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署理教育局局長就「全面檢討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角色與職能」動議辯論的開場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為署理教育局局長陳維安今日(三月十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全面檢討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角色與職能」動議辯論的開場發言全文:

代主席女士:

  首先多謝多位議員對高等教育的關注。

  我相信大家都同意高等教育對香港的長遠發展舉足輕重。政府每年投入資助各高等教育院校的經常撥款超過110億元,此外,我們亦投入其他一筆過撥款,包括今年撥款180億元的研究基金及多項工程項目的開支。而入讀公帑資助學士學位課程的比率由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有關年齡組別中大概2.2%上升至現時的約20%。在大幅提高公帑資助學位的量的同時,各高等教育院校的教學和研究質素都有長足的進步。在過程之中,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一直擔當茪@個非常重要的角色。

教資會的角色和貢獻

  教資會在一九六五年成立,主要就本港高等教育的撥款及發展事宜,向政府提供獨立、不偏不倚的專家意見。具體而言,教資會的主要職責是根據院校提交的學術發展建議分配學額和經常性撥款予各院校,以及就院校的公帑資助工程提供意見,以支援院校的學術及整體發展。同時,教資會會監察由公帑資助的院校經費用得其所,保證院校在學術方面保持優良水準,並向政府就高等教育界的未來策略發展方向提出建議。

  教資會是院校與社會及政府之間的一道橋樑。政府負責制定教育政策,提供資源支援高等教育發展。教資會一方面要代表院校向政府爭取資源和落實政策,另一方面,它要視乎整個社會的需要,跟院校磋商。為了履行這些職責,教資會必須與政府及院校建立良好的溝通渠道,以便向兩者提供和收集意見。身為院校和政府之間的中介人,教資會亦擔當了一個重要的「緩衝」角色。一方面,教資會要保護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權;另一方面,社會賦予各院校辦學的權利和向他們提供經費資助,因此教資會有責任確保各院校對社會負責,確保公帑用得其所。

  教資會在履行其職責時,須運用高度的判斷力,平衡各方面的意見。因此,教資會必須借助委員的專業判斷。教資會的成員包括來自海外和本地的出色學者和高等教育專家,以及香港傑出的社會領袖,所有成員都是因個人能力被邀請加入教資會提供獨立意見。

  一直以來,教資會稱職地擔任此重要的角色。香港院校近年在學術和研究方面的發展有目共睹,例如香港有三家大學被列入「2008泰晤士報高等教育增刊的全球最佳大學排行榜」首50名,而多個工商管理課程亦在不同排行榜處於高位。這些成績除了有賴各院校及其成員的努力外,教資會的貢獻不可抹煞。事實上,當中如果沒有教資會作為院校與政府之間的橋樑,政府便要擔當教資會的職能,例如直接參與院校之間的資源分配、直接審議院校的研究建議、推行質素保證工作等。換句話說,政府對高等教育院校的直接控制將大幅增加。我們不認同這是香港要走的路。事實上,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是我們的核心價值。由一個獨立於政府的委員會專注為香港高等教育界妥善管理資源,對維護這些核心價值是十分重要的。

外國趨勢

  剛才有議員提及不少地方已廢除教資會,因此我們亦應檢討香港的情況,甚或成立另一組織取代教資會。每個地方需按其個別情況,訂定一個切合其需要和目的,亦反映其特定政策和行政背景的制度。我們留意到某些地方(如英國和紐西蘭)在廢除教資會後另外成立一個中介的大學撥款機構,儘管其名稱不再是“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而且,這些地方作出廢除教資會決定的背景是認為有需要強化政府在規劃和監察高等教育的角色。在此,我希望進一步強調,就香港而言,我們並不認為社會希望政府加強對香港高等教育的控制,而事實上我們亦沒有這樣的意圖。

結語

  我們充分意識到,隨茠懋|變遷,教資會必須與時並進,鞏固既有優點的同時,亦改善未臻完善之處。我們會仔細考慮議員的觀點,確保教資會的工作能切合社會的期望,繼續維持學術自由和加強香港高等教育競爭力。

  議員除了對教資會的架構職能提出意見外,亦對高等教育的整體發展作出不少建議。我會在下一輪的發言作詳細回應。

  主席,我謹此陳詞。



2009年3月1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時5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