出回應。

扶貧
--

  剛才很多議員對貧富懸殊的問題表示關注。貧富懸殊是政府持續重點處理的工作。我們從來沒有迴避社會上存在貧窮的問題。大家都記得政府在二○○五年成立扶貧委員會,目的就是要深入探討貧窮的問題,對症下藥,積極應對。

  由我負責統籌的扶貧專責小組,一直竭力協調政府內部有關扶貧的工作,全面跟進前扶貧委員會提出的53項建議,大部份建議亦已經落實,包括開展為數3億元的兒童發展基金先導計劃,加強各項培訓和再培訓工作,提升青年、中年及低收入人士的技能和競爭力,加強接觸隱蔽及獨居長者,以及落實偏遠地區交通費支援計劃等。同時,最低工資立法如箭在弦,目的就是要保障基層勞工。

  有議員認為政府對弱勢社群漠不關心,這批評有欠公允,亦與事實不符。若大家不太善忘的話,應該記得因應經濟情況嚴峻,政府由去年至今推出了一系列推動經濟、改善民生及就業的紓困措施,投放資源高達876億元。

  有關貧窮的定義,最常見的說法是「絕對貧窮」及「相對貧窮」。「絕對貧窮」是指以一個客觀的方法去界定一個最低限度的生活水平,未能達到這水平者便屬貧窮;而「相對貧窮」則指所擁有的相對來說及不上社會上其他人便屬貧窮。

  較早時行政長官在談到貧窮指標時,表示政府以「平均綜援金額」作為參考,是基於前扶貧委員會深入探討有關問題後得出的看法,因為社會普遍接受平均綜援金額足以應付基本生活所需。但我一定要強調,這並非所謂的「貧窮線」,亦不是政府在制定扶貧政策時唯一的指標。我們並非採用絕對貧窮的概念單一以入息來界定貧窮。

  前扶貧委員會認為,要較全面客觀地審視貧窮問題,不能只看住戶入息,必須一併計算政府提供的福利或資助服務,如教育、醫療、房屋等,各種有利於個人發展的環境和機會,稅務政策,也應考慮有關人士可能擁有儲蓄或資產,其生活是否有特殊的困難等,並且要從人生不同階段來理解主要社群的需要。我們認同這看法。

  事實上,在二○○九至一○年度,特區政府在社會福利、教育、衛生、房屋四個政策組別的經常公共開支高達1,391億元,佔總經常公共開支百分之57.6。

  我們一直採用委員會提出的一套24個多元化指標,從不同角度審視香港的貧窮問題,了解社會上各個組別人士,包括兒童及青少年、在職人士和長者及各區居民的不同需要,以制訂各項針對有需要人士的政策,和評估成效。按此機制,二○○八年的「貧窮人口」約為714 900人。

  至於有說法指香港現時有123萬貧窮人口,是以「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作指標,凡住戶入息「等於或少於」這水平便被界定為貧窮。這個方法涉及主觀判斷,未必能準確反映有關情況。其中最大的局限,是沒有計算,正如我剛才所說,政府提供的福利和資助服務,例如教育,醫療及房屋等,也沒有考慮有關人士可能擁有儲蓄或資產等。

  再者,以香港的情況來看,不少按「住戶入息中位數」一半被界定為「貧窮」的人士其實已是綜援受助人,或享有政府提供的其他經濟援助。現時本港共有約490 000名綜援受助人,二○○九至一○年度在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和公共福利金計劃預計開支為271億元,佔政府經常開支百分之11.9,是相當高的數字。

  不管貧窮人口多少,問題的關鍵是應該如何協助這個弱勢社群。這是富挑戰性、長遠及持久的工作,政府責無旁貸。我們會繼續以務實的態度,全方位處理問題,除了從旁扶助,提供適當的條件,要改善低收入人士的生活,最有效和最根本的方法是推動整體經濟增長,走向多元化,以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同時加強培訓及再培訓,提升勞動人口的競爭力和就業能力,促進社會流動。這正是政府施政的方針及路向。

  施政報告在福利範疇為老弱傷殘的服務勾劃出新的政策路向。重點集中在安老、殘疾人士和精神病康復者的服務。今年我們運用新思維,靈活變通,作出策略性的部署,提出質量並重的新措施,希望更好地照顧社會上特別需要我們關愛的一群。

