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事務局局長在「亞洲文化合作論壇二○○六」閉幕禮致辭全文
*****************************

  以下為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今日(十一月十二日)在「亞洲文化合作論壇二○○六」閉幕禮上就「文化的多元發展」的致辭全文:

各位嘉賓:

  本年初,我參加了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所舉辦的研討會。會上,北京中央美術學院院長潘公凱教授就「中國現代藝術之路」提出其見解。這個研討會令我更深入瞭解我們的文化蘊蓄,驅使我尋求如何在香港實踐我們的新任務。

  在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的推動和努力下,這次論壇得以成功舉行,我謹衷心致謝。

  我們過去數天在這婸E首,一起探討如何達致我們的共同目標,就是在現代化和全球化進程加快之下,保存我們獨特的文化。

  今年論壇的主題是 「亞洲文化藝術的現代性」。然而,文化如何關乎「現代性」這個概念?「現代性」一詞往往過於學術化、理論化和抽象。不論我們討論的文化課題是關於藝術政策,抑或是政治與文化的關係,我們都必須理解「現代性」這個概念,才能掌握我們的關注重心。我們應現代社會的需要和期望制訂策略和政策,因而令我們的社會受「現代性」驅策。「現代性」是一個集體價值觀系統,亦是一套道德準則,規範著人們的思想、建立人們的身分、訂下人們應辦之事、推動經濟、支配選擇、引發期望。最重要的是,「現代性」支配各消費者社會如何選擇某項藝術表達形式、某類創意產品、某些文化貨品,或觀看某方向劇情的電影。「現代性」塑造創意產業巿場。創意產業巿場依靠文化滋長,同時亦受其他力量影響,例如廣告、大眾潮流、各類信念等。簡而言之,討論「現代性」就是討論價值觀、文化價值觀。

  金耀基教授在談及東南亞出現的另類現代性時,提出全球現代化衍生的不是單一現代文明社會,而是不同的現代文明社會。

  非西方社會(包括東亞)的現代化進程取得豐碩成果,激發我們重新追尋文化身分和「現代性」在文化上的表現形式。

  金教授亦指出,東亞對文化身分的追尋與其對「現代性」的追尋不可分割 。東亞地區的現代化取得驕人的成績,促使亞洲人有新的意識和主見。

  我們不單處於新時代,我們本身就在創造新時代。就好像地球的重心已轉移到我們這一邊,「現代性」的「聚焦點」亦由北美向東亞傾移。今天東亞地區正在締造另類亞洲「現代性」。

  雖然我們無須改變自己來迎合他人,但我們不能忽視由上個世紀開始出現的改變。當時,西化之風興起,看似洪水猛獸,要將每一個人吞噬;但後來人們日漸接受,視西化為全球一體化的必然後果。

  我們改變了最初的看法。我們不再把文化融合視為威脅,相反,我們把它視之為挑戰,並因此而共同得益,因為這項挑戰激發我們各自致力保存、鞏固、加強和振興我們悠久深遠的東方文化。

  西方散播了其所謂的「普世價值」,就是個人權利、個人成就、效率、平等、自由和公義。

  我們東方人一直強調集體權利與責任、社會意識、包容、忍耐、慈愛、團結、克己、和諧。亞洲價值的精髓在於社會不是建立於個人主義之上,而是建立于根深蒂固的社會道德準則;這套道德準則是緊密家庭關係、健全社會結構及和諧社會生活的重要基石。

  我們信奉西方價值觀,但同時重視社會承擔與社會責任,而摒棄個人主義。東西兩套價值觀並非互不相容,相反,它們能夠互相補足、互相充實、互相完善,及長遠而言,是可以持續發展下去的。把東方和西方價值結合,才能展現多極現代性的全球情勢。

  因此,現代化既非兩股對立力量之間的爭鬥,也非由各方建立的聯合陣線。現代化是自由地帶,可多元發展,讓各方開闢自己的領域,互相學習,甚至吸取對方思想營養,但與此同時,必須以各自所奠基于的深厚基礎為依歸來建立各自的文化。我們可把這個現象稱為「另類現代化」。

  追溯歷史,在二千年前的漢朝,張騫出使西域,開拓了第一條絲路;在15世紀,鄭和下西洋,開闢了第二條絲路,這是一條海上通道。但到了13世紀,義大利威尼斯地理學家馬可波羅來華,花了24年踏遍亞洲,以尋找當時的東方現代價值。

  在21世紀,我們將開創第三條絲路。先前的兩條絲路是茶葉、絲綢、香料、水果、珠寶、黃金貿易的重要通道。21世紀的絲路除了是新穎構思、創意產品、創意人才交流之路,亦是東方及西方文化價值交流之路。

