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律政司司長在全港青少年禁毒運動開幕典禮與新聞界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律政司司長黃仁龍資深大律師今日(六月二十八日)在主持全港青少年禁毒運動開幕典禮後與新聞界的談話全文:

律政司司長:今日是我們啟動青少年禁毒運動的開始。剛才我已多次指出,今日在座很多不同界別的人士都抽空坐足全場,以表示對運動的支持。

  這個運動是向毒品說「不」,我再強調一點,這是「毒品」。我希望我們對它的形容會慢慢改變,雖然大家一時間可能未必能改變。現在很多人還用「濫藥」這字眼,我希望大家可改稱之為「毒品」。六月六日上訴法庭發出(新)的量刑指引──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之前報章亦曾報道過。這埵酗@點十分重要,是今日我們所說毒品的禍害,不單是在於我們已知的精神上的禍害,還有在身體上的,以及張醫生所說的,(上訴庭)均接受了,知道這是一個會上癮的毒品,對年青人的禍害尤深,對社會的禍害亦如是,所以法庭認為量刑要大大提高,這對我們的禁毒運動是一個很實在、在法律上的確認。專責小組已有五千三百萬推行中短期措施,我們上次已就此交代過,李少光局長在不同的場合亦有所提及。我們已陸續實行各項措施,如增加人手、社區外展隊和海關的緝毒犬等,警方亦有進行在網上的搜查工作。不過我強調,教育是十分重要的,我們會調配資源以推動「健康校園」運動,並與學校合作,看看如何在教材中加入一些環節,不但要加強有關對毒品的認知,還包括如何提高青少年的健康抗疫力、抗誘力等,這都十分重要。在七月四日我們會跟校長有一個聚會,更深入地講解這方面的問題。

  我相信你們都會提出有關毒品測試的問題。首先,毒品測試有其重要性,大家都認同,因為及早介入...如你提供機會讓他們去驗,讓他們知道吸食了這些東西會產生這麼多問題,他們便會懂得害怕。但如何進行呢?我們現正考慮一個計劃,要深入研究,(我們會考慮)在學校內推行自願性質的測試是否可行,我們會考慮國際上的做法和本港國際學校現行的做法,但不能全套搬過去,因為香港其他學校的性質有所不同。這方面的考慮包括測試的性質如何?方法如何?如真的要推行時,資源的調配又如何?...還不單這樣簡單,還要配合父母和其他的協助,因為如真的找了出來,有沒有足夠的資源去配合是很重要的。

  另一項我們要積極研究的是,如執法機構遇到吸食毒品的人,有合理的懷疑他們有吸食毒品,因為吸食毒品是犯法的,可否透過立法賦予他們(執法機構)權力進行毒品測試?這是我們正在積極研究的事項。大家可以理解,這問題涉及很多方面,有法例的框架、在人權上的保障等,如何作出平衡?其他國家的做法和經驗又如何?如我們認為要立法,屆時便一定會有廣泛的諮詢,因為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考慮和擔心。我想強調,為什麼今日會有這麼多政府官員出席?為什麼有不同界別的人出席?(因為)大家都認同這是社會全情、全民投入才可打勝的仗,今日只是揭幕,我們會陸續會有其他項目進行,會有不同的機會(向大家)介紹,希望傳媒諸位能積極響應,協助去打這場仗。專責小組會就多方面的研究提交報告,希望趕及在十月底做報告,把我們的建議落實和跟進。

記者:關於「毒品測試」,有些個案都頗具爭議,政府初步有什麼構思?以什麼步伐和何時落實?是否想在下個立法年度立法?

律政司司長:在國際學校的是一個自願性質的測試,我們仍在進行研究中,尚未去到那個層次。如你所說,這當中還有很多爭議,屆時用甚洶隤k去驗呢?驗頭髮的成本相當昂貴,據我了解,現時國際學校取一個樣本到外國化驗要港幣一千元,可以想像,如要全面推行,在資源上的調撥是很大的,我們亦聽到很多人質疑這是否最好的做法,當中有很多的考慮,如我剛才談及,在香港的學校文化中,這是否可行呢?在國際學校方面,學校和家長有協議,在家長的同意下,學校便會這樣做。但在香港,就算是家長同意,要進行(測試)的有效性又如何況呢?在國際學校,如進行測試後發現有問題,學生可能要被逐出校。但在香港,在某些學校,他們可能並非十分害怕被逐出校,因此可能不可以全套照搬過來。我們要研究不同持份者的意見。剛才我說可能要立法的,這仍是很初步的(構思),是賦予警方在有合理懷疑的情況下,並非隨機抽樣,在看到有吸毒的蹟像,我們可否賦予(警方)這個權力(進行測試)?這尚是在一個初步(構思)的階段。如真的要推行,我們不會立即立法,我們會充分考慮社會人士對這方面的意見。
記者:測試的範圍如何?

律政司司長:這仍是較為初步的,我們要研究其可行性、效力和範疇。我們要找一些專家進一步研究,先做一些諮詢,因為我們不能閉門造車,不能因為有人這樣做我們便這樣做,這是行不通的。我們在作重大的舉措前,要有充分的事實根據,我們可能要撥一些資源請專人研究。

記者:最快會在何時?

律政司司長:我們會在十月底有一份報告,一切會在報告中交代。大家明白這涉及多個範疇,我們的同事已很努力,希望我們在某些事上不會太急,因為推行得太急,走錯一步便不好。如有些事我們認為可做便會做,獲認同便會做;但若有保留的話,我們便要小心考慮,令我們推出的措施可延續、持久,能長遠解決問題。

記者:諮詢的時間性?資源方面怎樣?

律政司司長:這仍在考慮中,因為經過初步的考慮,我們發覺問題比較複雜,亦收集了一些意見。我們需要資源做研究,目前資源應該是有的,我們希望能一併和全盤、通盤去處理,這不用很久。所有的措施應前後呼應,措施有上游和下游,若能找出更多人來,又有沒有足夠人手進行輔導呢?兩者不能分割處理。大家不用茷獢A我們已經很努力、很蚨礡A我們一定會努力。



2008年6月28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20時5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