安老
--

  政府的安老政策是「以居家安老為本,院舍照顧作後援」。政府統計處的調查顯示,大部分的長者都希望留在家中安老,因為環境熟悉,也有家人的照顧和鄰里的關懷和照應。其實只要社區照顧及支援適切到位,即使是有長期護理需要的長者亦一樣可以在家中安老。因此,我們正朝茬o個方向發展,希望能逐步達成長者的意願。現時全港共有58間長者日間護理中心/單位,提供個人護理、復康訓練、膳食及接送等服務。我們會致力增加長者日間護理服務名額。社會福利署(社署)並已在6個發展項目預留地方興建附設於合約安老院舍的長者日間護理單位。

  面對人口老化,任何安老服務都必須建基於可持續的融資模式。單靠公帑獨力提供社區照顧及院舍服務,不足以應付長者不同及持續增長的需要。我們將繼續與安老事務委員會合作探討資助長者長期護理服務的未來發展,包括研究如何改善現時為長者提供的家居照顧服務,鼓勵更多機構以社會企業的方式提供這類服務;同時也會繼續推廣個人、家庭和社會共同承擔責任,以滿足長者的需要,並鼓勵公營及私營安老服務均衡發展,令長者可以在物色優質宿位時有更多選擇。

  在這堙A我要特別向護老者致意。護老者在支援長者居家安老方面勞心勞力,壓力之大相信大家都可以想像。為了進一步加強對護老者的支援和培訓,明年我們會將現時的「護老培訓地區計劃」進一步擴展至長者鄰舍中心層面,鼓勵地區組織提供護老培訓課程和護老者支援服務。首輪培訓計劃完成培訓750人,接受服務的長者超過6 100人次。由於反應理想,我們已於今年三月將計劃擴展至全港各區,預計新一輪的訓練課程可額外培訓1 500人。

  我十分明白,安老宿位的問題許多議員都很關注。隨茪H口老化,安老宿位的需求日益殷切,今年施政報告特別提出多項新猷,多管齊下增加資助安老宿位,尤其是護養院和持續照顧宿位的供應,逐步縮短輪候時間。新措施包括將現有資助合約安老院舍內護養院宿位的比率由百分之50大幅提高至百分之90;向自負盈虧的護養院及護理安老院購買空置宿位,這些都是由非牟利團體經營的優質宿位;我們還會充分利用現時資助安老院舍的空間提供更多持續照顧宿位。我強調這不是數字遊戲,張國柱議員,這些完全是實質的,除了在護養院方面的比率增加外,其他我們是買空缺,增加多些宿位,是實際新的宿位,不是數字遊戲。相信這些措施可於未來5年顯著增加資助護養院和持續照顧宿位的數目。

  此外,我們會繼續鼓勵資助安老院舍將沒有長期護理元素的宿位轉型為持續照顧宿位。為加快安老院舍的改裝工程,提升其設施及裝備,以配合轉型計劃,社署已取得獎券基金諮詢委員會的原則性同意,特別以整筆補助金的撥款模式處理有關的申請。

  我們亦會繼續向私營安老院購買宿位,增加資助護理安老宿位的供應,並鼓勵私營安老院舍提高護理質素;同時繼續興建新的安老院舍。在未來的3年間會有5間新建合約安老院舍投入服務,合共提供約500個宿位。社署亦已在12個發展項目預留地方興建新的合約安老院舍,即是我們短期、中期、長期都有規劃。

  我要強調,我們從來沒有忽略未獲分配院舍的長者,他們可以選擇先接受政府資助的社區照顧服務,包括到戶家居照顧服務和日間護理中心的服務,很多輪候中的長者都已獲得合適的資助社區照顧服務。

  維持院舍的質素也是不容忽視的。我們計劃與藥劑師界別的專業團體合作推行到院藥劑師服務試驗計劃,由政府提供資助,鼓勵安老院舍與合資格藥劑師合作,共同提升院舍在藥物管理方面的能力進一步加強他們的知識和管理經驗。這計劃為期三年,計劃完成後我們會檢討計劃的成效及未來路向。

高齡津貼
----

  部分議員要求把高齡津貼的離港寬限進一步放寬。政府現正就此進行檢討,並會盡快向福利事務委員會匯報檢討結果。

康復服務
----

  政府的康復政策旨在發展殘疾人士的潛能,促進他們參與社交生活,全面融入社群。因此,我們會增加學前康復服務名額,及早為殘疾兒童提供介入服務,也會增加日間訓練和職業康復服務名額,以提升殘疾人士的獨立能力和就業能力。

