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立法會《最低工資條例草案》法案委員會會議發言重點(只有中文)
******************************

  以下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九月二十八日)在立法會《最低工資條例草案》法案委員會會議的發言重點:

主席、各位委員:

  我首先會就《最低工資條例草案》的政策重點作扼要說明,然後我的同事會詳細介紹條例草案的內容。

目標及原則
─────

  這是一條相當重要的草案,標誌荍齔蔔狺u權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一個重大的突破。政府向立法會提交條例草案,是全力回應社會的訴求,在合理平衡勞資雙方及兼顧社會整體利益的前提下,立法為香港的僱員制定工資下限。

  條例草案以現行的勞工法例為基礎,與現行的勞工法例目標一致,重點是訂定以時薪計算的最低工資,防止弱勢工人的工資過低,同時避免過份影響市場運作。當中重要的條文盡量緊貼《僱傭條例》的規定,確保法例貫徹一致、有利執法、同時避免混淆,以及盡量減輕僱主的守法成本。

涵蓋的僱員範圍
───────

  在涵蓋的僱員範圍方面,條例草案參照《僱傭條例》的規定。但經廣泛徵詢各持份者和詳細考慮後,我們認為有需要豁免兩類僱員。

留宿家庭傭工
──────

  第一類是留宿家庭傭工。條例草案建議豁免留宿家庭傭工,不論是本地或是外籍的傭工。豁免的決定性條件是留宿家庭傭工「留宿」這個工作性質,我強調是「留宿」的工作性質,絕對不是他們的原居地或性別。豁免安排亦適用於本地及男性的留宿家庭傭工,絕對沒有歧視外籍或女性僱員,這點大家一定要清楚知道背景。

  豁免留宿家庭傭工,主要是因為留宿家庭傭工獨特的工作模式,和留宿家庭傭工享有非留宿工人所沒有的非現金權益。

  以時薪計算法定最低工資,是條例草案設計的核心。但留宿家庭傭工隨時候命、按要求提供服務、家務性質繁雜多樣,工作地點亦是休息地點,為留宿家庭傭工計算工時,會有難以克服的困難,在法定最低工資制度下,根本無法確定他們實際的工作時數以釐定薪金。把留宿家庭傭工納入法定最低工資,亦很可能對許多家庭造成壓力,我們不應低估對整體社會經濟情況可能造成的重大影響。

  此外,留宿家庭傭工有免費住宿,省卻了其他工人必須負擔的主要支出,亦省卻往來居所和工作地點的交通開支。絕大部分留宿家庭傭工亦獲僱主提供免費膳食。這些非現金權益是非留宿工人沒有的。

  至於外籍家庭傭工,他們的基本聘用條款在政府指定的「標準僱傭合約」一一清楚列明,包括獲提供合理私隱的免費住宿、免費膳食或膳食津貼、免費醫療、來回原居地的旅費等。自一九七○年代初起,政府亦為外傭實施強制性的每月「規定最低工資」,使外傭享有工資下限的保障。僱主短付外傭的「規定最低工資」,同屬《僱傭條例》的欠薪罪行,一經定罪,最高可判罰款35萬元及監禁3年。換言之,「規定最低工資」有一定的保障。

  我必須強調,豁免留宿家庭傭工的安排是因應香港的情況,審慎考慮所得意見及相關情況後作出的合適做法,有穩健的法律基礎,絕對沒有歧視外傭。事實上,外傭是勞動人口的寶貴一員,為香港社會作出了重大貢獻。

實習學員
────

  第二類我們建議豁免的是實習學員,是指參與由指定的教育機構安排或認可的實習工作的學生,而這些實習必須是屬於有關課程的必修或選修部分,並為了符合全日制本地經評審課程所頒授的學術資格。這豁免安排可以平衡學生的實習機會與僱員應有的最低工資保障,同時亦防止濫用的情況。

殘疾人士
────

  在殘疾人士方面,大家都很關注將來最低工資的運行對殘疾人士有何影響。我們認為原則上,殘疾僱員應與健全僱員同樣受到法定最低工資的保障,但也認同一些殘疾人士、家長組織及康復團體所提出的意見﹔他們指出,如果法定最低工資同樣適用於殘疾僱員而又缺乏一些彈性安排,便可能會影響部分殘疾人士的就業機會。在這一點上,他們的憂慮很清楚表達了出來。

  因此,條例草案建議作出特別安排、一個靈活的安排,讓殘疾僱員自己有權,我強調殘疾人士有權,要求進行生產能力的評估,以助釐定他們應否獲得不低於法定最低工資的薪酬,或容許他們收取按生產能力決定的薪酬。為免濫用,這個評估機制會由殘疾僱員,而非僱主,來啟動。

  這個為殘疾僱員提供的特別安排,是政府與殘疾人士、家長、康復團體和平等機會委員會經長時間磋商,努力得來的的成果,並得到他們的支持及積極提供建議。政府會繼續就生產能力評估機制的細節諮詢持份者,以確保有關安排簡明和便於執行。

以數據為依歸
──────

  法定最低工資究竟對經濟有多少影響,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最低工資的水平。一個恰到好處的法定最低工資制度,基本上應只是設定工資下限,以防止個別僱員工資過低,並同時確保不會嚴重損害勞工市場的靈活性、經濟自由和競爭力,以及對弱勢工人的就業機會造成重大的不良影響。所以,這是平衡之道。

  基於這理念,我們建議設立最低工資委員會,以數據為依歸進行數據研究及分析,考慮一籃子的因素,並在全面地諮詢持份者後,才建議法定最低工資的水平。條例草案規定,最低工資委員會一定要顧及到防止工資過低、盡量減少低薪職位流失,以及維持本港經濟發展及競爭力的需要。事實上,這個理念在條例草案清楚反映,清楚訂出。

  根據條例草案,法定最低工資的水平會以附表形式訂明,立法會若不同意建議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是絕對有權作出否決但不可修訂,這是完全符合以數據為依歸來制定最低工資水平的基本原則。

  我們必須根據足夠的統計數據來制定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有關的政府部門,包括統計處,現正合力加強搜集數據的工作,包括進行新的工資統計調查及改善現有的營商成本統計調查,統計數據和資料將於明年年初備妥,交由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進行審慎和客觀的分析及討論。委員會亦會進行廣泛的諮詢。換言之,我們現時並沒有足夠的數據來制定最低工資水平,在目前談論具體水平,是言之過早。

  事實上,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剛在上週末啟程前往法國和英國,了解兩地推行最低工資的情況,特別是釐定最低工資的機制和運作,希望吸收外國的經驗。

結語
──

  法定最低工資在社會討論多年,在立法會亦有很詳細討論,社會各界人士對低薪工人提供工資保障的目標相信是一致的。但我們明白有部分持份者對立法制定最低工資仍有一定的顧慮,因此在草擬法例的過程中,勞工及福利局和勞工處會做大量諮詢,解釋立法主旨,切實聽取意見。條例草案已務實地平衡勞資雙方和社會整體的利益,我希望得到各位委員的支持,使條例草案早日獲得通過,讓基層低薪工人早日享有法定最低工資的保障。



2009年9月28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5時0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