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環境局局長就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辯論(第二環節)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環境局局長邱騰華今日(十月二十九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辯論的致辭全文:

主席:

  很多謝剛才多位議員就施政報告中有關環境政策的發言。今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及環境政策有大約20個段落,不少於以往兩年,而公眾的焦點,集中於第66段內的慳電膽現金券派發計劃。這個計劃在社會上引起非常熱烈的討論,我同意很多議員所說,這是我意料之外的。畢竟,這計劃在施政報告發表時仍有不少細節尚待落實。作為政策制訂者,面對公眾的意見,我會用心聆聽、認真思考,將工作做得更好。我想借這個機會回顧一下有關政策的始末,同時亦交代一下我們的想法。

慳電膽政策的由來

  取締鎢絲燈泡以作為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政策方案,並不是香港獨有的。過去幾年,當我進行外訪時,與外地主管環保的官員的交流中,這是時有談及的話題。原因很簡單,鎢絲燈泡雖然細小,但室內照明佔家居用電的一定份額,在香港,照明佔我們的家居用電量達百分之十六。鎢絲燈泡比慳電膽耗能高出百分之七十,而且,由於鎢絲燈泡的大部分能源用於發熱,使用鎢絲燈泡同時令到室內溫度上升,導致室內的空調耗電同時提高。有見及此,去年的施政報告第101段我們首次提出政府將研究限制銷售鎢絲燈泡。今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的慳電膽現金閉ㄤo計劃,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釀產生的。

廣泛討論

  自施政報告發表以來的短短兩個星期內,社會上就蚋賮滇O泡和慳電膽進行了前所未有的討論。我以網上的資料作了粗略的統計,自十月十五日至今,本港的報章雜誌提到關於慳電膽的文章及報道,可能已將近一千篇;涉及的層面由鎢絲燈泡的能源效益、以至慳電膽的水銀對環境的影響和LED燈的能源效益和產品是否成熟等問題,都有提及。而電視、電台,以至網上的留言區亦有很多的討論。的而且確,市民在這段日子以來,就鎢絲燈泡以及其他節能照明裝置和他們對氣候變化所造成的影響,有非常廣泛和深入討論。如果我們正面一點看,這兩個星期的討論,在某程度上可能對於我們就節能減排的認知有所提高。

  不過,我當然不希望見到的是,社會因為現時的慳電膽現金券派發計劃未盡完善之處,而否定了香港在逐步取締鎢絲燈泡,以及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的工作。又或是為了這個爭論,而令社會上對改善環境的決心有所減退,甚或影響大家在應對整體環境問題上前進的方向。

節能減排

  就以取締鎢絲燈泡而言,背後更大的課題,就是處理日益逼切的全球氣候變化問題。要應付這個問題,我們好清楚香港的情況,我們整體的碳排放,有百分之五十五來自與建築物相關的用電,所以減少建築物的能源耗用,又或是提升建築物內的能源效益,是減低香港的碳排放最有效的方式。我相信市民亦已經意識到這一點。我們會循兩方面去做,一方面是生產電力時趨於使用更清潔的能源,我們去年透過西氣東輸增加天然氣的供應是一個方法。

  另外,很多人都察覺到,其實在每一個企業、每一座大廈、每一個家庭都有很多空間實踐節能,做成雙贏互利的局面,一方面對環境好,同時個別用戶亦能節省電費。在今年初的財政預算案內我們撥出四億五千萬元,資助大部分的樓宇參與節能的行列。計劃推行以來,已有約九百份申請,反應熱烈。另外,立法會今年年初已撥款在啟德興建區域供冷系統,減少碳排放。我們亦會在不久的將來向立法會提交建築物能源效益草案,為香港所有的建築物制定最起碼的能源效益標準,如果可以實行的話,未來十年內可以減少二百萬噸的碳排放,這些政策,都逐步開展了香港一些具體的減排工作,亦逐步得到議會以至市民的廣泛支持。

  除了上述措施外,我們亦考慮如何令到每一個市民、每一個住戶都可以加入低碳的行列。正如我剛才所說,很多國家或政府,包括澳洲、美國、南韓、加拿大及歐盟等,都正透過立法方式,限制銷售未能達到最低能源標準的鎢絲燈泡。為此,特區政府在二零零八年亦進行了一些研究,看如何以較具能源效益的照明產品逐步取代鎢絲燈泡,以及應否立法限制銷售鎢絲燈泡。我們面對的問題是,在立法之前,我們應否多走一步,引入措施,好讓慳電的照明裝置能夠更為市民所接受,讓入口和零售商提前適應有關的立法安排?

計劃的細節

  我們在構思時,考量了多方面的因素:

  第一,過去數年,特區政府已透過公帑或電力公司的能源效益推動計劃,開展了為商業或住宅物業公用地方,以至部分的商業電力用戶的節能減排工作,當中包括四億五千萬元的配對基金。下一步的策略,自然是如果這些工作已進入大廈大堂等公眾地方,有甚麼方面可將工作引入家居,令住戶可以分享到慳電得到的好處,以及加入減排的行列。

  第二,我們亦考慮到,轉用慳電膽能為每位用戶帶來電費上的減省,那麼有沒有方法採取進一步的措施,使住宅用戶能夠及早和及時地把不符合能源效益的鎢絲燈泡轉為慳電裝置,並且由一個電燈膽開始,引申到其他家具節能裝置?

  第三,現時,兩電每年均會通過?同類型的活動、計劃及措施,提倡善用和節約能源。我們的考慮是,能否在兩電現時的節約能源計劃的基礎上,利用兩電的客戶網絡,接觸全港二百多萬的住宅用戶,以提高計劃的滲透率,從而達到更佳的成效?

