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關關長在內地與香港侵犯版權刑法論壇發言(只中)
************************

  香港海關與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今日(三月三十日)合辦「內地與香港侵犯版權刑法論壇」,讓百多位來自兩地執法機關、學術界、司法界和知識產權業界代表,探討內地和香港知識產權刑法,以助日後制訂更適切的執法策略。

  香港工商及科技局局長王永平與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高銘暄教授主持開幕儀式。

  在論壇中,香港海關關長湯顯明就香港版權法律的現狀與未來發展發言;而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趙秉志教授則談論侵犯著作權犯罪立法完善研究。

  以下為香港海關關長湯顯明的致辭全文:

尊敬的高教授、趙教授、國家人大法工委李壽偉處長、國家立法司法機構領導、內地的專家首長、各位同事、各位嘉賓︰

  今天,香港海關十分高興能見到我們內地負責保護著作權的領導和著名學者,遠道而來出席由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與香港海關聯合主辦的「內地與香港侵犯版權刑法論壇」。各位選擇在香港舉行大會,是我們極大的榮幸。剛才在趙教授的發言中,最觸動我們的就是他對刑事保護著作權的法律,永遠保持著「努力研究、完善法制」的一份熱誠。今天,我希望向各位介紹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版權法律的現狀與未來的發展。

  香港在保護著作權方面(香港一般用「版權」一詞),最早期沿用英國的法律,而由於時代變遷,我們須對有關法律進行研究和修訂。現時,我們認為香港法律整體對版權權益是可以提供適切的保護。但若我們預見在社會發展中可能出現一些新的問題,例如市面上如果出現破解保護版權作品(如電腦軟件、遊戲、有線廣播)或網民研發更新更快的點對點軟件分享侵權作品等,因而產生新的侵權行為,我們是有責任及時為保護版權法律尋求新的路向,以切合未來需要。

過去
  
  香港的版權法律源于英國的《1911年版權法令》,以及其後取代該法令的《1956年版權法令》。香港於1973年訂立了《版權條例》香港法例第39章。於1997年,香港對版權法律作出重大修改,並制訂了新的《版權條例》香港法例第528章。該重訂的《版權條例》自1997年6月27日生效至今,期間亦曾作出多次修訂以配合社會發展及變遷,使香港在這方面的法制更能與時並進,切合國際標準。

  《版權條例》賦予香港海關關長及獲其授權的人員廣泛權力,調查可疑侵權活動及檢取涉嫌侵權的物品或證據,對侵權罪行作出刑事執法的管制。《版權條例》中刑事罪行相關的條文主要訂明於第118條及第119A條,包括:
(1)沒有版權持有人特許下製作複製品作出售或出租之用;
(2)將複製品輸入或輸出香港但並非供私人和家居使用;
(3)在營商的目的或過程中出售或出租、要約出售或出租、公開展覽、分發盜版的複製品;
(4)並非為任何貿易或業務的目的,亦並非在任何貿易或業務的過程中分發該複製品,而達到損害版權擁有人權利的程度;
(5)為複製服務業務的目的或在該項業務的過程中,管有某版權作品在書本、雜誌或期刊發表的版本的一份翻印複製品,而該複製品屬該版權作品的侵犯版權複製品等即屬違法。

  上述條文為香港海關就侵犯版權行為的執法,提供了清晰而重要的法律依據和指引,讓我們得以依法檢控侵權罪犯。當中,有一點是需要留意的,就是在盜版作為中,除了「為了貿易或業務的目的」外,某些「並非為任何貿易或業務的目的……分發盜版複製品達到損害版權擁有人權利的程度」的作為,也受刑事條文的規管。這種情G在互聯網上有不少明顯的例子,如網民主動把盜版複製品上載到互聯網上供其他人士免費下載,當中便不涉及業務或貿易作為。

  綜觀香港的版權法律,在經f長久以來的修訂改善,香港已經建立起符合國際通行規則以及較齊全及高水平的法律體系。在這套健全的體系支持下,加上香港海關努力不懈地嚴厲打擊各類侵犯版權罪行,香港在保護知識產權的成績有目共睹,而近年來在香港市面可買到的侵犯版權物品已大幅減少,這足以引證完善的法律體系對保護知識產權具有重大意義。

  《版權條例》在1997年作出重大修改後,香港政府亦多次因應社會的發展及變遷,修訂及引入與保護知識產權相關的條文,包括考慮令明知而容許其處所進行侵權物品交易的業主,負上某種法律責任(民事及/或刑事;但政府亦擔心無辜的商戶和業主可能會受害,加上侵犯版權的行為可能難於察覺,業主難以知道其處所內實際上有甚麼活動進行,因此,令業主負上租戶所作侵犯版權行為的責任,實為不公平,最終沒有制訂相關條文。

  其後,政府在2000年對《版權條例》作出了修訂,把凡管有任何類別的版權作品的侵權複製品供業務中使用,均屬刑事罪行,但因應社會人士關注該條文涵蓋面非常廣泛,例如為了傳播資訊,企業需及時影印、傳真報章雜誌的文章;教師需下載網上報章等並複印多份作教學用途等,也可能負上刑事責任。因此,政府亦於2001年暫停實施該項有關「最終使用者」管有侵權複製品的作為的刑責條文,只保留其適用範圍於四類版權作品,即電腦程式、電影、電視劇或電視電影,以及音樂紀錄。這安排足以使執法機構有效檢控諸如在企業使用盜版商業軟件、「卡拉OK」酒廊使用盜版歌曲等。自條例修訂實施以來,香港海關已合共處理146宗這類侵權案件。

