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動議二讀《2009年家庭暴力(修訂)條例草案》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六月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動議二讀《2009年家庭暴力(修訂)條例草案》的致辭全文:

主席:

  我動議二讀《2009年家庭暴力(修訂)條例草案》。

  這次提出進一步修訂《家庭暴力條例》(《條例》),是要回應上一屆立法會的要求,和履行政府在去年六月十八日在本會動議恢復《2007年家庭暴力(修訂)條例草案》(《2007年修訂草案》) 二讀辯論時作出的承諾,把《條例》的涵蓋範圍由異性同居者擴大至包括同性同居者。

  政府的立場是很明確的:政府在政策上和法律地位上均不承認同性婚姻、公民伙伴關係或任何同性關係。這立場不會因為這次修訂而改變;這次修訂亦不涉及或影響其他現行法例。

政策目標和修訂背景
---------

  首先我想簡單說明《條例》的政策目標和修訂的背景。

  根據本港的法例,任何人受到暴力威嚇或騷擾,都可以循刑事法律途徑向警方舉報,將施虐者繩之於法。但現實情況是,一些有特定關係的人士,例如配偶或同居男女,他們因為關係親密,在權力分佈、互動模式,以至風險因素方面都比較特殊,一旦出現暴力行為,受害人往往礙於彼此間千絲萬縷的感情關係、或因為害怕失去家庭經濟支柱、或為了顧及子女的感受等,有許許多多的憂慮及顧慮,不願意或不敢向警方舉報,因而無法在刑事框架下制裁施虐者。《條例》正正就是要針對這種獨特情況,為這類有親密關係人士額外提供強制令的保護,將他們與施虐者暫時分隔,讓雙方有時間及空間去冷靜解決問題。由此可見,《條例》的立法原意是為有特定關係的人士在刑事保障之外提供額外的民事保障,使他們免受騷擾。

  為了貫徹《條例》的立法原意,立法會去年通過《2007年修訂草案》,擴大《條例》的涵蓋範圍至前配偶、前同居男女、其他直系和延伸家庭成員。當時的討論令大家注意到,其實同性同居者之間的親密關係與異性同居者無異,其中一方若受到騷擾同樣會因彼此之間的特殊權力分佈、互動關係、風險因素等而有所顧忌,不願意或不敢向警方舉報。考慮到這類暴力事件可於短時間內演變成人身傷害,甚至危害性命的局面,政府同意在「不承認任何同性關係的法律地位」這項大前提下作特殊考慮,針對涉及特定關係人士暴力行為的範疇,進一步修訂《條例》,向同性同居者提供額外的民事保障。

  上述建議得到上一屆立法會條例草案委員會內不同政黨議員一致支持。去年十二月,我們就建議諮詢本屆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委員會)的意見,部分現任立法會議員對建議提出強烈關注和保留。委員會其後召開兩次特別會議,聽取約一百個團體代表及四十五名個別人士表達意見。我亦出席了該兩次特別會議,細心聆聽各界人士的意見和關注。

團體的關注
-----

  反對修訂的議員及團體主要關注建議可能會令「婚姻」及「家庭」的概念遭到曲解。他們亦擔心一些人士可能根據修訂成功地提出法律挑戰,使同性婚姻獲得承認。

  主席,根據《婚姻條例》締結的婚姻,在法律上是指不容他人介入的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讓我在此重申,《條例》的修訂建議與婚姻的法律定義扯不上任何關係;政府在法律地位上不承認同性關係的清晰及啀w政策維持不變;有關修訂亦不涉及和影響《條例》以外其他現行法例。

立法建議
----

  在全面考慮過議員和各界人士提出的意見後,我們決定以「三條腿走路」的靈活方式制定《2009年家庭暴力(修訂)條例草案》(《2009年條例草案》):

- 首先,建議刪除《條例》現行只針對異性同居關係的條文,並在《條例》加入新的「同居關係」的定義。這個定義不包括任何性別的提述,亦不涉及任何關於「婚姻」、「配偶」或「夫妻」與「同性同居關係」的聯繫或提述。具體來說,我們建議把《條例》下的「同居關係」界定為「指作為情侶在親密關係下共同生活的兩名人士之間的關係」,並把已終結的該等關係包括在內。我們亦參考了不少普通法在「同居關係」(cohabitation) 的內涵本質方面的案例,在條例下列出一系列考慮因素,以協助法院裁決某一個強制令的申請是否屬於《條例》下涵蓋的「同居關係」範圍;

- 第二,建議就《條例》作出一些結構鋪排的改動,以清楚劃定在其涵蓋範圍下三種不同類別的受保護人士,即配偶、前配偶及其子女;第二類是直系或延伸家庭關係成員;第三類是同居者、前同居者及其子女。三個組蘆漕保護人士,互不干連;

- 第三,建議將《條例》的簡稱修訂為《家庭及同居關係暴力條例》 (Domestic and Cohabitation Relationships Violence Ordinance) ,以清楚顯示經修訂的《條例》適用於同居關係人士,並反映「家庭」 和 「同居關係」屬不同的類別,同樣互不干連。

保障所有居於同一屋簷下的人士
--------------

  有意見認為《條例》應擴大至涵蓋所有居於同一屋簷下的人士,例如同住但並無任何特定關係的長者。我們認為有關建議並無政策理據。我在開始發言時已清楚解釋,政策的目標和立法的原意本是以那些有特定親密或親屬關係的人士為對象,而非為保障基於某種原因而決定居於同一屋簷下的所有類別的人士,或為涵蓋在家居環境下發生的一切暴力事件。這些沒有任何關係但居於同一屋簷下的人士,例如業主與租客、分租單位的不同住客、僱主與僱員(例如家庭傭工)、同房的學校寄宿生、居於院舍的長者或兒童等,他們之間的暴力行為從來不屬於「家庭暴力」,他們之間亦不存在任何親密關係或風險因素,會導致受害人不願意循一般刑事法律途徑去追究施虐者。

  事實上,《2007年修訂草案》把《條例》的涵蓋範圍延展至包括前配偶、前異性同居者及其他直系及延伸家庭關係時,已刪除有關「同住」的條件,純綷以受害人和施虐者之間的親密或親屬關係來決定。舉例來說,受到孫兒騷擾的祖母,即使居於安老院舍,與孫兒分開居住,亦可根據《條例》申請強制令,免受其孫兒騷擾。

  更重要的是,《條例》下的民事補救,例如禁止進入令,若延展至涵蓋上述人士,可能會出現一些不合理的情況,甚至帶來其他複雜的法律問題,例如家庭傭工向法院申請強制令,禁制其僱主進入住所,或宿生將同房的同學趕走,甚或租客禁止業主返回自己的住所等情況。

  至於同住長者,如果公公婆婆受到室友的暴力威嚇或騷擾,應立即報警求助。若害怕舉報後會帶來住屋或經濟上的問題,房屋署和社會福利署會予以協助;同住長者相處不來的問題不應以《條例》來解決。

總結
--

  主席,在草擬《2009年條例草案》的過程中,我們聽到支持和反對《條例》修訂的不同聲音;各界人士的立場和觀點儘管不同,但對保障在特定關係下受暴力威脅的人士的目標是一致的。政府以開放的態度,細心聆聽,集思廣益,從善如流。《2009年家庭暴力(修訂)條例草案》是本茼s異求同的原則得出的最佳可行方案,既適切地釋除有關團體的疑慮,亦達到保障同性同居者免受騷擾的政策目標。我希望議員能支持《2009年條例草案》,讓同性同居人士早日得到保障。多謝主席。



2009年6月1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5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