  我們十分明白殘疾人士、其家人及照顧者面對的壓力,也竭力予以支援。

  大部分殘疾人士在輪候院舍宿位期間都會接受各種日間訓練、職業康復和社區支援服務,讓他們在輪候期間可以安心在社區生活,也可減輕照顧者的壓力。目前,社署統籌一系列為15歲或以上的殘疾人士而設的日間訓練和職業康復服務。為加強有關的服務,我們在全港各區開設的16間一站式殘疾人士地區支援中心,已由今年一月起開始運作,提供整合家居訓練及支援服務,確保殘疾人士得到所需的支援,照顧者的負擔和壓力得以減輕。

  對於未能獨立生活而其家人又無法提供充分照顧的殘疾人士,我們近幾年每年都有增加資助院舍的名額,提供多元化的住宿照顧服務,以提高他們的生活質素。

  今年施政報告提出的「殘疾人士院舍買位先導計劃」,是一項嶄新的嘗試,目的是鼓勵私營院舍營辦者提高服務質素,增加受資助宿位的來源,並鼓勵市場發展不同類型和營運方式的私營院舍。我們亦會支持非政府機構發展自負盈虧院舍,並繼續積極物色合適的地方興建院舍。我們已在3個發展項目預留地方興建新的殘疾人士院舍,務求全方位地增加宿位的供應。

  因應居住在資助院舍的智障人士日漸老化,我們會加強為年長院友提供物理治療和護理等支援,協助他們維持身體機能和健康。

  此外,為確保殘疾人士院舍的服務質素,我們計劃在今個立法年度向立法會提交《殘疾人士院舍條例草案》,以實施發牌計劃,規管殘疾人士院舍,這對提升院舍質素和增加宿位供應均有正面作用。

精神病康復者
------

  加強對精神病康復者的支援是今年施政報告的另一個重點。為照顧精神病康復者的各種需要,政府一直致力促進醫療和社福兩個服務體系的協作,並提倡以跨界別、跨專業的方式提供一整套全面和連貫的精神健康服務。社署與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和非政府組織緊密合作,並不斷檢視社會康復服務的運作及需求,以期有效地提供康復服務予精神病康復者及其家人。我們亦會增加醫務社工的人手,作出配合。

  現時,精神病康復者需要到不同的非政府康復機構和單位接受各類社區精神健康支援服務。社署今年三月在天水圍成立首個「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為居民提供一站式、綜合和方便的社區精神健康支援服務。我們計劃將這種服務模式推展至全港18區,使精神病康復者、其家人、照顧者及區內居民在一個服務點得到所需的支援服務。

  我們亦會加強人手配合醫管局為嚴重精神病患者提供持續和個人化的深入社區支援而推出的「個案管理計劃」,為居於社區的嚴重精神病患者提供適切的支援。

打擊家庭暴力
------

  政府一直致力打擊家庭暴力。過去數年,我們不斷投放新資源,加強對家庭暴力受害人及有需要的家庭提供預防、支援和專門服務。

  來年,我們會推出一項支援計劃,加強支援家庭暴力受害人,尤其是那些正在進行司法程序的受害人,協助他們獲取有關法律程序的資料及社區支援服務的資訊外,亦可獲得情緒支援,並在有需要時獲社工陪伴前往法院出席聆訊,以減輕他們的顧慮及無助感,協助他們早日回復正常生活。

就業
--

  主席,我想講講就業的問題。就業是民生之本,和諧之基;故此政府對就業服務高度重視,是勞工範疇的重點工作。

  過去一年金融海嘯來勢洶洶,特區政府因應經濟形勢逆轉,即時推出一系列「穩金融」、「M企業」、「保就業」的措施,希望將影響市民的程度減至最低。本港最新季度的失業率經過連續3個季度維持在百分之5.4之後輕微下跌0.1個百分點,是二○○八年八月金融海嘯爆發13個月以來首次錄得下跌,可見政府推出的措施已陸續取得成效。

  其中建造業的改善最為明顯。建造業的失業率連續五個月下跌至單位數字的百分之9.4,其中裝修及保養工程業同樣連續五個月顯著下跌至百分之10.8,累積跌幅達10.8個百分點;而「樓宇更新大行動」的目標樓宇有兩千幢之多,現時平均每個月有二、三十幢舊樓推出進行維修,不斷創造新職位,短短幾個月已經有千多個職位由於這個行動創造出來。

