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動議二讀《最低工資條例草案》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七月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動議二讀《最低工資條例草案》的致辭全文:

代主席﹕

  我謹動議二讀《最低工資條例草案》(下稱條例草案)。

  今日,我們履行行政長官在去年十月《施政報告》中許下的承諾,向立法會提交條例草案立法訂定最低工資。條例草案是香港保障勞工權益工作的重要里程碑,是以現行勞工法例為基礎,與現行勞工法例目標一致。

目標及原則
─────

  條例草案在建構和諧社會及維持本港經濟競爭力的雙重目標上,致力平衡勞資雙方的利益。條例草案的重點是訂定以時薪計算的工資下限,以防止弱勢工人工資過低,同時避免過份影響市場運作。其中的重要條文,例如工資的定義、執法和罰則等等,盡量緊貼《僱傭條例》的規定,避免不必要地加重僱主的守法成本。條例草案建議採取以數據為依歸的原則制定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確保不會導致低薪職位大量流失,和影響本港的經濟動力。我們會透過詳盡的統計調查,評估所有相關的因素,使釐定的法定最低工資制度和水平切合香港的發展狀況,合乎社會的整體利益。

涵蓋的僱員範圍
───────

  在涵蓋的僱員範圍方面,條例草案參照《僱傭條例》的規定。然而,我們經廣泛徵詢持份者和詳細考慮後,認為有需要豁免兩類僱員。

留宿家庭傭工
──────

  首先是留宿家庭傭工。條例草案建議豁免免費居於僱主家中的留宿家庭傭工,不論是本地的或是外籍的。我希望在這奡N部分公眾人士對豁免安排的誤解作出澄清。有關豁免亦適用於本地及男性僱員,豁免的決定性條件是留宿家庭傭工「留宿」這個工作性質,而並非他們的原居地或性別,因此並無歧視外籍及女性僱員。

  豁免留宿家庭傭工基於四個主要的考慮:

  第一是留宿家庭傭工獨特的工作模式。留宿家庭傭工隨時候命、按要求提供服務、家務性質繁雜多樣。為留宿家庭傭工計算工時有實際困難,但以工時計算法定最低工資是條例草案設計上的重要支柱。此外,留宿家庭傭工因工作性質的關係,在同一地方工作與休息,且經常獨留在家,要清楚紀錄工作時數,實際上並不可行。

  第二是留宿家庭傭工的獨特聘用條款。留宿家庭傭工享有非留宿工人所沒有的非現金權益,因此有較高比例的可動用收入。值得留意的是,留宿家庭傭工有免費住宿,省卻其他工人必須負擔的主要支出,亦省卻來回居所和工作地點的交通開支。很多留宿家庭傭工亦獲僱主提供免費膳食。大部分低收入工人並沒有這些非現金權益。

  至於外籍家庭傭工(簡稱外傭),他們的基本聘用條款在政府指定的「標準僱傭合約」一一列明,包括獲提供合理私隱的免費住宿、免費膳食或膳食津貼、免費醫療、來回原居地的旅費等。此外,為進一步提供保障,政府自1970年代初已為外傭訂明強制性的每月「規定最低工資」。僱主必須承諾不會支付低於「規定最低工資」,方會獲准輸入外傭。僱主短付「規定最低工資」同屬《僱傭條例》下的欠薪罪行,屬刑事責任。

  第三是不豁免留宿家庭傭工可能對社會經濟情況產生重大及深遠的影響。許多家庭確實需要留宿家庭傭工的服務,例如家中有兒童或長者的在職夫婦。若將留宿家庭傭工,包括外傭,納入法定最低工資,將對許多家庭造成經濟壓力。一個家庭若因成本增加而需要停止僱用留宿家庭傭工,其中一個在職配偶或會被迫脫離勞動人口而留在家中。在現時香港人口老化的情況下,任何措施若令從事經濟活動的相關年齡組別人口的勞動參與率下降,都會大大影響香港的社會經濟發展。此外,部分僱主可能會要求留宿家庭傭工在日間沒有工作的時段離開住所,盡量減低傭工的「工作」時間及所需支付的薪金。我們必須審慎考慮因此而可能引起的社會問題。

  第四是不豁免留宿家庭傭工將從根本動搖行之有效的輸入外傭政策。事實上,一些持份者除了要求把外傭納入法定最低工資外,更因實際上無法確定留宿家庭傭工的工作時數,而建議政府為外傭訂明「標準工作時數」作為計算工資的基礎,並取消「留宿」的規定。然而,這兩個要求基本上是偏離了現行的輸入外傭政策;輸入外傭政策的制定是以合理的政策考慮和必需的入境管制為依歸,取消外傭「留宿」的規定將導致入境管制的問題,因為難以確保外傭不會違反逗留香港的條件,包括是否只在指定地點為指定僱主工作。由於輸入外傭原是為了解決本地留宿家庭傭工短缺的問題,一些持份者指出,在邏輯上,若不再要求外傭在僱主家中留宿,輸入外傭便應與輸入其他非本地低技術工人的安排看齊,受「補充勞工計劃」的規管及限制。