  最後,現時我們已就慳電膽的回收建立起初步的網絡。長遠來說,在我們加強鎢絲燈的管制後,對慳電膽的回收的需求必將隨之增加。我們的考慮是,能否利用本港約三千家的燈膽銷售點,以拓展慳電膽回收網絡?

  施政報告公布後,我們留意到市民大眾對慳電膽現金券派發計劃非常關心,亦都有許多意見。我在此回應一下:

經費的來源:在設計計劃的時候,我們的構思是透過兩電的節能活動推行。有關的安排或會在一段短時間內,譬如一年之內,對電費構成有限的影響,但是相對於使用慳電膽帶來的長遠和持續的電費減省,以及慳電膽現金券本身的價值,我們覺得應該是一個化算的做法。施政報告公布以來,市民對這一部分的構思表達了強烈的信息,這些意見有的涉及是否應該在這些計劃中涉及電費的影響,又或者是否應該有自由的選擇,這是比較原則性的問題,我們一一聽到,並且必定會在釐訂計劃的細節時加以詳細考慮。所以,主席,我們會積極考慮如何回應市民對電費的關注,包括可否用一些方法無須透過加電費落實這項措施。

  應否將換領產品局限於慳電膽:自計劃推出後,有人提到可否將換領包括其他能源效益高的照明設備。在這一點我們可以解釋一下,初步建議裡面我們集中使用慳電膽,因為慳電膽現時來說開始普及,品種有14大類,產品型號有761種,而且由十一月九日開始,透過我們的標籤計劃,每個貨種都必須具備能源效益標籤註明。不過我們亦都要重申,政府一直樂意見到更多具節能效益的產品,投入市場。而事實上,政府在未來添馬艦總部的設計上,率先採用LED燈作照明。但作為一種比較新的產品,市場上的產品規範尚未完備的時候,我們是否應該將其他一籃子的產品放進換領券計劃裡面,具體上我們要加以研究。因此,我們會進一步檢視市場上的各種節能產品的供應情況、規管情況、標準情況,然後在計劃落實的時候加以考慮。

  關於慳電膽可能帶來的污染問題:其實,這正正是慳電膽計劃,可以對症下藥的地方。現時,慳電膽可以透過「回收計劃」回收,再送往化學廢物處理中心處置。為配合派發計劃,政府將要求參與派發計劃的登記零售商,設置慳電膽回收設備,方便市民交回需棄置的慳電膽。換言之,換領券計劃一經實施後,我們的回收點便會由現在單透過屋苑回收,或者幾十個回收點,即時擴展至這數以千計的零售點。我們亦可提升化學廢物處理中心處理慳電膽的能力,以改善棄置的問題。

  關於公平參與的問題:構思中的計劃,是讓全港現時約三千間慳電膽零售點的商戶可根據公開、公平的原則,自願登記參與派發計劃。而由於派發計劃對現金券持有人所換領的慳電膽之數量、種類、牌子和組合均不設限,因此,不同牌子的慳電膽將可公平參與,同享商機。

制訂細節

  我希望以上所說的,能回應立法會及公眾對慳電膽換領陪p劃的疑問。這個計劃的細節及具體執行的情況,當然仍有許多改善的空間,但在大方向上,透過減用能源效益低的鎢絲燈泡以達致減排的目的,仍然是我們的政策目標,我希望亦相信社會整體是認同這一點的,我們會繼續朝這個方向努力。

  主席,今天是2009/10年席《施政報告》的動議辯論,我原本是應該藉此機會向各位多講一下其他的範疇。我希望在回應當中簡略地說說整體香港在環境政策中的大圖畫。回顧第三屆特區政府成立以來,我想我們在環境方面的工作整體上是向前走的。在過去三年的施政報告中,行政長官已清楚表明香港必須以可持續、均衡和多元化的方向發展,要把香港建設成為優質的城市。施政報告中特別提到要與鄰近區域並肩合作,共同打造「綠色大珠三角地區優質生活圈」的地區、要發展包括環保產業在內的六項優勢產業、把清潔生產計劃推展至水質項目,以及為港資企業在中國境內開展清潔發展機制項目,政府本身亦會以身作則,擴大綠色採購,所有這些工作都會帶來一些新的商機,這些商機不只是在工業方面或行業方面,亦可能是遍及一些新興的服務業。目的是要把環境治理結合到經濟發展。很多的建議,不少是回應了各商會、企業以至在坐一些議員的訴求和建議。此外,為使香港空氣質素得到改善,我們目前正茪漺N香港空氣質素指標進行諮詢;為了引入較環保的交通運輸模式,我們正引入電動車輛和有關的配套設施。同時,在自然及生態保育工作上,我亦很高興,香港地質公園得到國家國土資源部批准,成為國家地質公園。

  過去兩年多以來,我感到慶幸的是得到議會和社會的支持,多項環保政策、立法和基建項目都得以逐一展開。在我和各界人士的接觸中,我明白到環保是一個跨階層、跨界別都共同關心的議題。許多時候,我在議會內外,聽到市民叮囑我們趨步向前改善環境的聲音。當然,有時在具體落實措施的時候,受影響的界別難免有保留的聲音,要求政府作出一些調整。

  面對我們這一個多元化的社會,有種種的討論時,我有時會問自己,究竟香港的環境政策是走得太前還是仍然落後呢?我們在環境方面的工作,是做得太多太急,還是太少太慢呢?無論如何,我清楚知道,我們在環保方面仍有許多的工作要繼續推行。假如沒有社會上深入而廣泛的支持,這些政策或措施可以說是舉步維艱。我們只可以盡力將每一個環節的政策做得更加好,我亦不希望讓環保的工作因此而停步。

  多謝主席。



2009年10月29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9時3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