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全面改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成效」議案的總結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三月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全面改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成效」議案的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

前言
--

  我感謝剛才有十一位位議員就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服務模式和運作提出許多很實質、有建設性和寶貴的意見。議員關注的事項,大部分都會在我們正在進行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服務模式實施情況檢討」中作深入研究,而香港大學的顧問團亦已全面展開檢討工作。事實上我們亦會在下星期,三月九日的福利事務委員上探討這個議題,屆時大學顧問團會出席,與各議員交流。

「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服務模式實施情況檢討」
--------------------

  在過去數月,社署聯同顧問團先後與各持份者,包括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前線員工、管理人員、督導人員、甚至職工代表等舉行諮詢會議和簡報會。在檢討過程中,顧問團亦會繼續收集及考慮包括前線員工在內,不同持份者的意見。顧問團設立了一個網頁,持份者除了可透過網頁獲得有關的檢討資料外,也可以向顧問團提供意見。社署亦已在其部門網頁增設專頁,發布與檢討有關的資料。整個檢討預計於今年年底前完成。屆時我一定會向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匯報檢討結果,並會參考報告書的建議,制訂改善服務的措施。

  雖然檢討正在進行中,就大家提出的事項尚未有定論,但我仍希望藉著今天的機會,就議員關注的部份議題提供進一步的資料。

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規劃及人手編排
----------------

  我在首次發言時,已扼要介紹了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規劃和人手安排。由於有議員特別關注這方面的情況,我希望可以稍稍再作補充。

  全港61間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每一間都有清晰的服務地域範圍,為約100,000至150,000人口提供服務。各中心皆由家庭資源組、家庭支援組和家庭輔導組三個主要部分組成,一站式提供多元化的家庭福利服務。

  在人手編排方面,現時每一間綜合家庭服務中心都設有一名或以上中心主任,以及13至30名社會工作者。社署會視乎各區的需要,例如當區人口,以及多項有關地區問題的指標和數據,包括家庭問題、虐待配偶或兒童及自殺個案的數字,以及新來港人士、長者、青少年罪犯、低學歷人士、失業及低收入人士的數字等,考慮增撥資源,加強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人手及督導。事實上,自二○○四至○五年度完成家庭服務重整後,全港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包括由社署和非政府機構營辦的中心)的人手已由896名增加至二○○八至○九年度的1,010名,而中心主任亦由62名增加至91名,社工及中心主任人手增幅達15%。

  在中心的人手調配方面,中心主任會因應地區和服務使用者的需要,釐訂工作的優次,並按社工的專長靈活調配人手,委派社工處理有關個案的工作或推行各類型預防性及發展性的小組和活動。因此,個別社工在處理個案和推行小組和活動方面有不同的職務比例,這樣的安排,是為了讓同事能發揮所長,並提供優質服務。

審批社會資源的工作
---------

  有議員關注到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前線社工需要承擔非社工專業的工作,例如審批社會資源等,因而令社工向受助人提供直接服務的時間大為減少。我希望指出,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其中一個工作指標,是協助個人或家庭有效地處理及應付各種問題和挑戰。中心社工在處理這些個案時,會詳細評估受助人各方面的需要,並因應他們的實際處境,提供適切的服務。

  要徹底幫助受助人,除了要為他們提供輔導和情緒支援外,有時候亦需要協助他們解決即時的經濟及房屋等方面的問題,因為這些問題正正困擾他們的情緒或是家庭煩惱的根源。因此,輔導服務及審批社會資源的工作,有時候往往是相輔相成分不開的,亦缺一不可。

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服務承諾
-------------

  亦有議員提到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服務承諾,我希望就這個議題提供一些資料給大家分享。現時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服務量標準及服務量協議水平,是社署在二○○四年與非政府機構簽訂「津貼及服務協議」時,經過與相關持份者深入討論後才訂定的。在統計服務量方面,已有具彈性的換算機制,讓中心可以因應新接理/重開個案的數字,在既定範圍內調整小組及活動的數目,以紓緩同工的工作壓力,所以並不存在「跑數」的情況。

  為確保服務量標準及其協議水平能適切反映同工的工作內容和工作量,我們會在正進行的檢討中,探討有關標準及協議水平是否需要因應最新情況作出調整。

社署及非政府機構營運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角色和分工
-------------------------

  至於社署及非政府機構營運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角色和分工,我想指出幾點。兩類中心在分工上最大的不同,是社署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須處理法定個案。這些法定個案包括保護令、監護令及受社署署長監護的兒童等有關的個案。例如《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指明法院可發出命令,將一名兒童或少年交由社署署長照顧,並由社署署長行使條例下的法定責任,包括向法院報告有關兒童或少年的近況有重要轉變而向法院申請更改命令等。而《精神健康條例》則授權監護委員會可發出命令,把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交由社署署長監護,以及行使條例下的法定責任,例如為這些人士管理一筆小額的金錢。

  此外,社署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亦須處理一些較適宜由公職人員處理的個案,包括社署署長法團戶口個案和醫療費用減免評估等。這些工作涉及公帑的運用,需要採取統一的程序和審批準則,以確保公帑運用得宜和公平合理。即使有關個案是在非政府機構營辦的中心的服務地域範圍內,仍須交由社署營辦的中心處理。社署在規劃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人手時,已考慮了上述的因素。

重開單親家長和新來港人士中心
--------------

  剛才李卓人議員及梁耀宗議員問及政府會否重開單親家長和新來港人士中心。根據現行提供整合服務的政策,我們並沒有這樣的計劃。

  事實上,跟以往分散於個別地區,服務對象單一的中心(包括單親中心及新來港定居人士服務中心等)相比,綜合家庭服務中心能提供更方便及全面的服務。以往單親中心和新來港定居人士服務中心等所沒有的服務,例如深入輔導、體恤安置評估、安排接受臨H心理服務等,現在於綜合家庭服務中心都有提供。

  另一方面,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社工均具備相關的經驗和技巧,會全面評估和照顧區內單親和新來港家庭的需要,為他們提供適切的服務。中心又不時舉辦專為他們而設的小組。截至二○○八年十二月底,在接受綜合家庭服務中心輔導和個案支援服務的46,896宗個案中,分別有4,978及972宗與單親家長及新來港人士有關。在二○○七年四月至二○○八年十二月期間,綜合家庭服務中心舉辦了302個專為單親家長而設的小組,共有4,942名單親家長參加;中心亦舉辦了347個專為新來港人士而設的小組,共有3,802名新來港人士參加。

  我們認為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服務模式更能有效地回應社區以及個別服務對象,包括單親家長和新來港人士的需要。正進行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服務模式實施情況檢討」將探討中心為單親家長、新來港定居人士、少數族裔等特定服務對象提供服務的成效,以及研究可行的改善方法,進一步提高服務成效。

結語
--

  主席,我感謝各位議員對家庭福利服務,特別是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關注。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是家庭福利服務的骨幹,中心的同工一直都走在最前芋A盡力支援有需要的家庭,協助他們克服種種的困難和挑戰,可以說:他們任重而道遠,是社福界的重要夥伴、重要的持份者。政府早已肯定他們的貢獻,亦十分重視他們的想法。在進行「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服務模式實施情況檢討」時,我們一定會充分考慮前谷P工的意見。

  現在全球都受金融海嘯影響,香港也不能獨善其身。面對經濟困難,社會對家庭服務的需求都會有所增加。在這時候,市民更需要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同工的支援,我希望各位同工繼續本荓M業精神,緊守崗位,與政府群策群力,同心同德,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最適切和恰當的家庭服務。

  主席,我謹此陳辭。



2009年3月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5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