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福局局長獅子山學會午餐講座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七月十七日)於獅子山學會午餐講座有關《最低工資條例草案》的致辭全文:

各位:

  政府已於上星期三(七月八日)向立法會提交了最低工資條例草案。條例草案是香港保障勞工權益工作的里程碑,以現行勞工法例為基礎,與現行勞工法例目標一致,因應香港社會經濟發展步伐,在合理平衡勞資雙方利益的前提下,防止工資過低的情況。

  我們在草擬條例時,作了廣泛諮詢,及考慮了所有收集得來的意見。我理解部分社會人士對立法制定最低工資的擔憂,但社會上亦開始凝聚共識,認為最低工資的設計必須切合香港的獨特情G,務求在建構和諧社會及維持本港經濟競爭力的雙重目標上,致力平衡勞資雙方和香港整體的利益。我們亦一直朝茬o個方向做好條例草案。我深信,現時的條例草案是一個平衡的做法。

目標及原則
─────

  條例草案的重點是訂定以時薪計算的工資下限,以防止弱勢工人的工資過低,同時避免過份影響市場運作。其中的重要條文,例如工資的定義、執法和罰則等等,是盡量緊貼《僱傭條例》的規定,以避免不必要地加重僱主的守法成本。條例草案建議採取以數據為依歸的原則制定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確保法定最低工資不會導致低薪職位大量流失,和影響本港的經濟動力。

以數據為依歸的設計
─────────

  香港屬高度外向型的經濟體系,因此我們明白工資及價格的靈活性,對保持本港競爭力及整體營商環境的重要性;不過,保障弱勢工人及促進社會和諧亦是香港同樣重要的社會政策目標。因此,政府的目標是建立一個恰當的法定最低工資制度,在防止工資過低、盡量減少低薪職位流失,以及維持本港經濟發展及競爭力之間取得適當的平衡。

  事實上,外國經驗顯示,法定最低工資只要設計得宜,在避免工資過低的同時,可減低對經濟的負面影響。值得注意的是,在國際知名機構編訂的經濟自由度排名榜上,不少位居前列的經濟體系,例如紐西蘭、加拿大、澳洲、美國、愛爾蘭和英國,均已制定了法定最低工資。因此從論證上來說,經濟自由度與是否實施法定最低工資並無必然的相互關係,亦非互不相容。

  有部分商界人士曾關注現時的經濟環境是否適宜推行最低工資的立法工作。我們明白到要保持香港經濟的競爭力和整體的營商環境,所以我們一定會小心謹慎地處理。事實上,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對整個制度能否順利推行,至為重要。

  為了釐定恰當的最低工資水平,政府已茪漰齔蝦ず琲熒j集方法,並於本年第二季及第三季,向一萬間企業(特別是中小企)和六萬名僱員進行數據搜集。這些統計數據和資料於明年年初備妥後,將交由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進行審慎和客觀的分析和討論。委員會務必採取以數據為依歸的原則進行數據研究及分析,並廣泛諮詢持份者後,才就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向政府作出建議。

涵蓋的僱員範圍
───────

  在涵蓋的僱員範圍方面,條例草案參照《僱傭條例》的規定。不過,我們經廣泛徵詢持份者和詳細考慮後,認為有需要豁免兩類僱員。

留宿家庭傭工
──────

  首先是留宿家庭傭工。條例草案建議豁免免費居於僱主家中的留宿家庭傭工。有關豁免亦適用於本地及男性僱員,豁免的決定性條件是留宿家庭傭工「留宿」的工作性質,而並非他們的原居地或性別,因此這個豁免安排並無歧視外籍及女性僱員。

  豁免留宿家庭傭工基於四個主要的考慮。

  第一是留宿家庭傭工獨特的工作模式。留宿家庭傭工隨時候命、按要求提供服務、家務性質繁雜多樣。為留宿家庭傭工計算工時有實際困難,但以工時計算法定最低工資是條例草案設計上的重要支柱。此外,留宿家庭傭工因工作性質的關係,在同一地方工作與休息,且經常獨留在家,要清楚紀錄工作時數,實際上並不可行。

  第二是留宿家庭傭工的獨特聘用條款。留宿家庭傭工享有非留宿工人所沒有的非現金權益,因此有較高比例的可動用收入。值得留意的是,留宿家庭傭工有免費住宿,省卻其他工人必須負擔的主要支出,亦省卻來回居所和工作地點的交通開支。很多留宿家庭傭工亦獲僱主提供免費膳食。大部分低收入工人並沒有這些非現金權益。

