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署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回應劉健儀議員就2008年道路交通公共服務車輛(修訂)規例提出的休會待續議案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署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邱誠武今日(十一月二十六日)回應小組委員會主席劉健儀議員就《2008年道路交通(公共服務車輛)(修訂)規例》提出的休會待續議案的致辭全文:

主席:

  政府重視維持的士服務的市場秩序。新收費方案有助令車費結構更切合市場的實際情況,這是基於交諮會經過廣泛諮詢而建議的新的士收費結構政策,以及的士業界經過詳細和深入的討論後提出的「短加長減」建議。大部分市區的士團體都支持盡快實施新收費方案。雖然市場情況短期內可能因經濟環境的變化而有所波動,我們會密切留意的士營運環境的轉變,並且與的士業界保持緊密溝通,我們同意在六個月後審視情況。

  香港的士的營運情況在過去十多年起了不少變化。隨茼b較偏遠地區新市鎮的建設和大型基建設施的發展,市民對長途公共交通服務的需求相應增加。同時,其他公共交通工具服務網絡和水平不斷提升,並且不時提供長途票價優惠。的士行業在運輸市場的競爭力,尤其在較長途的服務方面,面對很大的挑戰。再加上多年來的士業界的營運成本大幅上升,對他們的營運環境構成相當大的壓力。

  因此,政府於去年邀請交通諮詢委員會(交諮會)就的士營運進行檢討,研究可行而又合適的改善措施,拓展的士業界的商機,同時提供切合市民需要並具競爭力的服務。交諮會進行了為期三個多月的諮詢,廣泛徵詢市民和的士業界的意見,並且參考了一些海外城市的的士服務的規管機制和營運模式。

  交諮會在今年六月公布了的士營運檢討報告。就茼炮O模式方面,交諮會建議的士收費結構的政策應由現時的「落旗首段車程收費採用較高的收費率,其後車程收費以劃一的收費率計算」,修訂為「落旗首段車程收費採用較高的收費率,其後車程收費則以按不同車程長度而遞減的收費率計算」。這建議一方面可令的士收費結構與鐵路、專營巴士和專線小巴等其他公共交通工具的收費結構更為一致,以提升的士的競爭力,因為現時其他公共交通工具按車程平均收費長途車資一般都較短途車資為低。另一方面,亦讓的士從業員將得到公平和具透明度的機會去競爭長途收費,以切合市場情況,有助業內提供長途收費折扣而令其生意受損的的士從業員,恢復公平競爭的環境。

  就茈城洈漱h收費結構的調整,業界過去進行了詳細和深入的討論,並且在運輸署的士事務會議經過多番磋商後,提出了兩個十分接近的「短加長減」方案,這兩個方案都符合交諮會建議的新的士收費結構政策。這兩項申請是由總共30個市區的士團體經過長時間和深入的商議之後才提出。我們相信這些團體已充分考慮了建議對業界的經營情況,包括競爭力的影響,以及業內人士的意見,然後才提出這些申請。

  政府在考慮有關的士收費調整申請時,已考慮所有相關的因素,包括的士營運成本和收入的轉變、市民的接受程度、的士收費與其他公共交通工具的收費之間維持合理差距,以及交諮會就的士收費結構政策提出的建議。我們在考慮和平衡了多方面的因素後,從的士團體提出的兩個方案歸納為一個中間落墨的方案,以期一方面幫助紓緩業界因為營運成本上升而面對的壓力,另一方面令的士收費結構更切合市場的實際情況,從而減輕議價的問題。而交諮會亦支持這個新收費調整方案。方案最後交由行政長官同行政會議審議,並獲得批准。

  我們知悉早前有議員不贊同新收費方案,並表示打算提出修訂去更改「短加長減」的幅度。然而,我們與多位議員在附屬法例小組委員會十月二十八日的會議上聽取了近20個的士團體所表達的意見,發表意見的大部分的士業界都表示支持新的收費方案,與他們當初向政府提交建議時的看法一樣。他們指出的士服務過去十年沒有調整收費,業界面對營運成本上升壓力,而的士司機是草根階層,新收費方案可有助改善司機的生計,紓緩業界因成本上升所面對的經營壓力,以及提升的士服務在長途交通服務方面的競爭力,並且縮減提供折扣的營運空間。我們亦明白有個別的士團體持不同意見。然而,我們留意到大部分市區的士團體都表示支持盡快實施新收費方案。早前表示打算提出修訂實施新收費方案的附屬法例的大多數議員在得悉業界的看法後,亦沒有對政府提出的修訂附屬法例再提出任何改變。