  最新季度的青少年失業率亦同樣有所改善。15-19歲年齡組別的失業率由五至七月的百分之28.7下跌至七至九月的百分之25.7,累積跌幅達3個百分點。

  勞工處推出的「青見•展翅」已優化為全年收生,來者不拒,一條龍的服務。八月嶄新模式推出後,短短兩個月,已收到近9千份申請,反應很好,我們現在每收到10至15個青少年便開班,希望早些提供培訓給他們;大學生實習計劃亦已在今年八月開展,至今亦已有過千名大學畢業生受惠,顯示兩者在協助青少年就業方面發揮了一定的效用。

  勞工處亦已獲撥款加強「中年就業計劃」和鼓勵僱主聘用殘疾人士的「就業展才能計劃」,我們亦做得如火如荼。
  
  因應金融海嘯的衝擊,僱員再培訓局作出相應的安排,包括在二○○九至一○年度提供12萬3千個培訓學額,並預留2萬個學額作備用,以迅速回應市民對就業培訓的需求,報讀課程的人士十分踴躍。

  同時,政府去年推出的中小企信貸保證計劃,穩住了過萬家企業,保住的職位超過24萬個,功效不算小。

  儘管如此,現時失業率仍然高企,因此我們不會鬆懈,會繼續密切留意勞工市場的情況。但我們必須明白,每項就業計劃或紓困措施都是持續的工作,當中必然有個過程,不能一蹴即就,但最後我相信我們一定能見到成效。

  在就業方面,我們已推出了協助不同類別人士的重點計劃,並不斷予以優化。施政報告在勞工範疇的重點集中在如何利民便民,為求職人士提供貼身到位的服務。

  首先,勞工處將於天水圍天晴社區綜合服務大樓成立先導性一站式就業及培訓中心,為求職人士提供一條龍的服務和支援。除了一般的求職人士,社署亦會轉介健全的失業綜援受助人,協助他們自力更生。這個嶄新的就業服務系統,是要理順、整合和提升現時由勞工處、社署和僱員再培訓局提供的就業/培訓/再培訓服務。我們預計該先導中心可於二○一一年年初提供服務,若試驗成功,會考慮如何應用到其他地區。

  此外,鑑於今年二月勞工處成立的飲食業招聘中心深受業內僱主和工友歡迎,而零售業與飲食業同樣面對一個很怪的現象就是「有工無人做,有人無工做」的情況,我們決定於明年中成立零售業招聘中心,專責為業界僱主及求職人士提供更適切到位的就業支援,包括舉辦招聘活動及即場面試。

  同時,勞工處會擴大職位空缺資料庫,試行向非政府機構借出連接勞工處職位空缺資料庫的搜尋終端機,以及用短訊服務發放就業資訊予登記的求職人士。這些都是別具心思的新措施,目的是促進就業資訊流通,減少求職者的待業時間,增加入職機會。

  最後,很多議員要求擴大交通費支援計劃至全港各區,及延長津貼期。我十分明白議員的關注,勞工處現正就計劃進行檢討,預計一、兩個月內便可完成。

  我想簡單回應劉慧卿議員剛才提到婦女事務的事宜,雖然她不在席。我很簡單的說,她有很多誤解。我扼要講幾點,第一,婦委會工作方面扮演一個重要角色,它正協助政府三管齊下的策略,即提供一個有利的環境、增加婦女的能力和推行公眾教育,與我們一起合作促進婦女的福祉和權益。另外在性別觀點主流化方面,我們亦不遺餘力地推動。舉個例子,剛才她說我在一個研討會上純粹講避彈衣一事,其實除了避彈衣外,還有許多新措施配合這方面的推動,例如康文署許多場地有一些家庭更衣室,亦有母乳餵哺室,甚至未來新的添馬艦政府總部我們希望會用不反光的地板,保護女性,其實很多例子。我想重覆一點,我們是高度關注婦女的權益。

  另外,陳偉業議員提到天水圍方面,青少年就業問題,我們是關注的,地區上福利專員也有一個協調的角色可以扮演,所以我們會繼續在地區層面做多些工夫。

  主席,各位議員,勞工福利與民生息息相關,不斷有完善的空間,我們絕對不會掉以輕心,必定全力以赴照顧老弱傷殘、扶助貧困人士,並協助有志人士從受助走向自強,貢獻社會。我們會與所有持份者,包括非政府機構、商界、企業,甚至每一位市民,群策群力,朝著這個目標努力。

  我希望各位議員否決馮檢基議員和黃成智議員提出的修正議案,及支持劉健儀議員的原議案。

  主席,我謹此陳辭。



2009年10月29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3時2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