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致辭全文(二)(只有中文)
***************************

  以下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今日(五月二十七日)傍晚在立法會會議上,就「落實一國兩制」議案辯論回應時的發言全文:

代主席女士:

  各位議員發表了多方面的意見,有支持動議的,亦有表示不支持的,但我感覺到某些議員的發言在邏輯上是不完全的,有不貫徹之處,我就此作些回應。

  陳淑莊議員剛才特別提到在九七回歸前,在八十年代,特別是在九十年代初的移民潮。大家當年在香港的都會對那現象歷歷在目,特別是我個人的情況,因為在一九九一至九四年我是香港駐多倫多經濟貿易辦事處的第一任處長,親身經歷了那個年代。在高峰期時,應該是在九十年代初,一年有四萬人前往加拿大。但陳議員可能忘記了,移民潮在九七前已經減退,而且減退得很快,並有很多回歸潮。時至今天,每年大概只有二千人移民往加拿大。這說明了甚麼呢?這說明了一個簡單的道理,就是在九七前香港人很聰明,看時局亦看得很透,知道在九七後,「一國兩制」可以成功落實。今天回顧移民的數字,香港人的判斷是很明確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已是貫徹落實,沒有如劉慧卿議員或陳淑莊議員所估量的那樣──香港的「一國兩制」受到破壞,「風聲鶴唳」,要趕走香港人。

  李永達議員和其他議員很關心到底中央派來香港的人員和官員是做甚麼工作的呢?或是中央各個部委在涉及香港事務時是如何去處理的呢?我在此想講清楚,中央有很多部門確實需要處理與香港有關的事務:人民銀行要處理香港如何可以落實人民幣的服務,在香港做結算,在香港賣債券;旅遊局要安排不同的省市落實「個人遊」簽證,逐步把這計劃推廣;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要支持不同部門訂定大型基建計劃,例如港珠澳大橋和香港與廣州之間的高速鐵路等工作。這些部門和單位需要有一批人員專責處理與香港,有時是與澳門有關的事宜,但這些在北京的官員不會那麼空閒,亦毋須時常召開會議,像特區每星期二召開行政會議一般。在北京並沒有特別組成這套管治隊伍,在省市亦沒有,但他們確實按照體制需要處理中央支持香港在各方面的工作和事務。

  湯家驊議員特別提到曹二寶先生的文章,認為文章是「轟天動地」,坦白說,我看不出這篇文章有何「轟天動地」之處,讀完後你會發覺他只是多次重申,中央有關部門和中央駐港機構的個別官員要按照《基本法》和「高度自治」、「港人治港」這些長遠方針政策在香港辦事。他只不過是做了一紙功課,是不能改變中央自八十年代已經訂定的國策──「一國兩制」的基本方針政策。

  劉慧卿議員和余若薇議員提到很多人名,指出哪些是全國政協委員、港區人大代表等,繼而指個別的委員和港區人大代表在行政會議、立法會或在諮詢架構中擔任哪些職務。但不可以有這種邏輯認為這些人士擔任諮詢架構內的職位,就等於破壞了「一國兩制」,我看不到其所以然。港區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都是香港人,都是香港社會的一分子,都有他們的權利、義務和責任。我希望劉議員和其他支持其動議的議員不要說要剝奪這批香港人除了為國家服務,也希望透過作為多個委員會的委員為香港服務的機會。

  張文光議員很關心選舉事宜,提到中央到底有沒有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其實,中央政府一貫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在選舉事宜方面亦遵循這原則辦事。我們在安排香港的選舉時,選舉管理委員會是本荂u公平、公開、公正」的原則來辦事的,廉政公署和選舉事務處都非常蚨糬n安排好廉潔選舉。一個最根本的事實就可以說明這道理:香港已登記的選民已超過三百三十萬人,每次選舉,如果是區議會選舉,有一百一十多萬人出來投票;如果是立法會選舉,則有一百五十萬人出來投票。百多萬人的票,是不會受特區政府或任何一個中央部門所唆擺、所影響的。投票是保密的,香港人有自己的選擇,他們亦都很聰明,知道哪些人可以代表他們。大家作為政黨、作為候選人都很明白,拉票是要逐票去拉的,是要逐個香港人地爭取支持的。所以我們都對香港的選舉制度有信心,而我相信中央政府亦非常珍惜、尊重。

  我想談談對今次辯論的一些總結。今日的辯論是提及「一國兩制」的根本。其實在過去十二年,包括在回歸前的十多年,我們看到香港確實是福地,香港甚麼都有。如果談經濟,在回歸後,有CEPA、有「個人遊」、有人民幣服務、可以發債券。如果談發展,有港珠澳大橋、將會興建(廣深港)高速鐵路,深圳及香港的機場亦會利用鐵路作連接。如果談繳稅,我們不用向北京上繳任何稅項。如果談軍費,現時比回歸前的情況還要好──一九九七年以前,香港是要向倫敦繳交軍費的。如果談民主的發展,我們可以繼續推動達至普選的最終目標。在過去十二年,在大部分日子大家有點爭拗──到底香港會否、或是何時可以落實普選。在二○○七年十二月,經過在香港內部有關政制發展綠皮書的公眾諮詢、經過行政長官向中央提出報告後,人大常委會作出了非常明確的決定,是在二○一七年可以落實普選行政長官、在二○二○年可以經普選產生所有立法會議員。所以方向是明確的,而「一國兩制」不斷發展下去,方向是很積極的。我認為大家不應該對「一國兩制」妄自菲薄,我們應該對香港本身公平一點,要珍惜我們來之不易的條件。今天的動議是建基於揣測、建基於憂慮,但沒有建基於過去四分一世紀以來中央政府對香港的關懷和創造各方面和各層次的條件,就是希望香港可以搞得好。

  所以,代主席女士,我認為這個動議不積極亦不建基於事實。我謹此陳辭,希望各位議員反對劉慧卿議員的動議。



2009年5月2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1時4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