  現實上,版權擁有人一直都非常關注業務最終使用者使用盜版物品的問題。他們認為,業務最終使用者使用盜版物品,應與售賣盜版物品一樣訂為刑事罪行。但另一方面,版權作品使用者卻擔憂上述刑責可能對資訊傳播和教育工作帶來嚴重的影響,因此在2004年底至2005年初,香港政府就檢討《版權條例》向公眾諮詢,涵蓋的議題除了「最終使用者」的刑事條文外,還包括豁免版權限制﹔規避保護版權科技措施的作為;影片租賃權與及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互聯網條約等。

目前
  
  香港政府於2006年向立法會提交了《2006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目前立法會正對草案進行審議。草案內容涵蓋的五個範疇包括:版權的保護措施;版權的豁免制度;放寬平行進口的刑責期限;提高刑事執法效率及效能;以及其他與條例運作的一些修訂。

(1) 侵犯版權的刑責

  為防止在業務中發生盜版行為,草案建議強化「董事或合夥人的刑責」條文。若某公司的行為引致「業務最終使用者刑責」,該公司負責內部管理的董事或合夥人亦須負上刑責,除非他們能證明他們沒有授權任何人作出有關的侵權行為。而在董事或合夥人直接授權下負責公司內部管理的人員亦有可能須負上刑責。這項刑責主要是針對被告人舉證的責任,而該責任只是在援引證據方面。

  草案中另一項加強版權保護的主要修訂建議,是為配合數碼科技的發展而擬訂的。現時版權擁有人使用數碼途徑來儲存和分發版權作品的情況日趨普遍,採用科技措施保護版權作品以防止他人作出侵權行為的情況亦然,例如將作品加密處理,或使用特製晶片,以防有人未獲授權而進行數碼複製活動。現時,一些經過改裝的遊戲機控制台及其他規避工具能讓公眾使用或製作版權作品複製品。因此,草案建議將製作以供出售或出租、輸入或輸出以供出售或出租、或經銷規避工具、提供商業性規避服務,都訂為刑事罪行,以打擊這類規避工具的銷售,從而保護版權作品。

(2) 提高刑事執法效率及效能

  為了提高刑事執法效率及效能,草案建議修訂條文以加強打擊侵犯版權的罪行,包括:將現時可就侵權罪行提出檢控的時限由一年改為三年,由觸犯罪行當日起計算,讓海關執法人員有更充足時間偵調複雜的侵權案件,例如涉及海外作品或有組織罪行的刑事案件;容許版權擁有人在檢控侵權的刑事案件中,可授權代表為其作出誓章,證明沒有批出特許予被告人進行有關的違法行為;就誓章方式證明版權存在和其擁有權的條文中,清楚表明須就有關作品載列所需資料。

  總括來說,《2006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旨在加強香港的版權保護,協助香港發展知識型經濟和創意工業,同時改善我們的版權豁免制度,照顧版權使用者及社會對確保知識傳播和資訊流通,特別是教育界的需要,令他們能合理地使用版權作品。

未來
  
  時代不斷演進,科技不斷發展,侵犯版權罪行也不斷以一個又一個的新姿態出現。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於1996年12月20日完成《互聯網公約》,香港1997年重訂的《版權條例》亦已涵蓋該公約的主要條文,令於互聯網上分發非授權版權作品的人士亦須負上刑事責任。因此,香港海關過去對日益上升的網上盜版活動能採取刑事執法行動。

  網上的盜版活動早於2000年以前已在世界各地陸續浮現,當時香港海關成立了第一支「反互聯網盜版隊」及「電腦法證所」,專門針對網上的盜版活動。香港海關於2000年內只接獲89宗網上侵權行為的舉報,但去年接獲高達469宗,升幅超愈五倍,反映網上盜版的活動正不斷增加。

  除了網上盜版活動加劇外,網上盜版活動的形式也不斷在演變中。

  在數碼環境中不斷出現的新技術與網上盜版活動有荓K切的連繫。互聯網的高速發展,已經帶來了更多、更大規模的侵權活動。從執法的角度來看,香港必須適時檢討版權法律,不但要符合目前社會各方的期望和需要,同時亦須具前瞻性,才可以在時代變遷中繼續有效地保護知識產權。因此。香港去年底展開對在數碼環境中,應否為加強現行的版權保護制度這議題上的研究,並廣泛地向公眾諮詢。諮詢的範圍主要包括:

(一)未獲授權而上載和下載版權作品的法律責任:例如未獲授權的下載活動應否定為刑事罪行;如何擴大以「點對點」方式分享檔案的刑事責任;

(二)為透過各種傳送科技向公眾發放的版權作品提供保護:即版權作品無論以何種傳送科技向公眾傳播都會得到保護;保護應否引入民事補救及刑事處罰;

(三)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在打擊網上盜版問題上扮演的角色:包括互聯網服務供應商是否須為其服務平台上發生的侵權活動負上責任;應否為他們的法律責任(民事或刑事)設訂限制。

總結
  
  香港在刑事規範人民行為的法律中,《版權條例》愈來愈受到社會及經濟發展、消費模式等多方面的影響。在二十一世紀的年代,各樣消費模式和貨品都趨向電子化、數據化。

  在傳統版權保護制度受到不斷創新的數碼、通訊技術的衝擊下,為加強保護版權,版權擁有人要求政府引入更多民事及刑事責任的條文。但另一方面,社會大眾及版權作品業務使用者對實施刑事制裁和為版權擁有人增訂民事權利的建議存在一些反對聲音,認為過度規管會窒礙科技的發展,並應留意在數碼環境中加強保護版權可能會對資訊自由傳播和個人私隱保障方面帶來不良影響。因此,香港正透過廣泛的諮詢,以改善版權法律,並在上述不同權益之間尋求合理的平衡,為香港保護知識產權法律發展尋找未來路向。



2007年3月30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9時5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