  至於外籍家庭傭工(下稱外傭),他們的基本聘用條款在政府指定的「標準僱傭合約」一一列明,包括獲提供合理私隱的免費住宿、免費膳食或膳食津貼、免費醫療、來回原居地的旅費等。為了提供進一步的保障,政府自一九七○年代初已為外傭訂明強制性的每月「規定最低工資」。僱主必須承諾不會支付低於「規定最低工資」,方會獲准輸入外傭。僱主短付「規定最低工資」同屬《僱傭條例》下的欠薪罪行,屬刑事責任。

  第三是不豁免留宿家庭傭工可能對社會經濟情況產生重大及深遠的影響。許多家庭確實需要留宿家庭傭工的服務,例如家中有兒童及/或長者的在職夫婦。若將留宿家庭傭工,包括外傭,納入法定最低工資,將對許多家庭造成經濟壓力。一個家庭若因成本增加而需要停止僱用留宿家庭傭工,其中一個在職配偶或會被迫脫離勞動人口而留在家中。在現時香港人口老化的情況下,任何措施若令從事經濟活動的相關年齡組別人口的勞動參與率下降,都會大大影響香港的社會經濟發展。此外,部分僱主可能會要求留宿家庭傭工在日間沒有工作的時段離開住所,盡量減低傭工的「工作」時間及所需支付的薪金。我們必須審慎考慮因此而可能引起的社會問題。

  第四是不豁免留宿家庭傭工將從根本動搖行之有效的輸入外傭政策。事實上,一些持份者除了要求把外傭納入法定最低工資外,更因實際上無法確定留宿家庭傭工的工作時數,而建議政府為外傭訂明「標準工作時數」作為計算工資的基礎,並取消「留宿」的規定。然而,這兩個要求基本上是偏離了現行的輸入外傭政策;輸入外傭政策的制定是以合理的政策考慮和必需的入境管制為依歸,取消外傭「留宿」的規定將導致入境管制的問題,因為難以確保外傭不會違反逗留香港的條件,包括是否只在指定地點為指定僱主工作。由於輸入外傭原是為了解決本地留宿家庭傭工短缺的問題,一些持份者指出,在邏輯上,若不再要求外傭在僱主家中留宿,輸入外傭便應與輸入其他非本地低技術工人的安排看齊,受「補充勞工計劃」的規管及限制。

  政府認為,因應香港的情況,豁免留宿家庭傭工是合適的做法。在作出決定前,我們已廣泛諮詢各持份者,並全面考慮所得的意見及相關情況。法律意見確認有關豁免有足夠的法律理據支持。

實習學員
────

  第二類的豁免,是參與由指定的教育機構安排或認可的實習工作的學生,而這些實習必須是屬於有關課程的必修或選修部分,並為了符合全日制經評審課程所頒授的學術資格。提供豁免安排的目的,是讓學生獲得這些課程所不可或缺的在職培訓,同時亦防止濫用的情況。

為因殘障而生產能力受損的殘疾人士制定特別安排
──────────────────────

  條例草案為因殘障而致生產能力受損的殘疾人士提供特別安排,以減低法定最低工資對他們的就業機會可能產生的影響。原則上,殘疾僱員應與健全僱員同樣受到法定最低工資的保障,但為了保障殘疾僱員的就業機會,條例草案作出特別安排,讓殘疾僱員有權要求進行生產能力的評估,以助釐定應否獲得不低於法定最低工資的薪酬,或容許他們收取按生產能力釐定的薪酬。為免濫用,這個評估機制必須由殘疾僱員啟動。我們就這個特別安排作了廣泛諮詢,並得到殘障人士、家長和復康團體的支持。我們會繼續就生產能力評估機制的細節諮詢持分者,以確保有關安排簡明和便於執行。

實施法定最低工資的時間表
────────────

  制定法定最低工資是經過社會上多年的討論,最後達到的普遍共識。立法會已成立「最低工資條例草案委員會」,並將於九月下旬開始審議條例草案,同時,政府統計處會同步進行統計數據的搜集和處理,以便釐定恰當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按照現時的估計,這些資料可於明年年初備妥,交由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進行分析和討論,而委員會亦會諮詢持份者。若一切進行順利,及預留約六個月的時間讓商界作準備,我們預期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最早可於明年年底或二○一一年年初實施。

結語
──

  最低工資的立法與實施需要社會各界集思廣益,令條例草案在維持本港經濟競爭力及貫徹社會政策的雙重目標上,做到適當平衡。我希望聆聽大家的意見和提問,讓我們的工作更臻完善。謝謝。



2009年7月17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4時4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