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事務局局長出席中華廠商聯合會晚宴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今日(一月三十一日)出席中華廠商聯合會晚宴的致辭全文:

尹會長,各位副會長,各位嘉賓:

  來到中華廠商會的聚會,總會感到愉快,因為很容易勾起童年時遊工展會的回憶;回憶的畫面光彩耀目、有聲有色,富於動感——至今仍會觸發我每年逛「工展」的衝動。

  廠商會有差不多四分三世紀的歷史,是香港製造業發展的縮影。貴會一九三四年發起籌組時,「扯頭纜」的三家商號,經營的是煙草、炮竹、鹹魚,反映出當時香港的製造業仍然相當簡單。如今貴會會員眾多,業務範疇涵蓋各個方面,產品繁多而且尖端,業務網絡遠及國內外。

  廠商多年來對香港的貢獻,不僅在於製造了多少產值、僱用了多少工人,而在於為香港不斷向前發展開拓了路向。過去,製造業的興起,推動了香港的商業貿易面向全世界發展和開放。後來製造業向內地北移擴展,又進而為金融、專業服務業更大的發展製造了契機。沒有製造業衝鋒在前,香港難以達到當前的水平。

  本月中,美國《時代》周刊發表了一篇題為《三城記》的文章,把香港同紐約、倫敦相提並論,認為三個城市擁有相似的經濟文化,都可以作為經濟全球化的典範。文章並因此創造了一個三市合一的新名稱──「紐倫港」。

  這固然是對香港的一種肯定,裡面包含有廠商的貢獻,但我們也應當有自知之明,因為香港與紐約、倫敦相比,由於發展較晚等原因,還有很多不如人之處。正如文章所指出,一個偉大的都市不僅關乎金錢與金融,還關乎人才與文化。香港在這方面與紐約、倫敦相比,還有相當大的距離。

  例如,倫敦有五個全職業交響樂團,都是世界頂尖級的;紐約百老匯歌劇院常年不斷的演出,叫好又叫座;兩個城市的博物館收藏,是人類知識和藝術創作的寶庫。一比較,我們可以看到很大差距。

  從紐約和倫敦這兩個世界級大都會的發展經驗,又從香港市民的需求和發展需要來看,香港有必要進一步推動文化藝術和文化產業的發展。

  推動文化藝術是為滿足市民的精神需求,也關乎經濟的未來發展。內地一些經濟學者不久前討論「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的關係,指出如一些金融手段、財技操作,好像是在虛擬世界中營運的,但最終仍得有實體經濟支撐,這自有理據。我們從另一方面看,各位從事實體經濟的實業家,也值得留意虛擬的一面。虛實結合,可以相互促進。

  落實到個人來說,對企業家便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中國歷史上早有「儒賈」的說法,是指商家並非只懂得做生意。孔子得意的弟子子貢就是個很成功的商人,而且是成功的外交家。與西施退隱江湖的范蠡,也是文、商、政兼善的。與卓文君私奔的司馬相如,是另一個成功從商的文人。

  相信在座不少朋友會到過安徽。徽商是中國各地商人中最注重商與儒結合的,明朝時就以「儒賈」出名。到黃山腳下的宏村、西遞等古村落參觀,在徽商的故居中,常常可以見到「萬石家風唯孝悌,百年世業在詩書」之類的對聯,可見徽商對文化教育的重視。

  在東南亞的華人社會也有「儒商」的稱謂。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等地不約而同地出現了大批先商後文或先文後商的作家,他們致富之後以筆耕、寫書為樂,以資助文化、教育事業為樂,蔚然成風。商與儒結合的這個傳統,不單在華人社會中得到繼承,在日本和韓國也十分受重視。從更廣泛的視野來看,當代的儒商不應只限於以儒家理念從事經濟活動,而應是對文化有濃厚興趣,有以人為貴的人本主義理想,有返饋社會、服務社會的仁愛襟懷的企業家。

  在西方社會,支持文化藝術的商家,成就最大的應推意大利佛羅倫斯的麥迪西家族。多得於他們的資助,才有歐洲文藝復興。文藝復興對歐洲文明的崛起,極為重要。它的發生,使歐洲告別了中世紀的「黑暗時期」,在文化、藝術,包括科學、哲學、文學、繪畫、雕刻、建築、音樂等方面取得了劃時代的成就,並從意大利蔓延開去,席捲全歐洲。它推動了人文主義、共和思想的興起,為後來的啟蒙運動打下基礎,並進而催生了工業革命。文藝復興是人類現代文明進步的重要里程碑,麥迪西家族因此名垂青史,遠超於當年曾經權傾一國的帝王將相。

  文藝復興起源於意大利北部,不是偶然的。首先是地緣的因素。那裡是交通的要衝,有港口和陸路要道,於是成為貨物與文化的交流、踫撞之地。其次是經濟因素,得南北貨運之便,佛羅倫斯更成為歐洲的金融中心。有錢的商人出現了,慷慨資助藝術創作,著名的藝術家但丁、達文西、米開朗琪羅等等的創作,都得利於這樣的資助,藝術人才的地位也隨之上升。

  把香港同當時的意大利北部地區比較,大家可以發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大家也可注意到香港近年一個趨勢,就是隨茩輕銝g濟重新振作,越來越多企業和個人,慷慨資助香港各種各樣的文化藝術活動,從大專院校的發展經費、獎學金,到藝術展覽、文藝演出、文化講座等等。最近不少在市民當中引起熱潮的藝術活動,都得利於這樣的慷慨捐獻。

  還可以看到,經濟活動趨向於添加上文化內涵。例如在發展項目中加進文化保育的內容,或者在以企業的名義推廣閱讀風氣之類。不能把這些簡單看作為只是形象包裝,而應看作是企業對社會文化需求、風氣的積極回應,是社會發展至一定水平時,企業向文化靠攏的必然趨向。

  這是一個非常值得鼓勵和推動的社會潮流。根據佛羅倫斯、紐約、倫敦等城市的經驗,商人這些行為非常有利城市文化和地位的提高。最明顯的效果,是大大加強了城市對各種各樣人才的吸引力,從而形成不同文化、不同專業的互相踫撞、互相激蕩,迸發出創意的火花。這樣的踫撞和激蕩,是創新──不管是藝術創新還是商業創新──最需要的。

  關於一個企業要創新,微軟的全球副總裁張亞勤、Google的全球副總裁李開復不約而同的提到,關乎三個因素,就是科技因素、商業因素和文化因素。這同樣適用於一個城市的創新,而香港要在文化方面下功夫,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要提升創新的能力。

  香港一向靠自由、開放成為東西方文化薈萃、人才薈萃之地,但面對未來更大的競爭,我們要有更大的吸引力,要讓本地和外來的文化與人才有更廣闊的施展本領的舞台。這就是創建西九龍文化區的最終目的,它不僅是一個文化基建項目,而是提升香港城市綜合實力的基建項目。這是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更上一個新台階必須勇敢邁出的步伐。

  中華廠商會經過近四分三世紀的發展,已踏進一個與現代科技、與全球化接軌的階段,各位會董、會員視野廣闊、眼光遠大,都有志於為香港、為國家創造更輝煌的未來。我懇切希望大家能夠繼承中國商家的優秀傳統,積極參與香港的文化事業建設,使香港不但是國際金融、貿易、運輸中心,而且是國際文化中心。

  謝謝各位。



2008年1月31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8時3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