  現代的第三條絲路並非海上或陸上通道,也不會實質上連貫兩地。現代絲路穿過的是人腦精神領域上意識形態的網絡聯繫,其動力就是人們都希望在這個全球化的世界中把握和平競爭的優勢。

  各位朋友,地球是圓的。我們如果往東走,總會向著東方前進。無論走得多遠,我們所立足之處總有一方是東方。那些向相反方向走的人亦然。東方和西方並非任何地方或目的地,所指的是方向。現代絲綢之路所通往之處,是東方與西方價值會合、共存、互動、融和的交彙點。你可稱之為「中庸之道」,甚至稱之為「中土」,這個概念是從《魔戒》的地圖取過來的。這片土地不屬於東方或西方,而是兩方兼收並蓄、無分界限的地帶。我們只要能在這片樂土自由靈活地遊走,便可稱自己成為本世紀的「現代人」,擁有西方的「先進」價值之餘,同時亦有東方有容乃大的胸襟。

  這條現代絲路上,各地創意市場融為一體,文化政策互相配合,通過各地之間結盟,尋求文化和社會價值觀的共通之處。

  在這條絲路上,可見各個城市和國家的公民也抱著相同的願望,邀請彼此追尋共同的理想︰以欣賞的態度接觸不同文化,以歡愉的心情體驗不同藝術,以開放的胸襟看待不同社群。

  在這條絲路上,我們學會互相尊重,雖然大家的背景、教育不同,但我們擁有一些共同珍視的基本價值、共同尊重的基本原則,以及大家認同的核心信念。

  這條絲路正正就是我們回應文化需求全球化的答案。這條絲路並非旨在建立權力帝國,而是開拓我們的精神疆土。

  近年,全球秩序加快重整,使東西方的關係日趨緊張,這以西方的基督教文明和中東的伊斯蘭教文明尤為明顯。

  面對當前的潛在衝突,亞洲成為第三個選擇方案。我們能夠以東方的智慧和包容,居中調停,化解兩方爭端。正如阿城昨日在論壇第九節中提到,中文的「文化」一詞,相對于「武化」,理念上可以解作「人文教化」,指互相包容和接納。

  我們的文化並非單一的,而是與其他文化融彙,受到其他文化所影響。福山博士曾說過,儒家社會結構不能與民主社會政治體制共存這種說法,並無理論理性的根據。

  我們可以通過指出黑與白之間存在數不清的色調,來說明世上並沒有非黑即白的明確分界。我們可以提醒他人,我們無須在兩條路之間作出選擇,但我們可選擇成為「同路人」,一方面可堅守自己的理念,一方面可一同上路,向著同一個目的地進發。

  中國是一個包容性非常大的民族,發揚多元精神、接納不同的外來事物。中國由56個不同民族組成,回顧千百年來的歷史,民族來去輪流統治中國,但這56個民族最終仍保留其特質,在現代中國共存。中國在現代發展方面擔當重要角色。中國回到世界文化大舞臺後,便註定要擔當這個角色。

  毫無疑問,最能體現新舊互相交融、揉合現代與傳統、東西共冶一爐的地方,非香港莫屬。香港現代化的歷史進程已超過160年,這個地方擁有現代社會的元素,同時又保留傳統的觀念。在現代化過程中,香港亦肩負重要使命。

  「一國兩制」的安排亦能顯示兩套價值觀互相結合。希望終有一天,香港不再屬於東方或西方,也不論一國還是兩制,而是融匯兩者精華的都會。

  香港能提供一個穩妥和公平的平臺,為亞洲的現代化發展而努力。我們可共同為亞洲和西方文化重新加添活力,提升價值。我會稱之為雙重文藝的復興。除了讓西方現代價值因東方傳統觀念的注入而更添活力外,我們更可因為西方現代觀念的挑戰而重新創造東方價值。只要我們攜手合作,定能創造世界潮流,拋開我們以往抄襲西方的事物,包括二流荷堿★q影和假冒的麥當勞速食店。

  各位,在這媯猼猼漸t類現代性,是現代性全球化過程的重要部分。或者,我們可更確切地說,是東亞現代性全球化的重要部分。

  今天是十一月十二日,140年前,孫中山先生就在今天誕生。我能夠在今天與大家一同參與其盛,深感榮幸。我們慶祝其140歲誕辰時,我回想起他的話︰

  「一旦我們革新中國的偉大目標得以完成,不但在我們的美麗的國家將出現新紀元的曙光,整個人類也將得以共用更為光明的前景。」

  從林教授的講話,我了解到中國人的現代性在於「從苦難中,提煉出新意義;將迷惘轉化為醒覺」。

  親愛的朋友,我謹祝你們香港之行愉快難忘。2007年,我們將慶祝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十周年。在回歸祖國十載這個別具意義的日子,第五次亞洲文化合作論壇的主題將會是「文化回家了」。我期待到時再見各位。

  謝謝各位。



2006年11月12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22時3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