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就「促進港深合作」議案辯論的開場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今日(六月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促進港深合作」議案辯論時的開場致辭全文:

主席:

  我很高興我們有機會就深港合作的議題在議事廳內進行討論。我很感激那麼多位議員提出他們的觀點及修訂。

引言
──

  香港與深圳的緊密聯繫始於一九七八年國家「改革開放」。由「四個現代化」開始,香港有幸參與國家的對外開放,以至香港的企業在過去三十年在廣東、深圳及其他省市作了大量的投資,內地特別是沿海地區的工業化情況已經基本完成。

  《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綱要》)自今年一月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公布以來,珠三角未來的發展和改革已經提升至國家發展戰略的層面,為珠三角地區加強合作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政策依據。與此同時,《綱要》其實是中央進一步推進粵港澳三地合作的一個戰略機遇,我們是要承接國家改革開放三十年,來好好把握這個契機。

深港經貿合作
──────

  除此以外,在過去兩年,CEPA補充協議五和補充協議六為香港的企業、專業人士及服務界別帶來了一系列進一步開放及便利化的措施,在廣東可以以「先行先試」的原則來參與內地進一步的發展。就深港合作方面,這是一個重要的新台階。

  在過去三十年,在優勢互補的基礎上,粵、深、港在經貿方面一直保持高速發展,推動大珠三角地區成為國家經濟體系中最活躍的地區之一。這亦強化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貿易及航運中心的地位。香港進一步與深圳發展合作關係可以進而幅射至全省,以至全國。

深港合作發展方向
────────

  現時,不論是深圳、香港或珠三角,大家均共同面對全球金融海嘯的挑戰,但其實是有危亦有機的。我們要轉危為機,就要好好利用《綱要》及CEPA補充協議五和六的機遇,以重新檢視及推動與深圳的合作,以發展內地市場。

  目前,香港約百分之九十的本地生產總值(GDP)由專業服務和其他服務行業組成。現在我們有了這個新機遇,應當好好利用新的台階以發展香港在珠三角的平台。我們讓香港這個七百萬人口的市場先拓展至大珠三角五千萬人口的市場,接茼A拓展到泛珠三角九個省區超過四億人口的市場。服務行業對香港很重要,現時七百萬人的市場已是相當飽和,我們可以在新的平台發展數千萬、以至數億人的市場,對香港今後新的三十年的發展是很重要的。

《深圳綜合配套改革總體方案》
──────────────

  深圳市人民政府亦於今年五月公布《深圳綜合配套改革總體方案》(《改革方案》)和《深圳市貫徹落實《綱要》工作方案》(《工作方案》)。這顯示深圳市政府非常積極落實《綱要》,以及進一步提升香港與深圳間的合作。在香港,自從在一月承接了《綱要》以來,不同的團體,包括在議會之內、香港的學術團體及各個論壇,對這方面的工作都非常關心。其實自二○○四年以來,特區政府與深圳市政府已經建立了頗具基礎的合作安排,由政務司司長與深圳市市長共同主持「深港合作會議」,這一套體制當然不會受到人事的轉變而有任何遷移。

鞏固合作成果 發揮最大優勢
─────────────

  在過去三十年,我們已經與內地建立了非常良性互動的一套合作安排。在一九八二年,我們已開設了「跨境聯絡制度」,往後處理了很多實務的問題,包括打擊跨境罪案和共同治理深圳河等;這些是一九九七年之前推動的工作。在一九九七年之後,港深合作亦有很多實質的成果,讓我舉一些例子:

(一)在落馬洲/皇崗口岸實施二十四小時通關;
(二)開通深圳灣口岸和啟用落馬洲鐵路支線;
(三)深港兩地合作推廣「一程多站」、「優質誠信香港遊」和會展旅遊等;
(四)香港交易所與深圳證券交易所就進一步推動雙方資訊交流、產品發展和人員培訓等方面簽訂合作協議;
(五)兩地簽署協議,成立「深港創新圈」的合作安排。

  所以,整體而言,我們現在的新機遇是建基於中央最近公布的《綱要》,以及我們在二○○三年簽訂的CEPA,特別是最近兩年簽訂的補充協議五和六。對我們來說,深圳是一個非常重要、使我們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基地。所以,劉江華議員及各位議員提到,我們要好好利用前海地區成為一個新的基地以發展香港的服務業,這是非常恰當的;其地理位置亦具象徵意義 — 是香港與深圳之間連接兩個機場的鐵路、是一個新的口岸;出了口岸,就可以發展服務業。

  所以,主席,我們非常歡迎今日提出的動議,以及各位議員的意見。我先作個開始,談談我們的整體方向,在聆聽各位議員的發言後,我才再就我們的七至八個政策範疇作進一步的回應。

  多謝主席。



2009年6月1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2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