  有部分議員及的士業界人士關注到新收費結構是否能有效縮減業內提供折扣的活動空間,亦有意見要求立法禁止乘客議價。交諮會於去年的的士營運檢討中,已審慎考慮立法禁止乘客議價是否合適和可行。就此,交諮會強調的士乘客應按錶繳費,以確保市場秩序。然而,支持這項原則不等於贊成採取極端行動去立法對議價的乘客施加刑事懲罰。現時法例已對的士司機及乘客同時提供保障,一方面禁止司機濫收車資,另一方面訂明乘客應繳付依法應付的合法車費,以及不可使用不良或冒犯性的語言或作出不守規矩的行為。另外,交諮會曾經邀請警方從執法角度,就立法禁止乘客議價的可行性提供意見。警方認為搜集議價活動的證據有一定困難,因為作為自願參與者的雙方一般都不會互相指控,即使制訂禁止乘客議價的法例亦難以執行。交諮會亦關注到有建議要求乘客口頭上查詢能否減價便要遭到刑事懲罰,若實施這種建議恐怕會嚴重打擊市民,包括外來旅客,使用的士服務的意欲。

  因此,交諮會並不認為立法禁止議價是合適和有效的措施。交諮會認為,該委員會提出的有關的士收費結構政策的建議,可令業界有更大空間去調整收費結構以配合實際的市場情況,並有可能幫助減輕乘客議價的問題。

  交諮會亦參考了十多個其他主要城市,包括新加坡、東京、倫敦、紐約、深圳、北京、上海、新西蘭、溫哥華、多倫多、法蘭克福、荷蘭、墨爾本及首爾的規管機制。這些城市同樣地規定的士司機不可收取高於法定的收費,這些城市的規管機制的精神都是要保障消費者,防止司機濫收車資。交諮會亦留意到部分城市亦同時禁止收取低於咪錶所示的收費,規定按錶收費,這些城市都是通過規管的士從業員,並且制定對從業員的罰則,去執行有關按錶收費的規定。

  政府認同交諮會的看法。的士業應該有一個公平和具透明度的競爭環境,以維持市場秩序。業內折扣問題主要因為市場情況的變化而產生,所以最有效處理這個問題的方法就是通過市場機制,適當地調節收費結構和水平,以更加切合實際市場的情況,這才是針對這個問題的最根本的方法。

  此外,在考慮應否立法去處理一個問題時,我們需要從多方面作出考慮,包括就法理而言,採取刑事懲罰的方式是否與有關行為的嚴重性相稱,從法律政策角度亦須顧及與對其他相類似的消費者行為的罰則是否一致; 是否制定罰則以及規管的對象,就此,我們認同交諮會的看法,對議價乘客施加刑事罰則是非常極端的做法,並不恰當; 執行上,包括在舉證上所存在的實際困難; 以及的士營運上的實際問題,例如嚴格執行法例會否令現時收費失去照顧特殊情況的彈性等。

  我們認為應先實施行政長官同行政會議批准的市區和大嶼山的士車費調整的安排,令車費結構更切合市場的實際情況,這有助提升的士業較為長途方面的競爭力,並且減少提供折扣的運作空間。與此同時,警方亦會繼續致力執法。

  我們會密切觀察有關車費結構調整實施後的士營運情況的變化,並且與的士業界保持溝通。我們亦會就茷鶹鬖炮O的問題更加深入和詳細地研究其他城市的經驗,同時透過運輸署的的士事務會議,就有關問題聽取和掌握業界的意見。我們會在六個月後審視情況,並且與的士業界保持溝通,共同因應實際情況研究進一步改善業界營運環境的適當措施。我們亦會向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匯報海外經驗所得的資料,以及與的士業界所進行的討論。我們十分明白在金融風暴下,各行各業均受影響。我們會密切留意的士業的經營情況,並會與業界保持緊密溝通。

  我們認為新收費方案能夠平衡各方面的考慮,有助改善的士業的經營環境,並可以令長途的士乘客受惠,是對的士業和乘客都同時有利的方案。

  多謝主席。



2008年11月2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2時19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