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事務局局長於二○○六年青年高峰會議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今日(十一月十一日)出席「二○○六年青年高峰會議」致辭全文:

各位嘉賓、各位同事、各位青年朋友:

  在開放改革之後,香港的青年都有機會北上內地,目睹各種事物,會將其他地方的旅遊經驗——例如日本、泰國、歐美等,加以比較。我亦曾經多次隨青年團體北上交流,曾經聽過坦誠的對話,說內地的發展無疑是日新月異,但新的事物不如香港的新,舊的事物不如香港的舊。香港人講話老實,這是香港的優點。這句話怎樣理解呢?內地的建築物、街道、新的城區很多都比香港新,但是管理、保養以及使用者的公民素質,就不及香港的新。內地的舊建築物、古蹟、寺廟、山林等,好多都肯定比香港的舊,但是宗廟無我們在香港見到的傳統祭禮,山林亦都很少野生動物,連雀仔都見不到一隻。

  各位,香港是一個寶地,一項奇蹟。比起內地許多地方,香港的總體文明歷史短淺,但以現代化的歷史來說,香港的現代化歷史,比起日本的明治維新還要長久。在一百五十多年前,在相對穩定的國際環境之下的現代化,日本保存了自己的傳統,並且與引入的西化制度與事物,維持恆久的對話與互動,科學理性的公共生活主體,融和了傳統個性的地方風俗與宗教信仰,彼此辯證發展,在動態之中求穩定,這是比較健康的現代社會格局。香港也是一樣,香港有統計師、精算師,但也有編修舊王朝曆書的曆法世家——蔡伯勵先生的蔡步真堂;有國際控股集團,也有傳統的族產、廟產的司理制度;有商展會,也有道教的醮會;有國際通行的英文,也有源自唐宋的中原古音(粵語)與中文繁體字。高樓大廈之外,有廣闊的郊野保育區,香港保留的物種多樣性,超越廣東全省,香港至今仍有野豬、野猴、穿山甲、黃麠、赤狐,甚至成群的野牛,就是農民棄耕之後不忍宰殺而放生於野外的黃牛與水牛。中國兩岸的鈔票,大多以近代政治人物(孫中山、毛澤東)與現代建築為主題,只有香港,其中渣打銀行出的鈔票,用的是傳統中國的吉祥圖文——鯉魚、神齱B麒麟與鳳凰。

  香港是中國土地內歷史最悠久的現代化城市,香港的回歸,對於中國建設現代化,有長久的參考與啟發作用。為什麼日本與香港能保存古老事物,讓古老事物更新,而內地就摧毀了頗多古老事物呢?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內地的現代化,受到戰亂的多次打擊,內外交困,必須先採取加速發展的策略,爭取國家主權獨立自主,才可以用比較公平的條件,對外交往,在加速發展之下,許多舊傳統、舊人物、舊事物無法保存,也談不上與現代的理性社會持久互動,產生融和與更新的機會。

  至於香港,則非常幸運,在上世紀初,中國處於戰亂時期,上海的資本家帶同知識、資金、生意網絡甚至生產機械搬來香港,有些甚至整個公司都搬來香港,增強香港本身的經濟實力,香港一下子多了許多工業、商業與初期金融業的人才。民初的亂局,亦令許多世家、軍閥等,將豐厚的家財,寄存於香港。這是中國初期資本主義的青年才俊與香港百年老牌的英式制度的結合。香港提供了一條捷徑,令中國人的現代化建設走少了許多彎路,有一個良好的榜樣。香港有今日的成功,與上世紀初這個奇蹟結合,有不可分割的關係。

  歷史證明,現代社會的科學、理性與自由市場經濟,頗有機會反過來犧牲現代化當初、歐洲啟蒙時代承諾的幸福快樂、自由人權與開發社會。我們的社會,比過去好像物質豐富了,但生活素質低下,氣候暖化,水土骯髒,食物有毒,人不快樂,社會不平等。頗多西方國家,現在看到的危機,是新的階級壓迫、個性約束、貧富懸殊與生態環境惡劣。為了國家主權獨立自主的奮鬥,中國老百姓過去受過很多苦難,為改革開發鋪平了道路,中國現在的國力,相對來說,已經可以確保對外的公平交往,我們要總結教訓,反省將來建設現代社會的策略與道路。近來國家提出科學發展觀、建設和諧社會的主張,正是補救在快速現代化進程之中的弊病。

  各位,目前中國國力蒸蒸日上,在維護世界秩序和和平發展方面,責任日益重大。中國將來的持續發展,持續現代化,必定會協助人類締造一個更加符合人性、照顧全民以至自然界的福祉的新社會。近代中國,在苦難之中成長,對於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同胞,我們需要基於真實體會、真摯感情、真心諒解、及真誠貢獻的愛國主義,例如當大家看到個別缺乏公德心的內地旅客的時候,大家應該反省,如果我在他們的艱苦環境成長,是否做得比他們更壞?或者,如果他們有機會在香港的優厚條件成長,是否表現的比我們更優秀?

  香港的青年朋友,要愛護祖國,關懷同胞,協助中國走向世界,可以從個人做起,在日常的生活堙A反省五個方面:

* 談兩制,更談一國:一國兩制要成功,必須辨別主從,兩制是為全體中國的發展服務的,建設好香港的兩制,是為國家提供發展的參考,一國是兩制的基礎,也是兩制的先決條件。

* 談個人,更談社會:個人的發展重要,但必須有所平衡,要照顧社會的全體利益,不要自我過分膨脹。

* 談權利,更談義務:從社會取得權利的同時,也要準備付出應當的義務。

* 談自由,更談責任:自由是個體發展,責任是保證個體發展的環境健全。出外的朋友應該知道,沒有國家的形象與保障,個人的自由很難真正得到享用。

* 談成就,更談貢獻:成就是可見的金錢、名譽、職位等,貢獻是長期的、民眾的、國家的、世界性的,甚至在初期是隱沒的。一名教師、運動員、作家、廚師、工匠、農民,都有貢獻。強調貢獻,是實踐現代社會的價值多元與互相尊重,避免拜金主義或者權力崇拜。

  所以我提出「五談,五更談」,就是「談兩制,更談一國;談個人,更談社會;談權利,更談義務;談自由,更談責任;談成就,更談貢獻。」

  我也曾年青過,雖然我經常當自己是年青人,以此勉勵自己,但畢竟年紀大了,說話囉唆、長氣,拉拉雜雜講了一些我與香港青年朋友北上期間的談話、分享,長篇大論,其實內容只有四個「真」字:就是希望香港青年人的愛國,是基於「真實」的體會、「真摯」的感情、「真心」的諒解、「真誠」的貢獻。多謝大家!



2006年11月11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0時07分