  有持份者提出在最低工資條例草案下為留宿家庭傭工另外制定法定最低月薪。我們認為這個建議並不可行。長遠而言,法定最低月薪會帶來重大的政策影響。首先,我們無法設定或假定首個法定最低月薪的水平,因為現時留宿家庭傭工,包括外傭,享有的免費食宿並不一樣,意味茈L們的實際工資可能有極大的差異。其次,就外傭而言,由於已有強制性的「規定最低工資」,另訂法定最低月薪並無意義。再者,由於法定最低工資與輸入外傭的政策目標完全不同,時薪的法定最低工資與月薪的「規定最低工資」須採用截然不同的檢討機制,運用不同比重的檢討指標,若將兩者包括在同一條例下,將混淆檢討機制,引起爭議,不利社會和諧。

  政府認為,因應香港的情況,豁免留宿家庭傭工是合適的做法。在作出決定前,我們已廣泛諮詢各持份者,並全面考慮所得的意見及相關情況。法律意見確認有關豁免有足夠的法律理據支持。

實習學員
────

  另一類要豁免的是實習學員。現時,在個別的實習計劃中,學生和參與機構可能存在,也可以不存在僱傭關係。有些實習計劃有專上院校或其他教育機構參與,有些則由學生和僱主自行安排。我們理解實習計劃對培訓及教育的功用,但亦必須審慎考慮若條例草案一律豁免所有實習學員,可能產生濫用的問題。在我們廣泛諮詢的過程中,持份者普遍有這些關注,他們同意即使可能會減少實習的機會,亦必須適當地規範豁免的安排。

  經過小心考慮後,我們建議條例草案只豁免參與由指定教育機構安排或認可的實習課程的學生,而該等實習須屬有關課程的必修或選修部分,並為符合全日制本地經評審而頒授的學術資格而設。豁免安排的目的是讓學生獲得課程要求的在職培訓。

為因殘障而生產能力受損的殘疾人士制定特別安排
──────────────────────

  條例草案同時建議為因殘障而生產能力受損的殘疾人士制定特別安排。香港是個關愛的社會,我們應該讓弱勢社群,包括殘疾人士,真正融入社會。我們認為殘疾僱員在法律上應享有與健全僱員同等的保障,但也認同一些殘疾人士、家長組織及康復團體所提出的意見,他們認為若條例草案同樣適用於殘疾人士而又缺乏一些彈性安排,會影響就業機會。因此,條例草案建議作出特別安排,若殘疾僱員認為自己的殘障會影響生產能力,便可要求進行評估,我強調,是由僱員自己,而非僱主,啟動評估機制。評估的目的是釐定殘疾僱員是否應該獲得法定最低工資,或應收取按生產能力釐定的薪酬﹔這項安排相信可以保障殘疾人士的就業機會和獲得合理薪酬。這項特別安排的制定是得到殘疾人士、家長及康復團體的支持,並積極提供建議,我要在此向他們表達謝意。

制定法定最低工資的水平
───────────

  法定最低工資究竟對經濟有多少影響,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最低工資的水平。條例草案建議設立屬諮詢性質的最低工資委員會,以數據為依歸的原則進行數據研究及分析,並廣泛諮詢持份者,以確保委員會在建議法定最低工資的水平時,顧及社會的整體利益。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經考慮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建議後,會以附表形式訂明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由立法會以先訂立後審議的程序接受或反對。

實施法定最低工資的時間表
────────────

  在立法會審議條例草案時,政府統計處會同步搜集和處理統計數據,以助釐定恰當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按照現時的估計,這些資料可於明年初備妥,由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進行分析和討論,和諮詢持份者。若一切順利,並預留約六個月的時間讓商界作準備,我們預期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最早可於明年年底或二○一一年年初實施。

結語
──

  代主席,我們在草擬條例草案時,已積極並全面地與各持份者討論,廣泛徵詢他們的意見,建議亦得到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和勞工顧問委員會的普遍支持。條例草案已兼顧勞資雙方和社會整體的利益,我希望得到各位議員的支持,使條例草案早日獲得通過,有效解決工資過低的問題,為基層僱員提供工資保障。

  多謝代主席。



2009年7月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時1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